玫瑰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和星际大佬先婚后爱了 > 正文 chapter19.怪我
    姜许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了早上了,淡蓝色的曦光从窗棱里照射进来,将房间染成淡淡的蓝色。

    他动了动,身边的人一下子坐起来:“你醒了?感觉怎么样?”

    亚斯兰的担心显而易见,姜许有些高兴,笑道:“哎呀我没事,昨天我也不知道怎么的,就眼前一黑。吓到你了吧?不好意思啊。”

    “……怪我。”亚斯兰起身下床,给他倒了杯葡萄糖水。

    “怎么怪你?”姜许接过水,喝了一口,疑惑的看着水杯,“甜的?”

    “葡萄糖,医生说你低血糖。”

    “哦。”姜许乖乖把水喝完。

    “还要再休息会儿吗?”

    “不了,我起来,你可以接着睡。”姜许瞥了一眼时间,现在才五点多,但他现在已经没什么睡意了。

    亚斯兰抓住他掀开被子的手腕,搂着腰把人拉回床上:“再躺会儿,在多休息一会儿。”

    亚斯兰身上有一点茉莉花的味道,很淡很淡,要靠得很近才闻得到,比如现在。姜许趴在亚斯兰胸前,担心把他压坏。

    “有茉莉花的味道……是香水吗?”

    亚斯兰抬手闻了闻,道:“是香薰。不好闻?”

    “好闻啊,”姜许撑着脸看他,“你什么时候用了香薰,我怎么不知道?”

    “香薰应该在我衣柜里,我阿姆从小就喜欢给我熏衣服。他喜欢茉莉,所以我们全家都用茉莉香薰。可能就这样,久而久之都带点那味道。”亚斯兰道。

    “真好……”姜许一脸羡慕。

    熔岩星可生长不了娇嫩的花朵,遍野的红土沙地,长得是生命力顽强的簇花芹、小果菘蓝、饱茎独行……

    今天的亚斯兰特别温柔,两个人显然都已失去睡意,但就这样躺着说着没边没际的话,姜许觉得,他们的距离又近了一点。

    “亚斯兰,你去过熔岩星吗?”

    “我只去过熔岩星一次,很小的时候,老师带我们去上实践课。”亚斯兰回想,那大概还是他读中级学校期间,老手带他们游览帝国的六大行星,最后一站,是熔岩星。

    他们在太空站远远眺望,一颗红褐色的星球空悬在漆黑的天幕,像一只张开的猩红的眼。

    那里植被稀少,土壤贫瘠,环境恶劣,人口却并不算少。

    城市里一根根高大的烟囱直耸入云,建筑杂乱的堆叠在一起,把天空分成逼仄的格子。郊区是大片被遗弃的旷野,垃圾废铁遍布。

    他们只在熔岩星呆了不到一周就结束了本该延续一个月的实践活动,环境太过恶劣,不少人因为不适患上呼吸道和肠胃疾病,老师不得不提前结束课程。

    “你感觉怎么样?”姜许好奇的问,“会觉得很差劲吗?”

    “……还好。”亚斯兰说的有些游疑,不知道这个答案姜许是否满意。

    姜许看着他的表情一下子笑开了:“我知道在你们眼中肯定很不好。不过没办法,熔岩星本来就不适合人类居住,要不是人类基因和当地物种发生融合异变,我们也生存不下去。”

    “那你们理应强悍。呃,不是,我……”

    亚斯兰迅速意识到他说错了话,但姜许还在笑,他突然低头,闭上眼睛,飞快的亲了他一下。

    很软,很轻的一个吻。

    “机能强悍不代表身体强悍。我当然比不过你了,尊贵而强大的费利佩先生。”

    亚斯兰脑子一片乱,姜许还趴在他胸前俏皮的说着什么,他也确信自己听到了。可他现在满脑子,都是刚才姜许吻他的样子。

    明明很害羞,却还是红着脸,大着胆子凑上来。

    就……控制不住的心跳加速。

    “姜许。”亚斯兰把手放在他腰上,循着欲 望来回抚摸。姜许的腰很窄,一只手臂就可以完全圈住,亚斯兰每次搂着他的腰,心里都会冒出一股不由自主的怜惜。

    一种超出伴侣义务的保护欲。

    “嗯?”姜许有点不好意思看他,腰上的动作暧昧又充满暗示,脸上开始充 血,现在天太亮,他手脚都不知道该这么放。

    “你刚才为什么亲我?”

    姜许呆呆的看着他,脸上阵阵发热。

    “说我听听。”

    “……不知道,就是……想亲。”

    “你喜欢我?”

    姜许感觉自己现在像是壶烧开了的水,脸都快烫熟了,亚斯兰不仅不关火,还添油加柴。

    打定主意,把脸埋他怀里,绝不抬头。

    亚斯兰哑然失笑,正想说话,耳边传来门铃声。

    “门铃响了。”

    姜许像听到福音一样快速爬起来准备下床,亚斯兰从背后拉住他:“我去。”

    姜许跪坐在床边看着他穿衣服,背后有点皱,他直起身用手把褶皱抚平。

    “好了吗?”亚斯兰察觉到他的动作,问道。

    “好了。”

    门铃有些急促,姜许拍拍他的背示意他可以走了,不料亚斯兰转了身。

    “要什么?”

    亚斯兰捧起了他的脸说:“张嘴。”

    门铃响了三次,大概停了十几秒,又开始催促起来。

    姜许扶着亚斯兰的臂弯喘气,亚斯兰笑着站起来:“下次亲吻记得要这样,不要敷衍我。”

    说完,快速的下楼开门。

    你当谁都有这种肺活量啊……姜许看着半开的房门小声抱怨,嘴角却还是往上翘着。

    “来了。”亚斯兰拉开门,抬眼一看,惊讶的出声:“阿姆?你怎么来了!”

    伯恩·佩特拉不动声色的看着他湿润的嘴唇,和浑身并不那么妥帖的衣服,浅浅笑道:“怎么?不欢迎?”

    “只是有点惊讶。”亚斯兰上前拥抱他,习惯性的靠在他的颈窝,“永远不会不欢迎你。”

    伯恩拍拍他的背,道:“这段时间教育部事务繁忙,本来应该早点来见见你的伴侣,结果到现在才抽出空来。”

    “您是来看姜许的?”

    “当然也来看你。”伯恩指了指脚边的一堆东西,道,“一路过来累死了,你这里风景挺好,但就是太偏。”

    亚斯兰笑着把东西拎进屋:“你提前通知我的话,我肯定要来接你的啊。”

    “这是怪我不请自来?”

    亚斯兰回头看着他,半撒娇的道:“阿姆……”

    “哎呀好了好了。”伯恩上前揉揉他的头发,“多大的人了,你父亲看到要踹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