玫瑰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我有三个孝顺儿子 > 正文 第82章 商家被围
    屋檐上的小红犹如是一只灵巧的猫, 无声无息把瓦片归位,她轻手轻脚地越过一个个屋顶,到了商翠翠的屋顶上方。

    如法炮制拉开了瓦片之后, 小红猫着身子听里面的话。

    商翠翠本来被捆得严严实实,嘴里还塞了布,用一双瞪得发红的眼珠子直勾勾盯着伍氏。

    伍氏避开商翠翠的眼神, 不住地用手帕擦汗。

    等到看到了商成春过来,连忙站起身子,她往后退让把凳子都给踢倒了。

    就算是小红也看得出,伍氏显然也洞悉商成春杀人的事情。

    作为商成春的生母, 她惧怕自己生下的这位长子。

    “娘不用这么怕我, 我就算是再想要杀人, 也没有弑亲的道理。”商成春可以说是彬彬有礼,甚至透露出温润如玉的气质来。

    毕竟商成春还挺喜欢现在的官位,若是被丁忧三年, 他可就少了在监狱里转悠的时机。

    伍氏的脸上更白了。

    商翠翠本来在挣扎, 听言忽然怔住, 一动不动。

    而就在此时, 商邕玢也赶了过来,对着妻子招手, 示意妻子从房间里出来。

    等到伍氏从房间里出来, 商邕玢说道:“放心吧, 成春过来是劝说翠翠嫁人的。”

    伍氏眼睛一亮,看着丈夫, 而商邕玢带笑点头, “嗯。”

    伍氏放下心来, 握住了丈夫的手, 急急走开。

    商翠翠听到了这一句话,发出了意味不明的呜呜声,泪水从眼中落下,含泪看着兄长的方向。

    合拢了房门,商成春上前取下了商翠翠口中的布,也给对方松绑,而对方爆发出哭声。

    “哥!”商翠翠扑入到商成春的怀中。

    这是他斩杀十几人才得到的妹妹,商成春爱怜地擦了擦商翠翠的手。

    疼爱商翠翠成了他的本能。

    为了避免伤到她,商邕玢特地用软巾捆绑商翠翠,但因为商翠翠挣扎得太厉害,还是留下了痕迹。

    商翠翠的身子发抖,眼里含着泪:“我不想嫁给池三爷,我不要嫁给池三爷!我喜欢的是他的侄子,池嘉木。”

    商成春说道,“翠翠,你知道不可能的,如果你要是过去三年没有和池三爷外出,那什么事情都没有,但是……”

    商翠翠抬头,泪眼朦胧看着哥哥,“我真的只是把他当做叔叔。而且我觉得他可以帮我,他会帮我做他的侄媳。”

    “他没有把你当做侄女。”商成春笑着拍了拍妹妹的脑袋,“我提醒过你,你当时不听,现在已经太迟了。”

    “不迟的。”商翠翠立即说道,本想要说只要杀了池青霄就好,话到了嘴边又咽了下去,她无法说出这句话。

    商成春笑了笑,搂着妹妹,一下又一下地拍着她的背,等到商翠翠平静了才说道:“你看,你也舍不得池三爷是不是?他对你还是挺好的。嫁给他也挺好,要是嫁给了池嘉木,他娘亲乔氏可会好好待你?肯定是不如龚老夫人诚心诚意待你的。”

    想着俊秀的池嘉木,商翠翠心中不甘心,表情都扭曲了起来。

    “翠翠,你嫁给了池三爷,”商成春说道,“以后池嘉木也得叫你一声三婶,他和他的妻子见到了你,都得行礼。只可惜侯府分了家,倘若是没有分家,他的妻子得日日向老夫人请安,龚老夫人偏爱你,等于你就捏住了池嘉木的妻子。”

    商翠翠被商成春的描述打动了,好像朦胧之中见到了这副情形,相貌平平的池嘉木之妻向老夫人请安,而她提议让池嘉木之妻跪着捡佛豆。

    鲜血从池嘉木之妻下身蜿蜒流出,对方应该是没有了孩子?商翠翠只觉得心中痛快。

    她畅快地指挥着那人,又痴痴地看着池嘉木,偶尔被丈夫搂在怀中欢愉,她把丈夫当做是池嘉木。

    一直等到池青霄在她的心中一点点加重,池青霄疼她、爱她、护着她,就连她的婆婆也是如此,她的日子过得顺心又愉快,一直到生了龙凤胎……

    商翠翠打了一个寒噤,这才发现自己走神了。

    “怎么了?”商成春看着翠翠的表情就知道她已经想通了。

    商翠翠:“真的没有回寰之地了?”

    “爹爹已经和人交换了庚帖,婚期都已经定下,而且我看池三爷对你也算是上心,你在成亲之后也莫要惦记池嘉木,安心和池三爷过日子。”

    商翠翠想了很久不说话,商成春就慢慢脱下了手套,“替我上药吧。”

    商翠翠应了一声,慢慢给哥哥上药,“这是因为接触多了尸体,而生的疮吗?”

    “是。所以怎么都好不了,我也已经习惯了手上有疮。”

    “哥哥就不能不杀人吗?”商翠翠低声说道,“我看娘都有些怕了。”

    她忽然明白,为什么自从哥哥回来,娘亲都顺着自己,因为伍氏深深畏惧商成春。

    “已经尽力克制了,还是手痒,我实在是忍不住。还是在灵州的时候好,痛痛快快的杀人,把人往里面一丢,都会以为是图尔齐人做的,谁也想不到我身上。”

    商翠翠很久以前就朦胧猜到,只是兄妹两人从未挑明,现在这样的夜晚里,商翠翠挑明说道:“哥,我不喜欢的人,你是杀掉了吗?”

    商成春点点头,抚了抚商翠翠的脑袋,“对,哪儿能委屈了我的妹妹,你可是我求来的,那时候是我第一次杀人。”

    “是因为哥哥你杀了九对夫妻,遮住了石像之眼,所以娘亲肚子里有了我,你是因为这个愿意疼我?”

    “没错。”商成春说道,“所以翠翠想要杀了谁?”

    商翠翠抿唇说道,“我讨厌一个人,那个人是翰林院侍讲学士万鹤之女。我总觉得她会嫁给池嘉木,我不想让她嫁给池嘉木,不,我不想任何人嫁给池嘉木。”

    “我知道啦。”商成春的表情带着异样的柔和,“我会找到时机的。”

    他没有杀过高门贵女,可能会浪费一些时间,但是他总能找到机会。

    小红一直在屋顶之上待了很久,等到过了子时,足尖轻跃,写了一封详尽的用蜡丸封住的秘信,用无声的哨子吹来了信鸽,放飞之后才回到呼声震天的下人房里。

    在当天夜里,梁公公就拿到了蜡丸,重新誊抄一遍后,等到天亮就呈给了帝王。

    梁公公也算是见多识广之人,看到了密信里字词心底发寒,忍不住打了一个哆嗦,当时他还打心底里佩服过商成春此人,谁知道他是为了杀人方便才一直留在灵州。

    裴胤遣散后宫,日日都是宿在简素所在的长宁宫。

    第二天拿过了密信一看,裴胤当即就说道:“不用再等找到尸首了,直接把人拿下,他杀了这么多人,不可能事事都不露出痕迹,让大理寺擅长审问的人把商邕玢、伍氏以及商翠翠分开寻问,找出藏尸之地。”

    梁公公躬身说道:“是。”

    等到梁公公走了,裴胤对着简素说道:“你在想什么?”

    “我在想池青霄会不会娶商翠翠。”简素的表情有些奇怪,哭笑不得说道,“按道理应该是不会娶,可是我又觉得还是觉得两家婚事要成。”

    两家已经交换了庚帖,婚期都已经定了,可以说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

    *

    御林军手执红缨枪,身上铠甲摩擦发出细碎声响,在尚未解除宵禁的清晨声音格外明显。

    沿街的商户,有人听到了动静偷偷卸下了门板去看,被这样的一幕吓了一跳,连忙又把门板合拢了上去。

    这是哪家犯了事?难道是抄家的大事?

    现在不方便出行,等到宵禁之后,一定要打听清楚,是哪家的热闹。

    清晨,商家宅院刚开始活动,父子两人尚未早朝的时候,商家被御林军团团围住。

    梁公公已经让人押解走了商成春,对着衰老了好几岁的商邕玢说道:“商大人,关于商……商成春杀人的事情,知道多少都说了吧。”

    商家被团团围住,他和妻子沉默,而商翠翠兀自狡辩,这情形和他想的一模一样。

    商翠翠的声音尖利,像是手指甲刮擦过琉璃,“谁说我哥哥杀人了,这位公公要说是拿人拿脏!可不许这样乱说的,谁不知道我哥哥是征战灵州的将士,是京都衙门里断案如神的府丞!我哥哥怎么会杀人?”

    梁公公想着,倘若不是探子把事情说得清清楚楚,他说不定还当真以为这个小姑娘一无所知。

    “我知道的不多。”商邕玢说道。

    商翠翠双眼含泪,“爹,你在说什么?”她像是再也承受不住一样,眼睛一闭昏厥了过去。

    只是没人去扶她,她的脑袋重重磕在了石头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