玫瑰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剑修师兄又在装穷 > 正文 第40章 四十滴雨
    褚骁觉得, 秦时雨盯着他的时间太长了。而且他很清楚,其他人的目光总是不由自主地避开他脸上的红色印痕,只有秦时雨的目光如此明目张胆, 让人无所适从。

    等了半天再没人上擂台,好像打定注意要明天才出马了。擂台下的人也就交头接耳讨论着刚刚知道的消息,比如金丹期那边打到一半,有人就进阶了。据说也是天极剑宗的弟子,说话间,目光也若有似无地在秦时雨三人身上打转,虽然三人都穿着便装,但是腰带上都挂着天极剑宗的弟子铭牌,所以一眼就认出了他们的身份。

    宁红衣很不高兴,偏头看了一眼嵇放。

    嵇放立刻道:“你可以揍他们,但是现在不是时候,这会儿如果你在擂台下打起来,南斗宗肯定就有话说了。”看到宁红衣的表情,嵇放就知道她想干什么, 顺势瞄了一眼秦时雨,“小师妹也在这里呢,吓到伤到小师妹就不好了。”

    真打起来,刀剑无眼。别看秦时雨是个金丹期,但她的实战经验十分稀少,到时候一个错眼没护住, 伤到小师妹就不好了。那些人也就会挑软的下手,秦时雨肯定会变成目标。

    毕竟宁红衣也没打算跟他们友好和睦的较量。

    但是不至于, 真不至于。那些人也就是嘴碎了一点, 眼神阴阳怪气了一点, 也没什么太大的问题。如果是平时被人这么议论外加这种奇怪的眼神注视,宁红衣也没什么想法,只是今天情况特殊,宁红衣心里还憋着气呢,肯定要想办法疏导出来才行,不然很容易受到刺激跟人大打出手。

    嵇放看秦时雨的那一眼,也是想让她帮帮忙。

    秦时雨当然懂,于是抱着宁红衣的胳膊笑道:“师姐,隔壁的炼器交流大会你和师兄怎么不去啊?我听说虽然三天为限,炼制中品以上的灵器,但是并没有限制参与的弟子是什么时候加入的呀。也就是说,师姐和师兄现在去也来得及?”只要在明天傍晚钟声响起之前,成功用基础材料炼制一件中品以上的灵器就可以了。

    金丹期的擂台已经毁了,宁红衣和嵇放还不如去器峰玩呢。

    “我们去欺负人啊?”宁红衣翻了一个白眼,对那交流大会不是很感兴趣。

    “也不一定要欺负人嘛!”秦时雨跟那些修士接触过,觉得那些人除了情商不怎么高,偶尔有些死脑筋之外,其实还是挺可爱的。“其实我觉得,我爹还是希望你们去试试的。”

    嵇放失笑,“师尊确实希望让我们去试试,让那些人看看什么才是炼器。不过我觉得,这不过是修炼的方向不同,正如师尊在修炼上,从不干涉我们的选择,不论我们做出什么样的选择,都会指点我们的方向。而那些人,总是习惯在条条框框里,按照既定的步调走出计划中的样子。师尊很不喜欢这样,因为他觉得这样的修炼方式会磨掉那些人的灵性。”

    宁红衣也“嗯”了一声,“刚入门的时候,经常听到师尊这么说,到后来,师尊就不说了,只让我们放飞自己,尽情打脸就行了。”

    秦时雨忍俊不禁,她听明白了。大概就是可以用应试教育和因材施教来类比一下,秦铭采取的教徒弟方式是因材施教,发掘徒弟的天性和特长还有兴趣,再根据这些指定合适的修炼路线,而不是以传统的方式一步一步的规划修炼的模式,还非要在每一个阶段参加相应的考核来确定自己的等级,再用这个等级来一决高下。

    其实秦铭也只是对自己的两个徒弟,现在多一个秦时雨采取了这些方式,羡阳峰那些内门弟子,难得能得到他的指点,修炼的模式也不过是按照先辈归纳的经验,条条框框中成长出来。

    毕竟能发展出自己的特性,还能有天赋的人才是极少数,人家的亲传弟子也是在各种精英教育下成长起来的,剩下大部分人没有这个机缘,但能有这样的修炼机会,就已经是难得。谁也不知道,大道的路上,会不会有一天突然就多了一个顿悟的人。

    秦铭大概不喜欢的还是那几个老学究一般的高阶修士,总是拿规矩压人,特别是在修炼上,有一点突破和感悟都是扣扣搜搜的藏着掖着,生怕被人知道了然后就被人超过了。就连教徒弟也是恨不得把徒弟们框在模子里打造出最完美的形态,却总是忽略人家的天赋和灵感。

    多说了几句之后,嵇放和宁红衣就决定去器峰看看,这会儿秦铭身边没其他人在,作为亲传弟子的他们,确实该去给自己的师尊长长脸了——原本在擂台上给师尊长脸的行动无奈中止,那就去炼制台上找场子吧!

    秦时雨当然也要同去。虽然她刚过来,也就看了一眼褚骁,但是褚骁在擂台上似乎不用他担心,还不如跟着回器峰继续见见世面。之前她沉迷锤炼,还应该多看看其他人的手法的。留到如今的人,肯定都是很优秀的了,绝对值得她观摩。

    秦时雨远远地冲褚骁挥了挥手,也不管他看见没看见,比着口型说了句“大师兄再见”,这才抱着宁红衣的胳膊准备离开。

    身后却突然传来了一阵骚动,就像是有一阵风,带来了一种奇怪的感觉。可秦时雨还没来得及细品这种感觉到底是什么,宁红衣已经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转身,并且顺便将挂在自己胳膊上的秦时雨往身后一带,手里的重剑已经劈开了周围的空气。

    然后,停在了褚骁的面前。

    如果褚骁再往前一点,或者说宁红衣的重剑再多往前一点,那场面就好看了。

    宁红衣手都没抖一下,仿佛眼前的人是褚骁也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淡淡笑道:“褚师兄。”明明友善和气地打着招呼,手里的重剑却一点也没有收回的意思。

    毕竟一个应该还在擂台上的人,却突然悄无声息地出现在自己身后,就算是宗门大师兄,宁红衣也不介意多用剑指一会儿。

    秦时雨愣神一瞬间,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看着突如其来的褚骁,顿时乐开了花,“大师兄!”

    这一声“大师兄”叫得是无比欣喜,端的是百转千回甜度爆表,那亲昵程度绝对比秦时雨喊着“师兄师姐”的时候更要真挚又动听。

    嵇放和宁红衣都听出来了。

    平时秦时雨叫他们的时候也是叫得甜滋滋的,乖巧又可爱,但是今天这一对比,才知道差距在哪里。

    只听说上次秦时雨遇险,被褚骁救下之后,就跟褚骁关系变得很好,只是他们回来的时候,师尊也已经出关,以师尊和腾峡峰的关系,褚骁又是温惊华长老的首徒,秦时雨当然没机会跟褚骁接触,他们也就没机会见到秦时雨和褚骁的关系到底有多好。

    秦时雨今天这一声呼唤,让他们意识到了,小师妹和褚骁之间的关系,可能比他们想象中更好。

    更别说,褚骁从擂台上走下来第一件事就是来找秦时雨,总不能是顺路或者路过吧?

    不管是嵇放还是宁红衣都没那么自信褚骁会是来找他们的,而且看秦时雨的反应——

    “大师兄你怎么下来啦?不继续守擂了吗?明天不是还有一天吗?现在下来不就是放弃了?”

    小姑娘一连串的问题别说褚骁该怎么回答,就连嵇放都乐了,“小师妹,褚师兄以金丹修为坚持到现在已经很厉害了,这擂台明天开始,至少都是元婴后期的修士,可以说元婴中期以前的修士,能上台的都被褚师兄挑下来了,再继续坚持下去也没什么意义。元婴后期如果不能一招制敌,那必然是漫长的战斗,所以明天开始战斗的时间都会受到限制,只有一炷香的时间内必须要分出胜负,如果没有胜负,就以灵力的消耗还有受到的损伤做比较论输赢,对于褚师兄来说,没有任何优势。所以褚师兄现在下来,是明智之举,你还真以为褚师兄什么人都能打赢啊?”

    褚骁本来就是上台磨砺自己,就算遇强则强也没必要跟元婴后期的修士硬刚,不过是一场比试而已。

    听到嵇放的话,秦时雨却一脸理所当然,“大师兄当然能赢!” 褚骁怎么可能不会赢,从他站上元婴期的擂台开始,他可能就没想过会输。

    所以她会觉得奇怪,褚骁突然离场是什么意思。

    嵇放哭笑不得地捶了捶秦时雨的脑袋,“胡说八道什么呢!而且我才是你的大师兄,怎么都没听你叫我一声?”他才是秦时雨嫡亲的大师兄,可她却只肯叫他一声师兄,小时候更是直接叫他放师兄,听着更别扭。

    褚骁的眼神晃过嵇放落在秦时雨脑袋上的那只手,最终还是落在了秦时雨的眼睛上面,刚刚就是这双眼睛,一直盯着他看了很久。

    “大师兄就是大师兄啊!”秦时雨理直气壮,“难道大师兄不是天极剑宗的这一代的首席大弟子?不是我辈第一人?本来就应该叫他大师兄呀!”

    嵇放气得牙痒痒,顺手就想去捏秦时雨的脸颊,却突然感觉到一阵刺骨的寒意让他危机感丛生的剑意,瞬间停下了动作,仔细看去——他第一反应是看她旁边的宁红衣,却见宁红衣虽然也盯着他,但是并没有什么特别。

    唯一的特别,大概就是他对面的褚骁,那眼神宁静又冰冷地盯着他的手。

    好的,破案了。

    嵇放就不明白了,这是他嫡亲的师妹,他捏一下怎么了,还要褚骁来管?

    眼神碰撞之下,谁都没有半点退缩,只褚骁是平静,而嵇放是理直气壮。

    秦时雨却已经松开了抱着宁红衣胳膊的时候,也躲过了嵇放蠢蠢欲动的爪子,蹦跶到了褚骁的面前,“大师兄,你不参加擂台啦?”

    褚骁的目光随着秦时雨跳动,微微闪动了一瞬间,这才缓缓道:“不比了。”

    “不比就不比吧!”秦时雨退得毫无原则,更不多问褚骁到底为什么不比了,反正都已经下来了,再说那些都没意义,“那大师兄有什么安排?要不要一起去器峰看看?今天下午开始,就有很多人已经开始交换资源,听说有很多千奇百怪的灵宝出现诶,大师兄要去看看吗?”

    “嗯。”

    “大师兄的材料搜集得怎么样了呀,还差什么吗?有没有什么是我能帮上忙的,尽管说!”

    “……”

    秦时雨就这么和褚骁越走越远,只留下嵇放和宁红衣在原地面面相觑:这节奏,不太对啊!

    小师妹遇到褚骁之后,情绪和关注点就完全不一样了,仿佛眼睛里就只看得到褚骁了一般,完全无视了她嫡亲的师兄和师姐!

    秦时雨还没有完全忘记他们,不过是走出一段距离之后,才发现两人没有跟上来,“师兄师姐,你们不去吗?”

    嵇放:去!为什么不去?

    宁红衣却抬头对上了褚骁突然望过来的眼神,那清凌凌的眼神里,跟以往一样,好像什么都没有,又好像隐藏了什么她看不真切的东西。

    “快跟上呀!”秦时雨蹦跶着挥舞着胳膊。

    她不过是太久没见到褚骁,这次遇上也没什么机会说话,她有好多话想跟褚骁说,也有好多问题想问他。

    褚骁虽然话不多,但是对于秦时雨的问题,该回答的时候总是会吭声的,一两个字的往外蹦,偶尔会多几个字,也能让秦时雨觉得惊喜。

    嵇放在后面听着,就听到秦时雨叽叽喳喳,褚骁那词不达意的几个字,也能跟秦时雨聊起来。如果是谁这么跟他说话,不是他被急死,就是他把对方揍死了。

    嵇放和宁红衣交换了一个眼神:问题好像比他们预料的要严重很多呀!

    ——

    器峰上,幸存的器修们炼制灵宝的操作已经到了关键时刻。因为所用的材料都是预先锤炼过,所以他们此次要做的,也就是在有限的时间内,将手中的材料融合,塑性,打造出合用的灵宝来。

    最后的评价当中,灵宝的等级是关键,但是在场的修士修为都差不多,材料相差也不大,炼制出来的灵宝等级也不会相差太远,最后较量地当然就是灵宝的质量用途还有功效之间的配合——

    在场已经有不少的炉子开始晃动,这跟要炸炉之前的晃动不一样,这是灵宝即将炼制成功的征兆,也正是炼制最关键的时刻,能不能成功,就看修士的天赋和对灵宝的了解控制,还有神识是否能够压制住自己炼制出来的灵宝,让它们成功从炉内诞生。

    秦时雨看着那些晃动炉子的修士,大部分都脸色煞白,灵力消耗巨大的表现,少部分也是满头大汗苦苦支撑,但也有好些人正全神贯注地盯着炉子的动静,只等最后时刻的到来。

    灵宝即将练成的时候,灵气波动会变得十分明显,虽然各炼制台之间都留有足够的距离,还有着防护阵法,灵气的变动轻易不会影响到别人。但是灵宝出世的灵气波动可不一般,动静越大,就说明灵宝越出色,此时此刻修士当然不会压制蹦跶的灵宝,那灵气也就传出去很远。

    紧接着就有几人受到影响,接连炸炉,其中不乏灵宝也快成功的修士,但是灵宝等级很明显敌不过人家,受到压制的同时还被剥夺了关键的灵气,自然只有失败一途。

    仅剩的人,特别是还在炼制阶段的人,压力就更大了。

    嵇放和宁红衣就是在这个时候分别选了一个炼制台走了过去,选好的锤炼好的灵矿和辅材在炼制台上放了一堆,作为裁判和监管的长老过去看了一眼,确认没有问题,就开启了炼制台的禁制。

    当即就有人凑到了秦铭的身边,“秦长老两位爱徒这时候才来,时间不够用了吧?”

    人家要用三天才能完成的事,他们用一天,是目中无人托大还是初生牛犊不怕虎。一天就能炼制出来的东西,是镯子还是簪子,必然是简单的东西才能这么快。

    但是简单的东西,又怎么在最后获得更高的评价?

    而且看他们俩拿出来的东西,可不是简简单单的镯子和簪子就能收场的。

    宁红衣还好一点,中规中矩的灵矿,都锤炼成中规中矩的青白色或者白色,少有一两颗透明的说明她的实力。这样的材料并不为过,作为秦铭的亲传徒弟就显得太普通了一些。

    嵇放就不一样了,他拿出来的东西,除了几块普普通通锤炼过的灵矿,还是很明显的辅料之外,剩下的全都是黑乎乎的看不出来原本面目的奇怪东西。

    稍微对嵇放有点了解的人,大概也能猜到,嵇放手里那些材料,也不知道是从哪些险境毒坑还有奇奇怪怪的虫子身上扒拉下来的。这些玩意能不能炼制不知道,就算能够成功炼制出来,估计也没人敢用。

    秦铭却没有理会那个想跟他搭话的人,甚至连正眼都没瞧上一瞧,他的注意力就完全在那个出去溜达了一圈,又回到器峰的秦时雨身上,对,就是他闺女身上。

    但秦时雨这会儿根本没有过来跟他打招呼的打算,而是牵着褚骁的袖子,带着他去了另外一边刚刚成型没多久的交易场。

    说是交易场,也就是修士们摆出来的地摊。器修的材料除了宗门供给,就只能发布任务让其他弟子帮忙采集,再付出酬劳,或者以工代劳帮忙炼制东西,这就是初期器修们的生存之道。

    只有等级高了之后能炼制更多更实用的灵器,器修的生活和修炼才能慢慢得到保障。

    因为修为的欠缺,大部分器修很少出门历练,这样的交易场,对于他们来说也并不陌生,以物易物也是常态。

    地摊上除了千奇百怪的材料之后,更多的是器修们自己炼制的灵器,很多灵器他们自己都不知道到底有多的威力,或者知道却并不告诉感兴趣的修士。

    有缘人得之,有缘的人自然能够感知到灵器的本质。

    秦时雨却感受到了一种开盲盒的乐趣。

    周围有人在繁星城见过秦时雨逛街购物的架势,顿时笑道:“还请秦道友手下留情,给我们留点东西。”别跟她逛街的时候那样,高兴不高兴都可以直接把一个摊子上的东西买下来,反正她不差钱。

    她买得太多,别人就没得买。

    但是这话有人不爱听,秦时雨还没说什么,就有人远远地搭腔,“你有钱你也可以买,你脸多大,还拦着人家不让买?”

    那人顿时满脸通红,主要是一般人在选择货物的时候,都会反复思考再三比较,到秦时雨这里,这个过程省略之后就简便许多,留给其他人思考的时间就太少了。

    他确实没多少钱,能买的东西不多,买什么都要考虑一番,如果秦时雨还是之前那个架势,等他考虑完,估计秦时雨已经把这里清摊了。

    秦时雨却笑道:“你放心,我不会扰乱市场的,不过我看中的,必然会下手,到时候还请见谅了。”

    她可以不扫摊子,但是不能阻止她买东西。

    “如果你有什么想买的,动作还是要快一点才行。”

    秦时雨话音未落,那人已经转身就跑了。不是吓跑的,而是认真去逛摊子了。

    秦时雨笑得前仰后合,还不忘关照褚骁,“大师兄有什么想买的呀?你在擂台待了两天,灵剑是不是损耗特别大?我们要不要再多买点灵剑准备着?”

    我们。

    褚骁听到了这两个字,心尖颤了颤。这三年他在灵力和剑意的控制上有了很大的进步,战斗两天不过毁了两柄灵剑,比较以前一招断一柄的架势,已经好了很多。

    可秦时雨不知道。她已经扯着褚骁的袖子钻进了交易场。

    她可以不扫摊子,但是她可以扫灵剑啊!

    凭着褚骁的战斗方式,在他没有本命剑之前,灵剑这东西是不嫌多的。

    众人本来还不了解为什么一开始就有人会让秦时雨手下留情,后来看到秦时雨扫货的架势才知道,手下留情,留的是这个情。

    土豪太可怕了。

    秦时雨:“这个,这个,不要,其他的都给我包起来!”

    要的就是这种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