玫瑰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剑修师兄又在装穷 > 正文 第30章 三十滴雨
    流华云母船确实漂亮, 船身流光潋滟,像是有最鲜艳的灵光在船身上自由流转,于阳光下闪烁着明媚的颜色, 看上去耀眼又华丽。

    船身看上去不大,内里却别有洞天, 踏上甲板的瞬间就像是踏入了一个崭新的空间,延展起来的甲板看上去宽敞又明亮, 能够容纳更多的弟子在上面自由活动。船舱里更是一层叠一层的小房间, 让登船的弟子都能有一个单独的小房间, 房间都带着禁制,修炼休息都不会被其他人影响。

    秦时雨也有单独的房间, 并且因为她是秦铭的闺女,有秦铭作为后台,她当然能分到灵舟顶层上最好的房间, 这是连嵇放和宁红衣都没有的待遇。

    宁红衣还无所谓,寻常她都喜欢待在甲板上, 迎着风感悟人生。嵇放酸溜溜地说了几句, 想要在秦铭面前争取一下, 却被秦铭直接扔了出去。

    “闲得!”在秦铭看来,嵇放就是每天太闲了, 才能四处招猫逗狗, 没事找事,“你再不仔细点, 小雨就要赶超你了!到时候你修为和手法都不及小雨, 你就别当这个师兄了。”

    “诶?”

    “到时候, 你得叫小雨一声师姐了。”

    嵇放:!!!

    船桅上的宁红衣听到秦铭这话, 顿时笑得很大声, “师尊!这话可作数?容弟子修为和手法都超过嵇放的时候,能不能让他也叫我一声师姐?”

    嵇放:???

    秦铭当然没有意见,但嵇放意见大了。

    对于嵇放来说,身为羡阳峰的大师兄不只是实力的象征,更是他在宁红衣和秦时雨面前挺直腰板的依仗。这俩师妹都不是省油的灯,他无法想象当他不再是师兄的时候,这俩姑娘会如何收拾他。

    能意识到自己会被收拾,也代表着嵇放对自己曾经的所作所为十分清楚。他还是师兄的时候,宁红衣都敢揍他,何况他不再是师兄?

    强烈的危机感让嵇放意识到,宁红衣的天赋还在他理解范围之内,秦时雨就不一样了。这才多久时间,小师妹就已经达到了这种高度,再多给她一点时间,追上嵇放是迟早的事。

    嵇放干巴巴地说了一句:“我不想当师弟……”这一辈里面,他排名仅次于褚骁,喊褚骁一声师兄就够了。

    秦时雨忍俊不禁。

    ——

    不想当师弟的嵇放闭关去了,雁过没人陪着玩,又回到了秦时雨身边。秦时雨才发现,三年不见,雁过还是那么矮。

    雁过:……

    “师兄没给你吃饱吗?你怎么还是这么矮?”秦时雨摁着雁过的头顶比划了一下,十分确定雁过不仅没长高,甚至因为她好像长高了一点,显得他更矮了。

    雁过撇嘴:“不会说话你就闭嘴。”

    他是神兽,更是幼崽,生长速度当然比不上人类那么快,三年的时间对于他的生命来说,不过是短暂的一瞬,根本还不够让他长高。

    这三年嵇放对他挺好的,好吃的好喝的好玩的都没落下,带着他透彻得认知这个世界,却从没追问过他的来历,仿佛那一点也不重要。

    就连秦铭,每次见到他也没什么疑问,仿佛他的存在很是理所当然。

    最开始他以为自己是奇怪的那个,后来才发现奇怪的是羡阳峰这个师门。因为其他峰头的人看着他的眼神才是正常的,那些好奇却碍于羡阳峰的面子,不敢多问的样子。

    嵇放说不用管他们,他也就没管了。

    秦时雨失笑,揉着雁过的脑袋笑道:“你这说话的语气越来越有意思了。”

    雁过翻了一个白眼,挥开了秦时雨的爪子,“没大没小的。”就算他长得再嫩,他的年纪也摆在那里,多少个秦时雨加起来都比不上,雁过说她一句“没大没小”似乎也不为过。

    要真算起来,雁过的生理年纪比秦铭都要大上不少。

    秦时雨拱了拱手,“是是是,前辈最近辛苦了,是我没照顾好前辈,让前辈……”都没来得及长高。

    雁过:“闭嘴。”

    灵舟轻行,在路上耽误的时间不短,寻常时候天极剑宗出行,都是齐齐御剑。也就是这次是秦铭长老带队,他们才能有这样的待遇。不得不说,每次跟着秦铭长老,他们的生活质量都要提升不少。

    不仅有灵舟可以乘坐,灵舟的小房间里有着绝佳的聚灵阵,每天还有新鲜的灵果和灵泉提供,对于原本就苦修的他们来说,已经是极好的待遇了。

    秦时雨本就是刚刚闭关出来,在灵舟上关不住,不是跟着宁红衣到处溜达就是跟着宁红衣交流在炼器上的心得。宁红衣原本还以为秦时雨刚接触炼器没多久,即使闭关三年,也不过是刚入门而已,但是跟秦时雨交流之后才发现,她还是看轻秦时雨了。短短时间内,秦时雨不仅动手能力有着足够的天赋,在基础方面也一点都没松懈,甚至在一些关键的地方,都有着她独特的见解,每每交流都能给宁红衣与众不同的灵感,这是师尊都未曾给过她的感觉。

    宁红衣看着秦时雨,眼神复杂。原本捧在手心疼爱的小姑娘,是真的长大了。

    “小师妹真厉害。”宁红衣真心实意的夸赞着。

    秦时雨:???

    不是在好好交流吗?怎么突然就跳跃到彩虹屁上面了?

    灵舟中途停过几次,美其名曰休憩采买补充储备,在秦时雨看来,也就是让这些弟子光明正大的到处看看。秦铭停下的地方都是几处规模庞大的主城,这么多年也没带着秦时雨好好逛一逛,正好趁着这次公费出差,四处看一看。

    秦铭领着秦时雨在城镇里闲逛,看到什么好看的好玩的大手一挥全都给秦时雨买了,也不管秦时雨是不是想要,反正他觉得好的就直接下手,他又不差钱!

    这些东西,买来总有用得上的时候。

    原本还有不少人跟在秦铭他们身后,看到秦铭这样的消费方式之后,生生被刺激得三观毁灭转身就走。

    宁红衣叹了一口气,“师尊,你悠着点,你又吓着人了。”

    秦铭挑眉冷哼,“明明是他们太脆弱,你怎么就没被吓到,小雨怎么就没被吓到?”

    秦时雨:其实她有被吓到一点点。

    但是这种消费的方式太爽了,很快她就被秦铭带着,沉浸在买买买的愉悦气氛中,忘记害怕了。

    宁红衣也只是早就习惯了而已,并且平时她自己买东西的架势并不比秦铭差多少。

    ——

    这一次正道宗门大比举办的地点在南斗宗,与天极剑宗一南一北相隔甚远,也因此才有秦铭带队,由流华云母船作为运输工具,也少了不少麻烦。

    即使如此,路上要耽误的时间也不少,秦铭却觉得时间足够,至少足够让他们在一些大型城市里闲逛。这样的想法也没错,如果路上不遇到其他意外的话,时间确实是足够的。

    但是在路程行经过半的时候,他们终究还是遇到了麻烦。

    或者说是他们遇到了一群遇到麻烦的人。

    灵舟虽然有自己的防御系统,但是弟子们依然安排好了,乖巧地对周围进行观察和警戒。

    因此也就在第一时间发现了在他们的正下方,有一群人正在战斗,第一时间就报到了秦铭面前,而那时,秦铭正在给秦时雨上课。

    听到弟子回报下面的战斗极大可能是在玄音宗的弟子与高阶妖兽之间展开,秦铭顿时面色一变,冷笑道:“玄音宗那么厉害,用不着我们帮忙。”

    灵舟不停,继续往前,秦铭摆明了不想帮忙。

    秦时雨很是无奈,“爹……”

    秦铭一挑眉:“怎么,你想帮?”

    跟秦铭相处久了,秦时雨也就明白,秦铭只是看上去又凶又严肃,很不好相处,脾气不好还死犟不讲理,其实是个很好说话并且很疼爱她的好父亲。

    平时听秦铭的话就算了,在秦铭犯浑的时候,秦时雨已经有足够的经验应对了。

    “爹……”秦时雨晃着秦铭的胳膊,“玄音宗的风不起师兄和柳天宁师弟都是我的朋友,爹爹你希望看到你宝贝闺女对自己的朋友见死不救吗?”

    秦铭顿时乐了,被秦时雨晃着胳膊,脸上的表情也严肃不起来,“首先,你并不确定你说的那两个臭小子就在下面;其次,不过几个高阶妖兽而已,玄音宗都对付不了的话,他们也就没必要出门参加正道宗门大比了。”

    秦时雨:“……”好像是有点道理的样子。

    但她说不出来是哪儿不对劲。

    “那我,去看看?”秦时雨偏头想了想,“如果不需要帮忙,我也就打个招呼,如果需要帮忙的话……”

    “如果需要帮忙,你打算用多少符箓砸翻那些高阶妖兽?”

    秦时雨:如此扎心,是亲爹了。

    “算了,你好好待着,我去看看。”

    说完,秦铭把秦时雨往旁边一塞,径直走了出去。

    秦时雨忍俊不禁,秦铭这刀子嘴豆腐心,肯定早就想下去看看了,结果却碍于自己的面子,就不肯服软。秦时雨的坚持给了秦铭一个□□顺杆下来,其实秦时雨也并没有很坚持,秦铭就自己跑出去了。

    这时候秦时雨也不想太听话,转身就跑去了甲板,趴在船舷上往下看。这一看不得了,怪不得那弟子要慌忙来汇报,下面的场景确实不容客观。

    看战斗方式,确实是音修没错,秦时雨很眼尖地看到了战斗在第一线的那位,正是风不起没错。

    一别数年,风不起好像变得更厉害了一点。长笛还没出手,只用一把黑色鎏金折扇,就跟一只高阶妖兽战成了一团。至于另外两只相对较弱的高阶妖兽,其他弟子分成两拨,结成音阵,也能勉强应付。

    玄音宗的弟子很是沉着冷静的应对,按理说击杀这样的高阶妖兽不过是时间问题,但是眼前的状态很明显,他们一时半会拿不下,那妖兽却越战越勇,甚至隐隐有突破之相。

    可以说,在风不起解决他面前这只妖兽之前,他的师弟们可能已经变成了妖兽的爪下亡魂。

    这情势很不对,因为玄音宗这时候出门,肯定是去参加正道宗门大比的,就算有风不起这样的首席大弟子存在,至少也应该有其他的带队长老。

    可此时战斗力最高的却只有风不起,没见其他的长老存在。

    秦铭的出现,可谓是极大的缓解了玄音宗的危机,可眼前的情形还是不对。按照妖兽明哲保身十分惜命的特性,秦铭那明显的威压出现,它们就应该选择战略性撤退,可是它们并没有,甚至更加拼命,似乎想要在有限的时间里,将玄音宗一网打尽。

    风不起更是在一旁开口,“秦长老!求秦长老相助!宗门长老被困前方阵中生死未卜,求秦长老相助!”

    玄音宗一路有惊无险来到这里,却迎来了极大的危机,也不知道从哪里出现的敌人,在极短的时间内就将宗门三位长老困在了阵中,生死未卜,而他们也面临了高阶妖兽的追杀,好不容易在这里结下音阵,原以为可以斩杀妖兽再返回去帮忙宗门长老,却没想到他们却险些折在妖兽口中。

    如今秦铭出现,是他们的一线生机,风不起却更加担心三位长老的安全,时间过去这么久,三位长老还没脱困,想必凶多吉少。

    秦铭面色一凛。

    风不起却继续道:“秦长老,我们能撑住,求秦长老出手相助!”重要的,还是要救回宗门长老!他们不过是敌人眼中不起眼的角色,会用阵法困住长老们,主要目标肯定就是他们。

    秦铭一挥手,天衍剑宗弟子剑阵也从天而降。秦铭这才转身往风不起所知的方位飞身前去。

    秦时雨只来得及说一句:“师姐?”

    宁红衣扛着剑已经跳了下去,“小师妹自己小心。”追着秦铭离开的方向就赶了上去。

    秦时雨再次看着那几只妖兽陷入了沉思,“如果我没想错的话,这好像是暴血丹的效果。”

    暴血丹,不仅对修士有作用,对妖兽的作用也不小,服用暴血丹之后,修为能在短时间之后提升至少一阶,战斗力惊人。只是燃烧生命力,药效过后,轻则修为折损,重则当场丧命。

    按照这妖兽提升的效果,还有它们战斗时的表现,所用暴血丹的剂量一定不小,想必药效过后,这几只妖兽也活不下去。风不起想必也看了出来,所以他们要做的就是在暴血丹的效果之下,坚持下去,等到暴血丹药效消失,高阶妖兽就不战而败。

    风不起他们差点就坚持不住,知道天极剑宗的剑阵加入,他们才勉强松了一口气。

    音阵寻常作为辅助之用效果惊人,但是用作杀阵的话,他们的实力还差太远,根本支撑不了多久。如今有剑阵在前,他们音阵在后辅助,效果是成倍的增加。

    就连风不起,也在此时选择后退,一来是他确实灵力消耗巨大,二来这种表现的时刻,还是交给剑修更合适。

    秦时雨的声音就在此时从上面悠悠地传来,“风师兄,你们身上应该有木萱花的味道。”

    又是木萱花。

    除了用暴血丹增加妖兽的战斗力,更用木萱花让妖兽锁定目标。下手之人这是下了死手,要让玄音宗的精英弟子在这里覆灭。

    闭关的嵇放也跑了出来,看到眼前的景象也是一惊。

    秦时雨指着远处对嵇放说:“师兄,我爹是师姐都去那边了,据说玄音宗的三位长老被困在那里,师兄可要去看看?”

    去,当然要去。

    嵇放二话不说,摁了摁秦时雨的脑袋,御剑飞了过去。

    有宁红衣和嵇放帮忙,秦时雨也不知道自己该不该放心。唯一不平的,大概就是自己的实力差太远,这时候不管是下面的剑阵,还是秦铭身处险境,她都帮不上忙。

    雁过抱着胳膊站在一旁,鼓着脸像个小大人一般,“你比我想象中的冷静。”

    似乎按照话本里的记载,这种时候,秦时雨应该哭着嚷着要冲上去要跟大家同生共死才合理。可她乖巧地趴在船舷上,就像长在了上面。

    “你就不担心?”

    “担心呀。”秦时雨对了对手指,“冲上去简直太简单了,可是我这实力,冲上去就是送菜的,甚至还会连累大家,我还不如乖乖待在这里,不要拖后腿。”

    雁过“嗯”了一声:“很有自知之明。”

    秦时雨:“并没有被安慰到。”

    灵舟下的战斗结束的很快,剑阵和音阵的叠加之下,三只妖兽即使有着暴血丹的加成,也逐渐被磨去了血腥,很快失去了战斗力。只是服用过暴血丹的妖兽,体内会被严重破坏,如果不是音阵的压制,可能在最后时刻还会自爆。

    看着那惨不忍睹的妖兽,大家的眼神都有些不忍。

    玄音宗的弟子很快整理了心情,之前秦时雨的提醒他们也听在耳中,战斗结束的瞬间就迅速更换了衣服并且清理了身体。木萱花虽然后果惊人,但是清理起来也挺方便的。

    风不起拱了拱手,“多谢。”也顾不得休息,转身就往秦铭他们的方向奔去。

    其他弟子也想跟上,都被风不起制止了。

    他们明白风不起的意思,如果那边真发生了什么,以他们现在的实力,根本不够看。

    “诸位师兄,上来休息吧?”

    见那几位弟子原地就要坐下打坐调息恢复灵力,秦时雨做出了邀请。灵舟上要安全一些,还有聚灵阵的存在,不管是恢复起来或者一会儿见状不妙要逃跑,也方便的多。

    玄音宗和天极剑宗原本就是友好宗门,已经欠了天极剑宗极大的人情,如今也不是忸怩的时候,那几位弟子拱手道谢之后,登上了灵舟,在甲板上随便选了位置,就坐下了。

    天极剑宗的弟子面面相觑。

    其实玄音宗的弟子平时都挺清高的,如今即使换了衣服,也显得很是狼狈,特别是那狼狈的面色,跟平时那不染人间烟火气的气质,差了太远。

    好像还亲切了不少。

    秦时雨叹了一口气,从储物袋里选了几瓶丹药送了过去,“情况不明,诸位师兄师姐还要迅速恢复。”

    玄音宗女弟子居多,面对这样的情况,她们心头一片柔软,“多谢秦师妹。”

    “诶,你们认识我?”

    “听柳师弟提起过。”

    柳师弟?

    秦时雨这才反应过来,柳天宁也在人群中,不过灰扑扑的,脸上还带着上,她的注意力一直都在风不起那边,后来就想着秦铭那边是否安全,完全没注意到柳天宁的情况。

    柳天宁面色一阵红一阵白,完全没想到师姐们这么快出卖他,一抬眼,就对上了秦时雨的笑脸。

    “柳师弟呀,好久不见?”

    柳天宁:“好,好久不见……”

    “相识一场,别说我没照顾你啊!”秦时雨很是大方的塞了一瓶丹药到柳天宁怀里,“不错嘛,筑基后期了?”

    不提这个还好,一提及修为,柳天宁的面色更是精彩。

    三年不见,秦时雨已经金丹期了!

    看他的眼神,也更加慈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