玫瑰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温柔地饲养哒宰的方法 > 正文 第56章 新世界
    【人间失格】, 足以免疫任何精神攻击、消除异能力效果的罕有异能力。

    但正是因为知道这一点,森鸥外才没有放任太宰治去接近荒木空世。

    因为太宰治的不可控,他捡到的这个孩子没有物欲, 能够吃到喜欢的食物固然很好,吃不到也无所谓,而口花花的喜欢美人, 也仅仅只限于口头上,他甚至连自己的性命也不爱惜,森鸥外又能用什么来控制太宰治?

    救命之恩?教育之情?太宰治和森鸥外都心知肚明,这是根本约束不了的。

    森鸥外不会放着太宰治离开自己的视线太久, 况且如果他中了荒木空世的异能力, 也需要太宰治来帮助他消除掉。

    他不是没有发现太宰治在追逐着荒木空世的背影, 有意无意地搜集着相关情报,这对他来说是一件好事,至少他有了能够牵制住太宰治的存在——唯一的缺点是, 这个把柄并不是被森鸥外自己掌握着。

    如果荒木空世是自己阵营的话, 森鸥外许多困难便都能迎刃而解了。

    他重重地叹了口气, 又投入到为现任首领配置药水剂量的工作之中。

    荒木空世仍然没有找到太宰治, 对于他现在的阶层来说,隶属于森鸥外的太宰治宛如尘芥, 自然也不会有人特意地来提醒他。

    荒木空世虽然在逆转时间前也猜到了或许自己的幼崽可能变成了另外一副样貌、拥有另外一个名字, 毕竟力量孢子是远超于此世的规则, 但在港口黑手党等待了这么久的时间,却一无所获, 还是让他很泄气。

    就算有芥川龙之介与芥川银的陪伴, 他对于这个世界也变得兴致缺缺了起来。

    森鸥外还是很幸运的, 他选在了一个恰好的时机, 与荒木空世见了一面。

    即便已经见过这个黑发的少年,也从不少人的口中得知对方的奇特,但再次见到荒木空世时,森鸥外依然为他的外貌而悄悄倒抽了一口冷气。

    荒木空世原本对这次见面毫无兴趣,但是面对着自己看顾着的幼崽请求,他还是会屈尊给点面子,就是在不经意地抬眸,与森鸥外一同前来的太宰治进入了他的眼帘。

    荒木空世微微地睁大了眼睛,顾不得约他见面的是旁边的森鸥外,目光讶异地来回打量着太宰治的身体。

    即便荒木空世对于记住人类的面容并不是很擅长,毕竟这在祂数以万年记载的记忆里只能算沧海一粟,但对于继承了自己力量孢子的幼崽,他好歹还是记得住脸庞的。

    记忆中独一无二的鸢发,记忆中独一无二的面容,然而在荒木空世的视线里,那蕴藏在太宰治体内的源源生机与浩瀚星空,却是荡然无存。

    在他眼前的不是自己的幼崽,而是一个普普通通的人类少年。

    荒木空世完全没有想到这一点,相同的灵魂,相同的外貌,然而太宰治却不是自己的幼崽了——他并没有继承自己的力量孢子。

    他从未遇到过这样的情况——虽然捏造一个人类的躯壳来养育幼崽也是前所未有的第一次,但是意料之外的情况还是让荒木空世陷入了混乱与疑惑。

    黑发的新神盯着太宰治的目光实在是太过复杂,不仅仅是被注视着的太宰治,就连森鸥外也察觉到了里面的动摇。

    他的手一直不动声色地放在太宰治的肩膀上,让人间失格的力量一直发挥作用,令自己免于沦落到变成荒木空世信徒的境地里,但是他的眼睛,他的声音都是那么地友好而温和:“荒木君,这位是太宰治,是我的学生——难道说,你们是熟人吗?”

    太宰治被那浓郁的目光注视着时,感觉到自己的头皮与肌肤仿佛有闪电通过一样劈啪作响,电得他浑身发麻,让他的舌头都好像不再属于自己了一般。

    不过好在他最终还是很快地找回了自己的声音,太宰治听见自己用愉快的声音说道:“森先生真会开玩笑,如果真的是熟人的话,像空世大人这样出色的人,就算在哪里见过我,也一定不会记得我的吧?”

    荒木空世的眉头轻微地皱了一下,他的思维虽然大部分都被太宰治占据了,但剩下的一小部分依然在运转着,对付森鸥外也绰绰有余了。

    他恹恹地说道:“我对港口黑手党的那个最高之位没有兴趣,你如果想要的话,就自己去拿吧,我没有意见。”

    森欧外当然知道荒木空世对首领之位没有兴趣,以他的能力来看,只要他一声令下,不需要第二日,在今晚月亮升起之前,港口黑手党就能改个姓氏了。

    但森鸥外所需要的不仅仅只是一个旁观的承诺,他需要的是助力。

    身为现任首领私人医生的森鸥外是拿不出能够打动荒木空世的筹码,但身为港口黑手党的森鸥外则不一定了。

    况且今日的见面还是有用的,至少让森鸥外得知了还是有人能够影响到荒木空世的。

    太宰治很沉默,在与荒木空世见面回来后,他就一直是一副若有所思的模样。

    “怎么了太宰君,你终于要放弃与空世君殉情的念头了吗?”森鸥外扬了扬眉问道。

    “不,我只是觉得说不定我成功的几率变高了。”太宰治表情一变,扬起了面具一样的笑容。

    “哎呀呀,真没有想到我有朝一日居然也会遇到替身这样狗血的事情,心脏现在还噗通噗通直跳呢!”

    荒木空世的表情明确地写着认识太宰治,或者说太宰治的那张脸,太宰治飞快地回忆着自己的兄长们,到底谁最有可能是荒木空世所认识的那个人——不,他的叔叔们也有可能。

    但是很快他不再去思考荒木空世到底从自己的身上看到了谁的影子,转而思索起自己能不能从这里得到机会。

    太宰治的书柜上不再只有《完全自杀手册》了,除非必要也不跟着森鸥外去给现任首领看诊了,森鸥外回来时,发现一些名字微妙的书籍散落得满地都是。

    他弯腰捡起一本,看了看封面上写着的《追爱替身》,根本不需要翻开,就能猜到里面的内容。

    “啊,欢迎回来森先生,我总结出了几个套路,你帮我参详参详?”

    森鸥外还是第一次看到太宰治这么有干劲,上一次看到他这幅模样,还是森鸥外答应给他弄来《完全自杀手册》的时候。

    “你想让我参详什么?”

    森鸥外耐心地配合着自己的学生。

    在上一次的会面中已经证实了太宰治的异能力能够免疫荒木空世的异能力,再加上荒木空世透露出来的对太宰治那张脸的动摇,那么这个拥有【人间失格】的少年的价值比森鸥外预想的还要大,他自然也不介意把老师和学生的戏码继续演下去。

    “我把市面上的替身小说都买下来看了一遍,总结出了几个方法。一个是要学习那个白月光的一举一动,彻彻底底地成为完全的替身,让对方把我当成那个人,得到他的心;另一个则是要对方就算意识到我虽然和他心目中的那个人很像,但并不是一个人,利用相似的这一点,要让他主动接近我的同时展现出自己的魅力,从而让他爱上真实的我。”

    太宰治一本正经地说道,这严肃的模样好像真的在探讨什么会影响到人类未来的重大话题,如果忽略掉他手里拿着的《霸道总裁的替身小娇妻》这一本书的话,或许会更有氛围。

    “森先生,你觉得我会是哪一种情况?”

    森鸥外摸了摸自己的下巴,开口道:“唔,情报不足很难判断呢——第一种方法固然简单,但若是他的白月光出现了,你会很被动的啊,太宰君——在有了正品的情况下,很少有人会去看赝品呢。”

    “但是第二种方法恐怕会相当困难的吧,如果他真的按照你的意愿爱上了你,你又怎么判断他爱上的是你与白月光相似的部分,是他喜欢的特点,还是真实的你呢?”

    森鸥外的话语不可谓不犀利,也正是一系列替身文中的矛盾。

    “而且我可不怎么喜欢替身文学,如果真正喜欢的人可以那么轻而易举地被替代,这还真的能算是爱吗?如果是想要寻找自己想要的爱,这种方式不可取啊。”

    森鸥外瞥了太宰治一眼,半是玩笑半是认真地说道。

    面对着森鸥外的泼冷水,太宰治却依然兴致勃勃,斗志昂扬的模样:“没关系,我不是来拆散他们的,我是来加入他们的!我不奢望能够取而代之,只要能在他的心里留下一席之地就足以慰藉了。”

    不过奇怪的是,就在太宰治说完这话后,他自己反而打了一个大大的喷嚏,一阵发寒。

    太宰治不认为自己的那群兄长和叔叔优秀到能够让荒木空世恋恋不忘的程度,但如果自己的这张脸能够让对方多看几眼,他会毫不犹豫地利用这个优势,来达到自己的目的。

    森鸥外泡了一杯冲剂,递给了太宰治:“我会为你的恋情加油的,太宰君——虽然我并不看好就是了。”

    他们都不认为荒木空世露出那样动摇深邃的目光会是对着太宰治的,毕竟年龄对不上,而太宰治也的确没有见过荒木空世的记忆——如果他见过了,那么要操心怎么变成替身、再从替身转正的人就会是其他人了。

    但这并不是坏事,对于森鸥外来说,反而是一件好事。

    这一次太宰治需要森鸥外的帮助了,不管怎么说,一个港口黑手党首领做后盾,与一个港口黑手党首领的私人医生做后盾,这是完全两码子事。

    而太宰治也难得找到了除了寻找朝气爽朗的自杀方法以外的乐趣。

    森鸥外无法经常与荒木空世会面,但太宰治可以,尤其是当太宰治表露出了对荒木空世的追求与爱意后,对荒木空世异能力相当了解的港口黑手党众人看太宰治的目光里完全是带上了善意的玩笑。

    “又一个坠入爱网的。”他们叹息着笑道。

    荒木空世的‘异能力’经常会让人产生这便是‘爱情’的强烈错觉,哪怕这并非是他的本意,不过很多时候这些产生了爱意的信徒们会自惭形秽,最后主动地消失在荒木空世漠然的视野里,有时候打赌这些坠入爱网的年轻人能够坚持多久,也成为了港口黑手党成员中偶尔的乐趣。

    意志坚定的人尽管会在靠近荒木空世时感到幸福与快乐,但只要他们没有激怒荒木空世,他们也不会彻底失去自己的理智与意志,反而能够在与荒木空世的相处之中获得比酒精与药品更浓烈的舒缓。

    不过和进展顺力的森鸥外相比,太宰治的求爱之旅遭受了第一个挫折——尽管荒木空世并未表现出对太宰治行为的不悦,但是他饲养的那条‘黑犬’却主动地跳出来护主了。

    面对着凶犬冷酷的目光,太宰治不慌不忙举起了双手,表露出自己的无辜:“早上好呀,芥川君,我只是来邀请空世一起共进午餐的。”

    “空世大人没有时间浪费在你这种人身上。”芥川龙之介硬梆梆地回复道,哪怕他还只是个孩子,但他展现出来的异能力已经足以让一些港口黑手党的普通成员退避三舍了。

    但很可惜,太宰治并不在退避三舍的名单内。

    “这种事情并不是你能做决定的吧?”太宰治笑容不变,不畏不惧地看了过去。

    “如果做出越俎代庖的事情,可是会被主人讨厌的呀,汪汪君。”

    芥川龙之介苍白的面庞浮现出了火焰一般的红色,这到底是因为太宰治不动声色指责他管得太多,还是在嘲笑他是一条只会狂叫的狗,就不得而知了。

    但是芥川龙之介知道的,自己的异能力对太宰治无效,在太宰治第一次试图邀请荒木空世去外面赏樱时,他便已经试图用自己的异能力教训一下这个仗着空世大人宽容而得寸进尺的家伙了。

    而结果也可想而知,失去了异能力这个最大依仗的芥川龙之介,光凭他纤弱的躯体,是根本没办法比得过曾经受够系统教育的太宰治的。

    芥川龙之介气喘吁吁地怒瞪着太宰治,即便太宰治并没有多用力。

    芥川龙之介就像是守护着自己财宝的恶犬一样喉咙里发出呼噜声,倘若不是芥川银出来打断他们,恐怕芥川龙之介会又一次地扑上去。

    “太宰先生,空世大人说让你进去。”

    被洗干净的小女孩露出了白净秀美的面容,她有着银铃般清脆动听的声音,即便尚且年幼,却能够窥见日后的风情。

    或许是因为性别与性格的问题,芥川银是所有伙伴中对荒木空世最熟悉的人,她知道该如何让荒木空世过得舒心,也非常感激对方给他们一个从泥潭里脱身的机会。

    和自己拥有激烈感情的哥哥不一样,芥川银表达的方式宛如润物细无声的小雨,在荒木空世不知不觉间他的生活还真离不开芥川银这个小管家了。

    太宰治理了理自己的衣襟,带着能够让人看了便心生欢喜的笑容,踏入了荒木空世的房间。

    与其说是房间,不如说这一层都是荒木空世的领地,并且除了荒木空世与他的那几个小朋友外,其他的人未经允许是不得进入的。

    而里面的房间布局也非常华美舒适,不管是摆设品还是光影,又或者是对流风,每一处都有着让人心安的力量,如果躺在床上的话,就算是再严重的失眠患者,也能在2分钟内安然入睡吧。

    太宰治并不是第一次来拜访荒木空世,但这一次倒是第一次踏入荒木空世的房间,而他所要寻找的人正坐在柔软的床铺上,穿着米色的睡袍,微微敞开的领口让太宰治目光略略一顿,随后便滑开了。

    在尚未确定好感的情况下,太宰治把握得很得当,是绝不会允许自己的一时失礼而给自己的攻略增加难度。

    “早呀,空世君。”他笑意盈盈地举起手中精心挑选过的花束,盛开的花瓣娇嫩美艳,上面还滚动着晶莹的露水,散发着淡淡的香气。

    芥川银试图从太宰治的手中接过这束花,太宰治从善如流地松手,在芥川银去找花瓶的时候,几个上步坐在了荒木空世旁边的沙发椅上。

    “上次见得太匆忙,都没来得及向空世君自我介绍呢——我是太宰治,以后请多多指教啦。”

    太宰治的声音轻快又软糯,高音低音平顺,是那种会让人的耳朵十分享受的语调。

    尽管太宰治的确是家族中长得相当俊秀的,但他那庞大的家族中丑陋的更少。

    太宰治无意得知到底是哪个幸运儿得到了荒木空世的关注,反正接下来他会夺走这份注目,让荒木空世把视线落在自己的身上——只看着他,而不是透过他看着其他的什么人,太宰治有这个自信。

    毕竟,如果要论起讨人喜欢,恐怕没有谁比他更擅长了。

    荒木空世看着自己熟悉却又陌生的面容,他垂下眼,避开了太宰治的脸,淡淡道:“我知道你。”

    荒木空世当然知道太宰治,他甚至与太宰治交枕相眠,也曾经被太宰治握住冰冷的手轻轻用体温温暖过。

    但是眼前的太宰治没有他的力量孢子,那么便不是他的后裔与幼崽,荒木空世不知道该如何对待太宰治好。

    或许只是时间没到?毕竟现在的太宰治比起与荒木空世相遇时的年龄要幼小太多了。

    荒木空世夜晚看着满天的星空,也曾经这么猜测过。

    但若是另一种可能呢?

    荒木空世毕竟是高维神明,他逆转时间是轻而易举的事情,但对于人类来说却并不一定,太宰治即便融合了他的力量孢子,但是在完全消化之前,他依然是一个人类。

    而人类在那一场逆流的时间浪涛里想要完全保持曾经的一致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况且太宰治也得到了太多的馈赠——他得到了‘书’这样的道具,以及荒木空世的青睐,对于一个人类来说实在是太贵重的垂怜了。

    落入这个世界的力量孢子只有一枚,所以身为荒木空世幼崽的太宰治也只有那一个。

    但是因为荒木空世的疏忽大意,他把自己的人类躯壳弄坏了,也因此弄丢了自己的幼崽。

    如果毫无芥蒂地将眼前的这个少年认为是自己的幼崽,那对于那个荒木空世未能及时救回来的太宰治实在是太不公平了,但若是不承认他,太宰治毕竟是荒木空世费心养育大的幼崽,这样对他难免会让荒木空世觉得不忍。

    若他没有将意识降临这个世界的话,或许荒木空世就不会遇到这样棘手的难题了,他大可以将幼崽交给魔偶照顾,这样就不会与太宰治产生交集,也不会因此而犹豫不决了。

    太宰治并不知道荒木空世内心里的纠结,但他是第一次充满喜悦与追求,如此地希望靠近一个人,这算是爱吗?太宰治不知道,但他发自本能想要抓住这份让自己身体发热的情感,好像令冰冷粘稠的灵魂都要一并变得滚烫起来的温度。

    在得到荒木空世的回复后,太宰治的唇角翘了翘,他压抑下内心的喜悦,故作平静地聊起了其他的话题。

    荒木空世压下浮动的心绪,回应着太宰治,在不经意间倒是被太宰治套走了不少喜好,等他反应过来的时候,太宰治已经定好了与他一起去剧院看话剧的约定。

    “空世君你会来的吧?”

    太宰治用那双湿润的暖色眼睛凝视着某个人时,能够拒绝他的人几乎不存在——就算存在,那也不会是荒木空世。

    荒木空世想了想,他最近倒也没有什么事情做,况且或许还能在太宰治的身边多观察一下,于是便点头答应了。

    太宰治刚走出去时还能保持沉稳的步伐,不过当门紧闭上时,他轻快地跳了起来,眯起眼睛在心底快乐地大喊,意识到自己真的成功地定下了一次约会!

    当然啦,在太宰治的内心里,这份即将要冲破胸膛飞跃出去的喜悦,尽管他再怎么不乐意,但还是得将进度分享给森鸥外,以及在约会时的钱财和种种支出,也得从他的口袋里掏。

    太宰治对于自己约会却要森鸥外掏钱这一件事接受良好,毕竟他们一个盯着港口黑手党的首领之位,一个盯着港口黑手党的新神,而不管是为了哪一个目的,在实现之前他们两人都会成为最坚实的盟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