玫瑰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爽文女配她杀疯了(快穿) > 正文 第54章 【年代】俏寡妇她杀疯了
    在何晶的印象中, 嫂子陈青奚虽然长得漂亮,学习好,但性格怯懦, 也不怎么爱说话。

    大概是因为陈青奚父母曾经被批/斗而死的原因。

    人逢大难,难免遭受打击。

    又因为哥哥何鸣的死,赵美华与何晶两人将怨愤都转移到了嫂子身上。

    从初中开始, 何晶就已经各种使唤陈青奚,偷她的钱,粮票布票,让她帮忙写作业, 洗衣服。

    等到了高中, 何晶成年了, 力气也大了。

    有时候如果不开心,还会扯着陈青奚的头发,把她打一顿, 用来发泄心情。

    反正这个闷葫芦女人从来不知道反抗。

    直到今天, 直到现在。

    那碗糙米粥扣过来的时候, 何晶整个人都懵住了。

    陈青奚这个贱女人, 她今天吃了熊心豹子胆吗?

    糙米粥虽然晾了一段时间,但这大热天的, 仍旧还是有些烫。

    尤其是糊到脸上的时候, 就更烫了。

    虽然还到不了烫伤人的程度, 但已经足够何晶被烫的直叫唤。

    “啊啊啊啊好烫,陈青奚你这个贱婊/子!”

    何晶长这么大, 从来没被这对待过, 她红着眼迅速将脸上的糙米粥抹掉, 气急败坏的就要去抓青奚的头发, 一边哭一边骂道:“你看我今天不打死你!”

    “晶晶……”

    赵美华站在门口,先是震惊的看着陈青奚把那碗糙米粥扣在何晶脸上,现在又看到何晶去打陈青奚,下意识就要提醒闺女小心。

    从昨天到今天,也不知道陈青奚中了哪门子的邪,突然就变得十分强势。

    赵美华在儿媳妇手里吃了好几次亏,上午被青奚踹脸,现在她脸还疼着呢。

    可还没等赵美华提醒出声。

    看着要拽自己头发的何晶,青奚冷着脸上前一步,抢先攥住了何晶的头发,狠狠地朝着后面一拽。

    头发被拽住,何晶疼的直翻白眼:“你这个婊……”

    “我让你嘴巴不干净!”

    一个十几岁的姑娘家,满嘴都是针对女人的脏话,青奚脸上浮现出一抹怒意,在何晶惊恐的注视下,反手一个耳光便甩了出去!

    啪!

    那一耳光下去,整个瓦房屋里都陷入了安静。

    何晶捂住发痛红肿的脸颊,难以置信的看着一扫往日怯懦状态,目光森冷的嫂子,片刻后竟然‘哇’的一声哭了出来。

    说到底,何晶也就是个窝里横的东西。

    平时欺负欺负陈青奚,是因为别人她也不敢去欺负,现在先是被一碗糙米粥扣脸上,又被甩了耳光,何晶是真的被吓住了。

    看着哇哇哭泣的何晶,青奚没有半分同情。

    她就这样直接扯着这个名义上的小姑子,将对方一把推在饭桌旁边的椅子上,指着那洒了的粥冷声道:“吃干净。”

    其实,这种和人直接扯头发,甩耳光来起冲突的方式,挺不体面的。

    但抛去体面不谈,这种简单粗暴的方式最直接,也最有效。

    因为极品和人渣从来不给你讲道理,更遑论跟你谈体面。

    青奚这人办事儿一向喜欢从心走。

    她可以在高武仙侠世界跟徐庸和杀得天昏地暗,也不在乎在落魄年代世界里跟极品扯头发甩耳光。

    虐渣不用讲究体面,管用就行。

    果然,被青奚甩了一个耳光以后,何晶不敢再放肆了,嘴巴也老实下来。

    只不过那碗糙米粥已经被打翻了,平时她都不想吃,更何况现在。

    “妈!”

    何晶一边哭一边回头告状,那张稚嫩的脸上满是委屈与害怕:“妈你快来救我,嫂子要把我打死了!”

    赵美华这个时候终于反应过来。

    她急冲冲跑过去,一把将青奚推开,然后把何晶护在身后,气急败坏的指着青奚骂道:“陈青奚,你是真觉得自己翅膀硬了是吗,早上你踹我的事儿,我还没找你算账,现在你竟然还敢打晶晶!”

    真的是反了天了!

    这短短的一两天时间,陈青奚脑子是坏掉了吗,仿佛突然间就变了一个人!

    “她打我脸!我从小到大就没受过这种委屈,妈,你把这个贱人关屋里头,饿她三天!”

    有赵美华护着,何晶又有底气了,她一边哭一边添油加醋的告状:“我上学回来累的要死,结果她不给我辅导作业就算了,自己喝白米粥吃鸡蛋,给我喝糙米粥,还把钱跟布票换地方藏着了,这是把我当贼防着呢!妈,你今天不打她一顿,她都不知道这个家里谁做主!”

    听到何晶带着哭腔的话,赵美华便更生气了。

    “好了闺女,别哭了别哭了,妈给你揉一揉啊。”

    一边给何晶揉脸,赵美华转身训斥儿媳妇:“你是瞎了?还不赶紧打盆水来给晶晶洗脸!我跟你说陈青奚,就算你借/种成功了,肚子里坏了崽,也别想在我们家指手画脚!再敢猖狂,我今天肯定要撕烂你的嘴。”

    青奚被气笑了。

    所以说跟这种人渣根本没道理可以讲,看着这母女俩她都觉得恶心。

    早点从这个所谓的家搬出去才是正经事儿。

    “听到没有啊,我妈让你去打洗脸水!”

    见青奚没动,何晶在一旁狐假虎威的怒吼:“妈,你看她这样子,你再不打她,她都要蹬鼻子上脸了!”

    青奚冷冷的看了一眼何晶,然后直接一脚踹了出去。

    哐啷!

    何晶脚下的凳子被踹飞,她整个人也跟着被砸到地上,摔了个狗啃泥。

    “哎呦……疼死我了呜呜。”

    何晶趴在地上,脑子都有些发懵。

    等回过神来以后,她那张脸蛋上满是歇斯底里的扭曲:“陈青奚你这个贱/货,妈,你就这么眼睁睁看着她欺负你闺女吗?快打死她!”

    “反了反了!我看你是真的失心疯了。”

    赵美华也惊呆了。

    她看着被踹倒在地上的闺女,心疼的同时,整个人气的开始直打哆嗦:“我今天要是不把你这贱蹄子给打死,我就不叫赵美华。”

    说话的同时,赵美华开始满屋子找棍子。

    论撒泼打架,这整个何家村,还没人比她赵美华更能折腾,现在接连被青奚按住欺负,她气的已经彻底红了眼,恨不得将这个胆大包天的儿媳妇一刀杀了。

    “打死她!打死她!”

    何晶从地上爬起来,满脸都是看好戏的狰狞:“她克死了我哥,现在又来欺负我,这种恶毒的女人,就该直接打死!”

    很好。

    青奚本来觉得今天这事儿到此为止,她就已经准备回屋收拾东西走了。

    但既然这样,她不介意来点狠的。

    看着屋子里明显已经陷入癫狂的母女俩,她冷笑一声,走去了厨房。

    等出来的时候,青奚手里拎着一把明晃晃的菜刀。

    “贱蹄子,你还敢躲……”

    赵美华找到了棍子,准备好好将青奚给打一顿,最好打出血,打到她服气那种。

    可是看着青奚拎着菜刀从厨房里出来,她顿时脸色一白,满脸都是惊恐,连嘴里污言秽语的话都忘了说。

    和这种极品讲道理是没用的。

    以暴制暴,虽然说跌份儿且没有牌面,但……真的管用还舒畅。

    什么极品人渣,打就完事了!

    而且,极品们以前及就是这样对待原主的,现在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很合适。

    “妈,你愣着干什么啊,快打她呀!”

    眼看着赵美华要打陈青奚,何晶甚至抢先跑出去把门关上了,就等着看这贱女人挨收拾,好出一口心头恶气。

    何晶这事儿做的很熟悉,因为以前陈青奚被老妈打,她都是负责看热闹,添油加醋,关门的那个。

    然而这边她刚把门关好,正催促赵美华赶紧动手的时候,觉得哪里不太对劲。

    怎么……赵美华的表情一脸惊恐啊?

    何晶疑惑的转过身,脸色瞬间就白了。

    就见青奚提着手里的刀一路走过来,将它直接架在赵美华的脖颈上。

    “陈青奚,你……你……”

    赵美华吓得腿都软了,说话也开始打哆嗦:“你赶紧把刀放下!”

    有道是武功再高,也怕菜刀。

    赵美华跟她闺女何晶一样,就是虚张声势喜欢嚷嚷撒泼,真遇到这种狠人,立马就跪。

    旁边的何晶吓得直接一屁/股坐在地上,直流冷汗,甚至都忘了哭。

    “你给我过来,把你闺女浪费的粮食给我吃了。”

    青奚直接拽着赵美华,把她按在桌子上,抬手拿起那小半碗糙米粥往她嘴里灌:“赵美华,我今天就警告你这一次,你再敢在我面前污言秽语撒泼,我一刀杀了你!”

    “呜……呕……”

    赵美华本来就害怕,现在又被强行灌了半碗粥,竟然直接哭了出来。

    天地良心,赵美华在何家村撒泼横行半辈子,头一次被吓得浑身哆嗦。

    愣的怕横的,横的怕不要命的。

    就算是再极品爱撒泼的人渣,遇见狠人也得滑跪。

    “听到没有?”

    见赵美华只知道哭,青奚拎着手里的菜刀,在赵美华面门前的桌子上狠狠的剁了下去。

    砰!

    那木桌子顿时被菜刀剁的直颤抖。

    “啊啊啊啊啊啊!”

    赵美华这次是真的吓坏了,她捂着头一边尖叫一边哭道:“听到了听到了。”

    很好,果然以暴制暴才是最有效的虐渣手段。

    青奚把那菜刀拎起来,就这么旁若无人的进了自己的房间,开始简单收拾东西。

    收拾完一些衣服、洗漱用具以后,她又转身去了何晶的屋子,拿走了一些钱、粮票、布票。

    这都是女配辛苦攒的,最后却被何晶偷走了。

    何晶眼睁睁看着陈青奚拿走自己的钱,心中肉痛的要死,但却愣是不敢吭声。

    因为她害怕陈青奚把自己一刀杀了。

    现在眼前这个陈青奚,性格强势眼神冰冷,浑身都带着可怕的气势,跟何晶印象中的嫂子完全不一样。

    母女俩一个趴在桌子上,一个坐在地上,小心翼翼的看着青奚忙活,半点没有之前的泼劲儿。

    等到青奚收拾完,带着包裹离开的时候,赵美华才觉得问题不对。

    她擦干净眼泪,装着胆子问道:“你要去哪儿?”

    “关你屁事,以后你们这个恶心的家,我是再也不会回来了。”

    青奚说完以后,冷笑一声,把手里的菜刀往门上一甩,潇洒走人。

    砰!

    菜刀直接被砍进木门上,那恐怖的力道,看的屋子里的母女俩头皮一阵发麻。

    等青奚走了好久,何晶才敢哭出声来。

    估计今天陈青奚这‘提刀砍人’的凶煞姿态,会成为她许久都忘不掉的噩梦。

    “她去哪儿?她一个女人家,离开何家怎么活!有本事这辈子就别回来!”

    赵美华更是一边哭一边骂:“我们老何家花钱把她娶进门,她倒好,白眼狼一个,克死了你哥,欺负咱们娘俩!我得去找大队长,让村里给咱娘俩做主!”

    青奚走后不久,干了一天活的徐茉回来了。

    她进门以后,看着满屋子的狼藉,以及呜呜哭泣的赵美华,惊呆了。

    “都是陈青奚干的!”

    何晶哭的上气不接下气,脸颊还红肿着,看起来十分狼狈。

    “晶晶,你先别哭啊。”

    徐茉闻言气的脸色铁青,她一边安慰赵美华与何晶,心里在不停念道,希望何鸣哥能早点回来。

    没错,就在今天早上,徐茉已经给何鸣发了电报。

    陈青奚竟然去找周启琛借种,这种事情必须要让何鸣哥知道!

    现在更过分,这个不知廉耻的女人还敢欺负赵婶儿跟何晶,甚至还动了菜刀!

    等何鸣哥回来,一定让他休了陈青奚!

    “晶晶姐,赵婶儿,我跟你们保证,陈青奚肯定会被收拾的,她蹦跶不了几天,所以后面几天你们千万别轻举妄动。”

    徐茉给赵美华与何晶出主意:“也不用去找大队长,到时候自然会有人收拾她!”

    赵美华对徐茉这个城里姑娘还是很信任的,知道对方聪明,心眼儿多。

    见徐茉说的信誓旦旦,她咬牙道:“好,婶儿信你。不过就陈青奚那个小贱蹄子,她离开我家连饭都吃不上,指不定饿死在外头,过两天自己就回来了。”

    其实……就算徐茉不拦着,赵美华现在也不敢对青奚怎么样啊。

    刚刚青奚拎刀砍桌子的画面,真的把赵美华给吓到了。

    等把赵美华母女俩安排妥当以后,徐茉注意到,周启琛今晚没有回来住,应该是住在了知青点。

    陈青奚从何家带着东西出去了,她没别的地方可以去,那多半也去了知青点。

    “这下流的女人,又想着去勾引周启琛!”

    徐茉气的要死,想跟着出门。

    然而何晶却哭着说道:“徐茉姐,我的作业……”

    没了陈青奚,那些作业何晶自然是不会写的。

    徐茉没办法,只能留了下来。

    再说青奚。

    她提着自己的行礼离开糟心的何家,一路去了知青点,刚进去,就遇见了周启琛。

    瞧见嫂子,周启琛也是一愣。

    他看青奚提着行礼,以为对方是追着自己来的,有些害羞,但心里又有些高兴,微红着脸打招呼道:“嫂子,你咋来了?”

    白天两人在拖拉机上的旖旎,因为周启琛戳破了何鸣没死而终止。

    周启琛还以为……嫂子再也不会理他了呢。

    “不想在何家住了。”

    青奚简单解释一句,然后去找知青队长要了个女宿舍的床铺。

    白天青奚维修拖拉机的事情,基本上村里人都知道了,所以知青队长很大方,直接给青奚分了个单间。

    不管是什么年代,技术型人才总是受欢迎的。

    “女同志干体力活到底是不方便 ,小林,你去搭把手帮个忙。”

    到最后,知青队长还交代一个叫做小林的男知青:“帮何家媳妇收拾下屋子,收拾完了过来咱们一起开个会。”

    青奚便冲着那小林笑道:“谢谢了。”

    小林也是城里下乡的男知青,据说还是什么农业大学的高材生,很有前途。

    这会儿被青奚道谢,他脸色一红,立刻殷勤的帮忙提东西,嘴上还说道:“不用不用,一点小事儿而已。”

    看着小林这害羞的样子,其余一群年轻的男女知青们都哄笑出声。

    青奚长得好,这是何家村公认的事实。

    尤其是她今天还修好了拖拉机,更是被人们议论,小林面对这样一个漂亮美艳的女人,别说平常那点机灵劲儿了,连话都快要说不利索。

    看着青奚和小林走了,周启琛有些征愣。

    其实,他本来想帮嫂子打扫房间的,可是嫂子好像不是很想理他。

    “是因为……嫂子知道何鸣哥要回来了吗?”

    何鸣还活着的事情,是周启琛告诉青奚的,他本以为自己问心无愧。

    可这会儿青奚真的跟他划清界限,周启琛心里又有点难受,甚至连带着看小林都有些不顺眼。

    “那个小林性子马虎,收拾房间手忙脚乱的,能帮上啥忙?”

    周启琛在心里委委屈屈的想着,一张俊俏的脸皱起来,明显有些闷闷不乐。

    青奚在宿舍收拾卫生的时候,不经意间抬头看到远处皱着眉的小周老师,眼睛里浮现出一抹笑意。

    撩人不仅要靠荷尔蒙,有时候还得玩儿点欲擒故纵的小把戏。

    等青奚收拾好以后,跟着小林一起,去了知青点的大院开会。

    说是开会,其实就是大家每天凑在一起,汇报下工作进度,聊聊能不能为村里生产做点贡献。

    当然大部分时候都是瞎聊,知青们都年轻,哪怕是大学生,也没啥经验和本事。

    “首先,我们欢迎周启琛老师加入咱们的大队伍,周老师可是了不得的人才,以后大家有什么学术上的问题,都可以去找他!当然,咱们也欢迎青奚同志,这位女同志也厉害的很,是会维修拖拉机的技术人才。”

    知青队长先是例行欢迎了新人,然后又叹了口气:“咱们都是大城市里来的年轻人才,国家让咱们下乡,不是来享福的,是来给生产做贡献的。就比如今年咱们何家村的收成,还是不理想,稻米产量低,一年到头旱的旱涝的涝,地里的养分不够,产出来的稻米质量也差劲。”

    这确实是个难题。

    何家村这地方穷乡僻壤,每年还有旱季和涝季。

    就比如现在是收割稻米的季节,但是外面的河道里却发了大水,这些水根本利用不上。

    等开始插秧的时候,水又没了,让人十分头疼。

    不仅如此,现在为了赶收成,何家村的稻米开始种两拨,早稻和晚稻。

    这样做虽然暂时解决了燃眉之急,但是一年种两拨稻米,土地养分开始迅速流失,种出来的稻米却越来越差劲。

    为此,何家村的村长,生产队长,知青大队长都在发愁。

    大家每天开会都在聊这个问题,想着该怎么解决,但每次都是一群人坐在一起唉声叹气,找不出解决的办法。

    果然今天也是一样,知青大队长说完以后,所有人面面相觑,没人吭声。

    一片安静当中,青奚抬起头来说道:“队长,咱们村子里这几天就能把稻米收割完了,到时候可以提前挖埂道,蓄水田,把涝季的水蓄起来。”

    突然有人说话,知青大队长精神一震。

    然而等青奚说完以后,他有些失望:“提前蓄水田确实是个解决办法,可是代价太大,而且容易流失土壤养分,这个得不偿失。”

    “蓄水田并不是为了单一解决旱涝的问题,因为水田还可以用来养鱼。先挖好田埂沟道,蓄进去足够的水,等插秧后就可以在水田里养鱼了。不仅仅可以养鱼,还可以养水鸭子。鱼可以吃水田里的浮游,鸭子则是吃虫子和青草,这样还能节省除草杀菌的环节。鱼鸭的粪便,还能用来给水田做肥料,丰富水田的养分。水田养分恢复了,产出的水稻质量就跟着提高,保守预计都能增产一成。”

    青奚笑眯眯的说道:“只要操作的当,让水稻、鱼与鸭子在水田里互不影响,又能互补,形成一个良性的养殖生态系统。等三四个月后,水稻成熟了,鱼养肥了,鸭子也肥了。到时候,咱们这原本的一亩地,不仅能产水稻,还能产鱼和鸭子,这产值瞬间就提升上去了。”①

    青奚说完以后,整个知青点都安静下来。

    所有人都听得一脸呆滞。

    稻田养鱼,这个方法以前不是没人干过,但这种技术不好实施,需要相关专业人才来操作才行。

    但……稻田养鱼养鸭,这种大胆的方式,还是众人头一次听说。

    只是想想那一亩地不仅可以增产水稻,还能有水产和鸭子的额外收入,就听得知青大队长一阵激动。

    他脸上兴奋,但又有些忐忑:“这……真能行吗?”

    “大队长,这行不行的,咱先往上面报啊!我是农大毕业的,青奚同志这个想法虽然大胆,但听起来可行!”

    那个叫做小林的男知青最先表态:“咱们可以搞个试验田先试试,万一成了呢,那对咱们搞生产可是天大的好事儿啊!”

    “对啊对啊,大队长,咱们先报上去。”

    “稻田养鱼养鸭,真要能成的话,青奚同志绝对功不可没。”

    “先不说别的,就这个大胆的想法,就让人惊艳!”

    “对对,报上去又不影响啥。”

    这个年代,任何提升土地产值的方法,都值得被记大功。

    如果青奚这个稻田养鱼养鸭的法子真能实现,那何家村的产值绝对不用愁了!

    一时间,大家看向青奚的目光都带着敬佩。

    这个漂亮美艳的女人,可不仅是长得好,还会修拖拉机,还懂农田和养殖!

    果然是高手在民间啊。

    就连周启琛都听的一脸呆滞。

    嫂子她……好厉害!

    他看着侃侃而谈,脸上带着自信笑容的嫂子,不知道为什么就有些酸酸涩涩的。

    这么优秀的嫂子,竟然被何鸣娶回了家,还不好好珍惜。

    “好好!”

    知青大队长笑的眼睛都眯起来,他看着青奚的目光就跟看着个宝贝疙瘩似的:“青奚同志,那你这两天就多去田地里走走,试着看能不能先把这想法落实了,我去汇报上面的领导,到时候咱们一起给领导做汇报!”

    “我跟青奚同志一起做调研!”

    小林最先举起手,一副殷勤的样子:“我是农大的学生,懂一些相关的知识,能帮得上忙!”

    本来想举手给嫂子帮忙的周启琛暗中咬了咬牙。

    农大的学生了不起吗?

    不管小周老师心里怎么生气,小林还是跟着青奚一起去田里做调研了。

    而知青大队长则是跟村长、生产队长一起开了个会,最后三人一合计,把青奚关于稻田养鱼养鸭的想法汇报了上去。

    要说也是巧。

    城里的何鸣收到了徐茉的来信,思索再三后,决定找团长辞去副官的职务,下乡归家。

    本来,何鸣是舍不得自己这职务的。

    但是一件事让他临时改了主意。

    因为何鸣打听到,何家村最近出了一个人才,不仅会维修拖拉机,还想出了一个有可能改良生产的办法。

    反正给团长做副官,暂时也没有升迁的机会。

    那不如先回家,到时候说不定还能把这个改良生产的桃子摘手里,当做自己的业绩。

    而且……心上人徐茉也在何家村呢。

    于是几天后,何鸣跟着城里来的领导和专家们一起,来到了何家村。

    专家们要见见那个提出稻田养鱼养鸭的人才,来确定这个办法最后能不能实施。

    何鸣以前是团长的副官,又是何家村的本地人,自然有自己的人脉关系网。

    这一次,他以回家做建设的名义,跟着专家领导们一起回村了。

    “前面就是何家村了,看着很穷很破,领导们别介意。”

    何鸣带着一群专家和领导来到村外,刚走上田埂,就瞧见一个女人拿着纸笔,站在田头写写画画。

    那女人模样美艳,气质也很好。

    但何鸣看到她以后,脸色却变得十分难堪,因为这个女人正是陈青奚,他的老婆。

    “领导们稍等啊,我去前面一趟。”

    转身和领导赔罪以后,何鸣一路怒气冲冲的走过去,压低声音对陈青奚吼道:“你在这里干什么?还不赶紧回家去!是不是徐茉告诉我你要回来的消息,所以你在这里堵我?我跟你说陈青奚,咱俩本来就是包办婚姻,以后迟早是要离婚的,你省省心吧。”

    青奚正在田头画图纸,做田埂挖坑的平面图分析。

    正画的出神呢,被一个神经病男人吼了一通,打乱了思路。

    脑海中,系统说道:【是男主何鸣。】

    何鸣竟然提前回来了?

    青奚有些惊讶,但因为图纸还有一点就画完了,她不想就这样停下来,所以理都没理。

    “陈青奚我跟你说话呢!徐茉都跟我说了,你在家总欺负我妈,行为也不检点,我怎么以前没发现你是这种人呢?”

    眼看着那边的领导们都奇怪的看过来,何鸣有些着急,再看看陈青奚这幅故作冷淡的样子,更是气不打一处来。

    何鸣一把扯过青奚手里的图纸,不耐烦道:“行了别在这里装了,你能写出来什么东西?赶紧走赶紧走,别影响我办正事。”

    说完以后,何鸣还把那张图纸揉吧揉吧丢一旁,顺势还去推陈青奚。

    几年不见,陈青奚长得好像比以前好看了,但是好看又什么用,现在都讲究自由恋爱,更何况陈青奚性子闷葫芦一个,无趣又沉闷。

    然而何鸣伸出手的时候,青奚测过身子躲开,倒是让推空的何鸣差点没站稳。

    他征愣片刻,怒道:“怎么,我他妈和你说话呢你聋了啊,还敢躲……”

    青奚看着那被丢在地上的图纸,目光一点点冰冷下来。

    那是她一上午的劳动成果。

    所以没等何鸣说完,她走上前去,在对方惊骇的注视下,一耳刮直接抽了过去。

    啪!

    何鸣被打的踉跄着后退两步,难以置信道:“你他妈……”

    啪!

    青奚没说话,沉着脸反手又是一个耳光打了过去!

    “嘴巴放干净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