玫瑰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被我渣过的男主重生了[快穿] > 正文 第62章 嫁给残疾人鱼12-13
    亲亲看到这里是因为订阅比例不够哟, 前方正文正在解锁中,感谢支  “闭嘴,现在给你一个将功补过的机会。”林空鹿僵硬坐着, 面上还能勉强维持镇定,打断道,“之前路仁嘉展示的照片你都看见了吧?”

    “看见了看见了。”0687赶紧道。

    “马上合成出来, 务必不能让陆辞和兰斯检查出有合成的痕迹。”林空鹿说,“另外再多合成一张,内容也是我和路仁嘉,拍摄时间就……设定成5月7号, 那天我和陆辞一起去军总医院给大哥送饭, 一整天都和他在一起。”

    0687瞬间明白他的意思, 忙说:“好好好,马上,你先稳住。”

    林空鹿暂时先松半口气, 总算敢稍稍放松些紧绷的神经。刚看见照片和监控录像时, 他差点被吓出冷汗, 只能僵坐着, 先假装在看录像、照片。

    他不出声,陆辞也不催, 就在一旁注视着他, 唇角噙着微凉笑意。

    这笑比不笑还可怕。

    林空鹿在他的目光注视下, 紧张得手心冒虚汗,但好歹还是及时稳住, 吩咐完0687, 就抬起头, 扯出一抹虚弱的笑。

    “怎么, 想好理由了?”陆辞开口问。

    林空鹿假装不解,说:“阿辞哥哥,这照片我没……”

    “嘘——”陆辞忽然倾身,用指腹按住他的唇,说:“再多想一会儿,想好了再编。”

    林空鹿:“……”

    “你这是什么意思?我根本不知道这些照片是哪来的,除了在中转星那一次,我根本没见过这个人。”他佯装生气道。

    “是吗?”陆辞敛去眼中的笑,语气也终于变了,道:“今天也没见过?”

    林空鹿:“……再、再除去今天。”

    “呵,满口谎言。”陆辞眼中闪过一抹晦暗,“你没见过他,今天为什么要跟他走?你们在包厢做什么?”

    被未婚夫这样质疑,小少爷脸都气红了,说:“我是被他用枪挟持的,他在包厢里只让我看了一些照片,就是类似你放在桌上的这种照片,骗我说我跟他才是相爱的,你操控的微型机器人不是也进去了吗?你没看见……”

    “我没看见,我眼睛瞎了。”听见“相爱”两个字,陆辞忽然打断。

    他抬手捏住少年的下巴,注视着他的眼睛,一字一顿道:“我要是没瞎,怎么会看不出你虚情假意,满口谎言,从头到尾都在装失忆骗我?我为你大哥的事奔波时,为你假装的晕血失去意识慌乱时,为你蛋糕上的一朵小花心动时,你是不是都在得意,觉得我很可笑?”

    “看啊,这个蠢货即便重来一次又怎么样?还不是被你林家小少爷玩弄于股掌,想怎么骗就怎么骗?”

    前世的记忆和不久前的画面在脑海不断回放,陆辞终于压不住情绪。但他语气意外地没有激动,反而像暴风雨前的平静,低沉压抑得可怕。

    林空鹿被他寸寸逼近,身体只能不住后仰,最后胳膊支不住,仰摔在沙发上,无措道:“我听不懂你在说什……”

    “听不懂?”陆辞没有拉开距离,反而就势压下,眼底氤氲着风暴,声音带着冷意:“你是真失忆?那怎么还记得赵淮?”

    “我是……”

    “别说是别人告诉你的,校庆那天的监控我全看了,没有人在你们见面之前提过他。你大哥和你爸我也问了,他们都没在你面前提过。”陆辞嗤笑,又自嘲,“对了,还有赵淮,连他我都问了,在你‘失忆’后,他跟你也没联系过。”

    林空鹿懵了,这是把他能找的借口都堵了?

    “0687,照片好了没?”他催促问。

    0687:“在P了,在P了,马上好,稳住。”

    林空鹿:“……”稳你个头,快稳不住了。

    “怎么?无话可说了?”陆辞捏紧他的下巴,讽刺问。

    “你、你真可怕。”林空鹿眼圈一红,拿出毕生的演技,开始“没理也要假装有理”的反向指责,“你根本就不信任我,出了事不直接问我,反而把我身边的人问个遍,我在你心里就这么不堪吗?从刚才到现在,我一解释你就打断,你早就认定是我在骗你了,那你还问我干什么?你只是在发泄情绪!”

    说着,他用力推开对方,声音带着哭腔:“你放开,我不想跟你说了,我要离开这。”

    听到“离开”两字,陆辞眼眸微暗,忽然伸手挡住,把刚直起身的小少爷又拦腰按回沙发上。

    “你要走?去哪?找路仁嘉吗?”他面无表情问,仿佛只听见了这一句。

    小少爷快气哭了,说:“你有病,我根本不认识他。”

    “你认识他也没用。”陆辞低身压下,目光与他对视,气息几乎相融,声音低沉暗哑:“你离不开这里了,你只能留在我身边。”

    林空鹿一时没明白他的意思,等嗅到青梅酒味的信息素时,终于脸色大变,不可置信道:“你疯了?”

    陆辞想用信息素诱导他发情,彻底标记他?甚至,可能还想把他软-禁在这?

    “疯?”陆辞轻笑,眼中却闪过痛苦。

    他吻住少年的唇,先是碰触,接着变成充满占有欲的啃噬。

    “这样不好吗?我以前就是太在乎你,才让你有恃无恐,一再背叛。我早该这么做,把你困在囚笼里,你就不会遇见他,喜欢他。”他神情逐渐染上偏执。

    “你不是也喜欢这栋别墅?那就一直留在这,临时标记那天我就说过,不会让你有机会跑了。心不在这也没关系,我现在只要你人留在这。”

    说到最后,他语气多了分阴霾。

    小少爷被吓傻了,拼命挣扎:“你放开我,这是犯法的,我要告诉爸爸。”

    “犯法?”陆辞又笑,俊逸的侧脸染上禁欲的薄红,眼神有一丝疯狂和冷意。

    他动作不紧不慢,单手制住少年,慢条斯理地解下领带,绑在对方纤瘦的手腕处,接着俯身在少年耳边,声音像情人呢喃,说出的话却冰冷。

    “知道吗?有一种药可以让人四肢无力,无法说话。刚才我们已经拍过证件照,只要签完字,就是合法伴侣。作为丈夫,我说你病了,需要静养,想必岳父也不会有什么意见。”

    “你、你……”小少爷被吓懵了,眼底尽是害怕,“你走开,不要碰我!”

    看着少年的害怕和抗拒,陆辞心中没有任何快意,反而痛得麻痹。他不断告诉自己,只能这样了,也只有这样才能把少年留在身边。否则,这个小骗子一转眼就会跟别人跑,还会用最无情的言语,在他心口狠狠捅一刀,就像前世一样。

    他低头吻住少年,但齿尖碰到腺体时,对方忽然不挣扎了,只呜咽着小声哭泣。

    滚烫的泪水落在陆辞手背,烫得他心为之一颤。他掰正少年的脸,却见对方紧闭着眼,沾着泪水的睫羽微颤,俨然已经害怕到绝望。

    陆辞一怔,这就是他想要的吗?这样他就觉得快意了?

    他下意识松开少年,脑海中回忆起幼年时,父亲开玩笑时曾说过的话:“只有卑劣、无能的Alpha才会用强迫手段得到Omega,阿辞,你的基因鉴定结果是会分化成A,小鹿刚好是O,你妈给你们定了娃娃亲,以后他就是你的小媳妇啦,长大后记得要对媳妇绅士,可千万跟那些粗鲁A学,吓跑媳妇哈哈。”

    无能?原来他这么无能?只能用这种手段留住喜欢的人?

    陆辞后退了些,忽然不敢再去碰少年。他痛苦地闭上眼,努力让自己冷静,片刻后再睁开,眼底已然平静。

    “你走吧。”他说。

    小少爷愣了,紧张地睁开眼,似是不敢相信:“你……”

    “滚,永远不要再出现在我面前。”似是怕自己会后悔,他忽然加重语气,只是那个“滚”字不可抑制地带了分颤抖。

    小少爷眼圈又红了,他自尊心极高,刚被吓到,又被这么说,自然不会再留。

    “走就走,我本来就要走的,谁稀罕了?”他赌气似的说,用力挣脱手腕上的领带,挣得手腕都红了,还是挣不开,最后泄气地在沙发垫上捶了一下,也不向陆辞求助,直接起身就走。

    但之前挣扎时用了太多力,刚站起,他就脚下一个踉跄,腿软地磕了一下。

    见他“咚”地一声摔在地上,陆辞下意识要去扶,只是手刚伸出又僵住,最后硬生生收回。

    小少爷后脑勺没长眼,自然看不见这一幕,他揉揉发痛的膝盖,艰难起身,倔强地往大门处。

    但——

    “0687你特么P好了没有?再不好,等走出这扇门,我跟男主就真的要彻底完了!”林空鹿差点咆哮。

    0687:“再等一分钟,快好了,你先找个台阶下,赶紧回头再拖延几句。”

    林空鹿:“……”

    陆辞看着少年离开的背影,手下意识攥紧。

    走吧,出了这扇门,我们就再无关系……

    再无关系?

    他心中一痛,忽然涌现一股恐慌,大脑还没做出反应,话便已经出口:“等等!”

    林空鹿:“……”其实,我刚要站住来着。

    陆辞喊完,自己也愣了,但话已经出口,只能语气故作冷漠和僵硬:“你就不试着解释一下?”

    陆辞看着少年离去的背影,眸光渐转幽暗。

    就快见到前世那个人了,这次你会怎么做呢?

    想到这,他忽然笑了,只是心中并不快意。

    舰队要航行一天一夜,林空鹿喝多了鸡汤,前半天没少往厕所跑,后半天才躺进休眠舱休息。

    第二天下午,他们终于抵达第八舰队管辖的一颗中转星,舰队要停靠补给。

    林小少爷第一次来星域边界,刚要下舰船,就被漫天黄沙惊住了。

    这里气候恶劣,空气干燥多尘,普通人在这里生活久了,甚至可能会损伤心肺。

    小少爷爱干净,想了想,决定穿一套防护服再下去。

    陆辞不知什么时候站在他身后,声音冷淡道:“气候恶劣吗?那些关押着犯人的矿星,比这里更恶劣。”

    林空鹿:“……”这是要算账了?

    感觉快到前线,陆大佬的情绪也不对劲了。

    陆辞并未多言,说完这句,深深看一眼少年,便走下舰船。

    林空鹿站在原地等猫猫送防护服,穿上防护服后,才带着猫猫一起下去。

    “你刚才又去找兰斯套话了?”他有一搭没一搭地跟猫猫聊着天。

    “是的呢喵,不过那个兰斯很狡猾,一直向我打听染色问题,想岔开话题……”

    防护服是透明的,遮不住容貌。见军舰上走下一位眉目精致的Omega少年,补给站的工作人员都愣了。

    中转星气候恶劣,常有敌舰和星盗骚扰,非常不安全。在这里工作的大多是身体素质强悍的Alpha和一些Beta。

    Bate还好,视线都很正常。一些还没结婚的Alpha心思却忍不住活络起来,趁着工作之便,悄悄往林空鹿这边凑,想办法搭讪。

    虽然这个Omega少年一看就是贵族,可能不好追,但万一呢?

    于是没一会儿,林空鹿就落在了后面。

    陆辞走进接待处前,回头看了一眼,又淡淡收回视线,问兰斯:“消息透露出去了?”

    兰斯点头。

    陆辞“嗯”一声,下意识摸向口袋,但什么都没碰到。

    他没有烟瘾,更不喜欢抽烟,只是这个时候,不知为什么,忽然就想抽一根。

    作为超级机甲,兰斯很擅长通过行为分析主人的情绪,看出他并不平静,便替他说:“真要这么做?万一弄巧成拙……”

    “那个星盗不会伤害他。”陆辞摇头,顿了顿,又自嘲似的轻笑:“况且,带他来前线,不就是要报复他前世的背叛?而且我也很好奇,等会儿见了前世的相好,他会是一见钟情,还是……”

    话没说完,门外忽然传来轻微响动。

    “谁?”

    陆辞止声,兰斯反应更快,直接抬手用粒子枪轰开门。

    门外,林空鹿瞬间被小粉猫拦腰捞起,堪堪躲开粒子流。

    林空鹿太尴尬了,偏偏还要伪装成害怕。他也没想到只是落后几步,竟听见陆辞自爆,这任务还怎么做?

    见是他俩,兰斯抬起的手明显顿了一下,随即看向陆辞。

    “你真卑鄙喵。”AI随主人,不等林空鹿开口,猫猫就先替他指责了。

    林空鹿还能怎么办?只能硬着头皮,假装不可置信道:“你、你……”

    陆辞一直面无表情,此时却忽然笑了,语气漫不经心,带着遗憾道:“被发现了啊,唉。”

    他深深地叹气,仿佛在说,那就不能留你了。

    林空鹿:“……”大佬你再挣扎一下吧,敷衍我几句也行,只要你敷衍,我就信。

    毕竟剧情任务还剩很多。

    陆辞显然没有敷衍的意思,见他目光越来越冷,林空鹿只能对猫猫喊:“快跑。”

    猫猫一听,粉色猫爪一捞,立刻将主人扔到背上,转身就跑。作为猫形AI保镖,它非常灵活,机动性强,跑得飞快,几秒就没影了。

    陆辞微眯起眼,看着他们消失,没有说话。

    见他没下命令,兰斯就默默降低存在感,心安理得地……不去追了。

    *

    “早知道就该走慢点,跟那些Alpha多聊天。”趴在猫猫背上,林空鹿第N次哀叹。

    “现在该怎么办?”0687也傻了。

    “等吧。”林空鹿说,“等会儿就要迎接远道而来的bug了,到时再找机会化解这个危机。”

    他不知道陆辞具体要做什么,但猜也能猜出大概。

    “你怎么知道是远道而来?”0687问。

    林空鹿:“如果那个路人甲就在补给站,不早被陆辞控制住了?”

    0687:“也对。”

    林空鹿:“不过,陆辞重生这么久都没逮到他,看来这个路人甲不简单。”

    “确实,他的机甲材质特殊,能瞬间制造出空间虫洞,跃迁逃走。就像随身带着任意门,滑不溜秋,非常难逮。”仔细看过一周目剧情回放的0687回道。

    “难怪。”林空鹿点头,“看来一周目的陆辞能弄死他,费了不少功夫。”

    “是的,男主计算能力非常强,多次交手后精准预测出对方的跃迁规律,同时向他可能出现的三个跃迁点发射反物质弹,直接把他轰成渣了。”

    “就是可惜,其中一个可疑点离男主太近,最后两人同归于尽。其实男主完全可以不打那个可疑点,多预测几次就是,可他没有。”0687有些遗憾地说。

    要是男主没死,说不定就不用重来了。

    林空鹿:“但也说明陆辞当时很自信,确定预测不会错,啧,大脑半AI化了就是任性。”

    0687:“他确实也成功了。”

    林空鹿:“那重生后怎么就没成功?”

    0687:“呃。”

    林空鹿微笑:“看来这位bug兄不一般,说不准……也重生了呢。”

    0687:“!!!”

    正说着,天空忽然出现数十台机甲,毫无预兆地向补给站发起猛烈进攻。林空鹿周围瞬间火光四起,硝烟弥漫。

    “是星盗,快,开启防御反击系统!”地面立刻有人大喊。

    林空鹿:“说曹操曹操到。”

    0687:“还不快跑?”

    林空鹿没动,淡定地站在一片硝烟战火中。但在别人看来,他更像是被吓傻了。

    陆辞手持望远镜,薄唇紧抿,目光紧紧锁着那个在硝烟中依旧被防护服保护得一尘不染的少年。

    林空鹿站了足有十秒,直到引起领头那架红色机甲的注意,才佯装惊惶地揪揪AI保镖的猫耳朵,重新指了一个方向,说:“猫猫,往那边跑。”

    猫猫立刻听从。

    红色机甲见状,竟抛下同伴,追了上去。

    “兰斯!”看到这,陆辞终于出声。

    兰斯反应极快,瞬间延展、变形,同时从空间核内装备武器。

    *

    猫猫没跑多久,就被红色机甲拦住去路。

    “跑什么呢?”他没有攻击,反而大胆地打开驾驶舱,没有任何阻碍地和林空鹿对视。

    林空鹿假装发抖,对方见状笑了,直接摘下头盔,露出一张还算英俊的脸,眯着眼道:“真的是你啊,真是好久不见,原来真正的你是这个样子。”

    “我就说他可能重生了。”林空鹿装害怕的同时,也不忘跟0687说这事。

    0687:“……”这bug就多得尼玛离谱。

    “我再跟你打个赌。”林空鹿又说。

    “什么?”0687下意识问。

    “他跟我一样,是任务者。”林空鹿凭直觉道。

    这个人眼中有种睥睨蝼蚁的不屑,以及……不把这个世界当真实的玩世不恭,就像一些刚穿了几个世界的新手。

    0687:“!!!”

    “不可能,这个世界只委派你一个快穿员。”它立刻否认。

    “那就不是你们时空管理局的。”林空鹿说,“可能小世界被其他势力入侵了,你最好上报查一下。”

    0687一听,不敢耽搁,立刻上报,但同时又好奇:“你怎么知道的?”

    “穿多了,隐约就有会这种感觉。”林空鹿说,“就像你们AI能一眼就认出其他AI,我们快穿员穿的世界多了,有时也能认出同类。任务者的演技再好,跟土著也还是有区别的。”

    最重要的是,这个人的身上有种令他熟悉又厌恶的气息,不像是这个世界的。

    “那他岂不是也能认出你?”0687震惊道。

    “所以互飙演技的时候到了。”林空鹿叹气,“还有陆大佬那边的危机,也要化解。”

    “他正在过来,宿主你加油。”0687瑟瑟发抖。

    林空鹿:“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