玫瑰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傻了吧,爷会画画! > 正文 第162章 162(69.2w加
    马礼傲真没想到自己到角落里寻求个清静就会被巨木来个【精神交流】。

    而在听到巨木那仿佛精分的自言自语之后他陷入了沉思——

    什么他能够和巨木精神交流?按理说植物人和植物人之间的交流才应该更清楚明白吧?怎么也没道理植物人努力了一百年, 还没听到巨木祂老人家的逼逼叨。

    要是植物人们早就听到了巨木的【意识心声】,那他们怎么也不会再折腾一百年之久了吧?

    马礼傲想来想去都觉得自己没有他心通的特殊技巧,也不是标准植物人。所以……

    他因为太想解决巨木枯萎的问题, 所以产生了幻听?

    又或者, 巨木其实是被什么巨大的妖邪附体了, 两个不同的神魂正在争夺巨木身体, 才会让巨木从内部枯萎?

    马礼傲嘶了一声:“……越想越觉得应该是第二种啊。”

    【……是个……屁。】

    马礼傲:“……”

    不要这样,不知道活了几万年甚至几百万年的树了,怎么还说脏话呢。

    马礼傲在这个时候忽然站起身,没搭理已经快缠到他身上的树藤,身形灵活地扭了几下,就从树藤中脱了出来然后走到了兰登·达尔和龙渊、玄啸身边。

    这三小似乎是在商量着后续的某些事情, 几位圣殿骑士长也在他们周围护卫听令。这时候圣殿骑士们已经知道了兰登·达尔他们三人的真实身份, 所以在马礼傲走过来的时候圣殿骑士们看着他的眼神都带着某种莫名奇异的神采。

    马礼傲:“……”

    别看我,没结果。我不可能给你们这几百条光棍都画出来个植物老婆的。

    兰登见马礼傲过来,深绿的眼瞳中露出一丝温和的笑意:“有什么发现吗?”

    马礼傲没问他们三个在商量什么, 只是轻轻挠挠下巴问了一句:“你们有试过和巨木们交流吗?就像是问诊看病,总要问一问病人自己哪里不舒服吧?虽然这些巨木呃、前辈们没有化形, 但祂们存活了这么久,总该有自己的精神意识?”

    兰登还以为是什么问题,听到马礼傲的问话之后轻轻叹了一声:“我们当然和巨木进行过交流, 正因为有过交流才要努力地寻找让巨木重获新生的方法啊。”

    “无论是谁,当我们沉浸意识同巨木意志沟通之时,都能感应到祂们强烈的求生之意。”

    兰登达尔的表情变得肃穆还有些悲伤:“这既然是起源巨木的意志,我们当然要尽最大的努力挽救祂们。”

    马礼傲的表情变得有些方, 他顿了顿, 又问了一句:“除了这个, 你们没有感应到巨木们其他的想法吗?”

    兰登·达尔扬眉看向马礼傲:“沟通意识自然是沟通感应祂们最强烈的想法。其他的杂念或许也有一些,但并没有重要的需要我们在意的地方……”

    在兰登·达尔说出这句话的时候,那边还在努力的和巨木进行着他心通的罗纳尔突然大喊一声:“我又听到了!我又听到了!巨木他老人家在说快点想办法救他,他想继续活下去啊!”

    兰登·达尔和骑士们都露出了赞同且觉得他多此一举的表情。

    这话他们听了太久了,并且铭记于心。

    马礼傲:“……”

    他现在怀疑精分的是他自己。

    而不是脚下的巨木。

    于是马礼傲对着兰登·达尔露出一个礼貌的假笑转身就走,而在他离开之时,龙渊忽然在他的意识海中开口:【你听到了其他的意志?】

    马礼傲脚步微微一顿,兰登·达尔的声音也响了起来:【小马,你听到了和我们不同的巨木意志吗?】

    马礼傲这时候也不确定他听的到底是不是真的巨木意志,搞不好是巨木被什么奇怪的东西夺了舍所以想要借助他的手搞死巨木呢?

    这可是植物生命的起源之始啊,如祂们这般的超然地位,别说一棵轰然倒塌会有怎样惊天动地的奇景,若是百棵巨木全部崩毁消亡,那绝对是堪称山崩地裂般灭世的景象。

    万一巨木是真的想活、死了还会引动天地之气带来什么可怕至极的灾难……

    马礼傲抹了一把脸。

    这巨大的锅他真的是背不起,所以还是先别说吧。

    【……唔,也不算吧。我再去感应一下。】

    然后马礼傲突然问了一句兰登:【我能够感应到巨木的意识,是不是很奇怪的事情?】毕竟他没有他心通,也不是植物人。

    结果他听到兰登·达尔笃定的、甚至还有几分笑意的声音:【不,你能够感应巨木意识,是再正常不过的事了。】

    马礼傲:【……?】

    你这话让我有点怀疑我是不是真的是个蘑菇。

    然后龙渊的声音就响了起来:【日后若是你到了龙之境,也能够听懂每一位龙族之语。】

    马礼傲:【……???】

    不是,植物那个还有可能说是蘑菇属性的原因,龙是怎么回事是?难不成华夏民族都是龙的传人吗?

    马礼傲转头看向龙渊少年,和他那双金色的眼瞳对上,便发现他的眼中似乎藏有星海,不能直视。

    看久了,总有一种会被吸进去的感觉。

    马礼傲转头摸了摸自己的双眼,而后扬扬眉。

    回头多点点眼药水儿,黑色才是宇宙的颜色呢。

    马礼傲问了一圈之后又重新回到了他的犄角旮旯里,然后在他坐在自己的懒人沙发上的时候,那之前被他甩掉的巨木藤蔓又再次搭上了他的肩膀还有脑袋。

    于是,在这一瞬间马礼傲又听到了巨木的精分之争。

    【吾要继续生长,吾不能倒下!】

    【寻找让吾恢复的方法,去寻找让吾恢复的方法!】

    【不,吾不能再继续下去了。死亡是吾等该有的归宿。】

    【但这样倒下不行……不行……】

    【活着!!生长!!继续生长孕育啊啊啊!!】

    马礼傲被这精分的意识吵得脑壳疼,痛苦之下伸手抱住了自己的脑袋,然后愤怒框框撞树。

    【够了闭嘴!】

    【到底您老人家是想死还是想活给个准话行吗?!】

    【或者您老人家被什么邪恶的意识入侵了,要搞死哪一个您跟我说,我一定亲自上阵直接灭掉一个让祂什么话都逼逼不出来!】

    马礼傲几乎是在意识中咆哮出这么一句,那刚刚还互相吵的十分激烈的巨木意识就突然哑了声。

    仿佛是他老人家活了这么大年纪都没什么生命体敢这么跟他没大没小的嗷嗷的,一时间被吼了倒是安静了一些。

    好一会之后,马礼傲脑袋上的那根藤条才上下地拍了拍:

    【雄性小子,你是什么种什么科的,脾气怎么这么暴躁?】

    马礼傲没什么表情的把那根藤条往下薅,【我人种汉科的,其实我脾气和蘑菇差不多,平常真不暴躁的。实在是您老人家刚刚太吵了点儿。】

    然后这巨木的意识就变得有些愉悦。

    似乎觉得这样的交流很有些新奇。

    不过,马礼傲却没时间跟祂耗,见巨木真的能够和他交流,上来就是灵魂一问:

    【您老人家到底是想活还是想死?虽然小子力量不足、实力低微,但是转达号召一下您的族人送您上路还是能够做到的。】

    巨木意识听到这话又是一愣,然后祂先是哈哈笑起来,又变成了怒斥。

    【你竟敢威胁吾的生命!你要受到植物的天罚祖咒!吾要生长!要生长!!要成为这片区域中永久的存在!!】

    在这怒斥之后,马礼傲又听到了一声略微有些虚弱的声音。

    【哈哈……当然是要走向死亡了……吾等已经存在了数百万年的岁月……从天地一片混沌、雷霆雨雪、烈风巨焰的袭击之中挣扎着冒出新芽……熬过那无尽的烈日干旱的土地、撑过那滔天的巨浪长出粗壮的枝干……然后伸展枝桠孕育新的生命,为树下的幼苗遮风挡雨……看着他们从零星一点变成一片郁郁葱葱的森林……】

    【哈哈……那是多么让吾感到喜悦的生命之力。】

    【然后他们引来了新的生命,有许多爬来爬去的小虫、跳来跳去的小兽、还有会摇头摆尾的小鱼……】

    【这些所有的生命围绕着吾、依托着吾而生,他们敬畏着吾也爱戴着吾……】

    巨木苍老的声音在这里变得的有些悠远而苍茫——

    【这是让吾等愉悦也欣慰的岁月。】

    【只是……吾能给予他们的庇护,也只到此为止了。】

    【吾……长得太大啦……】

    【大到遮天蔽日、大到充斥山海。】

    【或许后裔们并不在意这些,或许他们能够为吾等找到更大的生存之地。】

    【但……这与生命轮回相悖。】

    【吾等,那千百万年的岁月,是为了守护而生。】

    【当守护变成夺取,便是吾等该消亡之时了。】

    【这片孕育了生命的土地,不该万物灭绝,只余巨木。】

    那苍老的藤蔓又拍了拍马礼傲的脑袋,像是老者在轻轻抚慰着幼童的发顶。

    【所以,吾等应该消亡啦。】

    【那不甘的意识,是对于生的渴望。】

    【然而吾等并非纯然草木,于生之外,还有更重要的存在,需要吾等守护。】

    【……毕竟……】

    【吾名,天守凤凰木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