玫瑰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娇瘾 > 正文 31、第31章 春昼花浓你是不是有点儿欠教育啊?……
    第31章 春昼花浓你是不是有点儿欠教育啊?……

    齐晟面无表情地朝后仰直了身子, 唇角微不可察地翘了下。

    没搭腔。

    但沈姒一眼就看穿了的思,说后面指定没什么人话。

    “你是不是有点欠教育啊,沈姒?”齐晟虚眯了下眼, 表情危险。冷笑了下,嗓音阴恻恻地沉下来, “人吃软不吃硬,你吃硬不吃软?”

    果然。

    沈姒在底冷笑了下, 面上非常遗憾,模仿客服的声音拿腔捏调道,“非常激您在我晕倒的时候,好把我带回来, 不过孤男寡女同处一室, 确实不合适不方便。”

    的语无辜又为难, “我一个小姑娘,可能不能继续收留您了呢。”

    “……”

    平而, 这个语, 真的会让人想直接一把掐死。

    还真没人敢这么驳的面儿。

    好像笃定,不会拿怎么样。

    齐晟眸『色』沉了沉, 阴冷的视线自下而上一掠, 在面上锁牢。

    沈姒被盯得『毛』骨悚然。

    其实有点发怵, 但不肯见好就收,轻轻地眨了下眼, 温温婉婉地,一种非常同情的语说道, “您这样看我,三哥,就这么让您流落街头, 我其实挺过意不去的。”

    过意不去?

    得瑟得下一秒就要上天了。

    沈姒越作越来劲,完全不顾及自己是个病人,直接将输『液』瓶放在一边儿,从齐晟的保险柜里拿出一沓欧元来,朝递过去。

    将坟头蹦迪进行到底,“这样吧,我可以给您一点钱,去订酒店。”

    紫红『色』的欧元钞票一衬,沈姒的手指显得更加纤细和皙。

    不过落在齐晟眼底,更刺眼了。

    难形容这种觉:

    养的女人,站在买给的墅里,拿保险柜里的钱,施舍,然后还催赶紧滚出去住酒店?

    真妈羊『毛』出在羊身上。

    不做出什么反应,沈姒倒先不及了,出声催促,“能走了吗?”

    贪恋不合时宜的温情,最致命。

    就像一把锋利的薄刀,利刃蕴藏的光芒闪过时足够夺目,可『迷』了人眼后,依旧会毫不犹豫地刺人胸膛。

    还不如赶紧撇个干干净净。

    齐晟笑了。

    在沈姒往手里塞钱的时候,齐晟牢牢锁住了的手腕,顺力往上折,将人按在了门板上,箍住腰身的手狠狠地掐了把。

    “你丫作劲儿犯了?”

    齐晟挑了下眉,低哑的嗓音里难掩淡淡的谑意,“看来刚才的流程不太对,还是强制比较适合你。”

    沈姒整个人被一把控住了。

    “难怪每次梦到你是噩梦。”沈姒吃痛,被刺激得起了一身战栗,“你能不能看看自己每天干了什么畜牲事儿,齐晟?你变态吗你!”

    提起膝盖狠狠击过去,但被点在了膝盖上,卸掉了力。

    的动作不怜香,力道不惜玉。

    “我看我对你还不够变态,”齐晟掐住的下巴,迫抬头看向自己,力道大,捏得脸颊有点儿疼,“折腾我的时候,真不知道讲个度?”

    哑嗓子,咬牙骂了句脏话,“任『性』得看我陪不陪你玩儿,沈姒。”

    第31章 春昼花浓你是不是有点儿欠教育啊?……

    这话就有点儿刺了。

    “谁稀罕你陪?”沈姒抬眸,看向的视线淡,声音淡。

    氛陡转直下。

    温情时刻是骗局,不是温软的『性』子,维持不了太久的好脾。

    只有尖峰直刺,来的才真实。

    静默不过几秒,齐晟握的手稍微一动,沈姒咝地倒吸了口冷,僵持的氛围直接被打破了。

    齐晟微蹙了下眉,下意识地松掉了手劲儿,“碰到哪儿了?”

    沈姒看了看自己的左手。

    拉扯间全然忘了自己还在输『液』,拿钱时输『液』瓶被撂在保险柜上了,忘了拿回来举高,位置太低,这么一挪动,有点儿回血了。

    还算走运,没肿。

    齐晟将输『液』瓶捞起,紧张的语夹杂冰冷,“输『液』你能忘?”

    “你凶什么凶!”

    沈姒瞪了眼齐晟,嘀嘀叭叭数落了一堆,直接把问题往脸上怼,“你没忘吗?你拿我当病人了吗?你要是直接出去了,我能忘记输『液』吗?”

    齐晟少见地没有反驳,沉默了。

    半垂视线,直直地盯输『液』的手和细管内一小截被稀释的殷红,眉跳了下。似乎想牵,只是刚一抬手,就僵在半空中。

    “疼吗?”齐晟哑嗓子。

    沈姒轻地“啊”了一声,不是没听清,而是觉得真稀奇。

    好像真没怎么见过小翼翼。

    还是在这种压根没当回事儿,完全可以忽略不计的问题上。

    齐晟唇线绷的紧直,垂眼看了会儿,折身出去,“我去叫医生。”

    “你喊做什么?”沈姒微诧,觉得好像真的没常识。

    自己调快了点儿流速,血『液』流淌回去,又慢慢调回去,“没肿,不拔掉重扎。”

    突然有点看不透了。

    先前分明被惹到了,面『色』阴鸷、沉郁,眉眼间暗藏的是戾。但听到喊疼的时候,身上压迫又消散了干净,奇怪的情绪:

    歇斯底里,又隐忍压抑至极。

    氛有点儿诡异。

    齐晟没转回来,端正挺拔的身影像覆盖了一层清冷的薄霜。

    静默了两秒,低下来的嗓音微哑带沉,似乎有些颓败,“那我先出去。”

    哪根筋儿搭错了?

    赶不肯走,不催倒肯了。

    沈姒轻轻地眯了下纤丽的眼,看的背影,总觉得哪里扭。

    -

    齐晟『揉』了下眉,脑子里想的还是的手,底的燥意又窜起一寸。

    搞砸了。

    该更温和点,更耐点,更……

    可能这么多年顺风顺水惯了,自小被人捧到大,从来没迁就过谁,不知道如何去迁就。做什么游刃有余,唯独在沈姒身上,怎么做觉得不妥。

    温和到底做不来。

    强硬点儿又舍不得。

    怕的那些不是没想过,只是真走到那一步,就没什么意思了。

    烦。

    欧洲的山城浪漫如诗,繁花锦,拥簇巴洛克式的建筑。墅前绿草如茵,金鸢尾香幽微,泥灰『色』的雕像立在两侧,恍若一场经年隔世的梦。

    第31章 春昼花浓你是不是有点儿欠教育啊?……

    总助一直在外面,见出来,才示意司机将车开过来。

    “这是需要您过目的文件,电子版经整发您邮箱里的。”总助替拉开车门,将文件递给,“国内有事联系你,问您有没有时间视频会议。”

    齐晟翻腕看了下时间,“五分钟后。”

    总助迅速给了对面回复,边拉开副驾驶的门边询问,“您要去哪儿?”

    “你去把隔壁买下来。”齐晟的手按住倒数第二颗纽扣,眸『色』沉了沉。

    总助眼观鼻鼻观,不多想就猜到被赶出来了,公式化地提醒,“您在蒂罗尔和poestling berg斜坡上还有两套墅,车程不远。”

    齐晟掀了掀眼皮。

    不需要说什么,总助就知道自己多嘴了。明显,要离这儿近的。

    总助垂眼应下。

    没离太远,没订酒店。助的速度一向高效,应该不了多长时间,齐晟坐在后座连线国内视频会议。

    “第二轮公告发出去了,现在是北京时间22点15分14秒,这才不到两个小时,就经出现跟风买投了。”傅少则轻啧了一声,戏谑道,“你不怕招来大规模的反向做空?”

    “多空对做本来就在预料之内,”齐晟『揉』了下眉,不太在意,“盯点儿那几家对冲基金,吩咐人每天汇报一次。让段聿动作快点儿。”

    “欧洲市场的《反垄断法》官司可不好打,国内外不看好这场官司,”傅少则面『色』微凝,“这才5个月,小经打破最快进程记录了。”

    的嗓音低了低,“不过法院判决下来前,官股障碍你不管了?”

    齐晟轻敲了下桌面,依旧漫不经,“亏损多少我担,继续买进。”

    傅少则挑了下眉,跳过这话题。

    “还有一件事,你自己看看,”傅少则敲了敲键盘,转过来一封邮件,“邵城那边儿贺家一伸手就揪住好几个,要是按老黄历,事儿不大的重拿轻放,但这次快被贺九按死了。”

    点到为止,意味深长,“最近的风向可有点不对劲啊。”

    “邵城那边手脚不检点,活该被拿捏。”齐晟压眉眼,表情阴鸷起来。

    “话是这么说,大家在一个圈子里混,该给的面子还是要给。哪有直接一竿子打死的?”

    傅少则身子朝后仰了仰,不温不火地说了句,“你就不该在这档口出国。”

    以蓝核和君建为首的两大派系,一个侧重于产品和联营合营,一个侧重于运营和全面并购,这两年互相捅刀子下绊子的情况就没少过。钱里刀光影,玩阴谋阳谋的大众基本看不到,能看到的是钻政策空子、皮包、做空、商业间谍进监狱,甚至让人觉得方式过于离谱而上头条的。

    这几年两个派系一直维持微妙的平衡,还没真正撕破脸面。

    因为市场不同,投资方向和战略布局不同,是为了避免踩垄断的红线,未来几年应该不会出现一家独大的局面,不过互碰对方战线、打造竞品突破市场封锁的尝试一直没有结束。

    “我不出国,不到出手。”齐晟轻地笑了下,缓慢地拨动腕间的佛珠,阴郁、乖戾,笑意不达眼底。

    “我还以为你是为了个女人才追出国的。”对面传来的声音戏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