玫瑰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小心魔(穿书) > 正文 第55章 第 55 章
    再次来到市集之中, 距离辛馍头一回来到这个世界,已然过去了好几日。

    没见过世面的小龙对于凡间的市集还是挺感兴趣的,尤其这个世界的风土人情与修真界大不相同, 建筑风格也格外别致。

    故而,一路上,马车上的帘子就没放下来过。

    辛馍手里捧着一个小小的碧玉杯盏, 一口一口慢腾腾喝着茶,一边目不转睛地望着窗外吆喝叫卖的小贩,一边琢磨着有哪些是他想要的。

    看见路边板车上堆满的哈密瓜,他一看到就好奇, 非让沈青衡买了几个来, 切给他吃。

    好在这个季节的哈密瓜也确实很甜, 又是别处传来的,本就比较稀罕,小贩还专程在车里装了冰冻着, 以免瓜坏了。

    辛馍捻着咬了一口, 觉得甜, 便塞到沈青衡跟前, 期待道:“凉凉的好甜,你也吃。”

    沈青衡垂眸看了一眼瓜上被咬出来的月牙, 配合地吃了, 道:“不错。”

    说完, 男人瞥向剩下的瓜果,正要动手喂龙, 就见辛馍又兴冲冲地拿起一块, 自己啃了起来。

    结果, 没啃几口, 那片瓜便再次被递到了男人唇边。

    如此几回下来,沈青衡到底是默认了少年的玩闹。

    今日也不知为何,辛馍突然不要沈青衡喂食了,反而热衷于反过来喂人类,委实有些蹊跷。

    要知道,平时辛馍总是懒洋洋的,又娇又不爱动,让他自己吃东西都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当然他喜欢撒娇说那是想要人类宠他……总之一堆甜言蜜语。

    备受宠爱的小龙是不可能动手的,能撒娇就撒娇,必不能放过。

    突然如此主动……不可能毫无缘由。

    沈青衡陪着他玩了一会儿,见他吃得起劲,忙将少年的手握住,带过来用帕子擦干净,似乎漫不经心道:

    “可还有旁的想要?”

    “呜?”辛馍愣了一下,后知后觉地往外看,这才又回过神来,开心地指起了各种小吃。

    他几乎每一样都想要,沈青衡也全然答应,这马车便走走停停,却是比乌龟爬行还慢了那么一点点。

    傀儡小厮动作很快,但凡是辛馍想要的,有了沈青衡实时传达指令,都不会出错。

    本就豪华的马车一时多了无数吃食玩具,有些又收到芥子空间去了。

    国师出行的车架向来有独特的标记,本朝百姓就没有不认识的。

    只是,今日这车架行进得格外之慢,甚至还停下来买了许多东西,这就不得不让人好奇不已了。

    百姓之中难免就此事议论起来。

    “真是国师大人的车架?”

    “当然,这马车还有第二人能用?”

    “可国师大人向来不染凡尘,不是说甚少见人吗?”

    “那都是宫里传出来的谣言,陛下上回祈福才说了,是国师大人一直庇护我朝风调雨顺,不可轻信外界的流言。”

    “我一直相信国师大人,没有他,京城根本逃不过鬼怪侵袭。”

    “可怜国师大人保佑我朝上百年,那苏家公子竟还轻信国师克妻……”

    “嘘!噤声!苏家人在……”

    絮絮叨叨的议论声戛然而止,众人一见那从马车上下来的苏家公子苏行月,便装作若无其事地走开。

    然而,走开的也只是一小部分人罢了,更多的人从那漂亮公子携同身后的中年男子走出来后,便热情地迎了上去。

    “见过丞相大人,苏少。”

    “苏相今日可是带令公子出来用饭?不若一道?”

    ……

    苏丞相当即连连拱手,朝过来的秦太傅道:“正有此意。”

    两位当朝高.官相携着往里走,落在后头的苏行月则跟着新晋靖远侯左城,温和道:“侯爷今日怎么会来此?”

    靖远侯当即皮笑肉不笑,道:“自然是为本侯的未婚夫而来。”

    “未婚夫”本人苏行月当即微笑道:“原来如此,那便先进去等一会儿吧。”

    这话一出,靖远侯的嘴角便是微微一抽,心道:“系统,他还真是想吊着本侯?这是当国师死了吗?”

    须臾间,一道电子音响起:“苏行月本就是万人迷人设,他代替了云邀(也即苏星蓦)……现在是辛馍的苏家公子身份,裤.下之臣无数,靖远侯只是正攻之一。”

    “国师呢?”靖远侯不动声色地在心中问。

    “国师是唯一的反派,他是苏行月第一任婚约对象,可惜人太清醒了,看不上苏行月,就退了婚,那老皇帝本就把国师当神,便只对外界声称是双方不合适而取消婚约。

    苏行月气不过,不相信他的魅力会失效,便放出风声,说是国师看上了别人,婚前出轨,所以他是受害者。”

    “我看大多数人并不信。”靖远侯道。

    “自然不信,国师威望很高,没人相信,苏行月便成了笑话。最近几个月都躲在家里。”

    靖远侯了解完前因后果,便对自己接盘的这个“未婚夫”更没了耐性,径直抬脚往里走。

    苏行月面上一僵,眸中闪过难堪,正细思靖远侯如此反常的缘由,却见……

    刚刚还一脸冷漠的左城,突然停下了脚步,转身往隔壁的成衣坊看。

    与此同时,一阵惊呼声陡然传来。

    “是国师大人!”

    “这……国师怀中人是谁?怎么从未见过?”

    “这可把苏行月彻底比下去了嘻嘻,谁说的自己天下第一美了……”

    ……

    最后一句话传来,苏行月一时气得转身望去。

    映入眼帘的却是一名似曾相识、眉目沉静的墨衫男子。

    男人神色寡淡,长身鹤立,有些漫不经心的模样,仅仅不言不动站在那里,睥睨朝他瞥来一眼,便恍若午夜梦回时的孤天高月般,遥不可及……

    而那向来未曾主动见过他的人,此刻怀中抱着一个眉眼同他有几分像的白发少年。

    少年似乎有些不太想见人,揪着男人的衣襟往怀里埋,露出来的半边脸轮廓精致绝伦,肤白如玉,只一眼就牢牢吸住了众人的目光。

    只见男人垂眸朝少年低声说了一句什么,白发少年便摇了摇头,伸手指向成衣坊。

    随即,男人便抱紧了人,步伐沉稳地往里走。

    除了第一眼之外,再没看过苏行月一次。

    苏行月瞬间看得攥紧了手,尖利的指甲深深掐进掌心,几乎是咬着牙般将那即将脱口而出的话咽回去。

    国师沈青衡。

    还有苏星蓦。

    他绝不会认错,就是逃跑的苏星蓦。

    可苏星蓦是如何勾上国师的?

    靖远侯看完了系统所说的炮灰真少爷苏星蓦,又围观了一波国师本人,便施施然地转身进门,俨然刻意忽视了苏行月的异样。

    一个鸠占鹊巢的人,在真少爷回来之后,不仅什么都没让出来,还继续霸占别人爹娘的宠爱,用着丞相之子的身份,眼睁睁地看着同窗们骂真少爷是山鸡、是连他一根脚趾头都比不上的愚钝之人,眼睁睁看着真少爷被冷.暴.力逼死……

    这样的苏行月,说他有错吗?他好像也没害过苏星蓦。

    可说他没错?他拥有的一切本来就是苏星蓦的,却理所当然地纵容别人为他自己出头,为他而孤立苏星蓦,最后逼得苏星蓦一头碰死。

    靖远侯听着系统的分析,冷哼了一声,道:“他就该跟着苏星蓦去死。”

    “恶意一点来说,要是没苏行月,苏星蓦能受什么苦?别人为苏行月讨公道,可苏星蓦根本什么都没做,甚至是受害者,这难道不荒唐?”

    ……

    围观百姓的窃窃私语到底是让苏行月有些难堪,没一会儿便转头大步进了酒楼。

    而另一边的成衣坊,丝毫不知道自己刚刚被“死对头”发现身份的辛馍,正坐在一张软榻上。

    成衣坊中的客人并不少,沈青衡这一回没有清场,也是因为辛馍说想看看别的人类。

    可真到了这里,四周的公子小姐都若有若无打量着他的时候,辛馍又全然没兴趣了,只眼巴巴地瞧着沈青衡。

    他先是被放到了软榻上,脚下垫了一张叠起来的毛毯,暖呼呼的。

    辛馍将脚趾埋进毛毯里勾了勾,无辜地眨眼,朝旁人看过去。

    那群差点惊掉下巴的公子哥便迅速收回了视线,还歉意地朝他微笑。

    辛馍不解地转过头,继续看着给他选鞋子的沈青衡。

    没一会儿,沈青衡便回来了。

    男人在他面前蹲下,辛馍赤.裸的双.足被握到对方手里。

    沈青衡一手捏着他的脚腕,一手贴着他的脚底,轻轻摩.挲了两下。

    辛馍瑟缩地弓起足.背,小声道:“你干嘛呀?”

    “脚底染了灰,要拭去方可。”沈青衡低声解释,又将少年另一只裸.足同样捉过去。

    辛馍不由微微鼓了鼓脸颊,狐疑地瞅着男人,抿着唇不敢吭声。

    他才洗过澡,又没走过路,才不会脏呢,吹毛求疵。

    可沈青衡给他擦完,便取过一条软布尺,替他量起了尺寸。

    辛馍的脚丫放在男人手中,安安分分地被量完,还有些不服气地蹬了一下。

    但他到底没能把沈青衡的手蹬掉,不过一下就被握住了脚,不能捣乱了。

    沈青衡给他量完尺寸,便将其中一双墨色软鞋取了来,又取了一双罗袜,帮他一一套好。

    穿好后,沈青衡便抬眸问他:“可觉得挤?亦或是不适?”

    辛馍摇了摇头,道:“怎么不穿那个绿的?”

    因为,绿鞋子是给小孩子穿的……不远处的掌柜默默回答。

    虽然这位客人长得玲珑漂亮,容色堪称一绝,但恕掌柜直言,国师大人挑的绿色鞋子上面甚至带了两片小叶子,是真的专门为小孩子量身定做的,绝对不是开玩笑。

    可,买鞋子的人显然不那么认为。

    很快的,沈青衡便敛起眉,替辛馍换上了那双草绿色的软鞋,甚至给他绑好了带子,搂着他起身走了两步。

    本以为自己在围观古代版养成爱情话本的公子小姐们:“……不,这老父亲养崽绝对不是我们想看的。明明刚刚摸.脚的时候还很那个!”

    ——《心魔娇养日记五十四》

    【(未干的新字迹)

    本座致使他离开龙族,自然要予他一切。

    辛馍命中所有缺失的角色,无论是亲人,还是伙伴,本座都能做到。

    将他带在身边,并非只图情.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