玫瑰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小心魔(穿书) > 正文 第53章 第 53 章
    辛馍并非没有看过自己的样貌……起码, 每一回沐浴之时,对着澄澈的水面,他还是依稀能看出来自己长什么样的。

    除了脸之外, 他的身体哪里跟人类不同, 他都有清楚的认知,毕竟每天都能看到。

    可是, 以水为镜就如同适才的铜镜,总是朦朦胧胧看不分明, 亦无法看到自己的全貌。

    故而, 此刻对着清晰的水镜, 整个人都倚靠在沈青衡怀中,辛馍望着镜中正垂眸看自己的沈青衡,头一回觉得……好像连被男人注视, 都是一件让他羞赧的事。

    然而沈青衡似乎完全没有带他离开的意思,就一直站在镜子前, 任由他看着。

    “除却龙尾化为双.腿, 并无变化,依旧是你,不是么?”沈青衡问他。

    辛馍认真地看了看自己,慢吞吞点头, 小声道:“是这样, 但是没有尾巴好看……”

    “又撒娇?哪里不好看?”沈青衡挑眉。

    辛馍就被问住了, 气哼哼地哼了一声。

    他心想, 人类根本就没正眼瞧过别人, 只看自己, 那肯定觉得自己好看了。这是不对的。

    辛馍有心想辩驳, 但是转念一想, 人类不是龙,不懂龙尾好看也是自然的。

    于是,他又原谅了沈青衡。

    少年漆黑的桃花眼时不时地眨一下,一看就是在瞎琢磨什么,沈青衡也不吵他,只顺从心意,贴过去啄.吻那若隐若现的梨涡。

    只这一下又把辛馍拉回了神。

    他怔怔望着镜中兀自动作的男人,忽然觉得脸上有点烫。

    辛馍紧紧攥着腰间环过的手臂,下意识想要挪开目光。

    可没等他垂眸,那正神色沉静贴着他的男人便抬眸,漫不经心地扫了一眼水镜,目光精准地对上他慌乱的目光。

    在镜中对视着实有些奇异,辛馍羞耻极了,想要低头……

    可这时候,身后之人已然缓缓朝他靠了过来,随着下巴再一次被轻轻捏住,辛馍微红的脸再次被转了过去。

    下一瞬,沈青衡轻轻吻.住了他。

    这一回的动作似乎显得极为安静温柔,每一下细微的探索都很缓慢,仿佛怕吓到他似的。

    辛馍避无可避地对上沈青衡深沉的目光,就好似整个人就此被囚困住,逐渐往下坠落,再也挪不开眼、也想不起来要躲了。

    若有若无的哼.唧从少年喉中响起,他被.吻.得太.深了,整个人都是迷糊的,只知道软绵绵地倚靠在身后之人的怀.抱里,喝醉了一般沉.溺于男人幽.深的双.眸中。

    中间两人稍稍分开了几次,辛馍只略略转过了头平复呼吸,揪着袖子抬起手,想要擦一下脸,又被贴过来捷足先登,根本用不着擦,就被弄干净了。

    他被这个举动闹得脸都红透了,揪着袖子极为无措。

    只不过这无措也持续不了多久,就再次被淹.没于无尽的占.有之中。

    时间越来越长,开始时还好,辛馍尚且能被搂着站一会儿,可接连几次,他就觉出几分疲惫了,又爱.娇又气急地推着沈青衡的胸.膛,嘟囔道:“我不站这里了……好累……”

    而且对着镜子……委实有点难为情。

    沈青衡闻言,倒是难得勾了下嘴角,贴着他又磨了几下。

    辛馍以为男人够了就会抱他去椅子那里坐,他隐约觉得身上有些奇怪的不舒服,心里有些紧张。哪想才贴.贴完,环着他的那只手便忽然换了个方向,隔着墨色的袍子轻轻覆上了那处不适的地方。

    “……”辛馍几乎是瞬间便眼尾通红,桃花眼中的水雾都要落下来了,他不受控制地蜷缩了起来,手忙脚乱地去扯男人的手,央求道,“不要玩……好奇怪。”

    沈青衡却并未听他的,反倒极轻地动作了几下,弄得他彻底没了力气,便将他转过去,背对着镜子搂在怀里,带着他缓缓退到了屏风之后。

    内室没有开窗,看着比较昏暗,辛馍无助地望了一眼四周,便颤抖着靠到男人肩头,哽咽道:“我没不舒服……你别欺.负我。”

    沈青衡怜惜地贴着他的额头,一手安抚地拍着他的背,一手持续之前的动作,眼看着他浑身软得愈发厉害,哑声低哄。

    “本座不欺你,莫怕。”

    “龙之本性,天生地养,向来如此,无需慌乱,若不解则气血逆行,你且听话一些。本座会帮你。”

    “可是我不会……”辛馍眸色迷茫,他还以为沈青衡要他做什么,一时无助得不行,呼吸不稳地将脸埋到男人颈窝,揪住了沈青衡的腰带。

    好在,男人很快便带着他转到了房中最暗之处,靠着墙。

    随着布料摩.擦的细微声响,辛馍忽觉袍子底下有些冷,着急地要去抓滑落的布料,又被沈青衡握住了手,直接带着环到男人背后。

    他没办法自己站着,也不敢松开沈青衡,只能软软靠着,逃避一般闭上了眼。

    好在此处极暗,再如何难为情也不至于把少年闹哭。

    及至半刻钟后,辛馍被沈青衡拿着帕子擦干净了腿,又换了一条裤.子,打横.抱出来放到软榻上后,才有些怯怯地伸出手,搭到男人微凉的手背上,然后……

    少年鼓了鼓漂亮的脸蛋,赌气地将那只手往远处推了一下。

    推完,似乎是觉得不太顺眼,他又推了一次。

    沈青衡见状低笑一声,配合地将手拢到广袖中,藏了起来。

    辛馍便着恼了,气呼呼地抬眸瞪沈青衡。

    形状姣好的朱.唇微微颤了几下,才“凶巴巴”地骂道:“欺.负我,还不让我打。”

    沈青衡眸色无奈,便又带着笑意将手伸过来,摊开掌心,见辛馍目光有些闪躲,方像是意识到了什么,缓声哄道:“都是本座的不是,你要怎么处置都行。”

    “那你伸过来。”辛馍小声道。

    男人修长而有力的右手很快挪了过来。

    辛馍只瞥了一眼,就猛地伸出手,在那有些粗糙的掌心挠了一把,又自以为狠狠地拍了一下,将手拍开。

    做完,他就直勾勾地瞅着男人,娇声娇气道:“看你还敢欺.负我。”

    沈青衡对着少年灼灼的目光,眸色深幽。

    辛馍被男人这么一瞧,刚刚巴掌大的烈焰又缩回去了,直接怯生生地将自己埋到男人怀里,不出来了。

    他缩得这样快,倒是让沈青衡颇为无奈。

    男人低下头,下颚轻轻抵着少年的发旋磨了磨,方道:“是本座不好。莫气了。”

    与此同时,被拍过的手缓缓合拢五指,感受了一番细微的痒意,又若无其事地收了回去。

    辛馍听到这话,只扭了扭头,安安静静地窝着。

    于是,接下来大半天,辛馍都没再和沈青衡说过话,他实在是有点难以面对。

    沈青衡倒是镇定,只遣人送来了吃食,亲手喂少年吃饭,熟门熟路。

    作为“罪魁祸首”,沈青衡自然知道辛馍为什么会对一只手撒气……虽然不痛不痒,也算不上撒气,最多撒娇罢了。

    先时那场疏.解,许是沈青衡的手实在太凉了,给予辛馍的感觉难免成倍增长,虽然极尽温柔之能事,奈何少年本就脆弱,一上来便上演冰火两重天,受的住才奇怪。

    不过,辛馍最气的是,明明他都要晕过去了,沈青衡又给他渡了一口元力,以至于他清醒地感受了全程,简直羞.愤欲.死。

    用完饭,他脸上还是有些红,也不看沈青衡,抱着一杯茶有一搭没一搭地喝,时不时看一眼沈青衡递过来的玩具,又推回去。

    两人你来我往推了几次,沈青衡垂眸看了辛馍一会儿,便将玩具放到一边,取出一颗被红绳串起来的珠子,托到少年面前。

    “此珠可观气运,佩戴之后,见到任何一人,便可看出对方的大致福运走向,给你拿着去教训欺负你的人,如何?”

    辛馍低头看了看,想到这个世界的云邀,点了下头。

    沈青衡便将气运珠戴到了辛馍的脖子上。

    辛馍腾出手摸了一下,又瞧了瞧沈青衡,脆声道:“看不到你的,是不是你不让我看?”

    “非也。本座已到飞升之境,如今又是方外之人,气运溶于神识,自然无处可观。”沈青衡耐心解释。

    “好吧。”辛馍点了点头,又犹豫地看了一眼对方,过了片刻,方期期艾艾道,“刚刚……我其实没有讨厌你。”

    “也没真的生气。就是有点别扭……你不要多想……”

    “嗯,本座知道。”沈青衡眸中已然染上了温暖的笑意。

    辛馍差点恼羞成怒,可到底还是害羞占了上风,只好靠到沈青衡怀里躲起来,极小声地撒娇。

    “虽然也没什么不好,但是,你下次,一定不要这么……这么……”

    “嗯?”沈青衡疑惑。

    “就是,”辛馍憋了半天,还是只憋出了两个字:“不要这么突然嘛……”

    虽然也不难受,毕竟龙族天生喜欢这个,沈青衡也照顾他,但突然来这么一下,辛馍没被吓出阴影都是难得的。

    最离谱的是,对于天生喜欢这般的龙族而言,这样的事只要开了头,哪怕这会儿仅仅是提了一句,辛馍都忍不住微微蹙起眉,羞愧地低下头。

    沈青衡注意到了他泛红的脸颊,大手轻轻给他捂了一下,低声哄道:“没什么可怕的,要不要本座再……”

    话音刚落,辛馍就急急地伸手捂住了男人的.唇,双眸含.水一般,软巴巴道:“不能玩了……我还要跟你去买鞋子的。晚了就不好了。”

    沈青衡含笑亲.了口少年的鼻尖,干脆抱.起人往小室里准备的浴桶行去,安慰道:“无需多虑,本座算着时刻,不会耽误什么,解决了再去也不迟。”

    ——《心魔娇养日记五十一》

    【(陈旧的字迹,空白一片)

    (未干的新字迹,带补记二字)

    他并非对本座毫不动心,龙族向来率.真.热.烈,虽则辛馍较为单纯,然一举一动皆是心声,骗不了本座,他亦不懂得遮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