玫瑰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小心魔(穿书) > 正文 第29章 3更、4更
    沈青衡说是要将发带给辛馍玩, 可临到回了洞府,那发带便不翼而飞了。

    辛馍被放到血玉榻上,纱被一直盖到了腰腹, 沈青衡方伸手替他解了腰间的绸带, 褪了外衫, 让他睡下。

    少年这会儿也困了, 很是听话,让躺下便躺下,抱着纱被骨碌往里滚了一圈,又滚回来,笑眯眯地瞅着沈青衡。

    “怎么这般高兴?”沈青衡有些讶异,探手覆在少年额头上, 感受了一下温度, 又转而捞过辛馍的手腕,开始把脉。

    辛馍乖乖地任他检查,只是软巴巴道:“人类今天特别好说话。也好玩。我就高兴。”

    “哦?好说话?”沈青衡微一挑眉, “本座有吗?”

    “有呀。”辛馍点了点自己的眼睛,又戳了戳脸颊, 直接戳出一个小小的坑,道:“你今天笑了。跟我说话问我好不好。一点也不凶。”

    “你喜欢本座这般?”沈青衡低声问。

    “……嗯。”辛馍双颊逐渐泛起粉色,轻轻点了点头。

    “那以后便如此。”沈青衡又换了一只手把脉。

    辛馍枕在小枕头上, 歪着头看男人的脸,接着像是忽然想到了什么,急道:“快快,你说要把发带给我玩的。我也要把眼睛蒙起来!”

    “明日再蒙眼。”沈青衡面不改色地推辞。

    倒不是说那发带有什么问题, 只是辛馍此时衣裳宽松, 长发铺在榻上, 若再加上蒙眼的模样……

    男人眸色深沉,收了不自觉冒起的念头,将少年的手腕塞进被子里,又给辛馍盖好被子。

    他这般推诿,辛馍反而觉得不好了,连忙伸出手扯住沈青衡的衣袖,撒娇般晃了晃,央求道:“要蒙眼睛!现在就玩嘛,睡醒了我就忘记了。”

    “真要玩?”沈青衡低眉望向辛馍,“除了蒙眼之外,便不玩旁的了。”

    “嗯嗯。”辛馍哪能想到玩别的,他一向心思简单,想玩的时候脑子里就只有一件事。

    沈青衡便取出发带,伸手将他扶坐起来,将发带缠过脑后,打了个结,遮住了那双勾魂摄魄的桃花眼。

    这条发带很是厚实,眼睛被蒙住之后,确实是漆黑一片。

    辛馍迟疑地隔着发带摸了摸眼睛,又往前伸手,去够沈青衡,脆生生地唤:“沈青衡。”

    “嗯。在这。”

    黑暗中,男人的声音从左前方传来,又适时地握住了他的手腕。

    辛馍的手腕很细,被沈青衡完全握在掌心,还有很大的空余。

    他好奇地转了转脑袋,说:“真的看不见。也听不到小的声音。可是书上说,龙可以听到的,该不会你才是龙?”

    “本座自然不是。”沈青衡道,“只有辛馍是龙。”

    “我猜也是。”辛馍鼓了鼓脸颊,又坐了一会儿,才道,“我想喝茶。要甜的。”

    “你且说说,有什么茶水是甜的?”沈青衡低声问他。

    辛馍摇头,理直气壮地开口:“我不知道,但你要弄来。”

    “娇纵。”男人松开了辛馍的手腕,道:“稍等。乖乖坐着。”

    随即便是窸窸窣窣的声响,以及若有若无的脚步声。

    辛馍一时有点紧张,怯怯地问:“人类,怎么有奇怪的声音?谁来了?”

    “是送东西的纸人。”沈青衡解释了一句,接过那一罐茶叶。

    辛馍偷偷将发带扯下来一点点,果不其然看到了一只蹦蹦跳跳的小纸人,不由笑道:“好可爱,我喜欢纸人。”

    “明日给你做两只,供你使唤。”沈青衡道。

    “好~”辛馍很是期待,问,“它们只听我的话?让做什么做什么?”

    “嗯。纸人只听从指令。不过,除了普通的打扫工作,其余稍微难一些的,它们都不会。”

    “那也没关系。我要让纸人拉着我动,这样就不用自己游了……”辛馍又将发带扯回来。

    沈青衡瞥了他一眼,道:“怎么如今这般惫懒?”

    “可能就是你把我养坏了,才不想动。”辛馍从被子底下摸了颗夜明珠出来,轻轻抵到眼睛上,试图通过漆黑的发带去看夜明珠发出的光亮。

    他这般少年心性,贪玩得不得了,又什么都没见过,什么都觉得好玩。

    沈青衡也不拘着他,将茶泡好,端了回来,喂到辛馍唇边。

    “喝一口试试。”

    辛馍嗅了嗅,很快便闻到了茶香,他以为是普通的茶,就低头抿了一口。

    哪知,入口却真是甜的。

    “你骗人,就是有甜的茶。”辛馍说了一句,抬手搭着沈青衡的胳膊,低头喝了一大口。

    “别人是品茶,你倒是牛饮。”沈青衡眸色淡淡地说了一句,眉眼间却并无冷意,甚至语气亦是少见的温和。

    这茶自然不是甜的,只是加了灵药,便成甜的了。

    辛馍身子弱,多少需要灵药养身体,之前喝的茶里面,其实都掺了温养神魂和体质的灵药,只是沈青衡加了一点药引,将味道淡化了。

    哪想辛馍还真的喜欢甜茶,如此倒不用专门去甜味了。

    一杯茶喝得很快,辛馍解了渴,复又信赖地转向男人的方向,道:“之前我吞不下水,你怎么让我吞下去了?我记得凉凉的……”

    话音刚落,沈青衡眸色便是一沉,瞬间转为幽深。

    洞府中一时也变得有些静了。

    男人转头注视了辛馍一会儿,方将茶盏收起,俯身靠近辛馍,抬手轻轻摸了摸少年的银发。

    辛馍能感觉到熟悉的气息靠近,但他并不知气氛已然发生了变化,只疑惑地侧头,朝着沈青衡的方向,问:“怎么啦?”

    少年此时双目被遮住,宽大的发带几乎挡住了半张脸,显出几分荏弱,却并无病容。

    沈青衡抬手,以拇指指腹轻触辛馍脸上的梨涡,触感柔嫩温热,一如那上面透出的薄红。

    辛馍一直是那种极为健康的瓷白,肌肤细腻,毫无瑕疵,情绪一激动脸上便会透出薄红,与病人的苍白截然不同。

    可他分明身体脆弱,比真正病弱之人还需要照顾和保护,偏生看起来健健康康的,与前世截然不同。

    沈青衡自然知道这是为什么,比谁都要清楚其中的原因。

    心魔,辛馍,不仅长相是沈青衡最为喜爱的模样,连这看似健康的气色,也是因着全了沈青衡的心愿,才得以如此。

    前世辛馍病弱,早年能活下来全靠长乐大师以命换命,后来遇见了沈青衡,也是靠着沈青衡日日以精血喂养龙昼剑,激发剑身中藏着的众生道生息,强行为少年续命。

    他对于身边的人来说何其重要,所有人都在拼了命想要他活着,想把他留下来,可那具人族的身体,依旧一日差过一日,根本就非长寿之相。

    准确地说,应该是,辛馍的正常寿数也不过十三,后头那十多年,都是强行挣来的,多一天都是奢求。

    沈青衡若有什么无法释怀的遗憾,莫过于此。

    所以,这一世的辛馍,在保留了原来相貌的基础上,看起来更加健康了。

    但这种健康,不会一直是假象。它是真实存在的,是少年由里到外透出的生机和活泼。

    沈青衡只轻轻抚了抚那个甜美的梨涡,就被少年好奇地抓住了手指。

    “你在做什么?”辛馍抓着那根手指,觉得有些凉,便握到手心里,替男人捂热。

    随即,他又有些迟疑地停了下来,抓着那根手指,轻轻贴到下巴上,蹭了一下,接着小声嘟囔道:“好像你之前有这么摸我。感觉很像。”

    “是么?”沈青衡这才低声道:“之前,只是喂药罢了。完全不记得了吗?”

    “……不记得了,那时候好乱。”辛馍摇摇头,又笑起来,甜甜道,“不过我记得,你有抱着我,很好闻,我就不怕了。”

    “嗯。”沈青衡轻轻抽回了手,垂眸深深看了一眼辛馍。

    旋即,修长宽大的手掌扶住了少年的后颈,将人轻轻揽近了些许,俯身……

    熟悉而微凉的薄.唇印在少年的眉心处,不带一丝一毫的欲.念,唯有小心翼翼和不可遗忘的珍视。

    沈青衡微阖着眸,分明神色是一如既往的冷淡,动作却带着虔诚。

    这个吻似乎过去了很久,又似乎仅仅只是一瞬间。

    及至辛馍被放开,男人方俯身贴在他耳畔,问:“是本座抱你安全一些,还是这般更令你安心?”

    辛馍一时轻轻颤了一下,抬手捂着发麻的额头,脆声道:“不一样……”

    “如何不一样?”沈青衡问。

    “要抱抱更舒服。这个……”辛馍缓缓咬住了唇,红着脸不说话了。

    沈青衡抬手替他解下了发带,就见少年桃花眼眼尾红彤彤的,倒像要哭了。

    男人一时有些错愕,忙抚了抚辛馍的眼角,抬手将人搂过,让辛馍靠在怀中,安抚地拍着背,低声问:“怎么了?觉得难受?”

    “不是……”辛馍埋在沈青衡肩头,摇了摇头,小声道,“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没忍住……”

    就是一瞬间感觉身体发软……眼尾泛红也完全是生理反应。

    可惜沈青衡并未领会这般敏感的体质,只以为是吓到辛馍了。

    男人只动作一顿,便将人搂紧了,再次拍了拍,道:“本座下回会更谨慎一些。”

    他不说还好,这么说辛馍脸更红了,手指都不由自主地揪紧了,闷声闷气地撒娇:“你不许说了!”

    “好,不说。”沈青衡不明所以,只得配合地哄人。

    如此闹了一会儿,辛馍才困了,就这么窝在沈青衡怀中,糊里糊涂睡着了。

    等他彻底睡熟已是一个时辰之后,沈青衡将人放回榻上,盖好被子。

    接着,手一抬,一本厚厚的古籍便现于掌心。

    男人直接翻开最后一页,幻化出一支笔,刷刷刷画了两个纸人,又将纸撕了下来。

    神奇的是,那两张纸一落地,便化为了一人高的纸人,老老实实地将多余的白纸收了起来,塞进口袋。

    它们肚子上都写有“辛馍”二字,一只转身便出去了,一只则在榻边坐下,朝着辛馍的方向,俨然就是在守辛馍睡觉。

    沈青衡见状,方将古籍翻到前面,细细看了一会儿,才合上,收了起来。

    那深色的封面上,赫然写的便是《心魔娇养日记》。

    然而唯一能看见的纸人无知无觉,只呆呆地坐着。

    沈青衡亦不在意,将旁边的小茶几收起来,重新换了一张更大的白玉桌案,放满瓜果及各类珍奇玩具。

    如此做完,那颀长的身影方转到榻边,俯身摸了摸辛馍的头发。

    纸人察觉到动静,只抬头看了一眼,就又低下头去。

    紧接着,洞府中便没了男人的气息。

    那纸人便又抬头,却见榻边已空无一人。

    ……

    寻仙宗主峰。

    祁云墨正对着一只小纸人长吁短叹,眼前就骤然出现了一只金色的纸鹤。

    “嚇!”青年顿时跳了起来,将纸鹤打开。

    只是这一回,纸鹤却不是有声的,反倒只写了一行字。

    祁云墨定睛看去……

    “xxxooo……???”

    好家伙,两眼一抹黑。

    草包宗主只得不耻下问:“系统,师叔祖这鬼画符是啥意思?”

    系统:“什么鬼画符?有文化吗?这是草书,你没见过?他说的是:本座有要事下山,速速于山下市集集合。就是要你跟他出门的意思。”

    “什么?!”祁云墨悚然一惊,“师叔祖要约我出去,莫非他后悔了……”

    青年在脖子上抹了一刀。

    系统:“……你想多了。他可能有事呢,沈青衡怎么会是出尔反尔之人。”

    祁云墨无奈,只得抓起拂尘往外跑。

    这一去,却是一直忙活到了月升日落,天色都黑透了,才终于拖着脚步回来。

    祁云墨一进门,便直接瘫倒在地,成大字形躺着,呻.吟道:“太累了,我,祁云墨,这辈子,就是死,也不跟师叔祖出门了!”

    戮茫剑远程道:“相信我,下回他有类似的问题,你还是得去。谁叫你.操.什么预言者人设?像我老老实实当个夺舍的孤魂野鬼,不就啥事没有,还能被发配边疆,天天养生。”

    “我错了。我就不该整那两套衣服!暴露了我过于优秀的超前审美!”祁云墨嚎了一阵,便干脆施了一个漂浮咒,把自己丢回床.上,睡死了过去。

    天知道,就这短短半天的时日里,他就几乎跑遍了半个云渺大陆!走遍了目前还未倒闭的所有知名成衣店!

    真真逛个街,跑断腿。

    ……

    与此同时……

    就在月上柳梢头,辛馍醒来之后……

    本来没能一睡醒就看到沈青衡,辛馍是有些不高兴的。

    好在,有小纸人过来照顾他,给他擦脸洗手,还有灵果可以吃。

    辛馍的起床气就稍微降低了那么一点点。

    不过,很快的,出现在眼前的一面巨大的水镜,就彻底消除了他的不安。

    此时此刻,坐在榻上捧着一片西瓜啃的辛馍,正神色专注地瞅着面前精致的水镜。

    说是水镜,其实也不算,应该说是沈青衡临时幻化出来的传讯灵器。

    从辛馍这一头,可以清晰地看到镜子另一头中沈青衡的身影。

    身形挺拔、俊美绝伦的男人已然换了身黑衣,正步伐沉稳地行走在一间空无一人的成衣坊中,手中搭着数十件少年适穿的衣物。

    身前,是一排又一排颜色鲜艳款式新颖的成衣。

    据说,这是南陵城最大的成衣坊了。

    只是……辛馍歪了歪头,不明白为什么那边一个人都没有。

    因为沈青衡已经逛了许多家这样的店,给他看了很多衣服,但都没有碰到人。

    想了想,辛馍还是问:“人类,你去给我买衣服,怎么那边都没人?大家睡觉了吗?”

    沈青衡闻声,停下脚步,眸色淡淡地将一件墨色的长衫取下,转身示意辛馍看,道:“这件如何?”

    “还好。”辛馍胡乱点点头,又问了一次,“大家睡觉了吗?”

    沈青衡无奈,只得如实道:“未曾。只是本座清场罢了。”

    不仅清场,还直接清了七日,否则,哪能保证衣服挑得完?

    辛馍闻声,便丢下西瓜,笑眯眯道:“我第一次看到你去买衣服!好好玩,你再多走走!要不,你也换件衣裳给我看好了……”

    少年双眸清亮,满怀期待,这架势,倒像沈青衡是逛街去了,而不是专门去给他买衣服。

    ——《心魔娇养日记二十九》

    【(陈旧的字迹)

    本座以往赠予辛馍的礼物,大都未能送出去。他忙于渡苦劫,当个老老实实的小乞丐,即便我有心让他过得好一些,依旧不能阻止他的选择。

    他那时候仅有两魂,于处世之道上,总显得懵懵懂懂,谁对他好,他便加倍还之。

    唯有本座,第一回见他,明明什么都没做,他却拼了命,将井口的巨石搬开了,使我得以重见天日。

    本座见他第一眼,便是白发黑眸,言笑晏晏的少年模样,从此再不能忘怀。

    他那般辛苦,弄得手上都是伤口,却只是为了一个素昧平生的人。

    从那时起,我便知,此生再不能容他受苦,亦不能远离他一步。

    (未干的新字迹,前面是大段的空白,随后便是好几行涂黑的字体,最后只留了几行)

    本座知道。

    既然,他能为你做从来不做之事,那么,本座亦能为他破例。

    从每一件小事起,比如,今日走遍成衣坊。

    想来,便是你做得不够,才不能令他展露笑颜,是与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