玫瑰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特级教师安倍晴明 > 正文 第43章 停工中的晴明老师
    半妖之里。一个终年被结界笼罩着的地方, 时常出现在妖怪们的闲谈中,是所有向往悠闲的妖怪们梦寐以求的桃花源,却极少有妖怪能找到入口, 以至于它的存在被质疑诟病。

    正是深冬,结界笼罩下的土地,树木葱郁, 枝繁叶茂,野草与灌丛疯长,灵兽和蝶雀伴飞。半妖之里的中心位置,一阵磅礴的灵气从那里爆发出来, 在林间休憩的精怪们同时朝向那个地方望去, 随后似乎意识到了什么,向着中心阵点聚集。

    中心阵点处的高台上, 灵气不断汇聚成一团巨大的光球, 银白色的光芒十分耀眼,让人看不清里边的真实情况。

    旁边不远处, 白泽没个正形,整个人靠在树干上,感受着曾经四散的灵力此刻疾驰着回到那人身上, 隐隐从剐蹭着皮肤的刺痛中品出急切的感觉。

    啊,果然这位大阴阳师就是受欢迎,哪怕偶尔有些疯子做派,也一样有的是人(妖?)买账。

    受到半妖之里结界庇护的妖怪大多弱小,甚至还有不少半妖,但这个地方灵气充足, 千年来竟也生出不少精怪, 很多山间野兽都隐隐有了写生出灵智的迹象。

    白泽不禁感叹现在赶来这边的不知名人士实在是有些太多了, 那些精怪也因为灵气冲撞状态有些混乱,等下的场面估计会很有趣,有好戏看了。

    白泽手里揉搓着自己的耳饰,摩拳擦掌跃跃欲试,就等着看大阴阳师怎么翻车。

    然而,结界上空一阵波动之后又恢复平静,伴随着一阵清冷的琴声,一头黑色长发的青年一手持琴,一手拨弦,背后一双巨大的黑色羽翼不断扇动着。

    青年一边弹琴,一边慢悠悠地在古树巨大的分支上站定,黑色的羽翼收起的时候偶然飘下几根黑羽。他生得一副俊颜,清俊的骨像和金色的瞳孔中隐约透出些神性,庄严而肃穆的表情让人难以直视,只想屈膝拜服。

    他持琴的手格外平稳,随手而奏的空灵乐曲让聚集到近前的妖怪们都平静下来,有些向来胆小的甚至躲藏回了丛林间,眼神激动着望着阵点的中心位置,他们都即将亲眼见证,大阴阳师重临于世的模样。

    一曲终。

    抱琴而立的大妖怪将视线投向高台上的法阵上,视线仿佛穿过那团炫目的白色光影,到达了千年前的某个时间点。

    “哟~小黑,来得真及时啊。多亏有你了。”树下的白泽抬手和他打招呼。嘴上说着感谢的话,语气却非常不快,脸上几乎要把“你好无趣”四个大字刻在上面了。

    被白泽唤做“小黑”的青年,抱琴的手都僵了僵,但碍于两人的辈分问题,青年实在不知道怎么反驳抗议这个称呼问题,虽然有几百年没见过了,但这个高天原的大前辈永远都是那副恶劣的性子。

    妖怪的名字有灵,每一个都是无法言说的秘辛,这世上知道青年名字的人不多,树下这个不着调的大前辈正好是其中一个,只是这人从来不按常理出牌。

    被人类称为“大天狗”的神使先生秉持着一贯的高冷态度,并不想和这位大前辈打嘴仗。

    “日安。”

    “你会来这里,是为了这个疯子结束轮回而庆贺吗?”

    白泽知道神使先生不过是个失去神主的半个流浪儿,清闲得有些过分,可跨过万里的路程第一个赶来,让白泽不得不对这位大阴阳师千年前的好友刮目相看。

    “我并不觉得这值得庆贺。”神使先生难得皱起眉头,表情难得有些不赞同,“他只是自己想发疯而已。”

    白泽耸了耸肩,不以为意,都是一群嘴硬的家伙罢了。大阴阳师决定孤注一掷的时候,所有人都在劝阻他,可是到头来,一个个都又自己跑来了。

    “阴阳两界的千年平衡,我看他是乐在其中。”白泽想起那个在樱花树下设计阵法的大阴阳师,对方自己落下错综复杂的棋局,身在阵中的白泽此刻也有些心有余悸,想和千年前那个乱世一较高下的人,也就只有安倍晴明这个疯子了。

    时间流逝下了阴阳轮转中,那位大阴阳师才是真正的幕后推手。

    千年魔京。

    那个时候妖怪横行,是魑魅魍魉最为活跃的时期,这片土地每时每刻都有妖怪在诞生。在那个妖邪狂欢的时代只要是阴气稍微浓郁的地方就有妖怪出世,那时的妖怪大部分都是天生地养,却能横行霸道。

    妖怪的存在却极大地压缩了人类的生存空间,普通人无法和妖怪抗衡,不管是生前死后,都没有办法和妖怪比肩。

    可是,大阴阳师临死前在这片土地上留下了阵法。说是伏魔大阵,其实本质上是用自己生生不息的灵力借着阵法助推了这片土地上灵气的流转生息,他的灵力遍布这片土地,生长在每一个角落。

    灵气的暴涨也导致了阴气的衰弱。

    这个由十二式神各守一个阵眼的严苛阵法,使阴气的滋生被抑制,妖怪的生命力被迫降低。

    为了生存,伏魔阵百年后,妖怪找到了另一种强大自身的方式:畏

    从此妖怪一点点隐于传说之中,怪诞流传深广,人类的恐惧使妖怪更加强大,此时的妖怪却投鼠忌器,很难再对人类进行大规模杀戮。

    妖怪和人类保持住了一个微妙的平衡。

    与此同时,人类负面情感的不断增加,促成了“诅咒”这种东西的诞生,随着妖怪和阴阳师消失在人前,咒灵和咒术师站在了主流地位。

    这个阵法对千年前就已经站在妖界顶端的存在其实并没有多大作用。他的主责就只有一个,‘削弱’。但无论对多么幼小的妖怪,都无法做到‘灭杀’。但他对一类妖怪几乎是毁灭性的,就是即将跨越幼年期,以及具有族群的妖怪。

    唯有这一点是无法逆转更改的。

    对于始作俑者大阴阳师安倍晴明,受到阵法压迫的妖怪想除之而后快,却在逐代削弱中心有余而力不足。

    他保护了人类上千年,不会受人尊敬,却要受群妖唾骂,但他不会在意,那不过是他脱离高天原掌控的一步棋而已。

    究竟是守护人类的大义在前,还是他操控命运的棋局在前,这本身没有询问的价值,是巧合,也是他写下的命中注定。

    安倍晴明是个理智又温柔的疯子。

    白泽这样想到。那个蔑视神明,对高天原不屑一顾的大阴阳师不会在意所谓的诅咒和中伤,明明自己才是身处低位的人,看着神明的眼神总带着怜悯。

    对于白泽来说,和这个疯子是成为知己是他漫长人生中的一场意外,也是既定的命运,因为他们都知道无论是神明、妖怪、还是诅咒,都会泯灭,只有人类,六道轮回,生生不息。

    明明是靠着信仰拥有了存在的意义,却对作为他们生命来源的人类弃如敝履

    这就是神明,是稳居高天原的八千万类人生物。

    自从高天原正式出现在历史洪流中,就已经注定了终有一天会倾覆的结局。

    掌控欲极强又过分自傲的大阴阳师怎么会允许有人践踏自己的命运。

    只有他自己才有资格做编织命运的操盘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