玫瑰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神奇少年狗卷君 > 正文 第31章 恋爱日常
    “你好像变了。”神谷瞬一看着他漫延到了眼底的笑, 若有所思地开口,“变得有人情味了。”

    长期以来,花坂裕也待人处事的态度无可挑剔, 但给人的感觉总像是隔了层纱,看不清,道不明。

    人类生来偏心,而他却几乎可以做到对所有人一视同仁。很多人说这是温柔,而神谷瞬一却不这么觉得。

    当你对所有人都温柔时,不恰巧说明, 所有人在你心里的份量没有差别吗?

    这不是温柔, 是冷漠。

    但现在不同了,花坂裕也的眼睛里,有了“真”。

    他开始对某一个人偏爱, 未来也会对这个人袒露心声。

    神谷瞬一感到有点欣慰。

    他从怀里摸出两张门票:“有空的话, 和狗卷去看吧。”

    花坂裕也看了一眼:“这是什么?”

    神谷瞬一说:“东京这边的网球比赛,花了很大功夫弄到的。”

    花坂裕也没有推辞, 笑着收下:“我以为你会送音乐会什么的门票,没想到是网球。”

    神谷瞬一笑而不答。

    花坂裕也还是年轻了点, 音乐会, 哪会比网球场来的荷尔蒙更多?只有运动,肾上腺素飙升,才更有助于感情升温。

    风铃叮咚。

    大门被人推开。

    花坂裕也若有所感地回头:“棘?”

    刚才还在手机里说想要休息的小朋友出现在了眼前:“你怎么来了?身体还好吗?”一边说一边朝他走去。

    坐在他旁边的神谷瞬一跟着回头。

    狗卷棘没想到他也在这, 怔了一下,和神谷瞬一道了声好,然后用疑惑的眼光看向花坂裕也, 像是在他怎么会在这。

    “瞬一君是来看我的。”花坂裕也解释, 走过去俯身揉了揉狗卷棘软软的头发, 低声问,“身上不痛了吗?和我打个电话,我去看你就好了呀。”

    交往以后,青年身上的温情愈发明显,狗卷棘原来以为花坂裕也是那种对任何人都保持一样态度的人,现在才知道,被他明目张胆偏爱的感觉是怎么样的。

    他悄悄用脑袋蹭了一下青年的掌心,突然想起神谷瞬一还在看他们,克制住继续撒娇的动作,不好意思地拽了拽衣角。

    神谷瞬一只当作什么都没有看见:“不要在意我。”他佯装有事地看了看表,朝门口走来,“时间也不早了,裕也,狗卷,我们下次再见。”

    花坂裕也垂眼看了眼还在害羞的小朋友,笑了两声道:“好的,我们下次约。”他轻轻拍拍狗卷棘,“和神谷老师再见。”

    这话说的不像男朋友,倒像是小时候带着自家小孩去亲戚家拜年的大人,用轻哄着的语气让小孩叫人。

    狗卷棘平复了下尴尬的情绪,和神谷瞬一小声说再见。

    他走后,花坂裕也和田中真纪打了个招呼,直接带狗卷棘去到休息室。

    “需不需要上点药?”花坂裕也翻找休息室里的药箱,问。

    狗卷棘的伤早就给家入硝子治过,况且神谷瞬一作为学校的老师,教导他们怎么可能会下狠手?他按住花坂裕也找药箱的动作:“鲣鱼干。”

    花坂裕也:“真的不用吗?”

    狗卷棘点点头,撩起外套长袖,露出光洁的手臂,表示自己真的没事。

    花坂裕也盯着他的手臂看了两秒,忽然笑道:“这里可看不出来什么。”

    狗卷棘一怔,狐疑地歪头,这里看不出来吗?那哪里看得出来?

    接着花坂裕也就用动作回答了他。

    青年的手隔着衣物轻轻附在了少年的肚子上,然后——

    不轻不重地揉了揉。

    狗卷棘被他的突然“袭击”吓得一激灵,慌张地后退了两步,瞪圆了眼睛瞧他。

    花坂裕也好整以暇地收回手,笑得温和:“棘竟然有腹肌。”

    狗卷棘脸色一红,低声:“金枪鱼蛋黄酱!”

    恼羞成怒了。

    花坂裕也笑了笑,没忍心再逗小朋友,只是问:“真的没问题吗?”毕竟不久前他还一副累到不行的模样,花坂裕也有点担心他在强撑。

    事实上,狗卷棘就是在强撑。

    他舍不得就这么错过了两个人交往的第二天,忍耐着腿脚和肩背的酸胀爬起来,看起来什么事都没有,实际上两个眼皮都要在打架了。

    狗卷棘摇了摇头,表示自己还好。

    花坂裕也观察了他两秒,笑了:“骗人。”

    他拉着狗卷棘走到休息室的三人沙发上,按着少年坐下:“在这休息会吧。”

    狗卷棘听话地躺下,花坂裕也怕他睡得不舒服,又怕他着凉,一边找来了空调遥控器开暖气,一边打开柜子找出了自己平时用的毛毯:“把外套脱了,不然不舒服。”他把毛毯裹在狗卷棘身上,又拿来了自己的大衣,三两下叠成一个小方块。

    狗卷棘看着他在室内来回转悠拿东西的样子,忍不住低低笑了笑,心里开出甜蜜的小花。

    花坂裕也一垂眼看到的就是自家小朋友偷着开心的模样,勾了勾嘴角,把叠好的衣服递给他:“睡在上面应该会好些。”

    狗卷棘接过衣服,却没有把它垫在头下,他把衣服往怀里一揣,拍了拍沙发靠近头的一侧。

    花坂裕也:“嗯?怎么了?”

    他看了两秒,很快反应过来狗卷棘想要什么,顿时失笑着问道:“想要我给你当枕头呀?”

    狗卷棘安静地点头。

    花坂裕也:“什么时候胆子这么大了?”

    狗卷棘眼观鼻鼻观心,只当作没有听见这句话,继续用期翼的眼神看着他。

    花坂裕也率先败下阵来,叹息着走近,坐到沙发上:“好吧。”他坐好后拍了拍大腿,“小朋友,你的枕头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