玫瑰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穿回来的鲛人小O[星际] > 正文 68、第68章 发表【二合一】鲛人之歌。……
    第68章 发表【二合一】鲛人之歌。……

    众人转移场地, 向魂器协会室外测试场移动。

    测试心是一排排输出人偶,部进入开启状态。

    许多跟过来的人站在测试区边缘围观,他们目光灼灼生辉, 眼满是希望渴望。

    虽然魂器不属于他们, 但是有强的魂器世,代表着未来的无尽希望。

    他们希望谣传是真的。

    在云央按照鉴定人员的指示进行测试之前,随行的魂器制造师收到了魂器协会会拨通的通讯。

    魂器协会会是一位头发半白的老, 他微笑,脸颊上满是皱褶。

    他询道:“好久不见, 安德拉师。”

    安德拉师回道:“日安, 会。”

    魂器协会会询,“今日繁瑟学院一个学生的四级魂器,说其品质超越了花环小黄鸡。”

    安德拉师轻轻点头,“没想到这件事竟惊动了您。”

    魂器协会会轻声询:“说魂器已经被带入到了协会, 目前正在鉴定, 传闻是真的吗?”

    安德拉师应了一声“是”, 又说道:“基础鉴定已经完,内部魂纹构造错综复杂, 如浩瀚星夜,如果您需要, 我可以将数据传输您。”

    “那就麻烦您了。”

    安德拉师摇头, 说了一声不麻烦,又道:“目前要进行践鉴定。”

    魂器协会会沉默。

    就在安德拉师想解释云央正在测试场,即将进行接下来的数据测试时, 就视频另一端的老忽然说道:“开启网直播吧。”

    安德拉双瞳瞠。

    魂器协会会说道:“不久前,蓝上将联系过我,”顿了下, 他又说,“这应该是蓝希校的意思。”

    安德拉师沉默,继续魂器协会会说下去。

    他说道:“龙座直到现在还在焦灼状态,随着花环小黄鸡等高品质魂器诞世,越来越多的海纱加工为战甲,帝国的况稍稍好转,但也仅仅只是稍稍,蓝上将说,这还不够。”

    “强的战力需要希望来支撑。”

    “蓝上将所言,那个四级魂器或许是一个希望,以时代为节点,将过去的魂器和未来的魂器区分开的节点,当它出现在洛斯帝国所有战士们面前,他们会坚信,我们会赢。”

    “魂器质量会不断攀升,战士们士气会高涨。”

    “面对阿亚人的强压,我们必然会战胜。”

    “帝国妖孽纵横的魂器制造师魂器战士们,他们予了我们绝对的底气。”

    “当我们变越来越强,将无所畏惧。”

    着通讯另一端老的一言一语,安德拉师只觉热血沸腾。

    他知道,那个被云央命名为“星空”的魂器很厉害,它的制造方式过去的魂器截然反。

    直到刚才为止,他感觉,哪怕拥有魂器的制造方式,他也认为他不行,他不可以,他做不到,他制造不出来。

    他无法复制同样的魂器。

    但是现在,到魂器协会会一句句激『荡』人心的言语,他又感觉他行了。

    并不是没希望。

    就好像花环小黄鸡可以复制,云央的“星空”或许……

    也能够复制。

    只要能将之复制出来,未来将充满无限希望。

    在这一刻,他想劝说云央,希望云央为“星空”改名。

    他的魂器内部构造确像是暗夜星芒,但是,星际直播这一款魂器将跨越过去,迎向未来。

    它代表着未来魂器新的走向。

    他希望,这一款魂器能够更名为。

    ——希望之光。

    安德拉师挂断了魂器协会会的交谈。

    他踏步走向云央。

    云央很紧张,他脸颊微微泛红,局促地看向安德拉。

    安德拉说道:“云央同学。”

    云央恭敬道:“安德拉师。”

    安德拉面上笑容加深,“原来你知道我。”

    云央立刻说道:“您是帝国水系魂器制造师,我当然知道您,我一直崇拜您!”

    安德拉道:“那是我的荣幸。”

    云央一脸的崇拜。

    安德拉道:“云央,你知道你手上的魂器代表什么吗?”

    云央愣了下,说道:“很厉害。”

    安德拉摇头,他轻声说道:“是希望,也是无限可能。”

    云央双瞳瞠,说不出话来。

    “它代表着魂器制造界的彻底革新,它的出现会改变整个魂器体系,帝国战力水平会有幅度提升。”

    云央感觉意外的同时,又觉这是理所当然。

    在是,云非送他的魂器太强了。

    安德拉说道:“我希望,你能为它更改名字。”

    “您有提议吗?”他。

    安德拉道:“希望之光。”

    黑暗的希望,星星点点,一如那连线的无垠星空,璀璨而夺目。

    云央说道:“我愿意更名!”

    安德拉道:“不久前会我播出通讯,希望将‘希望之光’面向整个帝国,以直播的形式展现它的一切,你愿意吗?”

    云央眨眨眼,他感到很紧张。

    以魂器协会在帝国的地位,他有预感,只要开启直播,一定会有数之不尽的人围观。

    届时,他就会为所有人注目的焦点。

    他感到害羞。

    安德拉以为云央不愿,循循善诱,他将魂器协会会对他说的话原原本本复述了云央。

    他道:“云央,就如它的名字,它会许多人带来希望。”

    云央双手握紧拳,功被煽动了,他说道:“好的!”

    安德拉苍老的脸笑出了满脸褶子。

    室外测试场边缘围观的广战士们隔着一段距离,他们不到安德拉云央的交谈,他们窃窃私语。

    为什么测试还没有开始?

    已经等了这么久,不会是魂器出现了什么题吧?

    在他们的茫然忐忑之,越聚越多的人群有人通过星网知了消息。

    人群有一个战士惊呼道:“魂器协会官网挂出了公告,将直播测试希望之光,广告说,那是跨越时代的魂器。”

    另一个战士补充说道:“以这一款魂器为领,它将带领帝国进入新的篇章!”

    “啊,云央手上那个魂器是怎样的魂器?好惊艳的样子!”

    “蓝希校牛『逼』,竟能云央定制这样一款魂器。”

    “据我所知应该和蓝希校没什么关系,是云非牛『逼』,说绿魂器网那个神秘制造师深爱着云非,其他所制造的每一款魂器落款的‘非’字就是证据。”

    “别说什么神秘魂器制造师的‘非’是蹭龙娇甜小姐的热度,这几个月绿网魂器制造师稳定制造出的魂器就可以证明,尤其是云央的魂器就是最好的证明,他的魂器制造能力完不比龙娇甜小姐差,没有蹭热度一说!他们同样厉害”

    众人嘈杂的交谈声,魂器协会开始布置直播场地。

    一共二个直播球,将无死角拍出直播现场每一幕。

    除了直播设备外,还有投影设备。

    每进行一项测试,投影设备就会更新测试数据。

    目前,投影设备上写着关于云央和魂器的最基本数据。

    关于云央的介绍很简单,繁瑟学院一年级学生,四级魂器战士,单水属『性』。

    就是这样简简单单的介绍,让许许多多通过魂器协会直播平台『摸』进来的人顺藤『摸』瓜,找到了云央在绿书直播平台的直播间,先关注一波再说。

    比起云央,帝国广人民更关注的是魂器。

    通过弹幕,众人才知道,原来投影名称为

    第68章 发表【二合一】鲛人之歌。……

    “希望之光”的魂器原名是“星空”。

    四级魂器,它仅仅只是四级魂器而已。

    但是,作为四级魂器,此时的它却比帝国级魂器还要吸引人。

    此同时,众人对它的制造充满了好奇。

    不过,因为不知道它的制造身份,众人的目光就被转移到了和这位神秘魂器制造师关系最为密切的人身上。

    蓝希,和云非。

    有理有据,从微小的细节上可以到证,比起蓝希,这位魂器制造师应该云非的关系更好。

    神秘魂器制造师蓝希之间的联系,是云非。

    就好像一开始被星网谩骂的虚假交易事件,到后来的神秘魂器制造师为第三兵团提供一个个魂器制造图纸。

    他们的联系是云非。

    云非的名字再次红遍了整个网络。

    许多人频频发出惊叹。

    前有蓝希为云非砸下数百亿购买整个海岸,后有神秘魂器制造师因云非的请求,为其弟弟制造一款跨时代的魂器。

    说起来,云非才是真牛『逼』。

    在所有人的期待,直播设备构架完。

    每时每刻,自各生命星都有量的人点入直播平台,观看直播人数轻轻松松破亿。

    测试,开始。

    云央打开了双魂器开关。

    当他的精神力魂器连接,手腕处出现风火能量羽翼。

    按照要求,他需要将他能点亮的魂器的魂纹部都测试一般。

    太多太多了,从一个个开始测试。

    云央说道:“按照顺序我慢慢来。”

    “就如之前所说的,这一款魂器的水属『性』为钥匙,我能这一把钥匙打开任何其他属『性』的魂纹。”

    “第一个测试的是空间。”

    “空间跳跃,从这一片空间跳转入另一片空间。”

    随着云央的话落,众人看到原本站在测试场心的云央忽然跳转到了半空,之后又跳到了原来的地方。

    他说道:“空间跳跃技能不仅能在自己身上,也能到其他人身上。”顿了下,他补充,“不过有范围限制,根据精神力的运,这个限制会延。”

    他看向了远处的围观群,询:“有人想试一试吗?”

    顿时,围观人群发声了响彻云霄的呐喊,每一个人都想试一试。

    云央愣了下,说道:“魂器一共刻有22个小幅度空间跳跃魂纹,每一个魂纹概能带动2到3个人,根据体重有限制,我以片的方式附加技能效果,落到哪算哪。”

    他话落,精神力点亮魂纹,下一刻效果释放,以片的方式,一群人获取到了群技能。

    当技能落下瞬间,云央失去了控制权。

    但是在技能落下的3秒内,被技能覆盖的人拥有两次短距离跳跃的能力。

    直播设备将这一幕完整地拍摄了下来。

    获取到附加技能的围观人群有人独自一人进行空间跳跃,有人则是带着身边的人进行空间跳跃。

    每一次的技能效果落下,代表两次的自主『性』空间跳跃。

    堪称神技。

    鉴定席位上安德拉师等人坐起身,满脸都是激动。

    从最开始,他们就预感到这一款魂器绝对当惊人,但第一次的测告诉他们,它比他们想象的还要厉害。

    他们想,能够设计出这一款魂器的人,他真的是才!

    他是妖孽。

    他也注定在星际魂器制造史上留名,如遥远过去的姚爻师。

    第一个技能测试结束。

    云央脸颊染上些许红晕,开始进行第二个技能测试。

    空间。

    时间。

    风雪雷电等等……

    小小一个魂器,构造复杂,几乎覆盖了所有属『性』的技能。

    最强攻击力,竟然达到了七级。

    明明仅仅只是四级魂器而已,却通过魂器的叠加拼接,让它的最强攻击力达到了七级。

    当然,想要四级魂器发挥出七级力,普通能量块不行,必须高等级能量块才可支撑,但这就代表着量的额外消耗。

    不过即便如此,也改变不了这一款魂器的强。

    比起攻击力,最令人惊艳的还是魂器各式各样的魂器效果,如一开始的空间跳跃,时间回流,禁空带等等……

    各式各样群攻、辅助等技能。

    他们感觉,小小一个魂器拥有这么多的技能,只觉……

    浪费。

    是的,就是浪费。

    因为一个魂器战士完就不到这么多的技能。

    技能再精不再多。

    但是,可以肯定的是,希望之光的魂器每一个技能都是可以让魂器战士们认真钻研的技能。

    他们几乎可以预想到制造这一款魂器的制造制造它时的心。

    ——你是我珍贵的至宝。

    我不知道什么样的魂器最适合你,但我想把星海最宝物的物品部予你。

    所以,那位魂器制造师在制造魂器时,明知魂器战士或许一生都不会魂器许许多多的技能,他都将之包含在了其。

    随着云央的展示,众人能够更加鲜明地感觉到这一款魂器的强,以及……

    魂器制造的心。

    众人想,云非非常珍惜云央,所以才为云央求到了这一款魂器。

    众人又想,那个为云央制造魂器的神秘魂器制造师,也一定非常珍惜云非。

    不不说,从某个角度来说,云非在是太厉害了。

    3031年,1月12日。

    如谣传的云央所言,因“希望之光”魂器,魂器协会再次更改了魂器品质等级规则,出现了超3s级品质魂器。

    希望之光为帝国目前为止唯一一个超3s级品质的魂器。

    随着“希望之光”在直播的表现,帝国人心『潮』澎湃。

    他们深刻的意识到,以“希望之光”为基础,帝国战力短时间内将会有量的提升。

    举国欢庆。

    前所未有的,许多人认为,那个曾经让他们感到不可动摇,会让帝国进入末日时代的阿亚文明,或许并非完不可战胜。

    在这充满悲歌泣血的年代,许多人都以着自己的方式变强。

    如制造出“希望之光”的魂器制造师,如许许多多挥洒血泪的魂器战士。

    -

    繁瑟学院。

    在魂器协会开启直播时,繁瑟学院的庆典仍旧在进行。

    并不是每个人都对魂器充满兴趣,更多的人认为那个世界距离自己太远,他们更喜欢享受现有的生活。

    音乐比赛会场。

    一首首歌传入耳,站在等待表演席位上,云非着歌,心复杂。

    其不乏一些学生唱很好,但是更多的人五音不,脸来凑,肢体语言来表演。

    最终,会根据围观学生们的最终投票,晚上点进行最终奖金池分配。

    第一名,能够拿到奖金池奖励金的百分之70,剩下百分之30则是第二、第三名,和位参入围奖的选手们共同分配。

    惨烈。

    想要拿到最多的奖励金,那就必须拿到第一名。

    云非想,不愧是繁瑟学院,聚集了帝国量土豪。

    在繁瑟学院庆典,音乐比赛属于冷门比赛,但就是这种冷门比赛第一的奖金池就能高达80万,目前其所积累的奖金还在源源不断增加,在是很厉害了。

    他又想,不知道其他赛场是否同?

    如美食区比赛、选美赛区比赛……

    如果他有□□术,真想包揽整个学院的奖金池,这

    第68章 发表【二合一】鲛人之歌。……

    可比制造魂器赚钱的速度快多了。

    排在云非前面唱歌的是一个少女。

    容貌漂亮声音甜美唱歌走调,当她站在舞台心,伴奏声起,她随伴奏唱歌,瞬间抢拍,然后就如乌鸦叫声,哇哇又哇哇,许多人哭笑不。

    少女吸了吸鼻子,哭哭啼啼下台,轮到了云非。

    在负责赛事的学生的催促下,云非披着一年级魂器战斗系的制服外套上场。

    按照开场白,云非说道:“家好,我是第226位参赛,我的表演是『吟』唱。”

    戴着胶囊仿真面具的云非平平,众人对他的表演没兴趣,他说是『吟』唱,他们更觉无趣,迈开脚步就想要朝着另两边的赛台去围观。

    就在这时,云非深吸一口气,双唇微微开启,『吟』唱声传入众人的耳。

    那一刻,众人感觉时空都静止了。

    『吟』唱起,随着那无法言语形容的音符入耳,他们忘记了身处何地,目光下意识地看向了舞台最心。

    脑似乎是一片空白,又好像被无数石子丢入掀起无数个涟漪。

    他们想,那是震慑他们灵魂的声音。

    好到让行人止步,忘记一切,心眼只有舞台心的一个人。

    如果一定要形容的话,那就好像是……

    海妖的『吟』唱。

    神传说,拥有最美歌喉,能够『迷』『惑』万物的海妖之乐。

    这一刻,哪怕完对歌声无感的人也都沉浸在了云非的『吟』唱。

    他们所不知道的是,云非一开始就对自己的定位很明确。

    他不敢唱太出挑,他决定随便哼唱一下,一切只为拿到奖金池的奖金。

    鲛人之歌『惑』人。

    『吟』唱时,鲛人可以通过歌声进行引诱,故有歌声『惑』人之说。

    对鲛人而言,歌声也是利器。

    如,令歌厌世、偏激,引发他们心底的恶欲,甚至是让部分意志力低的人发狂。

    这是对歌声的一种『操』控方式。

    除此之外,还有另一种方式,也是云非在蛮荒世界艰难求存时最常的战斗方式。

    歌声震魂。

    歌声入耳,尖锐的痛感自灵魂深处蔓延,这叫精神力攻击,不分人兽,声音震破脑。

    当然,云非现在只是简简单单的『吟』唱而已,歌声除了好外不附带任何效果。

    然而就是这样的歌声,让所有歌的观众们感觉到了震撼。

    两分钟很快就过去了。

    云非下台,观众们仍旧沉浸于『吟』唱无法自拔。

    云非走向那个对自己说“你走了我就有可能没了”的玻璃心少女,拉着她的手腕离开了音乐赛场。

    直到两人离开后的分钟左右,歌的观众们陆陆续续回过神。

    人群有人说道:“啊,绝了。”

    “他是谁啊?”

    “很一般,但是那个『吟』唱真的不像是人。”

    “有人录下他的『吟』唱了吗?求求求!”

    “你们意识到了吗?他结束唱歌后,足足分钟,我们这片空间都静止了。”

    众人恍恍惚惚茫茫然然。

    这真的是人能够做到的吗?

    最美之音,让空间时间停滞,震摄神魂的『吟』唱。

    人群有人说道:“我知道他是谁!”

    众人纷纷朝着这个说话看去。

    那人喉结滚了滚,说道:“虽然他穿着繁瑟学院制服外套,但是,他确是海妖学院的云非。”

    整个场地哗然。

    人群又有学生说道:“啊,难怪我觉脸熟,原来是云非啊!”

    “所以,云非除了脸好看外,原来唱歌也这么好。”

    “不过,我有朋友和云非是同学,我朋友说,当时他和云非一起去过练歌厅,他说他不会唱歌?”

    “这叫不会唱歌吗?”

    “如果他都不会唱歌,那还有谁会唱歌?”

    人群嘈杂,到处都在议论着关于云非的种种。

    此同时,关于魂器协会“希望之光”的魂器传遍了帝国每一个角落。

    短短片刻,繁瑟学院庆典的学生们众所周知。

    继“云非歌声绝美”后,“跨时代的四级魂器为神秘魂器制造师为云非所制”的消息又沸沸扬扬传开了。

    此同时,另一端。

    被云非握住手腕的少女目光亮晶晶地盯着云非看。

    云非松开她的手腕。

    她顺杆握住了云非的手腕。

    云非:“……”

    云非说道:“你现在的状态看起来似乎很好。”

    她眨眨水汪汪的眼睛,说道:“如果你放我一个人,我真的有可能跳水。”

    云非:“……”

    街道上青年们来来回回,但没有人认出戴着仿真胶囊面具的云非。

    许多人想找出人群的云非,不过很遗憾,见到了也认不出来,他们并没有云非仿真胶囊面具的照片。

    一个两人擦肩而过的青年说道:“太意外了,云非的歌直入灵魂,那种冲击真的无法言语说明。”

    另一个路过的人说道:“不是高清拍摄,看不到脸,通过拍摄到的歌已经让人震撼了,无法想象现场有多么震撼。”

    “太好了啊啊啊!”

    “我现在就想揭下他的仿真胶囊面具!”

    “啊啊啊!”

    …………

    ……

    不断有路过的人发表各自的言论。

    少女的目光越发明亮,她说道:“你是云非啊。”

    云非沉默。

    她说道:“认识你之前,我好多人说过你的坏话,说你冷漠无,但认识你之后,我发现你人真的很好,特别善良!”

    云非她双瞳对视,没有说话。

    她握住云非手腕的力道加重,轻声说道:“如果你真的如传闻无的话,你就会丢下我了。”

    云非无声叹了一口气,如果他真的能随便丢下一个哭泣的omega就好了。

    比起alpha和beta,云非看到omega,总会想起omega的血祭日。

    他们被生活压迫,位于帝国最底端,但他们想抗争,想为自己争取一片未来。

    可能是因为他同样为omega的原因,他看到许许多多omega少男少女,心总是多了一抹柔软。

    他另一只手轻柔地抚了抚少女的头发,轻声说道:“忘掉那个人,未来你还会遇到许许多多的人。”

    少女重重点了点头,非常认可云非的话,她说道:“例如云非哥哥。”

    云非:“……”

    她面上绽放一抹浅浅的笑容,酒窝深陷,她说道:“云非哥哥,云非哥哥为我参加隔壁选美赛好不好?”

    她撅撅嘴:“那个讨厌的omega肯定想要第一,我不想她拿到第一,如果是哥哥肯定能拿到第一的!”

    云非:“……”

    她道:“我知道哥哥不想被人认出身份,但是没关系,哥哥可以穿我的衣服。”

    云非眼皮跳了跳,忍住翻白眼的冲动。

    她一脸期待道:“可以吗?云非哥哥!”

    云非面无表地说道:“不可以。”

    她吸了吸鼻子,“哥哥,这是我生前最后的遗愿了,我真的……”

    云非算是真正意义上了解什么叫做人不要脸下无敌了。

    见过不要脸的人,但是这么不要脸的omega,绝对是第一次见。

    云非轻声叹息。

    这个小omega,真的好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