玫瑰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给恶毒炮灰一条活路吧! > 正文 第41章 第 41 章
    啊你遇到伪装魔法啦, 主动交过路费可解除魔法0w0  周乔宁稀奇地在镜子里欣赏着自己的“新面孔”,Tony在一旁交代注意事项, 脸上不能沾水,不能用手摸,维持时间大约只有四到六个小时。

    周乔宁:“只能维持四到六个小时?怎么跟灰姑娘的魔法一样还有保质期啊。”

    Tony笑着解释道:“因为人脸上的皮肤会出油,化妆品里面也含有油脂,所以时间一长妆容就会不稳定。”

    新鲜感过去,周乔宁一想到以后还要经常过来化妆就觉得头大,要是被张炬他们知道他跟一个女人一样涂脂抹粉, 恐怕要被嘲笑到死。

    不行, 他一定要死死护住江随堂弟的这个马甲不能暴露!

    “好,我们知道了。”江随看了眼手表, 走过来沉声说,“谢谢你Tony, 下次过来我会提前联系你, 还有, 我来这里的事希望你能保密,不要和任何人提起。”

    Tony微微鞠躬, 恭敬地说:“放心江总,保护每一个客人的隐私本身就是我们的职责所在, 就算您不说我也不会对外泄露半个字。”

    “那样最好, 多谢。”江随朝Tony点了点头,走到还在照镜子的周乔宁身后,“走了。”

    周乔宁回头,“去哪儿?”

    “培训。”

    --

    两天后, 江随和秦怀约了今天共进午餐, 带了周乔宁一起过去。

    车停在一家西餐厅楼下。

    为了更像一个混血儿, 周乔宁戴了一副蓝色美瞳,第一次戴美瞳的他十分不习惯,时不时眨两下眼,脸朝江随担忧地说:“你帮我看看,我老感觉我眼睛里有东西。”

    两人都坐在车厢的后排,挨得很近,周乔宁的脸突然在江随眼前放大,他感觉周乔宁的呼吸都喷在自己脸上了,头连忙往后让了一下,然后随便扫了一眼,漠然地说:“没有。”

    “真的吗?”周乔宁半信半疑,“那我眼睛为什么这么难受?你这美瞳哪里买的?不会是地摊货吧?”

    江随不想纠结这些鸡毛蒜皮的事,轻描淡写地说:“你是刚戴不适应,过一会儿就好了,下车吧,秦怀已经在楼上等了,切记,待会儿多听少说,我让你说话你再说。”

    两人下了车,周乔宁有些紧张,仔细整理了一下自己的仪表,不放心地问江随:“你说秦怀应该不会把我认出来的吧?我已经自己都快不认识自己了。”

    “只要你自己稳住不露馅,以Tony的化妆技术,不会有问题。”江随耐着性子安抚了他两句,忽然目光不经意地瞥到周乔宁左耳上的耳钉,叫住他,“等一下,你的耳钉。”

    周乔宁摸了下左耳,如梦初醒,“哦!差点忘了这个!”

    他手忙脚乱地把耳钉摘下来,想在自己身上找个口袋放,可他今天为了配合自己混血儿的形象,特意穿了一身嘻哈风,到处是破洞的牛仔卫衣牛仔裤,连口袋也是破的,放不了耳钉这种细小的物件儿。

    自己身上不能放,那就只有让同行的江随代为保管了,周乔宁大大咧咧地拉过江随的手,把耳钉往他手心里一塞,“我身上没地儿放,你帮我保管一下。”

    江随眉心跳了跳,他想到这是周乔宁天天戴在耳朵上的耳钉,就算是不易脏的金属,上面肯定也多少沾染上了些周乔宁的体-液体味!

    江随有洁癖,平时和别人有一点肢体接触都会觉得难受,周乔宁的耳钉在他眼里就像一个沾满细菌的炸-弹,本能就想扔掉。

    江随咬牙忍耐地问:“你的耳钉值多少钱?”大不了扔了再十倍赔给周乔宁。

    周乔宁立刻听出来江随问这话的意思,呵,姓江的居然还敢嫌弃他,于是皮笑肉不笑地说:“这是我的传家宝,无价!你要是敢给我弄丢了,咱们的合作就到此为止。”

    江随紧紧抿了下薄唇,秦怀已经在楼上等着了,此时为了一枚耳钉和周乔宁闹翻不值当,于是迅速地将耳钉塞进西装口袋,动作快得仿佛在扔一个烫手山芋。

    “跟我来。”

    江随大步流星地往西餐厅里面走,周乔宁在后面跟上,进了店里,江随报了预约客人的名字,服务生便领他们去了楼上的一个包间。

    服务生很有职业素养,先在外面敲了两下门,“秦先生,您等的客人来了,请问方便开门进来吗?”

    一个低沉磁性的声音从里面传来,“请进。”

    门一打开,便看到里面一道颀长挺拔的身影站在窗边,听到开门声后转过身,男人的目光先落在江随身上,淡淡一笑,“你来了,江随。”

    “秦怀。”江随轻点下巴,简单打过招呼后带着周乔宁往里走,身后的服务员知趣地替他们关上了门。

    “坐吧,菜我还没点,有什么想吃的吗?”秦怀走到餐桌旁坐下,拿起桌上点菜的平板递给江随,江随接过没自己看,冷不丁转头问周乔宁,“Daniel,你想吃什么?”

    周乔宁骤然听到“Daniel”的名字先一下没反应过来,又听江随咳嗽了声才恍然大悟江随是在跟他说话,连忙说:“随、随便。”

    “这位是?”秦怀这才把注意力转移到了周乔宁身上。

    秦怀和江随虽然已经订婚了,但是因为有过协议,各玩各的,所以两人没有特殊情况一个月也见不到几次面,这次吃饭是江随主动约的秦怀,还带了一个男孩过来,秦怀好奇周乔宁的身份,不免往周乔宁身上多打量了两眼。

    一个挺漂亮的男孩,看起来像是个混血儿,有些地方和江随长得还有点像。

    周乔宁注意到秦怀的目光一直在围着他打转,担心被认出来,偏头没敢把正脸对着秦怀,又着急又心虚,冷汗差点都要下来了。

    “这是我堂弟,Daniel。”到底还是江随处变不惊,镇定地给秦怀做介绍,“我叔叔的儿子,一直生活在英国,最近才回来探亲,家里让我带他到处玩玩,我想着这里的西餐不错就带他一起过来了,你不介意吧?”

    “怎么会,你堂弟也就是我堂弟,一家人吃饭认识一下很正常。”秦怀笑笑,收回了打量周乔宁的视线。

    人是江随带过来的,又是个棕发蓝眸的混血儿,秦怀怎么也不可能一下子多疑到,把江随的堂弟和那个前段时间对他死缠烂打的周乔宁联系到一起。

    暂时没被发现,周乔宁默默吁了口气,又听江随call他,“Daniel,这位是秦怀,我的未婚夫。”

    江随这是让他和秦怀打招呼问好,但是周乔宁还没适应江随堂弟这个身份,只记得自己有个姐姐,于是脑子一抽,一声“姐夫好!”脱口而出。

    秦怀尴尬:“……”

    江随黑脸:“……”

    周乔宁忙改口:“……不是,我是说哥夫好。”

    江随脸肉眼可见更黑了,哥夫又是什么鬼?

    秦怀见江随有些不高兴,轻笑了声打岔,看着江随打趣道:“你这堂弟虽然生活在英国,没想到中文说得倒是不错,不过显然对国内亲戚的叫法还没搞清楚。”

    江随也笑了下,转过脸对周乔宁说:“你就和叫我一样,也叫秦怀‘哥’就行了。”

    “哦,秦怀哥。”周乔宁乖乖地点头打招呼,抬头的时候却未防直接对上了秦怀那张棱角分明的俊脸。

    秦怀作为小说的主角攻,长相自然也是没的说的英俊,但他长相中还带着一种极具攻击性的强势凌厉,仿佛与生俱来,这种上位者的气质非一朝一夕能够养成,和他从小的生长环境有关。

    秦怀生父姓苏,是入赘到秦家,秦怀的爷爷只有秦怀母亲一个女儿,他又看出秦怀的父亲野心勃勃,不放心把秦家的产业交给女婿打理,所以秦怀从小就被当初继承人来培养,自然气场也就比同龄人要强大不少。

    江随也算是同龄人中的佼佼者了,但论气场强大,还是不如秦怀。

    周乔宁看着秦怀羡慕了,这可能就是主角攻才有的气场吧,同样都是做1的,他什么时候才能修炼成秦怀这样一个眼神就能吓死人的功力啊?

    秦怀接收到了周乔宁羡慕的眼神,一时有些莫名,他和江随的堂弟第一次见,为什么这个堂弟却一脸崇拜地看着自己?

    而江随也注意到了身旁周乔宁看秦怀的目光,心里暗暗冷笑,之前还装得如何对秦怀不在乎,可现在呢?还不是一看见秦怀就本性暴露了,那两个眼珠子都快黏到秦怀身上去了!

    花痴。

    江随觉得自己再不制止周乔宁发花痴,秦怀恐怕就要发现破绽了,于是咳了声,直切主题。

    “对了秦怀,Daniel这次回来不仅是为了探亲,还想在国内找个公司实习,他在伦敦大学念的金融,专业正好和你公司对口,能不能让他去你公司实习几天?”

    这不算什么大事,秦怀本想答应,顺便朝周乔宁那里扫了眼,想礼貌地询问一下当事人的态度,结果却看到周乔宁坐在那里拼命地眨眼睛。

    也不知道江随到底是从哪里买来的美瞳,害他眼睛里就像进了好几颗沙子一样难受,眼眶里不受控制地分泌出生理性的泪水,导致周乔宁整个人看起来眼圈红红,泪眼汪汪,活像受了恶人欺负一样。

    这……怎么小堂弟听说要去他公司实习,还哭起来了?

    秦怀有些迟疑,看向江随,“呃……我看你堂弟好像不太愿意?”

    “没有!我愿意!”周乔宁说完,怕眼泪流下来把妆容弄花,赶紧从桌上抽了张纸擦了擦眼角。

    秦怀眉头微皱:“……那你这样是?”

    “他是太激动了。”江随扯着嘴角凉凉道。

    老头子养了那么久病终于回国了,周乔宁作为儿子怎么也得回家探望探望。

    不过他担心回去早了挨骂,掐着点晚饭时间回到了老宅,周锦江和周佳怡已经坐在餐桌旁等着他了。

    进了门,周乔宁先乖巧地和老爹姐姐问好,然后走到属于自己的座位上坐下。

    周佳怡注意到周乔宁走路的姿势一瘸一拐的,便关心地问:“你脚怎么了?”

    周乔宁轻描淡写地说:“前几天骑马不小心受了点伤,医生说没事,养几天就好。”

    周佳怡:“没伤到骨头吧?”

    周乔宁朝周佳怡笑笑,“没有,放心吧姐。”

    “你倒是想让你姐放心,可你做的有哪件事是能让我们放心的?”周锦江皱着眉头语气不悦,“都这么大人了,还整天就知道和一帮狐朋狗友瞎混,要我说,就该摔断腿让你长长记性!”

    老爷子发怒,周乔宁蒙头不敢吱声,幸好有周佳怡帮着解围,“爸,您身体刚好,别动肝火,好了好了,咱们一家人难得团聚,先吃饭吧。”

    佣人把饭菜陆续端上桌开饭,周家人少,餐桌上一向比较冷清,周乔宁作为周家食物链最底层,深知多说多错的道理,全程只顾埋头吃饭,只听到周锦江和周佳怡时不时聊几句公司的事。

    饭吃的差不多了,周锦江瞟了眼周乔宁,“你今天怎么话这么少?”

    周乔宁放下筷子,老老实实地说:“这不是怕说多了惹您不高兴嘛。”

    “你要是没犯错,我为什么会不高兴?”周锦江一拍桌子,恨声道,“我在国外听说了,你那么小个公司都管不好,还指望你以后能成什么大事?”

    周佳怡连忙劝道:“爸,该骂的我已经骂过他了,他也知道错了,您就别生气了。”

    周乔宁点头诚恳地道:“是啊爸,我知道错了,我正在想办法把公司弄回来呢。”

    “你能有什么办法?”周锦江不相信地冷哼一声,“你公司破产的事我暂且不追究你,我这里还有件更要紧的事要和你……”

    周锦江话没说完,不知为何周佳怡忽然打断了他,“爸,您刚回国时差还没倒回来,先上楼休息吧,这事让我来和小宁说。”

    周锦江犹豫了一下,点头:“好,那就让你姐姐和你说。”

    周乔宁不知道这父女俩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但直觉不是什么好事。

    晚饭吃完,老爷子上楼休息,佣人收拾餐厅,姐弟俩去了客厅说话。

    周佳怡亲自泡了壶茶,给周乔宁倒了一杯,“尝尝,这是今年的新茶。”

    周乔宁隐隐猜到了周佳怡要跟他说什么,很大概率是要说联姻的事,哪还有什么心思喝茶,把茶杯推到一旁,忐忑地问:“姐,爸到底让你跟我说什么啊?别卖关子了。”

    周佳怡拢了拢垂到耳边的碎发,“你知道城东的何家吗?”

    周乔宁暗道一声果然,不露声色地反问:“知道,怎么了?”

    “何家有个女儿和你年纪相仿,留学回来的,长得挺漂亮,何家有意和我们家联姻,所以……”

    “姐,你不是不知道我,我喜欢男的,”周乔宁直摇头,“我怎么能和何小姐结婚?这不是骗婚吗?”

    周佳怡端起小巧精致的青花瓷杯,低头抿了一口茶,“何小姐她知道,她说她不在乎。豪门里,两家联姻后夫妻俩各玩各的也很常见,性取向不算什么要紧事。”

    “可我不想!我的命运掌握在我自己手里,谁也不能代替我来做决定!我不要联姻!”

    “周乔宁!”周佳怡将茶杯重重放在茶几上,拔高音量,恨铁不成钢地看着周乔宁,“你什么时候才能变得成熟一点,不这么幼稚了?谁不想决定自己的命运?可你姓周,你今天拥有的一切,都是周家给你的!你觉得很委屈吗?你以为只有你一个人在为这个家牺牲吗?”

    周佳怡从小到大对周乔宁这个弟弟很是宠爱,很少有这么疾言厉色的时候,作为姐姐,她当然希望弟弟能够过得好,有一段幸福美满的婚姻,可她不仅仅只是周乔宁的姐姐,她背后还有整个周家。

    “这件事本来应该是爸爸跟你说,但我担心你们爷俩吵起来,爸本来心脏就不好,受不得刺激。”周佳怡揉了揉额角,神色倦倦地道,“我只是把爸的意思转达给你,不是和你商量,也没得商量。明天早上十点,我陪你一起去见何小姐。”

    周乔宁看着一头精干利落的短发,眉宇间难掩疲惫之色的姐姐,一时说不出反驳的话。

    曾经的周佳怡也是长发飘飘的美人,有一个相爱的男朋友。

    后来男朋友要出国留学,周佳怡却在周锦江的安排下要接管公司,为了周家,周佳怡只能选择忍痛和男朋友分手,剪掉心爱的长发,从天真不谙世事的少女一步步成长为商场上叱咤风云的女强人。

    她也为周家牺牲了自己的幸福,为了周家付出了无数心血,所以周乔宁没有立场指责她。

    “小宁,一直以来都是姐姐在替你收拾烂摊子,可将来周家毕竟还是要交到你手里,你也该长大了。”

    周佳怡说完,起身离开上了二楼,留下周乔宁一个人在客厅里好好考虑。

    周乔宁当然不可能甘心接受联姻的安排,他又不是原主那个败家子。

    但是周佳怡这个便宜姐姐对他挺好的,他又不忍伤周佳怡的心。

    周乔宁思忖再三,心里有了主意,既然周家人这边拒绝不了,要想破坏周何两家的联姻,就只能从何家那边下手了!

    第二天上午,周乔宁乖乖跟着周佳怡去了酒店相亲。

    在包厢里等了半个多小时,那位何小姐才姗姗来迟,一同而来的,还有个年轻男人,互相一通自我介绍,原来男人是何小姐的哥哥。

    这兄妹俩,哥哥叫何晋云,外表高大俊朗,气度不凡,妹妹叫何淑云,容貌秀美,气质温婉。

    从外表上看,何淑云就像个传统的大家闺秀,可一点都不像是能接受open marriage(开放式婚姻)的人。

    相亲无非就是吃饭聊天,周乔宁对此并不积极,只有问到他时才会主动开口说两句,就差脸上写“我不愿意”四个字告诉人家他是被逼的了。

    饭吃到一半,两个女士离开包厢去洗手间补妆,包厢里就剩了周乔宁和何晋云两个男人,周乔宁眼珠儿一转,机会来了啊!

    本来他还纠结对女人下手,会不会不太绅士,没想到何淑云还带了个哥哥来,这不刚巧撞他枪口上了嘛!

    周乔宁举起酒杯朝何晋云敬了敬,“何先生和令妹的感情真好,现在很少见到哥哥陪着妹妹来相亲的。”

    何晋云也回敬了他一下,笑道:“自然,我和淑云是一母同胞。”

    周乔宁转了转手里的酒杯,慢悠悠地说:“那你怎么舍得把令妹往我这火坑里推啊?”

    何晋云眉毛一挑,“什么意思?”

    “首先我是个gay,你知道吧?”周乔宁笑吟吟地打量着何晋云的表情,只见何晋云表情一僵,又换成了周乔宁挑眉,“你不知道?”

    何晋云默了一会儿,“联姻的事是我父亲决定的,具体我并不知情。”

    “不过何小姐知道,她说愿意接受open marriage。”周乔宁拿起叉子,漫不经心地敲着盘子,“其实吧,结不结婚,于我来说不过就是配偶栏上多个名字的事,但是有一点我觉得我有必要事先让你们知道一下。”

    “什么?”

    “实不相瞒,我私生活有点乱,情人很多,他们要是知道我结婚了肯定会有意见,到时候恐怕会找你们何家的麻烦。”

    何晋云松了下领带,脸上依然保持着沉稳的微笑,语气傲然,“用不着吓唬我,放眼整个余城,能找我们何家麻烦的人,没几个。”

    “是么?”周乔宁勾唇轻笑,忽然他放在桌上的手机响了,他当着何晋云的面接了起来,语气十分亲昵,“秦怀哥,什么事找我啊?”

    秦怀莫名其妙:“不是你让我打电话给你的?”

    周乔宁开始自导自演:“真是的,我们不是昨晚才见过吗?又想我了?”

    “周乔宁你是不是疯了?”

    “我这还有事,先挂了,晚上我会去找你的。”

    “真是太烦人了,一天见不到我都不行。”周乔宁挂了电话,扫了一脸疑云密布的何晋云一眼,摇了摇手机,“你不会不相信打电话过来的是秦怀吧?要不我现在拨过去你跟他打个招呼?”

    何晋云很沉得住气,喝了口酒,含笑摇头:“不用。”

    手机还没放下,铃声又响了起来。

    周乔宁再次接听,语气和刚刚一般亲昵无二,“江随哥,这个时间怎么想起给我打电话?”

    江随:“不是你让我打的?”

    周乔宁在何晋云的注视下低头甜蜜一笑,“我也想你啊,明天晚上还是老地方见。”

    江随:“什么老地方?”

    “好啦,你先忙吧,记得想我哦~”

    何晋云若有所思地欣赏着周乔宁的表演,等他挂了电话,感兴趣地问:“如果我没记错,秦怀和江随,这两个人刚订婚吧?”

    “是啊,唉,我也想低调,可惜人格魅力不允许啊。”周乔宁揉了揉额头,装出一副深受其扰的样子,“其实娶你妹妹我是无所谓,可就怕他们吃醋,当然以他们的身份自然不屑为难一个女人,但会不会找你这个当哥哥的麻烦就说不准了,所以你们何家还是好好考虑一下要不要把女儿嫁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