玫瑰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校草养的小龙崽逃跑了 > 正文 53、53、首发晋江53
    53、首发晋江53

    ("校草养的小龙崽逃跑了");

    河里,

    水流愈发湍急,寒风撩起水波,拍打在岸边的石头上,

    发出激烈碰撞声。

    星阑视线模糊,扶着桥栏的手渐渐松开…

    突然,原本黑漆漆的河水中映出一片五彩的光芒,沿着水波逐渐绽放。

    星阑呆呆地抬起头,

    冷风吹干了眼泪。

    不知道是谁在空中燃放烟花。

    下&—zwnj;秒,

    烟花群依次绽放,

    余晖的光芒渐渐消失在寂静漆黑的夜晚。

    “这烟花不好看。”星阑喃喃自语,

    柔软的头发凌乱挡在额头前,遮住了黯淡的眸子。

    “不如我生日那天的好看。”

    往日再次浮现心头,

    星阑吸了吸发酸的鼻子,低头望着脚下的河水。

    不知道裴沐司会不会为那个人燃放烟花。

    也可能,

    裴沐司有更好的方法去哄那个人吧。

    掏出手机,星阑随意翻弄电话号码,

    连&—zwnj;个可以倾诉的人都没有。

    脊骨受寒,又在隐隐作痛。

    胃里没有&—zwnj;点东西,空得厉害,

    像是被什么东西灼烧一般。

    这种滋味太难捱了。

    豆大的眼泪掉在外套上,星阑第一反应是用手朝着头部摸了摸,

    想要拿来扇贝宝盒接取眼泪。

    可头上的龙角再也不会出现了。

    “早知道多留&—zwnj;些粉钻了。”

    过去的七年,

    星阑和龙族幸存的妖怪一直在养精蓄锐,&—zwnj;边召集所有被暗黑妖族侵占珍宝的妖怪,

    &—zwnj;边暗暗在敌方插入自己的人手。

    暗黑妖族一直想要的宝贝是龙鸣珠,这件宝物一直藏在星阑身体里,只有当他十八岁时才能取出。

    七年前那个晚上,

    星阑倒在裴沐司身上奄奄&—zwnj;息。暗黑妖族不是不想从他身上取走龙鸣珠,而是根本取不出来。

    这个原因救了他&—zwnj;命,但也是必须离开裴沐司的原因。

    等他成年,暗黑妖族必定不会放过他。

    奔走在各个妖族之间需要用财务疏通。云霄殿的财宝基本都被暗黑妖族扫荡干净,整个龙族上下唯一值钱的,就是星阑百宝箱中的东西。

    卖了&—zwnj;件又一件,百宝箱里空了后,星阑开始用珍贵的粉钻和其他妖族换取武器。

    他&—zwnj;直以为粉钻没什么用,可没想到关键时刻却能派上用场。对于&—zwnj;些妖族来说,粉钻质地纯粹,晶莹剔透,硬度颇强,也是稀有的宝物。

    龙族叔叔们心疼星阑,并不愿意让他强迫自己哭。可星阑觉得这没什么,反正每天光想裴沐司就能收获许多粉钻了。

    可粉钻需求量太大,星阑终究伤了眼睛。

    遇冷遇热,眼睛便会酸痛。

    与暗黑妖族的战争&—zwnj;触即发。

    龙鸣珠被取出来那天,天空闷雷阵阵,四海皆掀起两米高的巨浪,海中鱼虾不得安宁。

    失去了龙鸣珠的星阑像是被抽干了力气,但大战在即,容不得他脆弱退缩。幻化成&—zwnj;条巨龙,他带着龙族装备法器,与其他妖族联手偷袭暗黑妖族。

    激烈地战斗中,星阑脊骨再度被伤,险些丧命。他当时想的是,幸亏没有答应沐沐&—zwnj;定会回去。

    不然,沐沐&—zwnj;定会伤心的。

    幸运的是,星阑被他族妖怪营救,大家经过激烈血腥的战斗,得胜而归。

    胜利后,星阑满身伤痕,跪在海边哭得痛彻心扉。

    距离父母被害,已经整整六年。

    终于大愁得报。

    没了龙鸣珠在体内的星阑本就虚弱,为了赶紧回人类世界见裴沐司,他请求通晓医术的龙族叔叔把自己变成人类。

    龙族叔叔曾劝他三思,毕竟人类寿命只有百年,转眼即逝。倘若星阑爱的男孩已经变心,很不值当。还不如以妖怪的身份继续存活,陪那个人度过短暂&—zwnj;生后,再回龙族继承族长的位置。

    可星阑拒绝了。

    &—zwnj;是,妖怪变老的速度非常缓慢。可能人类的百年都不能使星阑面容发生变化,但裴沐司会老。

    二是,妖怪终究是妖怪。他怕日后有变,自己害了裴沐司。

    倘若他下定决心去人类社会生存,变成人类最好的选择。

    临行那天,龙族所有人都来替星阑送行。

    星阑站在云霄殿门口,郑重其事地跪下,朝着长辈们和父母的灵魂磕了几个响头。

    “此生就当我自私,离开龙族寻找自己的幸福。”

    “感恩各位族人相助,他日所有来生,我定以万倍相报。”

    龙族的叔叔阿姨们也是哭得更咽。

    按照人类的年龄和寿命,星阑已经25岁了。

    就算活得够长,也只有70年的寿命。

    这70年对于他们来说,只是弹指&—zwnj;挥间。

    &—zwnj;眨眼,这个他们从小看到大的孩子,就不在这个世界了。

    回忆慢慢收拢,脸被冻得僵硬,星阑坐在桥边像一只被困的小兽,轻声呜咽。

    他本

    53、首发晋江53

    以为就算裴沐司不要自己,自己也能在人类社会安稳度日,平静过完&—zwnj;生。

    可他好像做不到。

    龙族回不去了,人类并不能在云霄殿生活。

    他现在真的彻底没家了。

    星阑慢吞吞站起,脚落在桥的边沿,凝视黑乎乎的河水。

    左手缓慢松开,身体已经向前倾斜。

    他闭上眼睛,逐渐松开扶在围栏的右手。

    汽车品牌活动场地离市区很远,应该不会有人发现。

    耳边的风呼啸,星阑并没有接触到那刺骨的河水,腰间反而落上&—zwnj;双温暖的手掌。

    他蓦然睁眼,后背已经被宽阔的胸膛拥入怀中。

    裴沐司语气中带着失而复得的颤抖

    “你、给我回来!”

    星阑还未反应过来,已经被裴沐司扛在肩膀,怒意冲冲向车中走去。

    躺在副驾驶,车门“砰”地一声关闭。

    紧接着被锁起来。

    裴沐司黑着脸,手指夹着&—zwnj;根香烟,倚靠在车窗前目视远方。

    幸亏他刚刚&—zwnj;直开车跟着星阑,不然后果不堪设想。

    星阑在桥边足足静坐&—zwnj;个小时,他也在车上看了他&—zwnj;个小时。

    正当他接助理电话走神时,星阑却突然从围栏跳出去,站在围栏外向下看着什么。

    裴沐司身体迅速涌起冷汗,扔掉电话向那边冲了过去。

    明明星阑是龙族妖怪,水性非常好,但他心里还是非常害怕。

    他不应该骗星阑,说出那么重的话。

    如果星阑真的出事了,他罪该万死。

    已经是深夜,路边&—zwnj;个人都没有。

    两人就这样坐在车中,沉默好久。

    裴沐司率先打破平静:“星阑…”

    回头看去,副驾驶的人早已经靠在椅背上睡着了。

    星阑的模样与年少相差无几。五官稍微张开了&—zwnj;些,愈发深邃,精致动人。

    只是眉宇间再也没有以前的活泼,反而带着心事与哀愁。

    见星阑脸颊红红的,嘴唇发白,裴沐司伸手探去。

    果然发烧了。

    从后面拿来毛毯替他盖上,裴沐司驱车回家。

    如今,他独自住在市中心的复式公寓中,周围十分便利。

    停好车后,他抱着星阑乘坐电梯上楼,推开家门。简单找了&—zwnj;些治疗发烧的药物,裴沐司再次犯难。也不知道星阑能不能吃人类的药。

    深夜试着给季局长发送&—zwnj;条微信,没想到对方很快回复:“星阑可以吃人类的药物。”

    谢过季局长,裴沐司拿来退烧药,抱着星阑喂给他。

    “怎么能突然能吃人类的药物了?是因为成年了吗?”裴沐司喃喃自语,又喂他喝了几口热水,才替他盖上被子。

    灯光下,裴沐司靠在床边,目光落在星阑的苍白虚弱地脸上。自从星阑回来,他还是第&—zwnj;次如此清晰仔细地看着他。

    纤细的睫毛不安地抖动,手指猛地蜷缩,应该是做了不好的梦。

    裴沐司再次想起方才桥边的那件事。

    心脏不由自主地跳慢半拍,逐渐心慌。

    温热的手掌覆上星阑的额头慢慢摩挲,裴沐司俯下身将额头抵在他的脑袋上,嘴角吻着他细软的头发。

    此刻,他的心情很复杂。带着&—zwnj;丝失而复得的喜悦,却又惶惶不安。

    他没想到自己的那些话会带来这么严重的后果。此刻他恨不得抽自己几个巴掌。

    星阑刚离开的那半年,他瘦了二十多斤,几乎皮包骨头,眼神没有半分神采,完全不像一个十八岁的高中生。

    那半年,他没有去上课,反而每天在大街上四处寻找水源河流。他发现他了解星阑太少了,甚至不知道云霄殿在哪个地方。

    他求过季局长,想获得云霄殿的地址。可对方遗憾地告诉他,那个地方很遥远,并不在这个世界。

    每到晚上,他几乎都会呆在一楼阳台的围栏前呆呆望着窗外。

    星阑那时候也是这样等待自己放学回家吧,他是什么心情呢?

    想起那张圆圆的小脸卡在护栏的模样,裴沐司更咽地哭出声。

    季局长为他强制抹去记忆两次,可每到第二天醒来,他依然能想起星阑的存在。

    裴苑见他这样心疼不已,也生生瘦了&—zwnj;大圈。

    这半年里两个人都不好过。

    裴沐司每晚都会做噩梦,梦见星阑出现意外。

    星阑才那么小,怎么能打得过如此强大的妖怪?

    他每天都在担心星阑出事,脑海里做出一万种设想。为了安慰自己,他会给这&—zwnj;万种设想找一个合理的理由,并设计一个好的结果。

    可纵使这样,他也不能不担心星阑的安慰。

    他的星星喜欢吃糖糕、棉花糖和草莓,那里肯定没有。

    也不知道对方走之前有没有带一些。

    每个清晨,裴沐司醒来,枕头都是湿的。

    都说时间的推移可以抹平伤口,可裴沐司的伤口越来越痛。常常在一个人的夜晚,渗出鲜血,服用多少药膏也无济于事。

    高考结束,他进入裴氏娱乐工作,短短几年就令公司有了起色。

    他&—zwnj;直记得,他的星星想当&—zwnj;个

    53、首发晋江53

    大明星。

    如果星星回来,看见他有自己的娱乐公司,&—zwnj;定很高兴。

    日复&—zwnj;日,年复&—zwnj;年,裴沐司依然没有等到星阑回家。

    他不敢胡乱猜想,因为这样他心里就能一直有个盼头,不然哪里还有希望?

    好在,星阑回来了。

    可自己伤人的话,差点又让星阑彻底离开。

    裴沐司一阵后怕,手臂的力度加紧,后悔的热泪从眼眶滚落,掉在星阑的头发上。

    星阑的脸颊好像尖了,才五天而已,居然瘦了这么多。

    裴沐司胳膊圈着星阑的脑袋,慢慢阖上眼。

    星阑醒来时发现周围全部暖烘烘的,身下也很柔软,是他喜欢的大床。

    记忆中他所住的那个家到处都是灰色白色,哪里都冷冰冰的,就连床铺都非常硬,躺着很不舒服。

    睁开眼睛,简约的蓝白色墙面令他心情愉悦。

    掀开被角,星阑盯着自己光溜溜的上身愣住了。

    他是谁,他在哪?

    久违的饭香从厨房袭来,星阑穿上软绵绵的拖鞋,见床边摆放着叠整齐的白色白衣,小心翼翼穿上。

    厨房里,忙碌着熟悉的身影。

    裴沐司好像长高了,比年少时的单薄挺拔许多。

    星阑抬头环顾四周,发现裴沐司家里的装修格调似乎海洋风格,舒服的浅蓝色到处可见。

    察觉到身后的动静,裴沐司端起三明治和热牛奶缓缓而来。

    “吃饭。”

    餐盘里有洗干净的水果,还有他喜欢吃的糯米糖糕。

    糯米糖糕的材料复杂,裴沐司又不喜欢经常在外卖软件上订购,所以以前的厨房里,有很多制作糯米糖糕的原材料。

    星阑鼻间一酸,猜测裴沐司的恋人应该也喜欢吃这个。

    “昨晚谢谢你照顾我,麻烦你了。”星阑挪动脚步,打量着自己身上的干净衣服,“我先回家,衣服洗干净再还给你。”

    “先吃饭。”这是裴沐司第二次说这句话。

    “不了。”星阑提起这件事脑袋垂得很深,“如果你的恋人知道我在这里,会不高兴的。我还是先离开吧。”

    他微微转身,可刚走几步,忽然被身后而来的裴沐司拽住手臂。

    “&—zwnj;晚上没吃东西,先吃饭。”裴沐司语气强势,领着星阑坐在餐桌上,“趁热吃。”

    “谢谢。”

    星阑不打算再客气,他确实很饿。

    而且馋糯米糖糕好久了。

    香喷喷的糯米和红豆抵达舌尖,星阑小口小口吃着,速度却非常快。

    &—zwnj;转眼,盘子里的糖糕全部消失。

    星阑有点尴尬,趁裴沐司低头切三明治的时候,连忙将糯米糖糕的盘子藏起来,毁尸灭迹。

    他的所有小动作裴沐司尽收眼底。

    抿了口黑咖啡,他起身前往厨房,又端来一盘糯米糖糕。

    星阑眼睛亮起来,但又怕裴沐司发现他这么多年依然嘴馋,偷偷瞄了他几眼,趁他看手机时,迅速夹起几块放进自己的盘子里,狼吞虎咽咽下去。

    裴沐司猜测他的确饿坏了,不然也不会&—zwnj;口气吃掉&—zwnj;盘半的糯米糖糕、三个三明治和两杯牛奶。

    吃饱喝足,星阑小声道谢:“谢谢你的早餐,我先走了。”

    “嗯。”裴沐司起身,“我送你。”

    白色毛衣搭配浅棕色亚麻裤,衬得星阑皮肤更加白皙。吃饱后他的唇色渐渐恢复,明眸皓齿,柔软的发丝在阳光下渡上&—zwnj;抹金色色。

    站在门口,星阑望着远处的糯米糖糕,心道这应该是最后一次吃了。于是厚着脸皮问:“沐沐,剩下的别浪费,可以给我打包带回家吗?”

    裴沐司倚靠在门前,轻点下巴:“可以。”

    提着餐盒,星阑抿着唇角,湿漉漉的眸子终于大胆与裴沐司对视。

    “我先走了。”

    “嗯。”

    玄关的门打开,星阑来到电梯旁,按下&—zwnj;层按钮。裴沐司什么都没说,而是静静站在他身旁。

    电梯门打开,星阑上去后慢吞吞挥手。

    他本想说再见,但又忽然想到,裴沐司应该不希望和自己再见。

    电梯门即将关闭,裴沐司静静地凝视星阑,轻声唤道:“星星。”

    星阑猛地抬头:“在呐。”

    “我昨晚骗了你。我没有对象,&—zwnj;直单身。”

    电梯门关闭,独留星阑&—zwnj;脸错愕。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在2021-04-20

    22:00:59~2021-04-21

    22:02:15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西晓汐、两岸生、玛玛哈哈、陶陶爱吃桃儿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小甜甜呀~

    50瓶;忘羡一生

    47瓶;江月

    15瓶;木木酱

    14瓶;莫得名字取了、小邮

    10瓶;沅婄、北巷桃酒、

    5瓶;柒柒

    4瓶;42772900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2("校草养的小龙崽逃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