玫瑰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高门贵女都想喊我婆婆 > 正文 第54章 吉祥如意
    等到乔宜贞走了, 常明月就让人把乔宜贞随手做的那副画加了纸衬,用了自己喜欢的绫罗镶边。

    常明月睡得时候还把画卷放在床头,希望可以做一个好梦。

    这一夜, 常明月果然做了一个美梦。

    梦里她会飞, 从皇宫的琉璃瓦上点过,披帛托起她的身子, 轻飘飘地越过高高低低的屋檐青瓦,飞到了各个街道上。

    梦里有髓饼、樱桃毕罗、冷淘、冰雪冷元子……

    常明月砸吧了一下嘴,很快又进入到了戏园里,台上人水袖扬起,顾盼神飞手捏兰花指, 咿咿呀呀的唱腔多情,“晓来谁染霜林醉?总是离人泪……”

    金乌西沉, 缺了口的月高升, 这是月明星稀的一夜, 太后说道:“彩荷和彩棠都没了?”

    下首跪了一个青衣太监, 听到了太后的话,他把身子伏得更低。

    “昨儿彩荷姐姐还传了消息来,说是常贵妃想要见长青侯夫人, 所以闹着要去见那位简夫人。等到常贵妃进入了长宁宫没多久, 就有人带走了彩荷和彩棠两位姐姐,两位姐姐都没有了音讯。”

    在宫中若是一个人忽然没了音讯, 就代表她已经死了。

    太后冷笑了几声,一想到没了两个得用的宫女, 眼珠子里爬了血丝, 神色狰狞。

    “好的很。我就知道那个孽畜会随意处置我的人, 两个宫女能做什么?这就碍了他的眼?!我身边统共有几个得用的?今天捏死两个, 后天捏死三个,我看他早晚要把我身边的人给除得干干净净。”

    旁边的钱嬷嬷看着宋公公抖了一下身体,连忙说道:“万岁还是敬重太后娘娘的,肯定只动了这两个宫女。”紧接着去问下首跪着的宋公公:“宋公公,除了彩棠和彩荷,其他的变了没有?”

    宋公公的神色和缓了下来,“其他如常。”

    钱嬷嬷说道:“太后娘娘,您看,这不还留着其他人,一切如常呢。”

    钱嬷嬷让宋公公离开,她刚刚的话只是为了安抚宋公公的心,免得让他觉得给太后办事是命悬一线,生死难料。

    钱嬷嬷心里头是有些忧虑的,帝王从来都是给了太后娘娘敬重,怎么会忽然解决了两个人?这事实在不是什么好征兆。

    喂药那件事太过于私密,只怕常明月自己都不清楚,这样来看,两个宫女没来得及做什么就被抓住了,万岁爷怎么不来太后这里问一声,就直接处决了两个宫女?

    钱嬷嬷在心中觉得是简素做的,她给气愤的头疼的太后揉眉心,“应当是那位夫人做的,能够从灵州那种死人堆里跑出来,一准是厉害角色。”

    太后闭上了眼,冷笑着说道:“要是没点本事,逃不开灵州,也无法在琮州经营出那么大的家业!肯定是个狠人,她和孽畜也算是绝配,心狠手辣的一对!只可惜她想了一个讨巧的方法进城,然后又是被人直接送到了皇宫里,不然我的人先找到了她,一定让她没了命。”

    钱嬷嬷继续按太后娘娘的穴位,替她解乏。

    以前裴胤口风严,他担心简素留在灵州,为了简素的安危不曾透露她的消息,免得图尔齐人把简素寻到了,用来做要挟。

    后来九骊公主找到,太后这边立即就猜到了简素的模样肯定和九骊公主如出一辙,想要先于裴胤找到简素,结果简素直接被人送入到了宫中,现在裴胤死死护着简素和裴宝彤,让太后的人一直没有下手的机会。

    太后可以给常明月下药,想着通过欢好让裴胤死,但是解决简素总不可能这样做,宫里头也没太监有那玩意。

    想到了这里,太后睁开了眼,“对了,上次把简素送到宫里的是谁?”

    “长青侯夫人。”

    原本是靠在软枕上的,太后忽然直起了身子,“怎么处处都有这位?那个什么九骊公主是不是也是她寻到的?”

    在钱嬷嬷应了之后,太后冷笑着说道:“钻营得很,才发现有这只小蚂蚁在这里跳着呢,不行,得把这个人给我捏死。”

    钱嬷嬷知道太后这会儿烦躁,手指稍稍用力,给太后解乏,把太后皱着的眉头都给按捏的平了,钱嬷嬷才开口说道:“不如再等几天,马上祭天大典,外头沸反盈天的,到处都管着严呢,要是出了什么事,只怕太后您也没办法见到翠翠小姐了。”

    “这孽畜倒是做得出来。”太后脸色沉沉,“以前出了丁点大的事,就幽着我还有小皇孙他们。”

    想到了裴玧的孩子,太后心疼,“他们也到了正经读书的年龄了,总不能一直读蒙书。”

    钱嬷嬷看着太后又皱眉,想转移太后的注意力,就说道:“太后娘娘可知道,咱们翠翠小姐也不喜欢这位侯夫人。”

    太后奇道,“翠翠怎么会不喜欢乔氏?难道乔氏给了商家难堪?”

    “这是没有的。”钱嬷嬷散开了太后的头发,这会儿夜色已深,太后也是时候安歇了,她开始给太后梳头。

    “您忘了她娘亲是伍家人,当时乔氏为什么嫁给如今的长青侯,那可是伍柳柳的功劳。伍夫人和伍柳柳是嫡亲姐妹,关系好着呢。”

    一下又一下梳着太后的长发,钱嬷嬷的手艺着实好,让太后感觉舒适,打了一个哈欠。

    想起了乔宜贞年轻时候的狼狈事,太后眼角皱纹舒展,“再让人说一说她年轻时候的事情,让她死之前膈应一把。对了,说起翠翠,我还真想翠翠那个丫头,女孩子胖一些有什么不好,还非要晚几天再来宫里。”

    商翠翠有了爱美之心,加上她知道太后疼爱她,就扭着性子说要玩几天进宫,太后觉得好笑,也准了这件事。

    钱嬷嬷用牛角梳一下下按着太后的头皮,“想好看一些,也是人之常情,翠翠小姐也快十三岁了,马上就是大姑娘了。还想着让尤小姐带着翠翠去花宴呢,看看有没有合适的郎君。”

    “时间可过得真快。”太后说道,“当年我也是十三岁的生辰过后,定下的。”

    钱嬷嬷用牛角梳蘸药液梳太后的头发,足足梳了五百下,太后有些困倦了,才让钱嬷嬷停下,搭着她的手离开了小佛堂。

    *

    深秋的一场雨把枝头的落叶兜头扯下,让枝干光秃秃的。

    树干少了枝叶,但很快被红色的布缠上。

    满京都所有布行的红色布料全部被买空,都化作了枝头上缀着的红花。

    红花大大小小凑在一起,是秋日里最为绚烂的红色。

    除了这些假花,靠近各个城门的地方都摆放了重瓣菊花,不少孩童绕着这些漂亮的花跑动。

    商户们被要求做好各家的卫生,门前的一片地也得在傍晚清扫的干干净净。

    很多商户都懒散惯了,总是草草打扫门前那一块儿,觉得不可能官爷管那么宽,就不照做。

    结果凡是没做的,或者是做的不好的,第二日保管有差爷坐在店铺门口。

    差爷不说话,就坐在门口不让客人进来。

    懒散一些商户也只得拿出抹布,蘸水开始打扫屋内屋外,好让差爷不要再来他们门面。

    做好了卫生之后,差爷就不再来。

    在这样的措施下,京都里的一点点变化着。

    没钱换新招牌的就用桐油把牌匾养护的亮晶晶,有钱的干脆换了新牌匾;招揽生意的旗帜都换了,扯了新布制作新旗帜;窗纱也都换的崭新的,还有有钱的商户,直接换成了水晶,让屋子里通透光亮。

    商户们发现,这样做了之后,各家各户的生意都好了起来,原本有些乌七八黑的小店拆洗干干净净,也有些贵夫人踏足。

    街道上干干净净、住所的瓦片都擦得亮晶晶,城门附近还有堪称壮阔的重瓣菊花,树上都是红色绸缎,其他地方的百姓到了京都,被这样的繁华震撼,“真……他娘的好看!”

    里面夹了许多进京备考的学子,他们也同样被这样的盛景撼动的,脱口而出的是锦绣诗句。

    平日里的京都繁华却又内敛,和其他大一些的府州似乎没有什么区别。

    在祭天大典前夕,让人看到了这作为国度的京都可以呈现出怎样的风貌。

    越到临近着重要的日子,事情非但没有减少,反而有更多琐碎的事情冒出来。

    京都衙门和兵马指挥司的人,一个当做两个用,忙碌得消瘦。

    因为温泽宴的容貌俊秀,在这段时间忙里忙外的,被不少人见到,许多夫人一眼看中了他的皮相,知道他尚未婚配,再打听当年的事情,知道他的升官履历,就动了心思,想要替自家女儿(侄女、小姑子、远房表妹)牵红线。

    知道温泽宴的亲事是乔宜贞做主后,小山一样的帖子都送了过来,让乔宜贞哭笑不得。

    她还记得答应了简素的事情,就用年前不适宜相看这个理由给一一推了。

    温泽宴知道乔宜贞推了这些后,还特地抽了休沐日时间感激乔宜贞,他忙得脚不着地,表妹愿意晚些再让他费心婚姻大事是再好不过的了。

    乔宜贞看着消瘦的温泽宴,好气又好笑,“表哥再忙也要多顾着身体。”

    温泽宴拱手应下了表妹的好意。

    温泽宴瘦了一圈,池蕴之也是如此。

    池蕴之本来因为晨练精壮起来,现在又瘦了下去,经过砥砺之后,他素来显得过于温和的眉眼带着肃穆,不用刻意冷着脸,就有了威严二字。

    在家的两个孩子以前都选择欺负池蕴之,到了现在欺负的就少了,某天池长生悄悄地和双胞胎哥哥说,“爹爹看上去不好欺负了。”

    池子晋用脚尖踢踢弟弟,“臭弟弟,我们都六岁了,本来也不能继续欺负爹爹了,要学大哥的。再说,爹爹现在很辛苦。”

    “我也知道爹爹辛苦,本来想着他忙过了,就可以再欺负了。”池长生满是遗憾地说道。

    池子晋打了一个哈欠,揉揉眼睛,“我们要学大哥,不能胡闹了。”

    池长生想着大哥,又高兴了起来,“是要学大哥,不过飞鹿书院我不想去。”

    池子晋把弟弟一抱,打了个哈欠,“臭弟弟,我困了,明儿在说。”砸吧一下嘴,很快就睡着了,呼吸平稳。

    听到了二哥平稳呼吸,池长生也困了,闭上了眼。

    两人相似的呼吸频率,相似的心跳节律,交融在一起,都沉沉睡着。

    池子晋和池长生是双生子,在娘亲腹中就这样手脚相碰缠在一起。

    在夏天的时候,两人嫌弃太热不肯在一起睡,现在到了深秋,兄弟两人的手脚相碰,在大床上又睡在了一起。

    *

    祭天大典终于到了。

    作为西城兵马指挥司的指挥,在祭天大典这热闹的一日,池蕴之自己是不得空的,由乔宜贞带着几个孩子去凑热闹。

    乔老太爷喜欢热闹,但是毕竟年龄大了,怕在人群里挤跌倒了,于是他和老夫人都只在门口搭上□□远远看一眼。

    而乔宜贞的父亲乔珏倒是兴致勃勃,选择和女儿还有外孙一起凑热闹。

    锣鼓喧天,鞭炮齐鸣,当仪仗队奏乐近了的时候,百姓们都挤着想要离得近一些,仔细看看这位皇后还有公主。

    声音欢呼如雷动,不停地有人冲着车队叩拜,口中喊着圣上万岁、皇后千岁、公主千岁。

    这一次的祭天大典同样也是封后大典,裴胤选择在这样的黄道吉日里正式给简素名分。

    裴胤是与简素一起坐在车舆里的,而后就是裴宝彤的车舆,帘幕掀开,露出她姣好的容色。

    池长生不停跳着,试图吸引九骊公主的注意力。

    在九骊公主注意到他的时候,连忙扯着哥哥池嘉木去看。

    裴宝彤弯眼笑着,她年龄眼力好,看到了这位素未见过的小少年,还冲着他摆摆手。

    池嘉木的小脸涨红,“这就是九骊公主啊。”

    “嗯哦。”池长生不住点头,“虽然不及娘亲好看,但是性情很不错。”

    池子晋也是点头。

    同样看到九骊公主的还有池青霄,看着裴宝彤容貌的面容,想着自己距离尚公主就只剩下一步之遥,情绪翻滚,手指死死掐着手心,若不是疼痛把他死死钉在地上,他只怕要上前了,做出些极其不妥当的事情。

    龚茹月没有凑热闹,她不想看到九骊公主,毕竟她当时犹犹豫豫的,才让这一场婚事错过,倘若是当时她但凡急一点,就可以让儿子尚公主了!

    龚茹月只要看到九骊公主,就会想到自己的失之毫厘,故而不愿意出门。

    商家人作为太后娘家人,为表示和太后的立场一致,都不看这次的祭天大典,只有商翠翠是个例外。

    商翠翠素来得宠,加上她喜欢凑热闹,商家人就让她带着两个丫鬟出来了。

    商翠翠本来看到了乔宜贞一行,尤其是看着乔珏拉着的池嘉木,本想要多看一眼池嘉木,但池嘉木正好被弟弟拉着,蹲下身子说了什么,而商翠翠视线移动,就忽然转到了池青霄身上。

    她被池青霄的眼神吸引住了。

    那双眼里有很多的情绪在翻滚,带着一丝痛苦、仇恨、又有藏不住的爱意。

    商翠翠以前看话本子,里面写人的眼神像是调色盘一样,带着三分怒意、三分凉薄,四分爱意,她总觉得这就是一种修辞手法,一直看到了池青霄,才清楚地意识到,人的眼睛当真可以同时流露出这么多的情绪。

    顺着池青霄的视线看去,那是九骊公主。

    今日里盛装的九骊公主姝色艳艳,像是枝头绽开的春花灼灼其华,这又让商翠翠的心中一沉,意识到自己不如这位公主。

    商翠翠咬着嘴唇,忽然之间很不高兴。

    她确实看不上池青霄,觉得他是个老男人。

    当老男人用这种热情的眼神去看公主,她就觉得凭什么呢?他应当用这种眼神追逐自己才对。

    而且商翠翠本来以为池青霄上次是用未及笄的女孩子态度对待自己,现在来看,根本就是长辈看晚辈,那不是男人对女人的眼神。

    这样一想,商翠翠越发觉得不服气,这是什么破九骊公主!

    随着马车离开,乔珏拉着池嘉木,乔宜贞拉着两个孩子,他们准备走了。

    商翠翠不知道为什么,又把视线从池青霄身上挪开,去看乔宜贞他们一行的方向,好像是这里有很重要的人似的。

    但是这几个人老的老,小的小……

    商翠翠很快就只看池嘉木,池嘉木是背对着商翠翠的,只留给她背影。

    池嘉木比商翠翠小两岁,他前段时间意识到自己矮了,开始练习骑射,但是时间有限,没长多少,于是在商翠翠看来,池嘉木太矮了,绝对说不上少年,最多算是个小少年。

    商翠翠于是收回了眼,不去理会刚刚心中的感觉,继续看着池青霄。

    池青霄也开始走动,他是下意识地跟着车队的方向走去。

    商翠翠就这样跟了一路,一直车队进入到了天坛,百姓们就不能去了,池青霄也不继续往里张望,他原地站了一会儿,随即走进了一家酒楼。

    商翠翠也领着丫鬟们进入了酒楼,池青霄进入了二楼的厢房里,当商翠翠看到了小二送了不少酒进入厢房的时候,就忍不住站起身来。

    吉祥和如意两人就算是一开始不明白商翠翠要干嘛,现在也都清楚了,两个丫鬟是惊得心惊肉跳。

    “小姐,这池三爷喝酒就喝酒,您进去干什么?”

    商翠翠说道:“我忽然想到了一件事,池三爷还捡我的发衩,我得要回来。”

    “那也不用现在去要。”

    “是啊,小姐,只怕池三爷心里头不舒坦,您若是进去出了事怎么办,就算是想要发衩也应当晚一些去要。”

    “怎么了怎么了?”商翠翠双手环胸,原本就上扬的眉高高挑起,语气恶劣,“你们在教我做事?”

    两个丫鬟连忙跪下,她们晓得商翠翠是需要顺毛撸,有可能吃软,但是绝对不吃硬,“小姐,奴婢们不敢。”

    丫鬟跪下,其他人的目光投了过来,商翠翠让两人起来,对着两个丫鬟说道:“就算是我娘,也不会拦我上去,因为我觉得我应该上去,懂了吗?”

    两个丫鬟脸色还是不大好。

    商翠翠先前祝池蕴之屡建奇功步步高升,这池蕴之还当真是屡建奇功了,至于说高升,无非是现在升官太打眼,所以暂且压一压,两个丫鬟都觉得池蕴之升官是早晚的事情。

    前些时候池蕴之平了如月庵,听闻最近又立了一个功,抓住了一个图尔齐潜入的探子。

    这要是池蕴之继续屡建奇功下去,她家小姐只怕就毫无福气可言了。

    伍夫人因为这件事愁的掉了不少头发,让吉祥和如意两个丫鬟多留意商翠翠,让她在外不要和人多说什么。

    但现在……

    商翠翠看着两个丫鬟不说话,继续说道:“我上去和池三爷说说话,你们就在下面等着。谁跟着我,我就把谁给卖了。”

    商翠翠是小姐,她铁了心要做的事情,两个丫鬟无力阻拦,只能够留在楼下,两两相望,想着回去了以后得和夫人说这件事。

    当商翠翠进入到厢房里时候,池青霄已经开始吃菜了。

    空腹灌了一大碗酒,肚子里有些火辣辣的,他等着酒意上来,就用筷子捻着花生米,一粒粒地吃着。

    房门被敲响,池青霄让人进来,万万没想到进来的居然是盛装的商翠翠。

    她比上次见的时候又瘦了一些,因为用了点脂粉,压住了略显得蜡黄的肤色,整个人隐约有了少女感。

    “是你?”池青霄并不起身,他手执酒壶,往白酒杯里倒入通透的酒液。

    “小丫头,你到这里干什么?”池青霄倒完酒,把酒壶放回到桌子上,手拿起了酒杯,懒洋洋靠着窗边,呷着不羁的笑容看着商翠翠。

    才见到了裴宝彤,他的心情糟糕到了极点,这种情况下露出的笑容,带着浓烈的危险气息,让商翠翠有些腿软,又有些……面红心跳。

    但一想到刚刚池青霄曾经那样用浓烈感情看着九骊公主,商翠翠整个人就像是被浇了凉水一样冷静了下来。

    “刚刚在路上看到了你,怎么过来喝闷酒?”商翠翠坐了下来,瞪着大眼睛看着池青霄。

    “心情不好。”池青霄说道,“你呢?上次你不是带着两个丫鬟吗?”

    “吉祥和如意在楼下。”

    “吉祥和如意?”池青霄笑了起来。

    “怎么了?”

    池青霄把酒杯里的酒水一饮而尽,把酒杯放了回去,开口说道:“想起来我有两个通房,也算是巧了,她们两人也叫做吉祥和如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