玫瑰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冷艳教授信息素撩人 > 正文 第55章 偷偷亲你
    沈颂嘴角勾了勾, 站直了身子,慢慢转向那个清冷的声音。

    计划达成一半,要不也不和刘臣这个傻狗费这么久的事。

    果然他哥哥还是心疼他的。

    云凛走了过来, 来到沈颂面前, 用身子挡在了沈颂身前。

    他又重复了一遍:“这个人是我的人。”

    随后说道:“我来领他进去。”

    现场的人自然是认识云凛的, 这么风采卓绝又学术顶尖的人, 自然让人触目难忘。

    “啊!云教授的人啊,竟然不让进,过分了啊!”

    “怎么感觉云教授这么苏,过来领人了。”

    “网上有个词叫男友力吧,不太合适,但是出奇应景。”

    连刚刚那个拿着鸡毛当令箭的看门人也开始怀疑, 自己是不是做得太不顾分寸, 惹了千辛万苦请来的学术精英的不痛快。

    可为什么……为什么这个惹事的人,看起来好像一副目的达到了的样子。

    难道,他是故意起冲突的?

    垫着七嘴八舌的议论声, 刘臣很是愠怒地转身:“我都说了,今天无论谁来带他, 他没有通行证都进不去……”

    这个“去”字只说了一个半音,剩下的话就被刘臣咽在了喉咙里。

    他满脸的惊诧,一身作为高高在上的主办方负责人的气场瞬间垮了。

    “云教授!”

    刘臣几步上前, 激动地想去拉云凛的手,被云凛背过双手的姿态委婉又明确地拒绝了。

    哪怕是这样,刘臣一点儿也没有生气,反倒是露出了一副迷弟的模样。

    再反观刚刚针尖对麦芒的姿态……

    ——哪有什么姿态?见了偶像不都一样。

    “云教授, 我之前不知道是您, 您……您您……”

    刘臣您了半天, 终于扯过签到处的纸笔。

    “可以给我签个名吗?”

    “……”

    现场看热闹的人见到刘臣这副没出息的样子都无奈了,纷纷摇头走开。

    沈颂有点不爽,但是抱着手臂没有动弹。

    他倒是要看看刘臣这傻子又犯什么病,反正他告诉全部人云凛有人跟着,这个目的已经达到了,光天化日之下,量这傻子也做不出什么逾越事儿。

    宋玉守一看刘臣那边一个劲儿地哈腰搓手笑,知道也没有了什么危险,于是悄悄走到沈颂身后。

    伸出手肘撞了撞那结实的手臂。

    “诶,沈颂,心机够深的啊,把我家刘臣耍得团团转。”

    沈颂看都没看,就知道是宋玉守。

    他目光时时刻刻都落在云凛的背影上,话却对着身后人说:“宋玉守,你也挺能凑热闹的。”

    宋玉守笑嘻嘻地捂着脸,“哎呀,我就知道,你猜到了我要来嘛。”

    停了停,宋玉守顺着沈颂那一刻都转不开的目光,看见了那道清矍的身影。

    如竹一般挺拔,体态修长,姿容无双。

    “啧啧,我就说啊,你闹这么大一出,为了这佳人,也是值得啊。现在恐怕没人不知道,美人身边是有人看护的。”

    沈颂眉头挑了挑,“那得谢谢你家这傻子全力配合演戏。”

    宋玉守又笑笑:“哪里,不客气,我家刘臣除了脑子不好,其他比你也不差。”

    沈颂敷衍地“嗯”了一声,都懒得比较,要死不活地拖长了音:“祝你俩天长地久。”

    宋玉守含笑说道:“真没想到是大名鼎鼎的京大学术招牌啊,我才是祝你俩长长久久。”

    沈颂乜斜了宋玉守一眼,有点不爽。

    “我还没追到,出去不要胡说,毁了云教授的清誉。”

    “啧啧,还真维护呢,”宋玉守:“放心吧,刘臣缺心眼看不出来的,我嘴巴严,有什么需要帮助的和我说就行。”

    “用不着。”沈颂说完,就要举步上前,被宋玉守拉了一把。

    “急什么,我还有东西没给你呢。”宋玉守说着,个沈颂兜里塞了一个小盒子。

    “凸点螺纹,祝你和教授幸~福~!”

    沈颂回头看了他一眼,宋玉守毫无心理负担地耸了耸肩。

    “……”

    懒得和宋玉守多说,沈颂几步就贴了上去,露出一副委屈巴巴的模样:“哎呀,现在可以进去了吗?”

    刘臣还在一个劲地点头哈腰,再观云凛脸上没有什么表情,但一身气势不怒自威,有几分凌厉。

    旁边的看门人都傻了,正不知道怎么办的时候,这个刚刚还一身杀气的家伙竟然这会儿突然变得温驯,也太吓人了吧……

    刘臣也吓了一跳,“嗯?沈颂你有病啊?”

    沈颂都懒得看他,对云凛露出了可怜的表情,“你看看,他们都这么凶我啊。”

    刘臣:“……??”

    谁他吗凶谁啦!

    云凛挑起眼眸看了沈颂一眼,没有多说,转而看向刘臣。

    “刘先生,他是我带来的,给大家添了麻烦不好意思,通行证可以后面补办吗?”

    眼看着活动已经快要开始了,云凛的意思很明显,是想先带沈颂进场。

    哪怕是再不喜欢沈颂,刘臣也顾忌着云凛。

    云凛多难请自不用说,自己对云凛的恭敬倒是真真切切的。

    “那……那行吧。”

    刚刚那句“谁来领你都进不去”的话仿佛是抽打面皮的大耳光,抽得刘臣都没有了知觉,只能一个劲应承:“一会儿让人帮他办个通行证。”

    “这边请这边请……”

    -

    这个峰会上许多学术相关领域的人都来了,除此以外还有国外的一些学者。

    学术论坛上,许多人都依次发言,轮到云凛的时候,现场的气氛最为热烈。

    一道冷色的追光灯打在云凛的身上,那本就莹白如玉的脸颊,更是被蒙上了一层梦幻的遮罩。

    鼻尖高挺,双睫覆莹。

    那在讲台上自信说出学术见解的模样,很是让沈颂心动。

    他家哥哥,就是这么优秀。

    而这么优秀的男人,竟然是他沈颂的,何其幸之。

    沈颂没忍住,掏出手机拍了几百张照片,惹得几个座位之隔的宋玉守一个劲地翻白眼。

    云凛发完言,走下台来,沈颂直接将一杯热水递到了云凛的手边,碍于场面语气端得很平:“云教授,喝点水润润嗓子。”

    很是周全。

    云凛没想到,沈颂还有这样的好处,全当带了个助理出来。

    他点点头,接过了保温杯的盖子,轻轻啜饮了一口。

    沈颂又递上了纸巾擦嘴,还给他手里塞了一个暖宝宝。

    一抬手一落足,简直是有求必应,活脱脱就是个男保姆。

    宋玉守一直在观察这俩,看着看着和另一簇目光撞上了,潘倩和宋玉守大眼瞪小眼的,都从对方的眼中读出了“狗粮真香”的意味。

    随着会议的进程,最终的重要环节到了,刘臣西装革履地走上台前。

    追光灯打在他身上,照得出还算不错的长相,照不出缺了根弦的脑子。

    但是承蒙祖上荫蔽,刘臣是刘家的小公子,深得家中宠爱,所以这次的最新学术成果发布是由他来披露,倒也算是万众瞩目,风头很高。

    “咳咳!”

    刘臣清了清嗓子,掰了掰话筒的软管,调整了一下话筒角度,这才说话。

    “很感谢各位科研贡献卓绝的学术中坚力量参与本次的活动,借着这样的机会,我们将公布一部分最新研究的学术成果,那就是「狂暴型信息素安抚调合降低对主体影响」的最新内容。”

    “众所周知,位于金字塔尖的若干信息素过于强横,因而产生很多问题,要么伤害自己,要么伤害另一方,过于激.烈的血液流速会给内脏都带来很大的影响,可能引起心脏早衰等一系列的肌体问题,为学术界一直攻克不入的难关,所幸在克服这一问题方面,我们有了最新一步的解决方案……”

    -

    从会场出来,已经是傍晚时分。

    云凛一直垂眸不语,沈颂则一直保镖似的跟着。

    走出了会场几百米,沈颂一直在用心观察云凛的表情,“哥哥,你怎么了?”

    云凛瞥了沈颂一眼,“没事。”

    “怎么会没事呢?”沈颂一把按住了云凛略显单薄的双肩,目光灼然,“哥哥你有什么心事就和我说,我一定全力去为你做到。”

    夕阳西下,火热的云霞铺面了苍穹,将一片暖橙色倾洒在了两人周身。

    云凛抬眸看沈颂,“你做的事情有些多了,倒也不用这么大张旗鼓地委婉告诉所有人,我云凛身边有人。”

    “……”

    沈颂听闻,笑得眉眼弯弯的,“我就知道瞒不过哥哥,但是你‘有人了’这件事,我不让别人知道点边边角角,真就如怀揣巨宝锦衣夜行,心里难受啊。”

    “放心吧,只是边边角角,他们只以为我是保镖兼助理,我注意着分寸呢。”

    云凛抬手拍了拍沈颂的手背,示意他放手。

    “行了,这里人多眼杂的,你莫不是在这里也要演戏。”

    沈颂松开了自己的手,抚摸着被云凛摸过的手背。

    感觉就像是被羊脂美玉拂似的。

    “我不是因为没追到手,还不能公开,所以只能这样嘛,哥哥不是生气了吧?”

    云凛略垂眸,伸出修长的手指推了推自己的眼镜。

    “谁说我生气了,我是在想刚刚主办方刘先生说的学术成果。”

    刘先生?

    沈颂一听就笑了:“刘臣那个大傻子啊,他懂什么学术,就出来念个稿子罢了。你说他学术怎么了?”

    云凛眉头轻轻皱了一下,复又松开。

    “沈颂,你知道高暴虐型alpha信息素会给肌体造成慢性损伤吗?”

    沈颂一完全放开信息素的闸就会控制不住情绪,除了暴怒以外,还有别的方面也有影响——那次在车里就是,连他求饶也不停。

    沈颂无所谓地耸耸肩,“那有什么,帝国基因库里记录的病案,顶多折几年寿,有什么可怕的。”

    云凛皱眉:“有什么可怕的?”

    沈颂伸手替云凛整理了一下衣襟领口,“是啊,这都没事儿,毕竟我比你小6岁呢,折的那几年,不算什么,刚好和哥哥步调一致了。”

    “你这傻子……”

    云凛话都没有说完,突然感觉嘴里被塞了一个东西。

    圆滚滚的,散发出一片甘甜。

    沈颂笑嘻嘻地捏着手里的包装纸,另一手还捏着云凛叼在嘴里的棒棒糖塑料棍。

    “哥哥别骂我,吃颗糖吧。”

    ——他又随身带糖。

    云凛那紧皱的眉头缓缓地舒展开,他接过棒棒糖的塑料棒,捏在手心里轻轻转动,让口腔里的糖更快地将甜味散到每一个角落。

    “好吃么?”沈颂问。

    云凛抬眸看了看他,凤目里萦绕着柔软的光。

    “嗯。”

    沈颂就像是比吃了糖还高兴,笑得甜:“那哥哥对我笑笑?”

    云凛想骂他两句幼稚,但是竟然陪着这个幼稚的人玩起了游戏,真的就笑了笑,只不过笑得有几分僵硬,嘴角勾了勾就放下。

    “不真诚!”

    沈颂瘪着嘴摇了摇头,竟然自己上手去按住了云凛两边嘴角,往上提起,“哥哥起码要笑成这样才合格呀!”

    猝然被人捏嘴角,云凛怔愣了片刻,然后才回过神来,抬起巴掌就把在脸上作恶的手拍开。

    他嘴里还叼着棒棒糖,说话都显得不严厉了。

    “你做什么呢?”

    沈颂笑得腰都直不起来了,演技十分不走心地捂着自己的手,一边笑一边呼痛:“诶呀诶呀,哥哥好狠的心,把我手都打痛了。”

    云凛嘴里的棒棒糖持续蔓延着甘甜,仿佛沁人心脾的蜜糖缓缓流淌在心尖。

    他竟然没忍住,笑了出来。

    “装模作样的,想碰瓷不成。”

    夕阳的余晖倾洒在云凛的脸颊上,让本就柔嫩的肌肤看起来更像是泛着光的美玉。

    上挑的眼角笑得弯弯的,长长的眼睫也漫上了春水的柔媚。

    如果问是不是想碰瓷,那有什么不好意思承认的。

    就是想碰瓷,碰一辈子的那种。

    沈颂直起身来,看着云凛的双眸,“哥哥,你笑起来真好看。”

    他的语气逐渐认真起来,脸上的调笑也敛去了踪迹。

    因为身高优势,沈颂半侧在夕阳里的身形就像是云凛的坚实的倚靠,那端平宽阔的肩头也很有安全感,那上面似乎有令云凛安心的气味,让他觉得,就算靠近,也不会有什么风险,可以很安心地睡去。

    在这个冷漠的世间,有了安眠之一隅。

    云凛清了清嗓子,方才说道:“你觉得好看,那便好看吧。”

    沈颂想去抓云凛的双手,但是碍于场合忍住了。

    “哥哥,你给我拍张照片好不好,我想拿来做壁纸。”

    夕阳下的云凛很美,剔透的眼眸底色上,被蒙上了一层暖橙色的渲染,使得瞳仁就像是琥珀色的宝石,在长睫掩映下熠熠生辉。

    云凛没有拒绝,反而点了点头。

    沈颂高兴的原地转了一圈,就差摇尾巴了。

    他拿出手机,打开摄像头,刚想拍照,一只修长如白玉雕琢的手伸了过来,将他手里的手机拿走了。

    “我看他们都这样拍照……”

    说话间,云凛抬起手臂,与沈颂站在一处,手机屏幕上将两个人都框选了进去。

    两个人都是修长挺拔的模样,夕阳余晖下,一同注视着镜头。

    “这个,叫自拍是吧?”

    云凛不是不知道自拍,只是不知道现在年轻人都流行怎么自拍,自己这么做到底对不对。

    沈颂甚至都没想到,他只是求一张美人在夕阳下的照片,竟然可以这么有幸获得一同自拍的机会。

    “是,是自拍,我来吧。”

    沈颂因为身高略高,所以手臂长一些,接过手机将两个人的大半身都入了画。

    云凛站在那里,看了沈颂一眼,嘴角轻轻扬了扬,继续看向画面。

    两个人个头有身高差,但都绝顶俊美。

    沈颂眼睛划了划,拉着云凛的胳朝一边挪动:“哥哥你站着个位置背景不好,来来,我们来这里拍,这里取景好。”

    说着取景,却好像去了更背影的角落。

    云凛被他挤着到了角落,觉得一直对着相机摄像头有点傻气,急于摆脱这样的窘境。

    “你到底拍不拍,不拍就算了。”

    “拍啊,怎么能不拍。”

    得此机会,不拍不是人啊!

    沈颂调整好了手臂的高度,“准备好了啊,来了啊。”

    云凛吸了一口气,站得板板正正地看着镜头。

    沈颂提醒他:“你笑笑。”

    被提醒以后,不太擅长拍照的云凛嘴角扬起,刚刚将笑意展露在镜头前。

    突然,屏幕上记录到了沈颂发动突然袭击一般,略压低身形,快速地在云凛脸上啄了一口。

    咔嚓一声,相机快门响动过后。

    两个人身披夕阳余晖,在异地没有他人注视的目光下,偷偷鉴证了情感轨迹。

    一个怔忪注目,一个深情垂眸。

    就这么被记录了下来。

    “哥哥,”沈颂深深道:“我爱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