玫瑰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冷艳教授信息素撩人 > 正文 第54章 当众撑腰
    面对刘臣拦路质问, 沈颂有点不耐烦起来。

    “怎么哪里都有你,再狗屁倒灶的搅浑水别怪我不客气。”

    刘臣的alpha信息素虽然也是顶级, 但是和沈颂高基因强度的自然没法比。

    就好像蚍蜉撼树,真要是对峙起来哪里有赢的余地。

    但是刘臣一点也没有退却的意思,反而来了劲。

    他脸色涨红,一生气就没有了商务精英的气度与派头。

    “沈颂!你又来和我家玉守不清不楚,你俩……你俩要这些东西,刚刚到底是在做什么?!”

    宋玉守抱着手臂看好戏,也没有帮忙解释的意思。

    而沈颂, 更是一点解释的兴趣都没有。

    他转身朝外走, “问你家宋玉守去,你的东西我一样没动过。”

    刘臣怒道:“沈颂!你给我站住!话都没说清楚就想走?!”

    沈颂站定脚步, 半侧过身,凌厉的眼锋像是冷刃一般。

    “怎么, 我说了你不信, 非要我说我和宋玉守滚了床单你才高兴?你想听这个, 我还没兴趣和你耽误时间!”

    他很是不耐烦,也不想多纠缠, 扬了扬手里的药,昂头对宋玉守说话:“把你家醋坛子好好管管, 明明二十三四的人了, 一点常识都没有。”

    不知道二十三四岁的,骨头再断了不如小时候好愈合吗?

    宋玉守微笑着抱着手臂,懒洋洋地抬起一只手挥了挥,“拜拜~”

    刘臣怒目而视, “玉守, 你就让他走吗?”

    宋玉守歪了歪头, “不然怎么办,人家拿药去给相好Omega‘救命’呢,你拦着不让走啊?谁都别把谁逼得太紧了,万事留一线,日后好相见。”

    “这药……不是给你吃的?”

    刘臣恢复了一些理智,走过来拉住了宋玉守的手臂,“玉守,我太过紧张你了,那药不是给你用的我就放心了,我不该怀疑你的。”

    宋玉守露出了看傻子的眼神。

    “刘臣,你这一吃醋就伤脑子的毛病什么时候才能好。明天你作为主办方发言人兼活动总负责,所有人不都得看你脸色,明天你找回场子不就好了。”

    刘臣:“什么?”

    他没听懂宋玉守的意思。

    宋玉守拍了一把刘臣的脑门,笑嘻嘻地说:“沈颂刚刚开过来的车上面有活动主办方酒店停车场出入牌,牌子上还写着大会的名字呢,所以明天沈颂一定是要参加活动的。”

    “不知道他那个紧张的要命的小Omega去不去,按照这情况估计是彼此形影不离的,我可是一定要去看看热闹。”

    “看看到底是哪家的漂亮Omega,能把沈颂这个油盐不进的家伙迷成这个样子。”

    -

    沈颂回到酒店房间已经早上六点,他一夜未睡,眼睛里都是血丝。

    但是哪怕是有些疲惫,他还是先去敲了潘倩的门,不由分说地将云凛的行李箱拖了出来。

    潘倩还没睡醒,看到沈颂这个没精神的样子,一下子在脑海里呼啸开过了无数量飞车。

    ——太累了,一定是太累了。

    她拍了拍沈颂的肩膀,双手一起竖起了大拇指。

    “人有多大胆地多高产,没有耕坏的地只有累死的牛,加油!”

    什么乱七八糟的。

    沈颂乜斜了她一眼,懒得解释,拉着行李箱就出了门去。

    轻轻刷开了房门卡,沈颂推门进去了这间陈设不大对劲的房间。

    纱幔围拢的圆床之上,云凛还在昏昏沉沉地睡着,那玻璃浴室上还有水渍未干。

    ——看来云凛是去洗过澡了。

    洗确实是洗过了,可他却不知道,这浴室里刚刚随着水流涤荡,隐匿去了一些秘密。

    沈颂将行李箱拖进来以后靠墙放了,走去床前看了看云凛。

    云凛睡得很香,蜷缩在被子里,像是个安眠的婴儿。

    那长睫颤颤,似乎是梦见了什么,引得心绪浮动。

    沈颂伸出手掌探了一下那光洁的额头,没有发烧。

    这是万幸。

    刚被完全标记的Omega很容易有排异反应,发烧也是说明有排异症状。

    幸好他家云凛哥哥不排异他,也说明他俩信息素完美契合。

    眼看时间尚早,沈颂留下药以后轻手轻脚地退出房间。

    酒店的早餐还没好,沈颂就迎着朝阳出了酒店门,和晨练的大爷大妈混在一起,溜达在城墙根前面的路上,打算给云凛买一些早餐。

    这个时候,兜里的手机突然嗡嗡嗡地响了起来。

    沈颂摸出来一看,沈清的。

    他刚开始没想接,但是对面坚韧不拔地一次次打过来,最后他还是妥协接起了电话。

    “喂?”

    果不其然,那边掀起了惊涛骇浪一般的咆哮声。

    “小兔崽子你可是长本事了,要不是早上李秘书和我说我都不敢相信,昨晚他陪着一起去料理的陆锋!你也太狠了把人陆锋揍进医院,这让我以后和你陆伯伯怎么相处?”

    “怎么相处?!”沈清厉声喝问。

    停了两秒。

    “绝交呗。”

    沈颂恹恹地耷拉着眼皮,也没有继续解释的意思。

    沈清气得要炸裂了:“你这说的是人话吗?”

    沈颂懒洋洋地活动了一下脖子的筋骨,“我要不是人,昨晚就直接送他去见阎王爷了。”

    沈清那边气得不行,还想骂人,褚美凤接过了电话。

    “沈颂,你还在临市吗?你怎么好端端的把人家陆锋打进了ICU了?”

    ICU?

    算是便宜他了。

    这两句话沈颂憋着没出口,最后挤出一声敷衍的鼻音:“嗯。”

    褚美凤也动了一些火气:“你总得和我说说原因吧,一个‘嗯’字,算什么回答。”

    沈颂在热气腾腾的小吃摊前伸着脖子看,一边举着电话一边对摊主说:“两碗豆浆,一碗放糖一碗不放糖。再来俩包子,素馅儿的。”

    褚美凤敏锐地察觉出了不对:“你和谁在一起?”

    沈颂:“……”

    他停了停:“妈你别问了,反正你知道我也不是无缘无故惹麻烦的主儿。我的人,我得保护。”

    褚美凤是见多了大场面的人,怎么听不出沈颂话里的意思。

    她沉默了片刻,立刻换上了轻松的语调。

    “那行,你妈妈我也想去看看我家儿子怎么保护高岭之花的。”

    “就在你打人的那间酒店是吧?”

    ——他妈也不提陆锋的名字了,用打人俩字替代。

    “……”

    沈颂再想制止已经来不及了,褚美凤这般雷厉风行的女人,哪里是简单说“不要来”就真的不来的主儿。

    他干脆认命:“那你来了别吓着人。”

    “怎么会呢!”

    褚美凤似乎还在在意上次见儿媳妇狼狈的模样,这次打算风采卓绝地亮相。

    “位置发我,顺便帮我约一下时间,我们晚上一起吃个饭。”

    -

    沈颂拎着早饭重新回到酒店房间的时候,云凛已经换上了干净的西装。

    桌上的药品已经拆开,锡箔纸的真空包装下面已经空了两片,想来云凛也是吃过了药。

    纱幔围绕的室内,白天的阳光洒落进来,有种朦朦胧胧的梦幻感觉。

    云凛听见玄关有响动,转回身看来人,眸色又恢复了一如往昔的淡然。

    “辛苦了,一会没事的话就休息一会吧。”

    沈颂放下早饭在茶几上,分门别类地摊开摆了一桌。

    本来就想买点豆浆油条,突然意识到云凛刚刚完成一个重大阶段的转变,可能一些食物吃起来不舒服,于是就每样都买一点,清淡的、浓郁的、爽口的什么都有,结果就是越买越多。

    他甚至都想买了旁边外卖小哥的外卖箱,这样就可以给他哥再多买点吃的。

    云凛走过来,修长的手指系着领带。

    只能略扬起下巴,半垂着眼眸看着这一桌子热腾腾的早餐。

    “买这么多?”

    沈颂铺好了早点,看见云凛过来立刻站了起来,乖巧如贤妻似的伸手替他系领带。

    浑然忘了昨晚自己是怎么折腾人的。

    沈颂个头略高了一些,站在那里把窗口的光都挡住了,落了一片阴影在云凛的周身,将身前的人围拢。

    “我怕你吃不惯,”说着,沈颂偷偷观察了一下云凛的脸色,发现那漂亮的脸庞已经恢复血色与通透的白皙,心下稍宽,却还是有几分担忧,“哥哥,一会那个劳什子活动很重要吗?不然就不参加了吧?”

    云凛微微扬起下巴,配合沈颂系领带的动作。

    偏生他生得比沈颂低了几公分,这一仰起头就变成和沈颂近距离对视。

    昨晚沈颂离开以后,自己确实做了一些自己都没想到的“出格”的举动,这就像是个不可言说的秘密,让云凛心虚。

    ——如果让沈颂知道,自己昨晚想他想到在浴室做出了丢人的事情,也不知道脸要往哪里搁。

    “不用。”

    躲开视线,云凛将脸别到一边去,不与沈颂对视。

    “我又没什么。”他刚把视线转移,发现自己视线落点是那个像是木马又像是刑.具的奇怪椅子,那椅子上的铆钉似乎刺.痛了他的视线,又慌忙逃逸目光,假装什么都没发生过似的强自镇定。

    “我出差就是来参加学术峰会的,主办方应该还有一个学术成果要发布,不能不去。”

    沈颂歪头,故意去追那一看就不安定的视线。

    “哥哥看哪儿呢?”

    云凛看着墙壁,突然发现那里挂着一个皮鞭,颈项的温度就有点烧起来,再度目光逃逸。

    沈颂看着好笑,“难不成,哥哥想试试?”

    “……”

    云凛的脸腾地一下就红了,“幼子无状!胡说八道些什么。”

    “那你躲什么?”沈颂捏住他的下巴,将他的视线被迫挪到了那个纱幔围绕的木马上,“不然哥哥给‘幼子’解答一下,这个椅子有什么奇怪,为什么不敢看呢?”

    云凛一巴掌拍开了他的手,转身去了窗边,自己给自己系领带。

    还不忘嘴硬。

    “有什么不敢看看的。”

    沈颂走过去,故意靠在落地窗上,抱着手臂欣赏美景一般。

    “那哥哥倒是看看我嘛,毕竟我很辛苦。”

    这一句双关,实在是让云凛无地自容。

    就想气气沈颂,于是语气冷硬地开口。

    “感觉辛苦可要多喝点补肾的药了,毕竟年纪轻轻的。”

    沈颂把这不再冷的眉眼看在了眼里——他家的哥哥哪里是真的动气,简直是在和他变相撒娇呢。

    “放心吧哥哥,只要你在我跟前,不比什么药都有用?我没关系,反而可以陪我的教授哥哥开发无数新动.作,解锁新场景。”

    “闭嘴!”云凛脸红了,眼看着又想逃,却被沈颂一把捉住了手臂。

    他继续盯着面前这个面色如樱花覆雪的妙人,笑得有几分痞气。

    “其实72小时没到,真不要试一试——”

    “我看你对那个木马很感兴趣。”

    腾地一下,云凛的耳朵尖尖都已经红透了。

    这是什么混账话!

    他甩开了沈颂的手,眼尾的两抹绯红更是潋滟,“不要再胡言乱语!要吃饭就过来吃,不吃就滚出去!”

    “吃吃吃,”沈颂笑得眼角弯弯的,“我想吃的可多了,哥哥陪我呀。”

    “……”

    两个人伴着着一屋子诡异的装潢与布置,吃完了早饭。

    到达会场的时候,已经有好几个人围住了云凛。

    一口一个“云教授”叫的好不热情。

    这些人大部分都是从学术期刊上见过云凛的文章,此刻见到了真人更是惊讶,纷纷上前握手自我介绍。

    门口的人有些多,加上这些人有些太过热情,云凛视线内那一抹高大的身影就被人潮隔绝在外。

    云凛多次回头,也并没有看见人,反倒是被簇拥着往里走,转眼就进了峰会的大厅。

    沈颂跟着往里走的时候,却在签到处被西装革履的维护人员拦住了。

    “这位先生,请出示一下入场许可,我们需要核实一下身份。”

    沈颂双手插着裤兜,站得不算笔挺,有一点懒洋洋的。

    “我陪人来的。”

    也许是看沈颂有点年轻,那个人更是不打算放人。

    一副公事公办的态度。

    “即便是陪同,也需要入场通行证。”

    沈大公子“啧”了一声,皮笑肉不笑的:“我一个帮人提包的小跟班罢了,你不让我进去不要紧,我看看一会有没有人来找你。”

    沈颂的外形过于出众了,站在那里就是一道夺人视线的风景,很快这里的骚动就吸引到了一个人的注意。

    那人与身旁的人笑了笑,端着十足十的架子走了过来。

    “哎呦,是沈颂啊。”

    那个身高不高但是眼高于顶的看门人,见到了刘臣立刻毕恭毕敬地躬身行礼,“刘部长!”

    “您……认识这个人啊?”

    刘臣嘴角勾着,摆了摆手,一脸的看热闹的模样,“虽然我认识他,但是实在没办法,”他转而看向沈颂:“我们这个峰会是一个人一个通行证入场的,你没有通行证我也没办法破例让你进去,实在是不好意思了。”

    作为活动的主办方,刘臣借了家里的势头,势要将吃进去的醋变成找回的场子。

    他就是受不了宋玉守身边有别人的身影,尤其是宋玉守追过的沈颂。

    简直就像是个巨大的威胁,利剑悬在头顶一般无法安眠。

    沈颂站直了身子,一脸不好惹地看着刘臣。

    “你找麻烦不看场合是吗?”他有点不耐烦,将自己的额前的头发向后一捋,随着那快速倒伏回来的发丝,扎了一记眼刀过去,“我有重要的人在里面,你是不是今天非要找不痛快?”

    “重要的人?”刘臣眼睛转了转,“是谁?”

    面对有探听隐私嫌疑的问题。

    沈颂的脸上写满了“关你屁事”的表情,“有他妈你什么事儿,滚!”

    刘臣本来想起来宋玉守说的话,说是沈颂今天可能会带着他那个相好参加活动。

    沈颂也说了是很重要的人,这个人八成就是他的相好。

    刘臣刚想自己找个台阶下给沈颂个临时通行证,没想到被一个字骂得上了火气。

    “沈颂,你以为你是什么人,在我刘家的地盘上对我呼来喝去!”

    刘臣是财经周刊的常客,财富新贵,对外一向以绅士形象示人,没想到此刻被气得有点兜不住面子,说出了自己后来回想都觉得很幼稚的话。

    沈颂倒是一如既往地不给人留面子。

    “刘臣,你肋骨被我踩断的时候也没见你这么硬气。”

    刘臣气得胸口起伏了两下,叫道:“保安!叫保安来把这个没用通行证的给我轰出去!”

    这边有了冲突,自然有关注的视线。

    一些看热闹的人渐渐将二人围拢了一个小圈,就好似一切都不如看热闹重要——什么峰会不峰会的,都是来赶庙会的。

    “呦,刘家的小公子啊,不是商务精英吗,怎么和人在门口吵架来着?”

    “刘家在这里只手遮天的,这个帅小伙儿今天是不是有麻烦了呀。”

    “还能有谁比刘臣厉害,能办这种帝国级的学术峰会的,哪有善茬,据说当时这个刘臣为了追自己的相好,差点毁了一套帝国垄断行业的产业链,凶着呢!”

    “这个也凶,也不知道谁比谁更凶!有热闹看了。”

    几名保安分开人群走了上来,结实孔武的身板说明了个顶个儿都不好惹。

    可是沈颂更是不好惹,一米九的身形,站在中间一点都没有怯色,反而脸色板的更是凌厉,眼神乖戾,就像是要把面前的阻碍撕开一条血路似的。

    刘臣气得不轻,反复提醒自己是主办方,不可以亲自动手。

    于是就只能逞口舌之快。

    “好家伙你吓唬谁呢,刚刚和我们工作人员说有人来找,不管是谁来找,你都进不去。”

    本来没有通行证确实不打算硬闯的,只可惜沈颂着急见云凛,加上刘臣一直找茬,于是今天他的打定主意偏偏不走了。

    不光不走,沈颂还没想这个峰会能好好办。

    他怕谁,他谁都不怕。

    除了他哥云凛。

    沈颂嘴角勾上了一抹含着讥诮的冷笑,“刘臣,你找茬还是找死?”

    “找死我就成全你。”

    眼看着沈颂眼底已经浮上了一片暗紫色的危险信号,那些保安也在逐渐朝他靠拢。

    宋玉守远远看见就急忙分开人群往里挤。

    他可是知道沈颂这么暴戾的alpha信息素释放起来是多么恐怖,很可能一群人一起下跪。

    那还搞什么峰会,直接成了新王的登基仪式了。

    ——刘臣这个醋缸,真的是要命!

    见好就收不会吗,总是那么容易生气,怎么教都教不会!

    眼看着宋玉守要挤到人群里,突然,耳畔传来一声清清亮亮的呼喝。

    “住手!”

    声音并不凌厉,却带着股不怒自威的威严。

    看清来人后,人群自然而然向两边分开,云凛冷着脸,一身冷肃之气,沉着眉眼,举步走了上来。

    迎着所有人的视线,他腰背挺得板正,微微扬起线条精致的下巴,声音不算高亢,但是掷地有声——

    “他是我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