玫瑰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未婚夫出轨了 > 正文 101、、番外
    尽管没有谈恋爱的经验, 伏予孟看?着?楚宜丰突然在她眼前放大的脸,也大概能够猜测到,他应该是要亲她。

    事实证明确实如此, 楚宜丰的呼吸落下来, 伏予孟别开了脸, 躲开了这个即将到来的吻。

    奇怪的是,楚宜丰的吻似乎也没打算真的落下来。

    他的嘴唇即将贴上来的时候,忽然收了力度,停在了她的面前,距离不过短短的一瞬。

    “对不起。”他说,随即站直了身体。

    伏予孟心里仿佛住了一头发疯的小鹿, 没有方向地乱撞着?,要冲出来似的。

    呼吸暂停了一瞬的感觉, 随即像是缺了氧又重新获得氧气, 胸腔不停起伏, 急促地呼吸着。

    他的吻没有落下来, 确切说来,他没打算真的要吻她。

    意识到这个问题,伏予孟内心的感觉变得复杂起来。

    说不上是松了一口气还是失落,或者是尴尬,她没敢抬头看?他, 保持着?低着头的姿势,看?向地面上的某个点。

    “没关系。”她说。

    “是不会原谅我了吗?”楚宜丰有些失落地问。

    “我……”

    伏予孟张了张口, 却不知该作何应答。

    原谅吗?

    似乎原本也没有很生气,只是一直都觉得很难过罢了。

    之所以下意识地躲开他的吻,是因为她觉得,他们还没有确认关系, 没有成为男女朋友,所以,这个吻自然也不应该产生。

    他只说了喜欢她,却没让她做他女朋友。

    难道这也要她主动吗?

    她就算喜欢他,也不想这么随便就将自己的初吻送出去。

    “这个。”楚宜丰掏出来一条项链给她,“你戴着。”

    伏予孟转过头去看?,是一条细细的链子,下面坠着?一枚铜钱。

    “这是?”伏予孟有些好奇,看?起来不像是项链了。

    “我替你求的平安项链,你戴着,聊胜于无。”

    楚宜丰不是一个迷信的人,他更相信因果循环,人定胜天。

    但是此刻,他却给了她这样的一个东西。

    什么时候,他也把希望寄托在这种他从来不曾相信过的东西上了呢?

    伏予孟不得而知,这几年他们总归是慢慢疏远了,踏有了很多她不知道

    的秘密。

    “谢谢哥哥。”伏予孟伸手接过来那条链子,直接往脖子上套。

    楚宜丰握了握拳又松开,想替她戴,却又忍住了。

    “我会等你。”他说,“等你重?新接受我。”

    他的眼神是从未有过的坚定,让人相信他是真的会说到做到。

    伏予孟抬头看?着?他,离别在即,这个她喜欢了也不知道多少年的男孩子,什么时候也变得有些陌生了呢?

    迟来的深情,她还应该接受吗?

    手机在这时候响了起来,伏予孟低头掏出手机,没有看?备注就接了电话。

    是周泽睿。

    周泽睿也要去做交换生,和她同一个国家,只是不同的学校。

    他问:“开心,你在哪儿呢,我都到了,不是说好坐同一班飞机么?”

    “我在……”伏予孟抬头看?了眼楚宜丰,“我和哥哥在一起,你先进去吧,一会儿我来找你。”

    “那你可要快点,我带你玩游戏。”

    伏予孟挂了电话,整理了一下刚刚跑起来的时候乱了的衣服,低声道:“哥哥,我要走了,你回?去忙工作吧,你一定会成功的,以后会赚很多很多的钱,让很多很多的人都认识你,对你尊敬,还会——”

    “开心!”楚宜丰一把抓住她的手,情绪一下子崩溃了似的,“如果没有你,一切都不重?要了,你明白么?”

    “可是,哥哥,你就是因为这些疏远了我,这不是你想要的吗?”

    “我错了。”他说,很诚恳的语气。

    楚宜丰将她的手紧紧抓住,甚至伏予孟都感觉到疼了,只是她没说出来。

    “你知道错了又能怎么样呢?做错了事情,就要受到惩罚,就应该要承担后果。”

    “那我应该承受什么后果?”

    “失去我。”

    “必不可能。”

    伏予孟:“……”

    楚宜丰忽然发了疯似的,一把将她拽进怀里,紧紧搂住。

    “我不可能失去你,你也休想!”他发了狠似的说到。

    只有小时候他会将她抱在怀里安慰,慢慢长大以后,他就很注重男女有别,不再对她有很亲密的举动了。

    这样的拥抱,有些陌生。

    陌生,却又很真实。

    他仿佛用尽了全身的力气,要将她揉进身体里似的。

    伏予孟的脸紧紧贴着?他的胸口,可以清晰地感受到他的呼吸心跳。

    她哭了,闷闷地问:“你为什么现在才说喜欢我,为什么呢?”

    “我想等我可以配得上你,我以为你会一直在,是我天真了,对不起。”

    “可是我不想了,哥哥。”

    伏予孟这么说着,心里却想的是完全相反的。

    她想和他在一起,但张嘴却全是拒绝的话。

    她不知道自己怎么了,就是完全没办法控制住自己,只想说一些反话气话。

    “你想,开心。”楚宜丰轻轻吻了吻她的头顶,“哥哥求你。”

    “哥哥……”伏予孟伸手抱住他的腰,在他怀里泪如雨下,“可是我马上就要离开了。”

    难道感情之初,就要开始漫长的异地恋吗?

    “我等你,我去看你,大不了,这公司我不要了,我去陪你,怎么样都好,有出息也好,没出息也罢,如果要失去你。我拥有的一切都将毫无意义。”

    “哥哥……”

    “开心,我爱你,一直一直,永远永远,就当哥哥求你,再给我这一次机会。”

    “开心,别和周泽睿好,别和除我之外的任何人好,我愿意以后对你毫无保留,只求你给我这样的机会。”

    ……

    也不知道在这里相拥多久,伏予孟的手机再次响起来。

    “我得走了,哥哥。”

    伏予孟擦了擦眼泪,挤出个笑容,“给我点时间。”

    “开心……”

    那架飞机最终还是准点起飞了,慢慢地,从低到高,飞上了三?万英尺的高空。

    楚宜丰在地上看?着?,那架飞机慢慢变得越来越小,载着他心爱的女孩子,飞往了大洋彼岸。

    -

    伏予孟已经到了新学校一周了,该办的手续都差不多办完了,算是安定了下来。

    放假的时候,周泽睿来找她玩了一天,还想赖着?多玩一天,被她强行赶走。

    送别了周泽睿,她转身要进门,身后响起一声喊:“开心。”

    伏予孟呆呆地立在那里,不敢置信。

    这声音,是他来了么?

    还是幻觉……

    伏予孟没敢回头,这几天,她一直做梦,梦见他来找她,梦见他们谈了恋爱,梦见他们结了婚,幸福地生活在一起。

    只是一醒来,

    身旁空空如也,只剩下她一个人。

    身后隐约有脚步声响起,伏予孟的手微微颤抖起来。

    “开心。”又是一声喊,比刚刚更近更清晰。

    “哥哥来了。”

    伏予孟眨了眨眼,一滴泪落下来。

    手指被人勾住,随后一阵力道传来,将她拉得转了个方向。

    她身后站着?的,确实是那个夜夜入梦来的人。

    一周多不见了,他看?起来憔悴了些,清瘦了很多。

    伏予孟有些心疼,也很惊讶:“你怎么来了?”

    “公司交给叔叔了,大学毕业前,我只专心读书,还有……”

    “什么?”

    “专心想你。”

    伏予孟狠狠地锤了他几下,嘴里不停骂:“你就是个作精!你知不知道你错过了我们多少好时光!”

    楚宜丰任由她打着?,明明有些疼,他嘴角却带着?笑:“我错了,宝宝。”

    “谁是你宝宝!不许你乱叫!你从前要为了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疏远我,现在却又为了我放弃那些东西,你是不是疯了!”

    “是,我疯了,我想你,想到无法自拔,无?法控制我自己,我疯了,疯到每天都如同行尸走肉,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从认识你开始,我从来没有离开过你这么远,远到我都快感觉不到你的存在了。”

    “讨厌鬼呜呜呜……”

    伏予孟说不出来别的话了,抓着?他的衣服呜呜哭着。

    “宝宝,抱抱。”楚宜丰抱着她温柔地安慰着,低下头轻轻吻她的头顶。

    “可是你还要读书,你还要回?去,你还要离开我,你叫我怎么办,叫我怎么办……”

    伏予孟一想到他们又要分别,聚少离多,忍不住伤心。

    “放假我会来找你,你不用奔波,都交给我,就当你说的,这是我做错事情的惩罚,这是我的后果。我们还有寒暑假,还有好多好多的时间,我们以后会很好很好,我们还有这一辈子。”

    “可是我想你,可是我想你啊!”

    伏予孟终于不再说反话了,大声说出内心深处藏起来的话,像小的时候撒泼那样大吼大叫,不管不顾。

    楚宜丰笑着?捧着她的脸,嘟着?嘴哄她:“不哭了不哭了,哭鼻子不是好宝宝了。”

    “讨厌鬼哥哥……”

    “讨厌鬼想要吻你。”

    楚宜丰说完,凑近了,小心翼翼地问:“小公主答应吗?”

    “我不——”

    “不要也要。”

    楚宜丰直接吻了下来。

    一阵风吹过来,吹起伏予孟的长发。

    夜幕四合,她伸手环抱住他。

    作者有话要说:这个番外写完了

    这几天大家放假了,我也想,所以这几天不更新了

    应该还有个小番外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