玫瑰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逃离疯人院 [无限] > 正文 第81章 凶杀展览9
    汽车已远去, 山顶别墅重新恢复安静,只余些许风声,和藏在草丛里的虫鸣声。

    周谦静静望一眼白宙走向自己的样子, 听见什么后,又看向了房门的方向——阮梅站在那里,正一动不动地盯着司机开车离去的方向。

    因为角度和距离的缘故, 周谦看不清她的表情,但能看见她的右手把在了门框上,用力到指节都有点变形了。

    很快,阮梅有了行动, 她朝前院的四个“孩子”走了过来。

    到他们跟前的时候, 她的表情已经恢复了和蔼。

    阮梅问他们:“你们要不要喝牛奶啊?姑姑家里的牛奶, 不是你们平时喝的那个牌子,妈妈去给你们买点?”

    周谦和白宙站在最前面,发现他们没答话后, 阮梅又走到了柯四和柯十面前。

    柯四和柯十完全是抱大腿混经验走到的现在, 稀里糊涂地加入军团, 又稀里糊涂进入了这个副本, 此刻看着杀人狂魔就近在眼前,只有她说什么就是的份儿。于是他俩一起回答:“喝、我、我们喝……”

    “好。那妈妈去给你们买。山脚下就有家超市。不远。”阮梅朝他们一笑, “你们不要离开哦, 早点睡觉, 安心等妈妈回来!”

    语毕,阮梅拿出车钥匙, 上了另外一辆车, 将之发动后, 又开走了。

    目送又一辆车离开, 周谦双目眯了一下,语气微沉地说道:“柯二和柯三如果是个好人,那我就多提醒两句,帮帮他们了。可惜他们不仅想让我死,还作恶多端。那个柯二啊,都不避讳承认恶行的。”

    话到这里,周谦侧过头瞥向白宙,发现他居然又低头剥起了橘子。

    收到周谦的目光,白宙抬头看他一眼,脸上的表情大概是“随便你想玩什么我配合就好”。

    见他这样,周谦不由自主地脑补出了一幅场景——

    世界走至末日,遍地尸山血海,白宙刚挥刀砍了丧尸或者别的什么玩意儿,脸上还挂着血。就在那样的状况下,他连脸上的血都没擦,只是目光清冷神色平静地剥着橘子,然后温柔地把橘子递过来,问自己要不要吃。

    嗯。白宙身上确实也有一股疯劲。

    还是很难看出来的那种。

    周谦这么想着,听见白宙果然开口问了一句:“还想吃橘子吗?”

    周谦原本想说,这橘子实在太酸了根本没法吃,要不是刚才要忽悠柯二,他差点没崩住,得亏自己演技好,才硬生生把那股酸劲儿忍住了。

    但转瞬想到什么,周谦伸出手,摊了开来。

    白宙瞥见他的动作,把手里剩下的半个橘子全递了过去。

    “礼尚往来哦。”周谦掰下一瓣橘子,摘掉了上面的白丝儿,再递还给白宙。

    白宙看周谦一眼,很果断地接过吃了,然后立刻皱了眉。

    看见他的表情,周谦乐了,笑着问他:“哈,酸掉牙了吧?”

    白宙嚼了几下橘子,把它吞下去了,再深深看向周谦,伸手拨了一下他耳后的头发。

    带着些许笑意,白宙言简意赅地开口:“没。挺甜的。”

    那一瞬,周谦这样的人,居然难得愣住了一下。

    然后他迅速转过了身,背对了白宙。

    如此,白宙没能看到他的表情,只能看到他月光下他耳骨上亮闪闪的缩小版耳钉。那是他在这个大副本里的打扮,当离开蓝港市,这些耳钉也会随之消失。

    白宙不知道的是,这会儿周谦脑子里滑过的是好几个数字。

    周谦从小就聪明,他很早就学会了察言观色,也很早就懂得了人情世故。

    早熟如他,在中学的时期,自然早就察觉到他和白宙之间的关系,已经超出了普通的同学、朋友甚至兄弟的情谊。

    如果非要形容的话,他和白宙之间,可能只是隔了一层窗户纸没捅破的关系。虽然有时候他觉得那层窗户纸可能厚了些,但大体还是那么个意思。

    不过,因为白宙身上始终存在一些周谦没看懂的东西,所以中学时期的周谦对此又有着大概30%的不确定。

    七年前,白宙一声不吭地消失不见后,周谦一度把这个不确定性增加到了200%。

    直到在游戏里,通过直觉的指引、步步逼近的试探,周谦总算让白宙现了身,不确定性慢慢地随之减少到了90%。

    之后就到了今天。

    以演戏骗人为名义,周谦把半真半假的试探进行得不动声色,有那么几个瞬间,他恍然觉得自己好像真的回到了中学时期——那个他在白宙面前彻底任性、肆意的时期。

    少年时期,人的爱与恨都很单纯。

    成年之后很多事情才变得复杂起来,尤其是当他们分隔了七年之后。

    周谦发现自己居然学会克制了。

    在见到白宙之前,周谦想过很多种质问的方式。他逼也要逼白宙说出所有隐瞒的秘密。

    可当白宙真的让他随便开口问的时候,周谦站在海边,注意到白宙眼神的那一刻,就什么都问不出来了。因为他觉得白宙会为难。

    处在特殊的游戏里,面对两人间复杂的、说不清道不明的关系,周谦只能尽力化繁为简。

    经过一整天的相处和探寻,在回忆滤镜的加持下,他将心里的数字降到了80%。

    最后,白宙是向来不会说花里胡哨的话的。

    他一旦开口说了什么,就一定很诚恳、很发自内心。

    所以,在他刚说完橘子很甜后,周谦感觉可以把数字继续降到70%。

    不对,不能一下子降那么多。

    嗯……那就72.9%吧。

    这个数字应该还比较准确。

    周谦脑子里滑过了很多。不过那也仅仅只是两秒钟之内发生的事情。

    他很快蹲下来,捡起刚才他做戏时扔在地上的几瓣儿橘子,再走到院子的垃圾桶前,和手里的橘子一起扔掉了。

    之后他头也不回地朝别墅内走去,话倒是对白宙说的。“宙哥,进来商量下怎么对付阮梅?”

    这个当头,眼见着阮梅开车离去,柯四和柯十有点摸不着头脑。

    他俩商量了一下,一起走到了院门口。

    喜闻乐见地,他俩再度收到了系统提示,就又灰溜溜地回来了。

    两人交头接耳商量了几句,干脆去到房屋内,走到了周谦跟前。

    实在也是因为周谦之前的表演太过认真,搞得他们以为今晚留在这里必死无疑,站在周谦面前的时候,两个人的脸色是统一得煞白。

    “咱们、咱们现在什么情况?该怎么办?”

    “我们今晚是不是活不了了?”

    “柯二和柯三背叛了我们!他们不是我们兄弟!”

    “对!我俩真的跟着你走!”

    周谦听着这些话的同时,打量了这两人好几下。

    他下午看到司机朋友给阮梅车钥匙的时候,就已经猜到了陷阱。

    所以,他故意说自己要跟着司机等人离开别墅,就只是为了试试那四个墙头草的品行。

    早上他们虽然都说会完全跟着自己走,但那柯二和柯三的状态明显不对劲,周谦已经好几回发现他们互相递眼色了,很明显他们在私聊频道聊着什么。

    周谦随手那么一试,倒果然试出东西来了,利益攸关之际,柯二和柯三绝对会把自己推入火坑;外加上他们亲口承认杀过不少人,周谦也就由他们走入陷阱,并没再开口提示什么。

    柯二和柯三大概率没命了,至于这柯四和柯十……他们就算有背叛的心思,也没那脑子。

    暂时看来,他们只能乖乖听话,那么自己倒是可以把他们当做工具人使用。

    既然要用他们,当下还是要让他们把心态放平和,别因过度恐惧坏了事。

    所以周谦开口道:“放心吧,死的不是我们,只会是柯二柯三。”

    柯四和柯十明显没懂为什么。

    周谦便问:“还记得A号展览馆里,最后两间展厅的死者是什么模样吗?”

    似乎回忆起那两个孩子的不堪入目的死状,柯四和柯十两个人不免都打了个寒战。

    周谦便道:“之前我也一直没想清楚,他们到底是因为什么样的‘意外’而死去的。但在今天下午,当发现多了一辆汽车,并且发现那是阮梅要用的汽车后,我猜到了。

    “你们应该看到过这样的新闻吧——

    “家长外出购物,误把孩子锁在车里,然后孩子们在汽车里被活活闷死了。”

    “两个孩子,一男一女,共同特征是头发湿、衣服湿。可这湿润的程度又颇为有限,不像是水里泡过的,他们的死状并不是溺水。那些潮湿的痕迹,是身体出汗所导致的。

    “尤其是那男孩,他不仅出了很多汗,甚至还流了鼻血,面色也泛着诡异的潮红。为什么?当然是被热出来的。

    “正午时分,把车开到大太阳下,大人下车,把孩子锁在车里。汽车顶着烈日暴晒,不出一个小时,车内温度急剧升高,当达到42度,就可以夺人性命。那个小男孩就是这么死的。”

    闻言,柯十牙齿都吓得打战了,不由问:“我记得那个小女孩,她身上有很多抓痕,又是怎么回事?她没有流鼻血吧好像?”

    周谦道:“这两个孩子应该都是被反锁在车里死去的。男孩是死于太阳暴晒导致的车内温度过高。至于女孩……她多半是死于一氧化碳中毒。

    “阮梅离开前汽车的时候,没有关空调。汽车发动机不充分燃烧释放的一氧化碳越来越浓,导致小女孩中毒。她被反锁在车内无法逃离,身体会非常难受,甚至在缺氧过程中产生幻觉,于是把自己抓伤了。”

    侧头看了眼窗外,周谦道:“今天下午,司机和司机朋友各开了一辆车来。司机朋友把车钥匙递给阮梅的时候,我听见她说过谢谢他借车给自己。而司机本人开的车是柯芸家的。所以两辆车都不是阮梅的。那么她借车做什么?对应到展览馆里的尸体线索,就是拿来杀人的。”

    略作停顿,周谦又道:“在现实里,阮梅多半是隔一段时间杀一个,由于孩子的死亡可以通通被归结于意外,她逍遥法外了很久。

    “但现在游戏只给了三天时间,又把剧情限定在这种远离人群的别墅,因此,游戏里阮梅的目标就是干掉我们所有人。所以——

    “就算我们今晚不主动提出要离开,阮梅恐怕会以‘带几个孩子去山脚超市买东西’的名义,强行带几个孩子上车,再通过汽车处理掉他们。

    “而一旦我们提出离开,她就多半会开车追击过去。这种时候,离开的玩家,反而彻底逃不掉了。”

    “现在是晚上。明早司机就会和他朋友过来把车开走。所以阮梅只能在今晚行动。

    “最后,太阳暴晒这个方法,夜晚用不到。那么阮梅对付柯二和柯三的办法,多半就是让他们死在开空调的汽车里。”

    足足反应了三分钟,柯四和柯十才反应过来,继而后怕地双双出了一后背的冷汗。

    也是在这个时候,他们才意识到周谦的可怕。

    ——原来这一切,居然都是他的算计。

    换种角度理解,柯二和柯三如果真的死了,那恐怕是死在周谦的算计下的!

    似乎从他们的表情看出什么来,周谦笑了笑,开口道:“别慌啊。其实,如果柯二不是恶人,我会提醒他的。可惜了,他抢着要去送死。”

    半晌,柯四咽了一口唾沫,问周谦:“你、你就百分之百能肯定吗?”

    “那倒也不是。不过,玩家跟着NPC离开,会被阮梅追上、继而被谋杀的概率,起码在80%以上吧。但等阮梅跑这么一趟,回来少说也要两个小时以后了,甚至她可能整晚待在外面。”

    周谦又道,“那么,趁这段时间准备好一切,我们存活的概率,起码有50%。”

    话到这里,周谦发现柯四和柯十这两个人不但没有被安慰到,反而好像更害怕了。

    ——他们两个刚才只是怕阮梅,现在连带着周谦一块怕上了。

    见状,周谦立刻挤出一个非常纯良的微笑。“不要怕,你们老老实实做人,我不会搞你们的。只要你们听我的,绝对不会死。”

    用很认真的语气,周谦强调道:“我纠正一下,我刚说得不对。我们的存活率不是50%,是100%。”

    ·

    另一边。

    司机开着车往山下走,他朋友坐在副驾驶上打盹儿,煮饭阿姨在后座上试着跟两个“孩子”搭话,但“孩子”并没有理她后,她讪讪地闭了嘴,也开始打盹儿了。

    玩家中,柯三彻底放松下来,也睡着了。

    柯二倒是很警惕,他坐在靠窗的那一侧,望着漆黑一片的窗外时,目光里有着隐隐的忧虑。

    忽然之间,柯二感觉到他手腕一震,他收到了自己的赌徒发来的消息。

    玩家升到S级之后,之前一直跟着他的低级赌徒,也会晋升为高级赌徒。

    与此同时,赌徒也有了一次重新选择玩家的机会。

    之前赌徒只能绑定在一开始选中的玩家身上,但成为高级赌徒后,他们就可以去虚拟游戏大厅观察所有新人的数据和视频,系统给了他们一定的时间,供他们决定要不要更换玩家。

    柯二之前的赌徒果然放弃了他,现在也不知道找谁去了。

    但也不知道怎么,柯二获得了另一个高级赌徒的关注。

    这赌徒不知道怎么看中的他。几次合作下来,柯二发现他人还是挺靠谱的。

    只见赌徒发来的消息是——【我今天去虚拟游戏大厅,找出周谦之前的游戏视频恶补了一下,我发现他会出老千,而且特别厉害!】

    看到这句话的时候,柯二犹豫了一下,但没有立刻展开行动。

    之前在前院里,他们几个玩“抽鬼牌”游戏的时候,从周谦切牌的那几下动作,柯二就看出来周谦会玩牌。

    另外,周谦突然要吃橘子的举动很突兀,柯二就更猜到了,周谦会通过控制两个人的牌,来试图操控局势,继而把两张鬼牌掌握在手。

    将一切看在眼里,但柯二并没有点破,那是因为他自诩自己的手法更为高超。

    摸牌的过程中,柯二注意到好几次周谦都悄悄多摸了几张牌,后来又不动声色地换了回去。

    可惜周谦的眼神没他好、手速也没他快,他通过不断换牌、发现没鬼后又把牌放回去等等操作,成功将两张鬼牌都掌握在了自己手里。

    周谦和他都想出老千,彼此心知肚明。

    周谦技不如人,最后气急败坏,居然还对他那关系好到过分的“哥哥”动了手……

    这一切完全不像作假,每一步都逻辑合理。

    此外,按常理判断,让NPC带自己离开别墅也确实是个好主意……

    柯二想了很久,也没觉得哪里有破绽。

    可为什么自己会感到不安呢?

    这个时候,柯二看到赌徒又发来了几条消息提示——

    【我也对出老千之类的手法颇有研究,周谦在之前的游戏中出过一次很漂亮的老千,我刚才反复观看了很多次,可我完全看不出破绽】

    【周谦的真实手速很可能非常快,快到我肉眼无法识别的程度。那么他刚才很可能藏拙了。由此,你抽到了鬼牌,不是因为你比他赌术高,而是因为他假意与你比拼,实则是故意让了你】

    【闻斌,你的天赋是“第六感”,直觉流派在这个游戏里,也很重要。所以,无论如何,相信你的直觉,跳车,离开!】

    闻斌顶着“柯二”的名字犹豫了好一会儿,终于在赌徒的劝说下,决定跳车离开。

    他伸手推了一下柯三,试图把他推醒。

    柯三昨晚担惊受怕了一夜,白天也没休息,这会儿好不容易放松下来,便是困得眼睛都睁不开。他懒洋洋地打了个呵欠睁眼看向柯二,问了一句:“怎么啦?”

    问完这话,柯三马上又睡着了,闻斌又推了他好几下都没推醒。

    就在这个时候,闻斌明显感觉到眼前一亮——那是后面汽车的车灯照过来,打在前面这辆车的后视镜上的效果。

    闻斌立刻反应过来,是阮梅追上来了!

    他又推了柯三一把,一时半会儿却怎么也推不动后,不得不选择了放弃。迅速拉开车门,闻斌立刻双手抱头,以“滚”的方式,顺着车前行的方向滚到了地上。

    夜间走山路,司机的速度并不快,闻斌这么做并没有生命危险,但也摔得够呛。

    狠狠砸在地上,再一路滚出马路,摔进旁边的树林里,他受伤并不轻。索性他姿势得当,头部只是略微擦伤,四肢也没有出现骨折等严重症状。

    坐在地上休整了一会儿,不再眼冒金星后,他爬起来走到了路边。借着树木与夜色藏住身形,望向马路,看到马上什么后,闻斌的神情越来越严肃。

    马路上,阮梅一路开车追了下来,她连续打了几下双闪之后,前车的开车司机自然明白过来,缓速后把车停在了路边。

    见状,阮梅也把车停了。旋即她走下车,再去到司机那边对他说:“不好意思啊,我想了很久,还是不放心的啊。孩子们想下山住的话……我还是亲自把他们送回家吧。”

    “可你这太操劳了吧——”司机有些不放心。

    “放心吧,我下午在车上睡了一大觉,没事儿的。送完孩子回家,我再上山看其他的孩子。”阮梅笑了笑,看向后车座。

    瞥见车座上居然只剩一个人的时候,她的笑容有些僵了。

    略作停顿,再出口的时候,她的声音已经变得很温柔。“孩子,下车,跟叔叔阿姨们说再见,去妈妈的车上。我们先去超市买点牛奶,然后妈妈带你回家!”

    后座上,睡梦中的柯三感觉到手腕一震。

    他下意识睁开眼睛,在完全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看到了系统发来的提示——

    【本次判定NPC行为的关键物品:汽车】

    【汽车可以构成杀人道具,玩家即将独自坐在汽车内,阮梅即将在没有任何目击证人的状态下开车,判定结果为,可触发杀人行动】

    【阮梅即将杀死“柯三”】

    【判定结果立刻生效】

    ……

    片刻之后,小树林里,藏在这里的闻斌眼睁睁看着,阮梅把基于系统限制而完全无法反抗的“柯三”,抱回了后面的一辆车上。

    前方载着三个NPC的车很快驶离山路。

    过了一会儿,阮梅载着“柯三”,也开车去往了山脚。

    闻斌的眼睛有些发红了。

    这个游戏里的算计实在太多,只有柯三一直是真心对他的,他当然看得出来。他也曾对自己发誓,一定要真心对待柯三,带着他一直走下去。

    可刚才阮梅已经追了上来,他不能保证自己可以带着睡着的柯三逃跑而不被阮梅发现。

    他只能放弃柯三。

    这份痛苦内疚,他无法独自承受,只有把它转化为对周谦的恨意。

    咬了咬牙,闻斌发誓——他要为柯三报仇。

    半晌后,呼一口气,闻斌走出小树林,试着朝山下走了一步。

    但他收到了系统消息——

    【警告!玩家与NPC产生交互,虽然可以扩展剧情范围,但玩家闻斌现在已与NPC失去交互,目前严重脱离了剧情限定区域,玩家还有五分钟时间返回限定区域,否则玩家会直接死亡】

    见状,闻斌立刻拿出了一个能快速提高移速的鞋子,但它居然同样无法使用。

    他大声咒骂了几句,狠狠踹了面前的大树一脚,愤怒之下,却也只得用尽力气朝山上奔去。

    升到S级后,他的基础属性还不错,移速很快。

    饶是如此,他也一刻都不能停,才能在规定时间跑回山顶。

    ·

    此时此刻,山顶别墅内。

    周谦总算开始研究玩具了。

    他看的是一种非常特别的玩具,由大小不一、形状不尽相同的塑料钉子构成,可以通过插接的方式,在塑料板上拼出任意的图形或者数字。

    这玩具对培养孩子的图形想象能力、认识数字和简易文字,都能起到良好的作用。玩得更复杂一点的话,还可以用这个玩具拼凑出一连串故事。

    但与此同时,这也是一种十分危险的玩具。

    蘑菇钉大都很尖锐,将之吞咽、或者摔倒时不小心扎到手,都是不难发生的事。

    周谦研究玩具的时候,柯四和柯十也在研究,白宙则站在窗边望向山脚方向,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随意坐在地上,周谦兀自拆开包装袋,捏起一枚蘑菇钉仔细看了半晌。

    然后他瞧向站在窗边的白宙:“那个前额上破了个洞的孩子,就是被这玩意儿弄的吧?”

    白宙点头:“嗯,应该是。但它毕竟是塑料质地,想要让它扎进前额,没那么容易。”

    见状,柯四和柯十在一旁也交谈起来。

    “应该要什么机关的吧?”

    “下午我看见,柯二柯三在秋千那儿研究了好久。你们说,荡秋千把人摔出去,然后摔到蘑菇钉上,让前额扎进去,有没有可能?”

    “啊这,难度太高了吧。”

    “但我总觉得秋千不安全。嘶,我们先把秋千拆了吧!”

    听到这里,周谦倒是打断了他们。“秋千拆了,就有现成的钉子和碎木头。‘孩子意外摔倒,导致前额扎进钉子、碎木头’……这种‘意外’,是不是更容易让人相信啊?”

    “那、那用火烧?火烧大法好啊!”

    “展厅里既有的尸体,是对玩家的提示,便于玩家提前琢磨,阮梅可能会设计哪些‘意外’。但展厅里没有提示的‘意外’,不代表一定不会在游戏内发生。

    “所以,你点火烧秋千,反而可能给阮梅灵感,让她点燃整栋别墅,再把你推进火海中哦。”

    柯四和柯十要被周谦怼哭了。“那、那怎么办啊?这横竖不是个死吗?”

    周谦抬眸与白宙对视一眼,再笑着看向他们:“错了。这别墅确实是天然的屠杀胜地,不错。可是谁说过,一定是阮梅杀我们呢?”

    “阮梅都把陷阱送给我们了。”周谦笑着道,“那我们就一起来送她上路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