玫瑰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直播养崽后我成了团宠 > 正文 第75章 叽叽
    察觉到靳川靠近, 靳亭宴顿时炸起了毛毛。

    苏桥看着那么小的小家伙瞬间胀成了一个球。

    明明炸毛是为了震慑敌人,但小家伙炸毛以后趴在苏桥手心,看都不敢往外看一眼。

    苏桥:“……”

    所以你炸毛是为了给自己仗胆吗?

    贝禾渊看着靳川一瞬不眨的盯着靳亭宴, 顿时笑了,“哈哈, 靳川你看你知道它是什么动物吗?”

    靳川冷笑, “当然知道。”

    凶兽饕餮。

    我那亲爱的外甥, 你怎么还没等舅舅找你打架, 你就变成这副鬼样子了。

    苏桥问道:“是什么呀?”

    靳川淡淡道:“凶兽饕餮。”

    苏桥:“???”

    假的吧。

    乍一看属实是发现不了这只仓鼠似的小家伙和凶兽饕餮有什么关系。

    传闻中不是说饕餮羊身人面吗?

    “真的吗?”苏桥有些怀疑靳川是随口一说逗他玩呢。

    哪怕是炸了毛的小耗子都不像是凶兽饕餮。

    “真的。”靳川当然没有开玩笑,“小时候的凶兽跟长大以后会有所不同, 而且传说未必是真的。”

    还是要相信眼见为实。

    苏桥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那它是怎么变小的?”

    “意外。”贝禾渊说:“来的时候遇到袭击,为了保护我们安全降落,他散尽灵力把飞船包裹起来, 然后他灵力耗尽以后就这样了。”

    “来的时候?”苏桥挑了挑眉,“他不是很久之前就变小了?”

    饕餮的剧情和别的凶兽剧情还不太一样。

    别的凶兽都是在海蓝星各处, 可这只……

    贝禾渊毫无防备, 听苏桥这么一问, 他才反应过来, 苏桥不知道饕餮本身是神。

    他连忙看向靳川。

    靳川刚才没来得及打断, 贝禾渊嘴上没个把门的直接说了出来。

    能怎么办?

    看我干什么?

    “你们俩……当着我面干嘛呢?”苏桥腹诽, 这俩人怎么奇奇怪怪的,当他看不到吗?

    “没什么, 用眼神骂了他一顿。”靳川坐到苏桥旁边, 把趴在苏桥手心直哆嗦的饕餮抓过来。

    靳川说:“凶兽虽然带了个凶的名头, 但关键时刻还是会救人的, 灵力耗尽, 就会从成年期逐渐变小到幼年期,灵力恢复以后会再变回来的。”

    这么说也没错,他也不算是在骗苏桥,只是弱化了其中饕餮本来的身份。

    “咳咳,我们先来看房子吧,有些事宜早不宜迟对不对。”贝禾渊一时没有防备,说出去的话差点坏事。

    还是不要就着凶兽的事再多聊些什么了。

    贝禾渊说:“外面的图和里面的装修设计,你选一套,然后我去建房子。”

    苏桥翻页的手一顿,“你不是设计师吗,怎么还会建房子?”

    设计师还兼职建房子?

    而且贝禾渊的样子,好像除了这本设计书以外,什么也没带。

    贝禾渊一愣,下意识的看向靳川,见靳川也皱着眉头,便斟酌着说:“现在建房子用机械就可以,很简单的。”

    机械?

    苏桥没见过星际时代建房是怎么样的,现在看来好像和他印象中的房屋建造不太一样。

    怕露馅,苏桥含糊的点点头。

    没有再细说。

    “就这套吧。”苏桥选了刚才看中的那套,“大概要多长时间能建好?”

    “两三天。”贝禾渊说:“我的工期很快的,不超过五天。”

    “好。”

    贝禾渊拿着设计书起身说:“机械建造很看地理环境,我去找找周围有没有什么时候建造的地方,这只凶兽就交给你了。”

    苏桥蹙起眉头,“你好像,很习惯这只凶兽的存在?”

    这种感觉越来越奇怪了。

    之前直播的时候很多观众都没有见过凶兽,也很好奇凶兽长什么样子。

    但贝禾渊很熟悉的样子。

    “你认识靳亭宴吗?”上一个比较熟悉凶兽知识的,他就只知道靳亭宴。

    贝禾渊猝然顿住,虽然知道苏桥问的不是饕餮是靳亭宴吗这个问题,但突然听到这个名字,他还是忍不住担心自己会暴露。

    贝禾渊连忙说:“认识,只是他最近很忙,你也知道,帝国太子嘛,要处理的事肯定多。”

    “那个,不说了,我得先去忙了。”贝禾渊可不敢在这待了,赶紧溜才是正道。

    苏桥看着他这样,更觉得奇怪了。

    苏桥轻声嘀咕道:“像是有什么事瞒着我似的。”

    靳川后背一凉。

    “可能是不熟悉,他也不太擅长交流。”靳川说:“先吃点东西吧,一会去极北之地那边,让贝禾渊先把极北之地的医疗站建起来。”

    苏桥本来也还在想,森林有什么地方可以建医疗站的。

    得要一个平整的地面,而且地方也不能太小,在满是大树的森林里,找这么个地方是挺不容易的。

    与其浪费时间,倒不如先去极北之地那边。

    苏桥说:“也行,我去把设计师找回来。”

    靳川连忙说:“不用,你吃你的,我去找他。”

    “可你还没吃……”

    “我吃过了。”说着,靳川朝着贝禾渊的方向追过去。

    苏桥捧着热粥,无奈的看着靳川跑开。

    不知道是不是他的错觉。

    总感觉靳川也很惊慌。

    ---

    靳川找到贝禾渊的时候,他盘腿坐在原地装机器。

    贝禾渊见他来了还挺惊奇,“诶?你怎么过来了?”

    靳川问:“靳亭宴怎么回事?”

    上次视讯的时候人还好好的,哪怕是为了保护飞船,灵气也不可能散的这么快。

    凶兽虽然不受天道喜欢,却也绝不会是这种废材。

    别说是保护飞船安全降落,就是用灵力操控飞船飞行,都不会有什么问题。

    靳亭宴这件事问题实在太大。

    贝禾渊说:“我也不太确定,但我们确实在帝国主星那边遭受到了不知名攻击,我和靳亭宴同时出手,等我把事情平息下来就发现靳亭宴倒在地上,靳亭宴恢复兽形之前说,天道在夺取他的灵力。”

    “我怕他会有生命危险,所以赶紧带着他来找苏桥了。”

    天道办事,他们身为凶兽是抵抗不了的。

    但苏桥可以。

    靳川蹙起眉头,“没有预兆,突然就这样了?”

    “没有。”

    靳川沉默,这样就麻烦了。

    以往天道行事都有迹可循,就抽空灵力这一点来看,天道是打算慢慢的让凶兽消失在这个世界上。

    可现在这么明目张胆的出手,一前一后的反差有些奇怪。

    难不成是之前天道有所顾忌,而现在天道的顾忌不在了吗?

    靳川捏了捏眉心,“要真是这样,你最近小心点。”

    还在外有意识的凶兽,就只有贝禾渊一人。

    要是他真的出事,连个能帮他遮挡的人都没有。

    “放心吧,我会照顾好自己的。”贝禾渊说:“大不了就赖在海蓝星,等外面安全了再走。”

    靳川淡淡道:“天道想杀你,你在哪都会死。”

    贝禾渊耸了耸肩,虽然话是这么个理,“可我在海蓝星感觉不到天道的存在。”

    靳川蓦地愣住,感受不到天道的存在?

    ……他似乎也没有感觉。

    他灵力消散之前曾经调查过很多星球,最后找了这个最近乎于原始的没有开发过的星球。

    本意是不会被人发现,再加上造势传出去的那些消息,也很少有人会来。

    但绝对和能不能感受到天道无关。

    就好像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海蓝星不在天道的管辖范围之内了。

    靳川捏了捏眉心,这件事还得从长计议,出来太久他得回去看看苏桥。

    想到贝禾渊要在这里待一段时间,靳川走的时候说:“苏桥现在不知道我是谁,你到时候别说漏了。”

    贝禾渊做了个手势,“放心,我嘴特别严。”

    靳川:“……”

    刚才那嘴漏风的好像不是你一样。

    ---

    苏桥吃完饭靳川他们还没回来,便起身把这边简单收拾了一下。

    他习惯有些东西用完了归到原位。

    弄好之后,苏桥回到帐篷里,见被子边缘露出一点黑色的毛毛,苏桥笑着过去逗它,“煤球,该起床啦。”

    昨天跟煤球说了不要那么早出去以后,今天就在帐篷里睡到中午都没醒,是不是说明,小家伙把他的话听进去了。

    苏桥给小煤球顺顺毛,“不能再睡了,出去吃点东西吧,我给你准备了奶。”

    小煤球安安静静的,没有半点声音。

    苏桥掀开被子,小煤球趴在下面睡的正香。

    但……

    苏桥皱起眉头,看着毫无起伏的腹部,他屈起手指靠近小煤球的鼻子。

    没有呼吸!

    苏桥连忙想将小煤球抱起来,“煤球?煤球你怎么样?”

    然而,手碰到的瞬间却摸了个空。

    像是穿过一道虚影那样,他抬起手,‘小煤球’还安安稳稳的维持着刚才的动作躺着。

    这是……?

    苏桥蹙起眉头,尝试着将手放上去,确实是虚影。

    不是错觉。

    靳川回来的时候见苏桥还在吃东西,他走上前说:“我刚才化了点肉,等我给你弄点烤肉吃。”

    “好。”苏桥吃了一颗蓝莓,若有所思的打量着靳川。

    靳川感觉他在看自己,奇怪的问道:“怎么了?”

    “没什么。”苏桥说:“靳川你帮我把小煤球抱出来呗,我手上都是蓝莓的汁水我怕弄脏它的毛。”

    “行,你等着。”靳川答应的痛快。

    苏桥擦掉指尖上沾的蓝莓汁,看着靳川走进帐篷,很快又将小煤球抱出来。

    靳川把小煤球递出去,“来给你。”

    “谢谢。”苏桥这次抱住了小煤球。

    靳川笑着说:“客气。那你们先玩,我有点……”

    苏桥挑了挑眉,“有点困了,想去睡一觉?”

    “嗯……?”靳川一懵,苏桥怎么会知道他想说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