玫瑰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我靠武力秀翻娱乐圈[穿书] > 正文 82、第82章 青云得路四哥:哇哦,我的等身人偶……
    第82章 青云得路四哥:哇哦,我的等身人偶……

    事情致尘埃落定, 幸打电话过来跟陆羡青报告进展,顺又告诉他可晚两天回剧组。

    “怎么?周长江生我气了?”

    幸心说你还知道,“他还是疼你的, 加上他又挺喜欢思筝,所也没多怪你, 知道你现在肯定不能安心回剧组拍戏, 索『性』停了三天,他也回家一趟, 三天后准时拍, 你没问题吧?”

    陆羡青说了句“行”,又问她:“哎你问问周长江,能带家属吗?”

    幸把电话挂了。

    陆羡青看着手机, 又看秦思筝,万分不解的问:“不是, 这怎么还有脾气了?不带就不带,怎么还不让问一句了?”

    秦思筝抿嘴,幸没骂他都算是脾气好,弄出这么的风浪,这要是搁别人,肯定直接撂挑子不干了。

    “四哥。”

    “嗯?”

    秦思筝双手搭在他的肩膀上, 仰头凑过去亲了他一下, “喜欢你。”

    陆羡青有点愣神。

    秦思筝在他反应过来之前跑到厨房,沈长风走之前已做好了饭,他端出来招呼陆羡青过来吃, 巧的是,全是他不爱吃的。

    “嘶。”

    秦思筝盛了汤放在他面前,给他夹了胡萝卜和青椒放在碗里, 眯着眼睛威胁他:“你要是不吃,那晚上就不要跟我睡了。”

    陆羡青看着胡萝卜跟看毒『药』似的,秦思筝又说:“一会我给安宁姐打电话来接您,反正您也不是很想跟我一起住。”

    “这么想让我睡你?”

    “不是那个思!我是说不要跟我一起睡!不是睡我!”

    陆羡青拿起筷子,“都一样,一起睡不睡你?”

    一顿饭下来,陆羡青一脸痛苦的把菜吃完,连喝两碗汤往下冲冲味儿,咬牙切齿的说要把沈长风炒了。

    秦思筝收拾了去洗碗,陆羡青也跟着过去,洗洁精打成泡沫,他的手探进去捞出一个盘子,仔仔细细的用指尖抹去油渍。

    手指弯曲、伸平、擦过,陆羡青盯着他的手,喉结轻轻一滚。

    他从后面抱住秦思筝的腰,从围裙后探寻,搂住他按向自己,侧过头咬着他的耳朵蛊『惑』:“厌厌,晚上用手好不好?”

    秦思筝装作没听懂,“用手干什么?晚上没有碗要洗了。”

    陆羡青低声,胸腔的震动从背后传来,秦思筝汗『毛』都要站起来了,用力抓着手里的盘子忍耐,可陆羡青的舌尖已在『舔』他的耳朵了。

    “四哥。”

    “嗯?”

    “脏。”

    陆羡青冲他耳朵里轻轻吹了口气,惹他一哆嗦,然后咬住耳垂说:“不脏,厌厌很干净,不过我很想把你弄脏。”

    秦思筝软在他怀里,陆羡青的手按在他的小腹上,隔着布料轻轻『揉』了『揉』,带来一奇异的感觉,让他几乎立刻就发现了自己的异样。

    “厌厌,晚上用手和嘴,好不好?嗯?”

    秦思筝没给他那么做过,昨天第一次的验全是他动,他唯一一次比较胆就只是在顶端亲了一下,陆羡青却给他详细做过。

    “我教过你的,厌厌这么聪明一定还记,知道怎么做吗?”

    秦思筝思绪不自跟着他的话回忆,代入了一下自己那样做,手里的盘子一下子掉了,“啪嚓”一声打碎了旖旎气氛。

    秦思筝从他怀里出来,把围裙摘掉朝他怀里一扔,“不记,你快把碗洗了!”

    “?”陆羡青看着怀里的围裙,无语片刻,胡『乱』把碗洗了往柜子里一塞,擦着手回房间找秦思筝。

    “洗完了。”

    “你怎么这么快?放柜子里的时候擦干了吗?”

    陆羡青:“还要擦干?”

    秦思筝一脸当然需要的表情,陆羡青环胸靠在门框上让他收敛着点,自己这辈子什么时候干过这活?

    “还有,我不快,你很清楚。”

    秦思筝把睡衣往他怀里一扔,“去洗澡。”

    陆羡青知道自己是把人逗狠了,恼自己呢,于是老老实实去了卫生间洗完澡,睡衣倒是他的尺寸,这小痴汉还想着有朝一自己能来他家呢?

    陆羡青着镜子看了下材和自己颜值,“真『迷』人啊。”

    秦思筝了手机,铺天盖地的未接来电和短信冲进来,差点当场阵亡。

    他等了一会,等手机反应过来了才一一查看,部分都是心他和声援他的圈内人,最让他外的是周长江的。

    他当时跟自己说不要焦躁,要知道沉下心,确定自己要的是什么,现在却跟他说陆羡青人不错,既然踏出这一步,就好好珍惜。

    秦思筝当时还不知道文栎是“自己”生母,现在看周长江的名字他忽然有被命运玩弄的感觉。

    他那时候玩说认儿子,现在看来真像个话,有朝一他如果知道了自己是文栎未婚生的儿子,不知道又作感想。

    秦思筝思虑片刻,还是给周长江回了个“谢谢”,所有人的消息回复完,陆羡青也出来了,伸手在他脖子上按了下。

    “干嘛呢?”

    秦思筝面前的茶几上摆着一张纸,还有支签字笔,“我想发个微博,还没想好怎么说,您有什么建议吗?”

    “发什么,说喜欢我?”陆羡青到他旁边坐下,刚打算抱方就躲了。

    秦思筝说:“不是,是喜欢小琴弦。”

    陆羡青吃味的“哦”了声,“别问我,我不爱给情敌表白,最好是让他们全滚蛋。”

    秦思筝也不管他在一边不平,把手机塞他手里,“你帮我录一下视频。”然后坐在茶几前的地毯上,拿起笔画了一只风筝。

    “录了吗?”秦思筝回头。

    陆羡青点头:“嗯。”

    秦思筝发现他表情臭的厉害,还咬牙切齿的恨不要把纸撕了,伸手在他膝盖上拍了拍:“乖啊。”

    陆羡青手一哆嗦,冷声斥他:“快点画!”

    秦思筝抿嘴偷,低下头迅速在小风筝上面“绑”了几根琴弦,边小声嘟囔:“陆老师好凶啊,你们要是找男朋友一定不要找这样的。”

    陆羡青“嗯?”了一声:“说我什么呢?”

    秦思筝装傻:“什么也没说啊。”

    一张画画完,秦思筝接过手机把视频上传了,配上了他刚来时候红雪霏霏给的那句:“星河散尽,秦筝依约。”

    第82章 青云得路四哥:哇哦,我的等身人偶……

    他想谢谢小琴弦们的不离不弃,在这个时候还在为他说话,如果不是他们,事情不会解决的这么快。

    不管他能不能回到娱乐圈,他都会非常感激曾有这么多人喜欢他。

    陆羡青说:“其实你不发这个,他们也还是会一样喜欢你。”

    秦思筝摇摇头,认认真真说:“我想给他们回应,在他们那么努力喜欢我的时候,我也在努力的走向他们。”

    陆羡青伸手『揉』了『揉』他的头,“傻乎乎的。”

    这个圈子早已变浮华缥缈,明星高高在上,粉丝似乎只是一个证明红不红的方式,没有谁还是这样努力想要给粉丝回应的。

    “我去洗澡。”秦思筝爬起来,拿起放在沙发上的衣服,去了卫生间。

    陆羡青回头看了眼,等门上才起,到了厨房上门拨了个电话,“法治社会,不需要那会猥亵别人的手,卸了吧。”

    方“啧”了两声:“陆影帝还是这么狠啊,这个节骨眼儿卸他手,你不怕别人知道?”

    陆羡青说:“是你干的,又不是我干的,我怕什么?”

    方被他的不要脸惊呆了,“没这么不讲理的啊,我干活儿不要风险?万一他去告我,那我又损失个弟兄。”

    陆羡青说:“你现在这么废物了?这点小事都能留把柄,不如我先送你进去好好想想自己怎么会变这么无能?”

    “别!”男人磨着牙骂他:“你他妈是我活祖宗!”

    陆羡青说:“做事干净点儿,别影响我们家秦老师。”

    “……”

    把电话挂断,陆羡青又收到明斐的微信,好长一段语音,一多半都是废话,偏偏还没有略过这个功能,他忍着脾气听完,居然全是废话。

    “明斐,你个脑残。”

    明斐发了个委屈巴巴的表情包过来,紧接着就是视频呼叫,“人家这不是心四哥四嫂的生活吗?我听说四嫂藏了您不少东西呢,怎么样都是什么啊?我可是帮你拦截爆料的人啊,老脸都豁出去跟微博那边威『逼』利诱了,不能卸磨杀驴吧?”

    陆羡青说:“不能,你喊我声爹我就告诉你。”

    明斐沉默了一会,衷道:“陆羡青真的,我觉你就是个牲口。”

    陆羡青淡淡“哦”了声,“彼此彼此。”

    明斐嘿嘿一,“我不是,我不是你们这个圈子的人,我还把小孩儿签到我手里了,到时候就算公也不用像你一样被『逼』着。”

    陆羡青也。

    明斐听着他这个的声音不味儿,“你什么?”

    “我你是个傻『逼』,时疏到现在还在沉『迷』秦老师的腹肌,你看看自己那圈肥肉,还在这儿沾沾自喜,丢不丢人。”

    明斐材管理非常严格,退伍之后也每天坚持训练,最受不了别人说这个。

    “艹,老子材一级棒好不好!那八块腹肌人鱼线,还有胸肌呢,谁看了不说我一句公狗腰,电动打桩机不是玩的!谁用过了不给个五星好评?咱们生产队都觉我是完美教材,拿来教育新青年的好不好!倒是你啊,四哥,能y吗?”

    陆羡青说:“你反正y不起来,生产队的驴注点体,小心。”

    明斐差点蹦起来,“滚啊。”

    陆羡青呵呵了声,听门的动静,“不跟你说了,秦老师洗完澡了。”

    明斐看着飞速挂断的视频,愤愤的连发几个表情包,都没人回应,想也知道方是干什么去了,忍不住又骂了句畜生。

    明斐起就往楼下去,门口撞上秘书,忙问他上哪儿去。

    明斐看着她的眼睛,认认真真问:“我材好吗?”

    女秘书被他盯脸红,挪视线点了点头。

    明斐长相偏硬朗,绝攻击『性』气质夹杂着一的吊儿郎当,又糙又浪,一个眼神就能让人腿软,至于材,肩宽长腿,肌肉甚至能把衬衫绷出弧线。

    “明总,您问这个做什么?”

    明斐说:“没什么,你来找我有事?”

    秘书说:“之前江城电视台这边找我们共同制作一个密室类综艺,这是企划书,您先过目,到时候咱们要出两三个人。”

    明斐拎过来一看,“让陆羡青去。”

    秘书:“啊?不行吧,四哥不接综艺,而且他今年的戏也快拍完了。”

    明斐把企划往她怀里一扔,“他是老板我是老板,没解约之前他就是我们生产队的驴,驴有选择权?”

    秘书:“……你敢去他面前说吗?”

    明斐冲她一,“宝贝儿,我没有不敢的,不要怀疑我的本事。”

    时疏正好上来,听这句话,“哇哦”一声捂住眼睛,“打扰了。”

    明斐追上去,一把捞住他的金『色』及腰长发,时疏从他手里抢回头发,“薅秃了!”

    明斐伸手『揉』『揉』他被扯疼的地方,哄小猫似的低头吹了吹,“有个综艺想不想去?我让陆羡青带你。”

    “不去,你不是答应我要签四增吗!什么时候签?”时疏有点不满,『性』子被明斐养的越发骄纵。

    明斐觉有好。

    他捡到这小孩儿的时候,他蹲在某个夜场厕所外哭,当时看背影还为是个小姑娘,一过去才发现是个少年。

    美的让人心颤。

    他心动了,殷勤问他怎么了,才知道他母亲在国外病去世,临死之前让他回国找亲生爸爸。

    结果爸爸也在前段时间去世了,他被同父异母的哥哥骗走了所有的钱还把他卖去声『色』场所,无家可归的蹲在那儿,脸上还有伤。

    明斐蹲在他面前,看着他不设防的样子,他也想骗。

    于是他说:“我叫明斐,跟我走的话,我能让骗你的人付出代价。”

    明斐用这辈子最温柔的声音骗他,“跟我走,我能让你拥有一切你想要的。”

    时疏问他要什么,明斐伸手,『摸』『摸』他的头,勾住金『色』的长发绕在指尖,扯近到几乎鼻尖相,“我要你,跟我一下,不要哭。”

    时疏看着他,轻轻了一下。

    明斐心里想,我要你的人,我想要你哭的比现在还凶。

    时疏看他发呆,伸手在他面前晃了晃,“你在想什么?”

    明斐拉下他的手,猝不及防按在了自己的小腹上,另一只手扣住他的脖子,“听说,你喜欢『摸』别人腹肌

    第82章 青云得路四哥:哇哦,我的等身人偶……

    ?我也有,『摸』『摸』?”

    时疏动动手指,“哇好硬!”

    明斐在他颈后捏了捏,像撸猫似的,低声诱哄他:“晚上来我家,给你看腹肌,我还有胸肌,人鱼线也给你『摸』。”

    时疏眼睛都亮了,“怎的吗!”

    “唔,有个条件。”明斐勾住他的头发拉向自己,略微为难的说:“你不答应的话,那就不能来了,我不能吃亏不?”

    “什么条件?”

    明斐说:“让我也『摸』『摸』你肚子。”

    -

    陆羡青在秦思筝家里待了两天,期间安宁来了一趟,给他拿了衣服和『药』,但一看到秦思筝就两眼放光扑过去。

    “呜呜呜我的宝,你受委屈了,妈妈抱抱。”

    “?”陆羡青一把勾住她领子往后一拽,“老实点。”

    安宁一脸委屈,“宝,不要被拱了就不认妈妈,你在微博画的那个风筝琴弦我看了,我爱你!就算被灭口我也哎呀……”

    陆羡青一巴掌拍在她头上,“你也怎么?”

    安宁小声比比:“干嘛这么小气,怎么?谈恋爱就不允许他有粉丝了吗?独断专行!”

    陆羡青要不的看着她:“继续。”

    秦思筝拽过安宁护在后,“不许欺负我家小琴弦。”

    陆羡青看着狐假虎威的安宁,忽然一,一伸手把秦思筝拽过来,低头亲了一下,安宁一口冷气倒吸,“四哥你是不是人啊!”

    陆羡青低头又亲了一口,感觉到秦思筝的挣扎,在他耳边恶狠狠说:“你再动一下,我就再给你粉丝演示一遍什么叫湿吻,现场演示。”

    秦思筝顿时不敢动了,安宁气骂骂咧咧,“老畜生,你杀了我算了!”

    陆羡青就着她的话再次落下吻,秦思筝实在受不了了,握着陆羡青的胳膊用巧劲将人一推,还没说话门铃又响了,他立刻跑去门。

    幸。

    “幸姐。”

    幸点点头进来,也没客套,直接进入正题。

    “圣娱的两部电影一个综艺血本无归,足让徐志良站不起来了,我听说徐钊私下联系过几个公司想跳槽,不过没人肯要,在这个圈子他怕是完了。”

    安宁有点担忧,“徐志良会不会破罐子破摔,咬我们公司?”

    幸嗤了声,“他敢。”

    徐志良有十个胆子也不敢公咬明斐娱乐的账有问题,就算他敢,幸又说:“明斐这个人虽然看着不靠谱,但绝遵纪守法,他出摆那儿,不可能偷税漏税。”

    “走之前你再去一趟沈青那儿。”

    “还有,公司有个密室类综艺,初步估计要出两三个人,老板的思让你带带时疏。”

    陆羡青蹙眉,“什么时候?”

    “拍完戏。”

    陆羡青立刻说:“不带,一年一部戏,不接别的,不然别人还为我缺钱了呢。”

    幸说:“前一年一部戏是为你病情,现在好转了还想一年一部戏?再说了,你还想解约成立工作室,不赚钱拿什么养一个公司?”

    秦思筝在一边听着没发表,先前陆羡青一直说想要签自己,现在事情闹这么,他却绝口不提了。

    圣娱记着仇不会放他走,但陆羡青这样也很不符合『性』子,秦思筝虽然想不明白,但也没有多问,他一定有自己的想法。

    就算最后不能解约,只要能跟陆羡青在一起,他都认了。

    “厌厌?”

    秦思筝猛地回过神来,“什么?”

    “跟你幸姐姐说,你想跟我去片场,你舍不离我。”

    幸一脸不忍直视的看着陆羡青,不过也没有拒绝的思,好像秦思筝口就真的会答应似的,安宁也在一边起哄。

    秦思筝说:“我不跟您去。”

    他一直很听话,这么果断的拒绝自己还是让陆羡青有外,“怎么着?”

    幸倒是挺欣慰的了,挺懂事。

    秦思筝说:“席淩之前邀请我去他的演唱会当嘉宾,就在这几天,您安心在剧组拍戏,我会给您探班的。”

    幸怕陆羡青会不依不饶,忙说:“时间不早了,换件衣服去沈青那儿吧,待会就回片场。”

    陆羡青起回房间,秦思筝扬声告诉他把衣服挂在衣柜里了,说完忽然想起什么,快步跑进房间,看着男人跟衣柜眼瞪小眼。

    秦思筝张了张嘴,艰难的说:“四哥,你要不要听我解释一下?”

    陆羡青伸出手,在栩栩如生的人偶上戳了一下,立即发出生动的叫声,“哦宝贝儿……你好棒……”

    秦思筝快把自己烧起来了,陆羡青含问他:“这个也是游司让你看看效果的?嗯?宝贝儿。”

    “不是。”

    “用过没有?”

    秦思筝疯狂摇头,陆羡青朝他勾勾手指,等他过去了猝不及防的掐住他脖子往衣柜里一压,嘴唇与人偶相,耳边是陆羡青的小声,“小朋友,挺会玩儿啊,小瞧你了。”

    秦思筝欲哭无泪,“我本来是要游司拿走的,但是太重了不好搬。”

    “丢什么啊,不丢。”陆羡青将他拽回来,伸手在他嘴唇上擦了擦,冲他眨眨眼说:“晚上自己玩给我看,用我。”

    -

    徐志良度如年的等了四天,本来为合约在手上,陆羡青就必须低头,到时候他还能捞一笔钱,结果方毫无动静。

    他找人去试探了幸的思,被她骂回来了。

    徐志良这才明白,方可能根本没打算跟他谈判,他的丑闻、公司的税、电影撤档,最后是综艺直接解散,这一步步都是陆羡青的计谋!

    什么尊重合约的有效『性』,希望用友好的方式达成共识!这根本就是幸那个女人在玩弄舆论!只要他的公司没了,秦思筝的合约自然也就不值钱了。

    徐志良后知后觉的骂了句,他早就应该知道陆羡青足够狠!

    他心里烦,随找了个夜场借酒消愁,烂醉出门,不小心撞到了一个人,烦躁的骂道:“□□妈眼睛瞎了!敢撞老子!”

    那人连连跟他道歉,徐志良心里有火没处撒,冲着那人就踹,结果一个踉跄摔到地上,被不知道什么东西一下子套住头,下一秒左手腕传来彻骨剧痛。

    如法炮制的右手腕也被硬生生踹断,徐志良撕心裂肺的惨叫声响彻在下半夜的小巷子里,逐渐失去了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