玫瑰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我靠武力秀翻娱乐圈[穿书] > 正文 55、第55章 青鸟传音四哥:“我喜欢你。”……
    第55章 青鸟传音四哥:“我喜欢你。”……

    “不, 我自洗。”

    秦思筝忙伸到水龙头,胡『乱』洗了去拿『毛』巾结被陆羡青先一步扯走,他疑『惑』抬头, “哥?”

    “这么洗能洗干净?洗,小学生都道怎么才是正确的洗方。”陆羡青严苛的说, 秦思筝顿时觉得跟他一比有点邋遢, 又新放在水龙头仔细搓洗。

    “道洗七步骤是什么么?”陆羡青问。

    秦思筝愣了愣,他平时也很爱干净了, 洗也洗干净了, 但他这么一问忽然有点不确定七个步骤的顺序了,于是摇了摇头。

    陆羡青双环胸靠在门边,好整以暇地说:“先搓掌, 两只的指拢,掌相对慢慢搓洗。”

    秦思筝立刻依言照办, 双合十放在水龙头,让水流冲洗指尖和掌。

    “然后是背和指缝,左指放到右的指缝里搓洗,洗完之后交换。”陆羡青声调虽轻描淡写,但眸光却贪婪地落在上片刻都没移开。

    他的很灵活,虽然比刚认识的时候糙了一些, 但那层薄茧就好像挠在他上的砂纸, 带酥麻的触感。

    修长指尖落进指缝,将隐蔽之处仔细照顾,他想亲, 舌头代替他的指,清洗他白皙幼嫩的指缝。

    “双交叉,掌相对, 两只的指交叉搓洗。”

    他的嗓音从一开始的清淡疏冷变得逐渐喑哑,带着一丝沉的热意,牵动脉搏和血『液』,逐渐燃烧起,一一的焚烧他的理智。

    他几乎忍不住想要把这个人压在水池上,肆无忌惮的幻想着他的中在清洗别的物件,仔仔细细详尽无比的将每一道沟壑都清洗干净。

    “一只握着另一只的拇指,交替。”

    秦思筝很听话,像个小朋友一样乖乖地听从他的话一步步洗,陆羡青猛地想到了那天晚上,他哄他多喝了酒,人事不的样比现在还乖几分。

    他后醒了酒,完全不道自对他做过什么,还一脸歉疚的说自居然睡着了,内疚了自,借去卫生间洗。

    他一定不道自的上曾经沾染过什么,也不道被一寸寸舐过,还傻乎乎的留宿在了他家里。

    “指拢弯曲放到另一只的掌,然后交换。”

    秦思筝头一次觉得洗居然这么麻烦,陆羡青的嗓音很低,在宽敞的卫生间里甚至有一丝回音,轻轻撞壁然后弹到他的里,让他有点悸。

    他拍戏从不配音,就算是当时收音不好必须后期配,他也一定亲自去。

    此时被那道眸光注视着,再加上这样的声音萦绕在耳边,他后背都要被汗浸湿透了,连呼吸都『乱』了一些。

    “应该洗干净了吧?”秦思筝就快受不了了,忍不住抬头去看陆羡青,被他眼底神『色』吓了一跳,“哥?”

    “最后一步。”陆羡青从墙壁上站直身,走过看着他说:“一只握住另一只的腕,洗完就可以吃饭了。”

    秦思筝长松了,终于要结束了,他关上水龙头准备去他里拿『毛』巾的时候一被包住,陆羡青双拿着『毛』巾,包住他的双『揉』搓了两擦干。

    目

    第55章 青鸟传音四哥:“我喜欢你。”……

    相对,秦思筝呼吸一窒,耳朵微微红了。

    安宁在外面催促:“祖宗们,洗个掉进去啦?再不吃饭都要冷了!”

    陆羡青收回『毛』巾挂起,秦思筝跟在他后面出,安宁一看后者眼神闪躲耳朵发红就默默在里翻了个白眼:要不要点脸了,就这么见缝『插』针,洗个的功夫都能占便宜。

    “哥,一会您要给叶总回个电话。”

    “幸幸姐说一个小时后会电话,还有明天您有个杂志要拍封面,她已经跟周导提过了,抽一上午的时间过去。”

    “明总刚才过电话,让您有空回一个。”

    “有个专访跟您敲定时间,对方说没空的话可以酒店采访,不过周长江不喜欢媒体过,但等戏拍完太久了,幸幸姐意思是做个线上专访,让我先问问你的意思。”

    “还有……”

    安宁将沈长风送的水拿去洗了,像个备忘录一样叭叭叭说,陆羡青前几句还给了点回应,结没完没了的实在受不了了,皱眉道:“能不能让我吃完饭再说?”

    安宁说:“哦。”

    秦思筝却没觉得安宁吵,只是觉得陆羡青好忙,自糊的没多少工作,除了一开始的那个综艺到后的宣传片也就是这个电影了,完全不道陆羡青的行程居然被排得那么满。

    难怪他『色』那么差。

    秦思筝想了想,给他夹了一块肉放在了碗里,安宁忙说:“哥不吃肉的,思筝你别『乱』给他夹菜。”

    秦思筝一愣,有些尴尬的收回了,“对不起。”

    陆羡青低头就着他的咬住那块炖得软香的红烧肉,咬了两吃去了,“怕胖罢了,吃一没事,别告诉何幸。”

    安宁一副见鬼的表情,被陆羡青视线一扫只好把话咽了去。

    “我这边没什么事了,你去休息吧。”陆羡青看了安宁一眼,后者迟疑片刻还是压底的担忧,走了。

    房间门被关上,只剩两人,秦思筝顿时有点紧张,咽了咽唾沫缓解情才开问他:“明天您要去拍杂志封面吗?”

    陆羡青“嗯”了声,“怎么?舍不得我了?”

    秦思筝抿了唇,想说是,他就快杀青了,属于过一天少一天的状态,他不像陈秋,虽然没有他的角『色』讨喜,但至少在剧组的时间长,能跟他朝夕相处。

    陆羡青以为他是为难,了说:“明天我不在,所以今天晚上帮你提前讲讲戏,免得明天你被周长江那个老东西骂,丢我这个老师的脸。”

    秦思筝底的那一点雀跃顿时消失了,他是因为怕丢人才叫自的,他还以为有点喜欢自这个学生。

    “你放去吧,我不会给你丢人的。”

    陆羡青“噗嗤”一声了,“说得好像我回不了一样,我拍个杂志半天就回了,主要也是耽搁在路上,除了车祸之外,应该会很快回。”

    秦思筝一把捂住他嘴,“您别无遮拦,呸呸呸。”

    陆羡青被他捂愣了片刻,眨了眨眼睛,视线与他在空中相对,秦思筝感觉到掌的热意,倏地收回,“那个,

    第55章 青鸟传音四哥:“我喜欢你。”……

    不吉利。”

    “没想到啊,还挺『迷』信。”

    秦思筝执意说:“反正您别说这个,赶紧呸掉。”

    陆羡青无奈道:“好,呸掉。”

    秦思筝上一世就死在了车祸里,现在坐在车里看到油罐车还会反『射』『性』闭眼,冲天的火光和撕裂肺的惨叫以及入骨的疼痛。

    他想都不敢想,虽然只是玩,但他也不想让陆羡青遭遇一次。

    “厌厌。”

    “厌厌?”陆羡青连叫两次他才回过神,伸往他嘴里塞了颗葡萄,然后伸把人拽起走到书房里。

    “带你走走戏。”

    这里的装修偏豪华,和丁沉海那个冷硬的风格偏差较大,不过“丁沉海”本人在这儿,压迫力已经有了。

    “后面的戏比较温情,主要都是谈恋爱,你是我的救赎。”陆羡青转过身,“咔哒”一声关上门,一只掐住他的腰,另一只掐住他巴将人按在门板上。

    “不介意我这么做吧?”他低头,松开了掐他巴的那只,稍有些低的嗓音礼貌道:“你没有正经上过表演课,更不是科班出身,只能提前预演的方式帮你,你要是介意,或者觉得我占你便宜,可以说。”

    这个姿势太过亲密,秦思筝不由得紧张起,但他明白陆羡青不带任何占便宜的,只是帮他对戏,他怎么好意思说介意。

    “不介意的,您随便吧。”秦思筝说。

    “好。”

    陆羡青新又掐住他的巴抬起,猛地一力将他推在门上,撞得后背微痛,忍不住轻蹙了眉。

    “我满身罪孽,做了很多坏事,在遇见你之前我满血腥,在黑暗中载浮载沉,但有一天你突然出现了,像是一束光,照亮我的同时连那些罪孽也一起照亮了。”陆羡青低声靠在他耳边,越越近,几乎是耳鬓厮磨。

    “我很害怕,这束阳光让我所有的不堪都暴『露』出,但我又很依赖你,不自觉的想要靠近这束阳光,又怕他消失。”

    秦思筝呼吸紧绷,连胸腔都觉得好像缩在了一起,丁沉海的台词极好,情绪也入得很快,几乎就是丁沉海本人在压着他诉说爱意与恐惧。

    他那么强大的人也会害怕,那么陆羡青呢?

    他也跟丁沉海一样强大,有的时候他甚至觉得自分不清这两个人,恍惚觉得陆羡青就是丁沉海,就像他会觉得陆羡青像“哥”,是不是他和这些角『色』都有叠?

    他内也有一样的恐惧?

    陆羡青指尖轻轻『揉』了他的腰一提醒他不要那么紧绷,秦思筝忙放松身,尽量把呼吸的频率也调整好,让自别紧张。

    “从你出现的那一刻,我就没想过放你走,就算是囚禁我也要把你留在我身边。”

    陆羡青将头靠得更近,几乎咬住耳垂般耳语,“阿敬。”

    秦思筝呼吸微更,轻轻“嗯”了一声。

    “我喜欢你。”

    !!!

    秦思筝倏地瞪大眼,脏“扑通扑通”狂跳,简直要从嘴里蹦出去,他说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