玫瑰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偏宠反派那些年[快穿] > 正文 第88章 八十八章
    “你确定要把它还给我吗?”

    盛云斐朝着主角受问道, 眼底里藏着一抹明晃晃的故意。

    毕竟他可是知道主角受都遭遇了什么,明知故问的。

    宋舒玉脸上带着一抹极其不自然的微笑。

    听到盛云斐的话,他唇间微僵, 随之神色微淡地点了点头:

    “以后它还是交给你保管吧。”他的语气里带着些坚定。

    毕竟宋舒玉再也不想体会这段时间遭受过的各种经历了。

    这次盛云斐觉得有些事情,必须要先说清楚。

    “宋同学,这次你把这个玉坠交给了我, 那么下次我是不会还给你的,我没有你想的那么有好脾气。”

    盛云斐神色间带着微微的冷意,那话看起来也不像是开玩笑,满满的都是认真。

    宋舒玉看到他的神情, 微微一怔, 没有想到他会这样说。

    他微皱了皱眉, 有些不悦。

    原来这人也没有之前表现的那么好,一切都是假的。

    但他也知道,没有谁会有这个义务去替自己保管东西。

    宋舒玉想到了这几天带上这个玉坠之后带来的霉运, 他最终咬了咬牙, 满是坚定地点了点头。

    他看着盛云斐说道:“从今天以后, 这个玉坠就彻底属于你了, 我不会再拿回去了。”

    “这样的话最好。”

    盛云斐的语气淡淡的,他收紧了拿着玉坠的手, 把玉坠装进了口袋里, “希望宋同学能永远地记住这句话。”

    说罢, 他转身便离开了。

    宋舒玉看着盛云斐离开的背影,心里一时百感交集。

    其实若不是因为那个玉坠带来的一系列的坏事, 他真的是不想要把这个玉坠给盛云斐的。

    宋舒玉脑海里正想着东西, 有些恍惚地转过了身, 一不小心就撞到了一个人。

    他颇有些心不在焉地道了一句歉, 之后就想要离开。

    结果那人却伸出手臂拦住了他。

    “喂,小帅哥,撞到了人就这么没有诚心地说一句道歉,是不是不太好了啊?”

    本来就有些不耐烦的宋舒玉听到这话,他忍不住皱了皱眉。

    压抑着不耐地抬头望去,一张带着吊儿郎当笑意的脸,映入了他的眼帘。

    眼前的人长得很帅,几乎和盛云斐相比都不会逊色。

    但宋舒玉看着从个人身上透漏出的那种痞里痞气的感觉,看起来就不像是一个正经人

    宋舒玉一向看不起这种花花公子样子的人,他眉头紧皱地道:

    “你想干什么?”

    那人却是笑了笑,笑容莫名的灿烂,露出了一口大白牙:

    “你看我们这么有缘,那不如就交个朋友吧,我叫裴天奇,你叫什么啊。”

    裴天奇挑了挑眉望着宋舒玉。

    看着眼前人这幅自来熟的模样,宋舒玉忍不住吐出了两个字:

    “有病。”

    他直接绕过了眼前的人就走了。

    裴天奇并没有跟上去,他看着宋淑玉离开的背影。

    眼里的笑意微微收敛了一些,眼底转而带上了些深意,他低声喃喃道:

    “没关系,我们可以来日方长。”

    盛云斐拿着玉坠,心情颇为愉悦地回到了宿舍里,此时宿舍空无一人,只有他自己。

    冥宿突然就出现在了他的眼前,吓了盛云斐一跳。

    他眉头微蹙道:“下次出现的时侯请先打个招呼。”

    自从挑明了冥宿鬼的身份之后,冥宿再也不用遮遮掩掩的了,他现在属于愿意什么时候出现,就什么时候出现在盛云斐的眼前。

    看到盛云斐这副平淡的样子,眼里没有一丝的惊喜,冥宿心里有些气闷。

    一想到这人毫不犹豫地就把玉坠给了那个人,他就很气愤。

    “你是不是一点也不想让我回来?”

    冥宿说着说着,语气里不自觉地就带上了些委屈的意味。

    如果不是他做出那些事情,是不是盛云斐永远也不会主动去要回这个玉坠。

    难道自己在他的心里,就这样可有可无吗?

    一想到这里,冥宿忍不住握紧了手,修长的手指上都有些泛白。

    “抱歉,这不是我能决定的。”

    盛云斐仿佛是故意的,只是淡淡地看了冥宿一眼,便收回了视线,脸上也没有什么其他的表情。

    仿佛就像真如冥宿所想的那般,眼前的这个人,并不想他回来。

    在面对百鬼包围的时候,冥宿没有什么感觉,在被厉鬼追杀的时候,冥宿也没有什么感觉。

    但是当听到盛云斐这句如此不在意自己的话时,他心里莫名就委屈得不行,以至于眼睛都红了起来。

    冥宿紧紧地咬着自己的唇,死死地瞪着盛云斐。

    盛云斐看到眼前的少年,因为激动而隐隐泛红的眼眶,最终他还是有些不忍心了。

    他颇有些无奈地叹了口气,语气轻柔的说道:

    “好了,以后我都不会让别人拿走这个玉坠的。”

    他抬手轻轻地擦过了少年的眼尾,带着些安抚的意味。

    结果,冥宿却是拍开了他的手,气鼓鼓地瞪了他一眼,转眼就消失在了盛云斐的眼前。

    盛云斐看着自己落空的手,无奈地抿唇一笑。

    ……

    在宋舒玉把玉坠还给盛云斐以后,他的生活便恢复了一切正常。

    同时心里不由得有些庆幸,但唯一有些不同的是,他的身边突然多了一个甩不掉的人,那就是裴天奇。

    自从他们那天不小心撞到之后,宋舒玉发现他和那个人就好像是有了孽缘,几乎什么时候都能够碰到,让他烦躁不已。

    “你够了没有,请不要再跟在我的身后了。”

    宋舒玉停下了脚步,朝着身后的人说道,语气里有着控制不住的激动。

    裴天奇却是没有一点被人说穿的尴尬,他只是淡淡地笑了笑,对着宋舒玉道:

    “我只是路过而已。”

    他看着眼前人身上带着浓郁的阴气,脸上的笑意更深了几分。

    裴天奇一直跟在宋舒玉的身边,当然不是没有目的的,他最大的目的就是想要找到,那个能让宋舒玉身上带有那么多阴气的恶鬼。

    裴家的祖训一直便是消除一切恶鬼。

    尤其是到了他这一代,他们有一个传了百年的祖训,到他这里刚好百年。

    那便找到阴气最大的厉鬼,将它彻底炼化。

    这是裴天奇第一次见到一个人身上带有那么多的阴气,这让他立即锁定了目标。

    那就是从宋舒玉身上入手。

    顾南亿终于为盛云斐找到了见宋母一面的机会。

    “周六晚上帝都豪庭六点,会有一个私人聚会晚宴,到时候你拿着这张请柬,去参加就可以见到宋夫人了,但后面的一切就全靠你自己了。”

    盛云斐接过了顾南亿手中的请柬,朝着他道了句谢。

    夜晚灯火辉煌,身着华贵礼服的女人们,一身笔挺西装的男人们,各自在人群里穿梭,他们在这个宴会之中,互相交流着什么。

    盛云斐在里面没有目的地走着,一时半会儿之间,也没有找到他想要找的那个人。

    冥宿则是飘着跟在了他的身后。

    上次他赌气走了之后,回冥殿里消灭了很多厉鬼,消化了很久他们的那些能量以后,冥宿才不那么生气气了。

    就是苦了那些厉鬼,成为了冥宿发泄怒火的陪葬品。

    本来想要努力不去理盛云斐的,但当他再次出现在盛云斐的眼前,看着眼前人朝他温柔轻声说话的时侯。

    他就忍不住想要去原谅他了。

    最终冷战也没有持续两天,冥宿便自我调理好了。

    盛云斐停下了脚步,他朝着屋顶的方向望去,总感觉头上带来了丝丝的凉意。

    果然当他抬头的时候,看到房顶的灯光上覆盖着一层浓黑色的阴影,那阴影趴在灯上朝着底下的人,露出了邪恶的笑容。

    下一秒精美的水晶灯,直接朝着地面坠去,盛云斐连忙看向了水晶灯将会落地的方向,那里正站着一个人,赫然就是宋母。

    一声尖细的惊叫声响起,很明显也有别人注意到了这里的情况,忍不住失声叫了出来。

    盛云斐没有丝毫犹豫地奔向宋母,将她一把推开了。

    这突如其来的剧变,让宋母整个人都僵住了,下一秒她却是突然被人推开了。

    冥宿想没想地就想要减缓那个灯降落的速度,结果他却看到,盛云斐朝着他的方向摇了摇头。

    他不得不停下了动作,眼睁睁地看着那个灯降落,玻璃碎片四起,直接溅在了离它最近的盛云斐的身上。

    虽然是想要用苦肉计来借此靠近宋母,但是盛云斐可没有想让自己真得送命,并没有让那个灯直接砸到自己,只是受了些伤。

    细碎的玻璃片直接割破了盛云斐的皮肤,鲜血顺着那些伤口直往下流。

    盛云斐直接倒在了地上。

    宋母连忙走了过去,语气里满是着急,毕竟这可是她的救命恩人。

    “孩子,你可千万不要出事啊。”

    可是当她看到盛云斐的整张脸的时侯,宋母整个人都惊住了。

    这个人,竟然和自己长得那么像,但是很显然这并不是宋母纠结这个的时侯。

    救护车的声音响起,盛云斐很快就被送进了医院之中。

    冥宿看着盛云斐身上的伤口,心底莫名一疼,就好像比他自己受了伤还要疼。

    一时有些后悔放任盛云斐的行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