玫瑰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偏宠反派那些年[快穿] > 正文 第60章 六十章
    盛云斐一路沉默回到了别墅里。

    期间没有和霍尔斯主动说过一句话。

    而霍尔斯本身则是沉闷的, 见盛云斐没有出声,他也没有主动开口。

    在下车的时候, 盛云斐才定定地看了霍尔斯一眼,冷声道:

    “你跟我过来。”

    他的语气略有些低沉,就像是压抑着什么不好的情绪。

    霍尔斯身体微顿,纤长的睫毛微垂,遮住了眼底的神色,他微微点了点头,跟着盛云斐进了书房。

    “门关上。”

    盛云斐冷声吩咐道。

    霍尔斯听话地去关上了门。

    他转过身子, 一眼就撞进了盛云斐的眸子里。

    那双深棕色眸子的深处, 好像带着一点神秘的黑色,一如眼前的这只虫, 就像是不知道什么时候,霍尔斯突然就有些看不清楚他了。

    以前对于太子的喜怒他一向很清楚, 比如太子厌恶他的这个事情。

    但是现在, 霍尔斯不知道了。

    “你对于今天的事情就没有什么想说的吗?”

    盛云斐直直地望盯站在自己对面的霍尔斯, 目光不移,他的语气略带着冰冷。

    霍尔斯抬眸看了一眼盛云斐一眼, 没有征兆地直接跪了下去,就像是曾经的无数次。

    他的潜意识里, 盛云斐说出这句话那边是他生气了。

    雄主生气了, 那就是他的错。

    霍尔斯抿着唇轻声道:

    “对不起,雄主,今天是我不对。”

    在这个世界里,无论是什么事情, 只要追究对错, 那一定是雌虫的不对。

    盛云斐望着青年那双墨紫色眼眸里的平静淡然, 突然就感觉很生气。

    对于霍尔斯这种逆来顺受的样子,他心里既气愤又难受,还有心疼。

    他知道不应该去责怪眼前的人,毕竟现在这个世界的背景就是如此。

    雌虫就必须要去忍耐,要去变得卑微,没有自己的任何权利,不能去反抗雄虫的命令。

    可是,这只虫不是别的虫,是他宠了几个世界的人。

    盛云斐突然就被气笑了,他冷哼了一声:

    “对,是你的不对。”

    他的语气过于斩钉截铁。

    霍尔斯垂下了眸子,唇色好像都变淡了一些,他无意识地抿了抿唇,睫毛微颤,遮住了眼底一闪而过的难过。

    不知道为什么在听到这句话时,他的心里突然升起了一阵酸涩。

    明明以前更不好的境遇都遭受过,但是现在只是这么简单的一句话,就让霍尔斯感觉很难受。

    从来没有的难受。

    霍尔斯的指尖好像都变得苍白了几分。

    这时,盛云斐抬起了青年的下巴,眼睛专注地望着霍尔斯,他一字一顿地道:

    “你是很不对。”

    “你不对在于,如果你不喜欢这种宴会,你可以选择不去,在这之前我可是问过你的。”

    “你不对在于,受了欺负,为什么不会主动去找我,明明我就在不远的地方。”

    “你不对在于,这个时候还要给我道歉,难道你觉得我需要的是道歉吗?”

    他忍不住反问道,语气都有些激动了。

    盛云斐突然觉得有些话,如果自己不去直说的话,眼前的这块木头是永远都不会明白的。

    毕竟那种思维已经禁锢了霍尔斯太久。

    就像是这两日,盛云斐明明已经潜移默化地把自己的改变,完全都呈现在了霍尔斯的眼前。

    但是这只虫,在现在还会觉得自己和以前的夜云斐一样。

    以为他会因为今天的事情而责怪他。

    盛云斐一把拽起了霍尔斯,紧紧地握着他的肩膀,用自己的唇吻住了霍尔斯的唇。

    就像是在发泄一般,他用力地咬着青年的唇,但最终还是舍不得下狠口。

    霍尔斯在听了盛云斐的话,他蓦地睁大了眼睛,里面带着满满的惊讶。

    他从来没有想过盛云斐会这样说。

    就像是没有想到,有一天雄主也会这样对待他一样。

    霍尔斯闭上了眼睛,手却是缓缓地放在了盛云斐的腰间。

    他先是试探性碰了碰,随之紧紧抓紧。

    呼吸交换,气息交缠,房间里剩下的只有略带着粗重的呼吸声。

    盛云斐的唇紧紧地贴在霍尔斯的耳侧,他低声道:

    “霍尔斯,我觉得身为本太子的雌君,你真得可以放肆一些的,你懂吗?”

    霍尔斯良久没有出声。

    盛云斐轻叹了一口气。

    这时,他却感觉腰上一紧。

    霍尔斯紧紧地抱住了他。

    尽管没有回答,但是动作却是表达了一切。

    盛云斐也忍不住抱紧了眼前的虫。

    .

    “少将!霍尔斯少将。”

    旁边的副将叫了两边,霍尔斯才堪堪回过神。

    “有什么事?”

    霍尔斯皱了皱眉,对于副将的出现突然觉得很不耐烦。

    毕竟刚才的霍尔斯还沉浸在今天早上他出门的时候,雄主在他脸上印上的轻吻。

    他唇角忍不住微微勾起。

    “咳,少将,其实也没什么事情。”

    副将只是突然觉得眼前的少将好像和以前很不一样了。

    比如最近走神的时候变多了,还时不时地露出笑意。

    这可是以前那个面无表情的少将,从来都没有做过的事情。

    霍尔斯冷冷地凝视着副将,手上却是活动了一下手腕。

    他冷笑了一声。

    副将立马感觉身上一凉,连忙道:

    “少将,我突然感觉有些事情,就先撤了啊。”

    “站住。”

    霍尔斯的声音在他的背后响起,副将瞬间身体一僵,慢慢地转过了身,脸立马就垮了下来。

    这时,霍尔斯手上的光脑却突然亮了起来。

    霍尔斯看着里面的消息,他眼中划过了一丝诧异。

    转而拿起外套,直接朝着外面走了出去。

    副将瞬间就松了一口气。

    他望着霍尔斯还有点羡慕,毕竟现在大家可是都知道,几天之前,太子殿下为了霍尔斯少将,竟然教训了两只雄虫。

    这可是星际里从来都没有的事情。

    毕竟在雄虫的眼里,雌虫并不重要,雄虫之间他们从来不会因为一只雌虫而起争执,往往都会是雌虫去低声下气地去道歉,就算是雌君也是如此。

    所以这件事情一出,在星网上引起了轰动,雌虫们更是觉得太子殿下简直是完美雄主,对霍尔斯则是羡慕嫉妒恨。

    盛云斐最近实在是无聊,便开始研究起了做饭,毕竟现在星际里的食物真得是太难吃了。

    而且他也不喜欢喝营养液,还有就是他也不想让霍尔斯再吃那么难吃的东西了。

    盛云斐一般都会趁着霍尔斯在军队的时候做这些东西。

    因为他知道如果霍尔斯知道的话,必然会板着脸不让他进厨房,毕竟这里对于雄虫可是一个危险的地方。

    这还不算什么,主要是如果盛云斐不理会霍尔斯的时候,霍尔斯虽然并不会说什么,但是却会以为这是自己的错,是他做得不好,以惩跪来惩罚自己。

    这哪里是惩罚他自己,这应该是惩罚盛云斐才对,盛云斐最受不了这个了。

    有时候,盛云斐竟然会怀念以前那个只会听话的霍尔斯。

    当然这只是开玩笑,毕竟把这块木头变得有反应了,盛云斐可是废了不少的力气。

    盛云斐边做菜,边想着这些事情,突然一抬眸间,感觉好像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

    他缓缓地眨了眨眼睛,还以为是自己的幻觉,直到对面的人突然唤了一句:

    “雄主。”

    是熟悉的声音没错了,盛云斐心里闪过了些心虚。

    但手上却满是平静地放下了手中的东西,他神色淡然:

    “霍尔斯,你回来了。”

    仿佛没有被抓包的样子。

    霍尔斯怎么也没有想到盛云斐会在他不在的时候进了厨房,一个如此危险的地方。

    而且做饭这种事情这怎么能是一只雄虫做的呢,尤其是做这件事的还是自己的雄主。

    霍尔斯开始反思自己是不是他做得不够好,才会让雄主如此。

    他的脸上满是愧疚。

    盛云斐眼看着霍尔斯又要跪下去了,不由得感觉有些头疼。

    他连忙走了过去,牵起了青年的手,把人带离了厨房,顺道开始转移话题道:

    “霍尔斯,你今天怎么这么早就回来了。”

    对于盛云斐的转移话题,霍尔斯却是皱了皱眉,唇几乎抿成了一条线,他开口道:

    “雄主,是我不对...”

    这话口一出,盛云斐就知道他会说什么。

    他直接一不做二不休堵上了霍尔斯的唇。

    霍尔斯耳朵泛起了淡淡的红晕,脑海里瞬间只剩下一片空白,手指忍不住攥住了盛云斐的衣襟。

    过了一会儿,盛云斐才放过了霍尔斯。

    立马继续问道:“今天怎么这么早就回来了?”

    霍尔斯犹豫了一瞬,才低声道:

    “雄主,刚才雌父给我发了消息,说想让我回家看看。”

    一般的雄虫都是不会主动去雌虫的家的,也不想让自己的雌虫回到自己原来的家。

    所以说这话的时候,霍尔斯有些迟疑。

    盛云斐却是不以为意,毕竟这只是小事,他随意地道:

    “那就回去呗。”

    霍尔斯点了点头,但却没有想象中那么开心。

    因为回家意味着他不能见盛云斐了,他眸子里多了点失落。

    结果下一秒,盛云斐道:

    “我和你一起回去。”

    盛云斐瞬间发现霍尔斯的眸子好像亮了几分,他眼中浮现了些笑意。

    主要是盛云斐怕霍尔斯自己回去的话,会受了欺负,毕竟那个家里可是还有一个霍尔诺。

    一个让他不得不提防的虫。

    …

    “哎呦,听说你家大儿子今天回来啊,竟然还是和太子殿下一起呢。”

    一只中年雌虫望着另一只雌虫羡慕地说道。

    毕竟雄虫主动拜访自己雌君的家,这可是少有的事情,尤其是这只虫还是太子,那更令人不可思议了。

    旁边的雌虫一脸的谦虚,但眼里却是忍不住得意。

    这只雌虫便是霍尔斯的雌父亚伯了。

    旁边霍尔斯的雄父脸上也一脸的激动,尽管霍尔家族是王族重臣,但是却还没有到让太子殿下主动拜访的时候。

    只有旁边的霍尔诺神色不明,眼里没有一点的激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