玫瑰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惊悚旅游团[无限流] > 正文 第60章 藏北探秘(3)
    【这样的新人他合理吗?!】

    最近一直以来都被醉美湘西及北纬三十度刷屏的旅客论坛里, 忽然出现了这么一个新帖子。

    帖子的配图是个堪称漂亮的男人,他眼尾晕红,似笑非笑, 将一个身披斗篷的男子踩在脚下。就算截图画质不高, 但这颇具X张力的图异常夺人眼球, 帖子一出就吸引了不少旅客的目光。

    【实话实说这长的确实真好看,哪个直播间啊我去看看?】

    【操了, 新人导游?我怎么没见过?还露着脸,会不会是第一次带团啊】

    【新人导游就能这么玩吗?!】

    【这恒河里.jpg, 别小看新人导游, 有旅社偏向, 就算是新人导游也能把旅客当狗玩, 真他妈的操蛋】

    【这是新人导游立威吧, 我们惊悚旅社是不是真要完蛋了,新人导游不该是最友好的吗, 怎么这个样子】

    【他妈的好看又有什么用, 蛇蝎心肠, 该死!】

    【被他踩在脚下的旅客就没点耻辱心吗, 抄家伙跟他干啊!一个新人导游怕什么, 能不能有点尊严】

    【旅客什么时候才能站起来!】

    【什么意思啊,老在旅客论坛发这种帖子, 就欺负旅客呗, 大旅队能不能有人出来管管, 你们导游没有自己的论坛吗!】

    【就是啊烦死了,真就三观跟着五官走呗, 我看这导游就是年轻, 他要是以后再敢不戴面具做这种龌龊事, 肯定得有大佬教他做人】

    【舔个屁舔,这哪个小导游的直播间,兄弟们冲了他,奶奶的,毛还没长齐就欺负旅客!】

    这帖子沸沸扬扬骂了一百楼,楼主才再次出现。

    【卧槽老哥们别开火别开火,是自己人!被踩在下面的那个才是导游!】

    【踩着他的是新人旅客啊!我刚才去搜了一波,保新,纯正的新人旅客!我的妈,一见面就把导游给踩在脚下的新人旅客我还是第一次见!】

    楼主这话一出顿时被暴躁老哥们骂傻了,新人旅客踩导游?谁信啊,编谎话也不能这么编!直到楼主甩出了【丁一探秘藏北直播间】的链接,不少旅客老哥们骂骂咧咧顺着链接去看,随后帖子里的风向直接彻底逆转。

    【卧槽绝了,真是自己人,他妈的新手旅客在踩丁一,天上下红雨了吗?!】

    【这薄荷里.jpg,我是不是出现幻觉了??】

    【给新人穿上友军的衣服!】

    【他奶奶的可真痛快,我的妈绝了,真绝!】

    【一秒钟内我要知道这个新人旅客的名字!】

    【丁一是个什么导游,他很弱吗?是抖M吗?】

    【不不不兄弟,丁一可是号称小丙九的,听说真认了丙九当大哥,你说他能弱吗】

    【小道消息,丁一本来都要冲丙等了,实力非常强劲。这次他是看上了新人旅客,想调·教人家,结果阴沟里翻了船】

    【哟哟哟,这不是丁一吗,几天不见这么拉了?】

    【不是,这旅程还没开始吧,他这么得罪导游,还是个新人,我猜他活不过这旅程】

    【是啊,新人还是憋不住气,不知道导游的可怕,有他后悔的】

    【怎么可怕,被新人踩到脚底下当狗的那种可怕吗?】

    【笑死,你们喜欢当狗,人家可不喜欢,反正一个困难级的探秘旅程而已,我相信他肯定能活下来的!】

    【有没有大哥看之前的直播啊,抓心挠肝的我,这新人真的好强,他有什么称号啊?】

    【野性心灵,好像是能变成野生动物的】

    【他这也没变啊,再说了什么动物这么猛,狮子王吗??】

    【打架这么厉害,不会是我平头哥(蜜獾)吧】

    【我赌一波雪豹!安队长不是养了头豹王吗,好家伙简直是重新定义雪豹,能生撕鬼王!】

    【真的,我原本不喜欢小白脸的,但人家这是真正的猛汉啊,又讲义气,又替朋友出头,没说的,要我在旅程里绝对先认波大哥】

    【有没有人知道这大哥叫什么名字啊,我把他名字纹胸口能去踩导游吗?】

    【卫洵,他叫卫洵,这名字一听就超猛的!】

    【我感觉这新人旅客不简单,他肯定不只有这一个称号,你看丁1导游旗落他身上他竟然还能动,真是个硬汉子,他真的是新人旅客吗??】

    归途旅社驻地,单辟出来的,如小型影院般豪华的,专门用来看直播与vlog的房间中,王澎湃手里的爆米花桶哗啦一下掉到地上,雪白的爆米花蹦跳着,黏在了茅小乐的布鞋上。

    原本绝对会暴跳如雷的茅小乐这次却顾不得管鞋上的爆米花,他直勾勾瞪着屏幕,眼珠近乎脱框。

    “这,这,好家伙。”

    王澎湃罕见说话磕磕巴巴,这房间的观影效果特好,环绕式立体声,绝对的身临其境。屏幕上容貌俊美的新人旅客踩到丁一后,说出的‘真爽’‘跪着舒服吗?’‘你来当我的狗,好吗’三连,直接把王澎湃给听傻了,下意识就打了个哆嗦。

    “了不得,现在的小新人可真了不得。”

    王澎湃反复念叨:“旅社这选人标准真越来越变态了,他妈的,这是从哪个搞凰俱乐部里给选来的小变态吧。”

    “不许你这么说。”

    茅小乐回过神来,不满瞪了眼王澎湃,严肃道:“这叫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难道卫老师他真想让丁一当狗吗?不,他不是,他只是想让丁一也尝尝屈辱的感觉罢了。”

    “为他人出头,正义感爆表,又强又飒,真不愧是我卫老师!”

    “不是,你这就叫上卫老师了??”

    王澎湃匪夷所思:“你真觉得他是那个三水?你不是说三水日月他一生坎坷,心思细腻敏·感,身体不算健康,是个知识渊博,好似教授一般的存在吗?我怎么一个点儿都没从这人身上看出来啊!”

    “是我低估卫老师了。”

    茅小乐肃然,深刻反思自己:“一生坎坷,所以才如此坚强。心思细腻,才会路见不平拔刀相助,身体不算健康,并不代表不强,他知识渊博,精通近身格斗,才能一照面就把丁一踩在脚下。”

    茅小乐目光灼灼,苍白的脸竟然有点泛红:“错不了的,我一看他的脸就知道,他就是三水老师!”

    “你就是图人家好看吧。”

    王澎湃吐槽,摩挲双层白胖的下巴:“不过这真的是新人吗,新人也不可能初始就有四个称号吧。”

    王澎湃指指点点:“丁一说的野性心灵,蓝色称号,不怕降头鬼面,怨念抗性类称号,不怕剧毒,剧毒抗性类称号,还有他挨打的时候。”

    “他被导游旗打的时候显然是疼的,但能这么快就反应过来,应该是有恢复类、意志类,或者伤痛转移类的称号,好家伙,这能是新人吗?”

    “也可能是野性心灵带来的效果,看他选中的是那种动物了。不怕毒,忍耐力强,感觉有可能是蜜獾。再者说,就算是初始四个称号怎么啦,队长当初新人的时候不也是有三个称号吗。”

    “你就真认定他是呗。”

    茅小乐倔起来那可是只有队长才能说得动,王澎湃不白费口舌,他摇了摇头,若有所思:“不过这小子看起来真不错,再看看他接下来的表现。”

    “不过你做好心理准备,他要是真那么优秀,到时候抢人的可不止咱们一个队。我看快到年末庆典了,挺多旅队都有纳新的计划,就算咱们归途旅队最强,但卫洵这种人一看就是自己有想法的,他要是真选别的队,你可不能乱来啊,到时候反倒结仇可不妙。”

    “他肯定会来归途的,咱们队长抢人那可是最强的!”

    茅小乐信心满满:“能跟我当五年网友,还和队长在一个旅程,又都有野性心灵的称号,他跟咱们旅队的缘分已经满值了!”

    “倒是现在不懂规矩的小导游真是越来越多。”

    茅小乐看向直播间里,从卫洵脚下挣扎爬起的丁一,阴阴冷笑一声,眼中闪过一抹血光,慢条斯理:“小丙九?真这么想见丙九,我倒是可以送他去冥府里见见。”

    “想让卫老师当狗?也不撒泡尿看看自己什么德行,被老师踩在脚下都脏了老师的鞋。就算卫老师真想养狗——”

    茅小乐一边放狠话,一边看直播,一边狂点手机,飞快就起草出了‘小道士狗勾’一套的表情包,念叨着什么‘原来卫老师喜欢这个’‘不愧是老师’‘老师真可爱’之类的,伴随着意味不明的嘿嘿笑声,王澎湃听了都下意识挪动屁股,坐的远了点。

    再看向屏幕时,正看到卫洵拔刀在丁一颈侧留下道伤痕,随后他将染血刀锋贴近唇畔,让淡色唇瓣染上一道刺目猩红。

    “乖乖,这可真疯啊。”

    王澎湃心里毛毛的,虽然茅小乐把‘三水日月太太’夸得天上有地下无,但王澎湃还是相信自己的直觉。这卫洵绝对是个危险的狠角色,别看他现在只是新人,但他要是真能活下来,绝对会比其他人都走的更快。

    因为他就是那种天然更适应旅途的人,这种人真的很少见,饶是王澎湃过来这么多次旅程,也少见到一上来就把导游给干翻的,说实话,不仅是正在藏北旅程里的那些旅客们看呆了,就连王澎湃刚看时都没反应过来,到现在冷静下来,再看屏幕。

    刨去那些‘再踩会,踩他踩他!’‘哈哈哈牛逼新人!’的弹幕,王澎湃心理倒是没太乐观,反倒有点担忧。太高调的人总会引人注目,丁一也不算没有名声的导游,因为前一阵的丙□□波,据说已经有几个导游联盟和他接触了。

    更有导游联盟的人注意到了丙250,毕竟他可是超越当年甲一嬉命人的新星,就算暂时没有人将他和‘旅客’联系起来,也足够引人注目。

    快到年末庆典,各处都渐渐乱起来了。听说欧区那边出了初始称号就是紫色的新人‘圣子’,被欧区最强的白教堂旅队引入,保护起来,堪称整个西区的年度最强新人,却也遭到逆十字导游联盟与血教堂导游联盟数次的暗杀。

    美区那边也出了个有魔鬼商人称号的新人导游,以与第二名3000积分差距强势登上了西区导游新人榜榜首,被狼人联盟引入,然后就差点在下一次旅程中被驱魔人旅队的队长击杀,现在仍生死未卜。

    王澎湃敏锐嗅到了新时代将要到来的气息,山雨欲来风满楼,惊悚全球旅社又选入了一批天赋极强的好苗子,新人天才辈出,正如他们亚区的新人导游丙二五零以及新人旅客卫洵。

    多年仇怨积攒,导游与旅客堪称死敌,会杀死对方有天赋的新人,这也算是惯例。旅社就像在养蛊,活下来的人都是最强,最适合旅程的。

    但导游丙二五零极有可能是开辟北纬三十度旅程的导游,起码他们归途旅队不会对他动手。但旅客卫洵可就没这个保护符了。

    卫洵表现实在太出挑,他的天赋绝对会引起旁人瞩目,一旦活着出来绝对会被大旅队邀请,保护性的全力培养,那些不择手段的导游联盟,丁一背后的势力,或许会在旅程里就对卫洵动手,不会让他活着出旅程。

    “还好队长进去了。”

    王澎湃拍了拍肚皮,放了心:“不然小卫说不定还真得着了那帮小屠崽子的道。”

    就算安队长目前状态异常,王澎湃和茅小乐也对自家队长有绝对的信心。只要他坐镇旅队,丁一或者他背后的那些人,就不会有机会动手。

    放下心来的王澎湃继续兴致勃勃看起直播来,不仅是看新人旅客卫洵,也是在看旅程本身,一直以来旅客与导游们对西藏的关注,绝大多数都凝聚在冈仁波齐与珠穆朗玛上,藏北禁区却是很少有人关注。

    王澎湃有预感,这次旅程绝对会异常好看。

    * *

    丁一的直播从没有上过亚区推荐位,甚至连主页推荐位,频道推荐位都没有过。听说大导游光靠直播就能转的盆满钵满,但丁一的直播间最多也就只有寥寥百名观众。

    不说甲等,乙等,光是丙等的导游就有二百五十位,算上西区那边数量还得翻倍,每天直播的旅程起码有百个,他这种小导游怎么可能脱颖而出?

    也就是在学了丙九,用搞凰与杀旅客来当噱头博眼球后,丁一每次直播间里的人数才勉强过千,一百观众才等于一积分,一千的观众,也就是可怜巴巴的十积分罢了。

    然而此时此刻,积分上涨的提示声却不断响在丁一耳畔,短短五分钟,他竟然狂揽五十积分!也就是说,他直播间里的人数,破天荒的到达了五千!

    要是往常丁一绝对狂喜,会狠狠抽一顿林启明庆祝。

    但现在,丁一并不觉得高兴。

    他感到深深的耻辱,而始作俑者刚把脚从他背上挪开。

    “我们是新人旅客,对旅程充满了期待,希望能与大家和睦相处,你说对吗,导游先生。”

    这个可恶的,不知天高地厚的,该死的新人旅客轻笑道,微张开嘴,露出略尖的两颗犬齿。

    该死的,这牙可真白,真好看,完美戳中了他的性·癖——呸!

    丁一,你得亲手弄死他,才能洗清身上的耻辱!

    丁一恶狠狠警告自己。对卫洵说的话他心里冷哼一声,没有理会,眼神阴鸷。等着吧,他刚才不过是轻敌而已,他有一万种手段在旅程里弄死这个小旅客。

    暂且先让他得意着,等他越是放松警惕,他就会死的越快!

    见丁一阴沉着脸,不搭话,卫洵眼中笑容更深。下一刻,丁一心里竟响起如恶魔般的嗡鸣声!

    ‘导游先生,您的血已经被我控制’

    丁一猛地抬头,不敢置信望向卫洵,只觉得他唇畔那抹鲜红格外刺眼!

    不,不不,一个新人旅客而已,怎么可能有能掌控他浑身血液的称号,丁一不肯相信。

    但卫洵的声音却不被丁一抗拒意志所转移,仍在他心头响起。

    ‘我是个喜欢用和平手段解决办法的人,也是第一次过旅程,只希望能正常度过旅程而已。只要离开旅程,控制就不会再对您产生影响了,好吗?’

    见鬼的和平手段!

    伴随着失真与莫名的嗡鸣声,卫洵的话更显得恐怖,丁一感觉自己被吓得SAN都要下降了。

    但反应过来卫洵这一番话说了什么后,丁一却瞬间冷静下来,甚至不屑嗤笑。

    明明能将他控制,为什么不做绝?竟然还想着谈合作?

    哈,新人就是新人,就算有再强的初始称号又怎么样,绝不会立刻意识到旅程就是个人吃人的地方,残酷至极,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卫洵这样刚从文明社会来的新人,怕是不敢杀人,还没杀过人吧。

    天真,可笑,软弱。

    这里没有法律,没有道德,强者就是法律,强者就是道德。没有杀人与被杀的觉悟,怎么可能在旅队里活下来。

    称号只能代表天赋,能不能活下来可不是只靠天赋。他丁一也屠过不少队,其中不乏有实力比他强大的旅客,却都死在他的手下,导游就是对旅程有绝对的掌控力,和他们相比卫洵又算得上什么?

    丁一甚至觉得可笑——为卫洵声音在他心中响起时,自己竟然真的慌乱,甚至想使用那位大人赏的道具,强行杀掉卫洵。

    这次丁一来带旅程也是有任务的,如果能顺利完成,说不定就能加入那几个强大的导游联盟,每每想到这丁一心底就涌起无限的野望。他被卫洵踩了一脚,不算什么,左右这只是旅程刚开始罢了。

    要是他真被一个新人旅客吓得使用大人给的道具,杀了卫洵,那才是真的没用,会被所有人耻笑!

    丁一打了个哆嗦,刚才他起意想要使用道具杀掉卫洵时,莫名其妙脑后发凉,正因如此他冷静下来,意识到新人旅客的强大,更是他展现的机会。

    如此天赋出众的新人旅客绝对少见,如果他丁一能用自己的手段,彻底驯服卫洵,好好折辱玩弄后,再交给那些大导游们,绝对能得到更多大佬的赏识与看中。

    这可是难得的机会!

    ‘合作可以,但我希望接下来你能听我的命令’

    丁一狡猾用心声道,却没得到卫洵的回复,他一直注视着卫洵的神情——很好,卫洵应该无法听到他的心声。

    也对,丁一就没听过所谓的血液控制,说不定卫洵只是用特殊称号的作用来恐吓他吧。

    天知道他竟然真差点被唬住。

    “我是导游,你要听从我的指挥。”

    丁一表面上却阴郁的,非常不情愿嘶声道:“我可以让你成为队长。”

    “好。”

    卫洵笑了笑答应,十分有礼冲丁一颔首:“接下来旅程愉快。”

    嗤,不愧什么都不懂的新人,这么好骗,一个队长就糊弄住了。

    丁一心里笑开了花。旅队长有什么用,还不是他想让谁当,谁就能当?不仅没有实权不说,卫洵还会被队里的人与事绊住。

    队里绝大部分是老人,却要听新人发号施令,十二天的生死旅程,他们能一直服气?一直不起矛盾?不仅新人抱团,老人也会抱团,老人们一抱团完全就能架空卫洵这个队长,到时候都是旅客,卫洵还能对他们出手?采取强制手段?

    再者说你是队长,你该走到最前面,面对危险,对不对?如果你退后了,你得不到他人信服。如果你此次都走在前头,那正和丁一的意。面对层出不穷的危险,就算铁人也会疲惫,这种旅程里的队长哪是那么好当得。

    等到卫洵疲惫,甚至受伤,他再想对付,岂不是轻而易举?

    “还愣着干什么,傻子吗?还不来见过卫队长?!”

    丁一心里意得志满,冲卫洵笑了笑,转头就对队员们不耐呵斥道:“是不是蠢猪,废物?还站这浪费时间?!”

    他丁一可不是什么大心胸的人,这些人旁观了他的窘境,却没一个人上来帮忙,早被丁一记在心里,看旅客门的眼神狠得都像淬了毒。

    老人们心里一突,大家都不是笨人,知道自己怕是被丁一恨上了,心里凛然,完全不敢在耽误,齐声道:

    “卫队长好!”

    翡乐至和殷白桃他们见卫洵一转攻势,不仅压服了丁一,还成为了队长,更是兴奋不已。翡乐至简直觉得自己都不怕疼了,那句‘卫队长’好喊得格外真诚大声,倒是殷白桃心里又是高兴,又多了忧虑。

    卫洵成为队长,她当然是高兴的,但看丁一和其他老旅客的表情,恐怕这队长并不是什么好事啊。

    果然,下一刻丁一拖长声音道:“旅客朋友们,我们现在就在文布南村。请往那边看,视野的尽头是否能看到一蔚蓝如海的湖泊?那就是传说中的雪山圣湖当惹雍错,而圣湖南侧的七座漆黑山峰,便是达尔果雪山。”

    “想必大家都知道,我们明天要前往的景点是象雄王国遗址,而达尔果雪山与当惹雍错便是古象雄文明的摇篮。来西藏旅游,一定不能错过绕山与绕湖,我相信如果能绕当惹雍错一周,肯定会为我们明天的象雄之旅带来好运。”

    丁一笑眯眯望向卫洵,饶有深意:“卫队长,你觉得呢?”

    “丁导说的对。”

    卫洵温和笑道,脾气很好,善解人意的模样:“我也是第一次来到西藏,对传说中的雪山圣湖很感兴趣。”

    “感兴趣就好。”

    丁一敷衍道,他是在试探卫洵,也知道卫洵不会拒绝——以他展现出来的性格来说,既然谈成了合作,卫洵会给他丁一面子,比如正常的旅程安排,不会故意反对。

    他就是要让卫洵独自去绕湖,一是分离他和其他旅客,不仅是这次,接下来,以后,丁一也会这样做。

    想想看,如果卫洵每次都独自行动,那剩下的旅队里,自然而然会产生新的隐性领队,卫洵无法再轻易掌控旅队是其一。

    这其二嘛,就是旅程本身自带的危险。哪怕是看似简单的一个绕湖,如果卫洵倏忽大意,恐怕也会陷入糟糕的困境。

    绕湖更不是旅程景点,丁一根本不担心卫洵会有什么重大发现。

    “那就麻烦卫队长了。”

    丁一假情假意客气道:“天快黑了,我先带其他人去搭帐篷。”

    “诶,我们不是一起去绕湖吗?”

    翡乐至下意识道,对丁一仍有敌意戒备,下意识站在卫洵身旁:“卫哥,我和你一起去吧。”

    “乐至,你先去换衣服吧。”

    卫洵安抚道:“高原感冒是致命的,你和殷白桃他们一起,我转完湖就回来。”

    “阿,阿嚏!那行。”

    翡乐至打了个喷嚏,刚才事情太多,热血沸腾的,现在回过神来,卫洵一说,他也是真觉得冷。而且翡乐至可不信丁一真能老实,那些冷漠的老人旅客们在他眼里也不是什么好人。再想到殷白桃和徐阳两人一个是妹子,一个是盲眼小孩,唯有他是人高马大的男人,翡乐至心里保护欲起来,倒也不再执着跟着卫洵去了。

    “我去了。”

    卫洵转头,冲着那群老手旅客们道。他唇角仍是微笑的,却不似对翡乐至他们那般温暖,而是有股冷意,更显强势,简短吩咐道:

    “文布南村分为南村与北村,中间以沟壑隔开,两边记得都去。明天就要去象雄遗址,今天多收集信息,明白吗。”

    对翡乐至这些新人,重点在凝聚力,在感情,强势命令只会适得其反。但对已经会明哲保身,经历过诸多旅程,真正明白导游丁一可怕之处的老手旅客们来说,卫洵越是强势,强大,反倒能压制他们——如果他表现得温和有礼,只会让人觉得好欺负,不靠谱。

    一个真正温和有礼的人,怎么可能是导游丁一的对手?

    果然在卫洵如命令般的语气下,老手旅客们反倒并没有露出不服气的表情,虽然没有应答,一个个都是沉默,却也把他话听进心里,部分人眸光闪烁。

    这个新人……看起来真的不一样。

    或许跟着他真的能活?

    “知道了,啰啰嗦嗦。”

    之前敲车窗的铁塔壮汉不耐烦道,却是唯一一个应声的:“南村北村都要查,都知道了,卫队你赶紧去转湖吧,别转完了天都黑了。”

    “季鸿彩。”

    卫洵颔首,之前丁一点名的时候,他就记住了所有人的名字。

    卫洵不在乎这些老人怎样站队,在他眼里新人旅客与老手旅客没什么区别,只要他们足够识相,足够老实就行。

    反倒是季鸿彩,听到自己名字从卫洵口中说出来时一愣,等卫洵转身离开后,他挠了挠头,嘟嘟囔囔:“文化人,嘿,还真挺讨人稀罕。”

    “老季,你少说几句吧。”

    与季鸿彩同一家庭的房宇航无奈道:“神仙打架,遭殃的是咱们凡人啊。”

    他压低声音:“你看丁导看你的眼神,嗯?”

    “他就是个傻逼龟孙,被卫头儿踩得跟狗似的,这才叫爽快。”

    季鸿彩哼道,好在这次他放小了声音,他是我行我素,主要是省的连带着朋友都被丁一嫉恨上。

    “走了,去调查村子了。”

    江宏光提醒道:“别落在后边,太惹眼。”

    老手旅客能活到现在,自有一番自己的生存之道,不出头,不抢先,不掉队,正正在中间最是安全。

    等跟上大部队,季鸿彩还心不在焉,他快走两步,戳了戳房宇航的腰眼:“喂,老房,我怎么觉得不对劲,你说那丁龟孙让卫队自己去转湖,是不是耍操蛋呢,我看他不安好心眼。”

    “嘶。”

    房宇航被戳的差点跳起来,不善扫了季鸿彩一眼,警告道:“闭嘴,少说话。”

    “你都能看出来,人家能看不出来?”

    旁边的江宏光轻嘲:“卫队不是寻常人,和大部队一起,说不准他还嫌麻烦。”

    “独自调查可能正和人家的意。”

    * *

    独自调查正和卫洵心意!刚才制住丁一后,他暗自让金蚊子吸了丁一的血。那后来的匕首割脖子,血抹嘴唇,都是卫洵做戏给丁一在看。以后丁一就算防备,也只是提防着不要让自己的血再落到卫洵手上,而不会注意小小的金蚊。

    金蚊子吸了丁一的血,他的那些恶意念头就完全对卫洵展开了,瓦伦丁魔蚊就是好使。如果卫洵用魔蚊口器亲自去吸血的话,他甚至能完全看透丁一的心理。

    但卫洵嫌脏,金蚊子吸血已经够用了。走在前往当惹雍错的小路上,卫洵甚至天马行空在想,等有机会他完全可以找机会去吸那头雪豹的血——丁一点名,十五个旅客全都到位,但他提都没提越野车后座雪豹,仿佛它不存在似的,反倒更让卫洵疑心。

    只要吸了血,它究竟是真正的野生动物还是人,那就完全清楚了。

    等走到湖边一排白色的佛塔处,卫洵收回思绪,放缓了脚步。

    当惹雍错是雍仲苯教崇拜的最大圣湖,它与达尔果雪山的地位,与佛教所认为世界中心的冈仁波齐与玛旁雍错地位等同,湖畔是土黄色的砂石与非常稀疏的植被,能看到一条因积年累月踩踏而留下的湖边小路。放眼望去湖面平静无波,看不到边际,如一块巨大的蓝宝石,倒映着藏北的蓝天白云。

    这是绕湖者留下的痕迹,和佛教徒顺时针绕山绕湖相反,苯教徒绕山绕湖是逆时针的。这次旅程的多个景点都涉及到苯教,恐怕丁一打的就是这主意——如果卫洵不知道这点,以顺时针绕湖,说不定会引来麻烦与危险。

    困难级旅程即便没有灵异类鬼怪,也有它本身的难度与危险。

    卫洵在湖边站了站,回头望去,从这个角度他已经看不到其他旅客与文布南村,风吹过褪色的经幡,静谧非凡,仿佛这广阔天地就只剩下他与眼前的雪山圣湖。

    沿着湖边的小路,卫洵慢悠悠转起湖来,却是——顺时针。

    【他怎么沿顺时针绕湖啊,完了,这卫洵危险了!】

    丁一直播间里的观众很大一部分都在看卫洵分屏,期待着这位不得了的新人导游又有什么壮举。看到这一幕,在弹幕上有人科普苯教与佛教绕湖区别后,许多观众揪起了心。

    【别啊,应该逆时针绕啊!哎急死了,卫洵怎么突然就拉跨了啊!】

    【毕竟是新人旅客,丁一就憋着坏心眼,半点没提醒苯教的事。谁知道要逆时针绕湖啊】

    【早说了别得罪导游,别得罪导游,看看吧,得罪导游一时爽,这卫洵马上就得尝到苦头】

    【行了,别马后炮了,卫洵还是太天真,不防备导游,不过我觉得他这么强,应该没问题的】

    【卧槽卧槽小心!快看卫洵身后!】

    【我的妈卫洵危险!】

    突然间弹幕多了起来,飞速刷过,一个个焦急提醒卫洵快跑或者赶快回头,但卫洵看不到直播,仍在一步步,以自己的速度,顺时针绕着湖。

    周围静谧得可怕,没有半点鸟兽虫鱼的声响,唯有卫洵踩在湖边砂石地上时,那窸窣些微的声响。

    窸窣。

    窸窣。

    窸窣——

    蓦然间卫洵转身向后,撞进了双满是血丝,充满恶意的眼瞳中。

    那黧黑粗犷的面容几乎与卫洵完全贴合,但之前却没有半点声响。不知从何时起,这人竟悄无声息,一步一步,紧跟在卫洵身后!

    寒光闪烁,卫洵垂下眼,这寒光是对方手中锋利无比的藏刀,上面残存着触目惊心红褐血渍!

    “你、在、做、什、么。”

    他一字一句,声音嘶哑怪异,双眼死死盯着卫洵,似乎只要他答错一句,那藏刀便要斩下卫洵的头颅!

    危急关头,卫洵却是笑了。

    真好,这正是他想要的危险!

    醉美湘西,卫洵在抵达小龙义庄前,乌螺山上,击退尸化飞狐,救了苗芳菲,从而得到了开辟新景点任务。

    卫洵想试试——在前往象雄遗址前,当惹雍错旁,如果救了危险中的旅客,会不会也能触发任务。

    旅客能不能触发开辟新景点的任务?

    这是危险,也是机遇!

    脱离旅队,独自行动,正方便了卫洵。这件事卫洵独自尝试,他要的就是自己遇险,再自己救下自己!

    游走在惊险与刺激中,这就是他享受旅程的真谛。

    只见卫洵微微一笑,用藏语说了句话。下一刻,那手持尖刀,浑身煞气的藏族男人竟然一愣。

    卫洵说的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