玫瑰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黑暗神今天向圣女表白了吗 > 正文 第50章 番外2
    南汀有点紧张。

    明天是她和法涅斯的婚礼, 而她感觉什么都没有准备好。

    “贪婪”送来最昂贵的婚纱和宝石任她挑选,“色/欲”为她介绍着各式各样的妆容和发型,“暴食”准备了来自世界各地的美食, “傲慢”问她需要加什么圣光特效——顺带一替, 在法涅斯得到了光明神的权柄之后,“傲慢”作为最能拿得出手的恶魔, 已经被派到天国当天使长去了。

    所有的恶魔和天使都动了起来,各个种族的能工巧匠也没日没夜地工作着, 赶在婚礼之前完成所有的布置。

    其实南汀觉得不用这么快举行婚礼, 也不用这么大张旗鼓——两人在小教堂里互相宣誓就足够了。但法涅斯认真又坚持,她就也随祂去了。

    就在她对着落地镜试婚纱的时候,一抬头却忽然发现身后站了一个长翅膀的黑发美人。

    她轻轻吸了一口气:“你什么时候过来的……怎么能偷看女孩子换衣服呢……”

    “我刚过来。”法涅斯说。片刻之后他又低低地补充了一句,“没有偷看。”

    他微微俯下身来,修长手指微动,从背后为她戴上了项链和耳环。绿宝石映衬着少女碧绿澄澈的眼眸, 美丽不可方物。

    镜中,穿着纯白鱼尾纱裙的少女, 宛若引诱着旅人迷失在茫茫海雾中的海妖。

    “……我想告诉你一件事。”他从背后抱住她, 修长有力的双臂环过她被婚纱勾勒得纤柔有致的腰身,将脸颊埋在了她露出的肩膀上。

    南汀对着镜子弯起了唇角,眸光循着折射的光线瞥向神明的眼睛:“是要告诉我,你有多喜欢我么?”

    法涅斯的耳尖微微泛红,他抬起手撩了一下发丝, 耳尖便被绸缎般的黑色长发遮住了。

    但这动作却显得欲盖弥彰。

    南汀微微一笑,手指摸向了法涅斯的薄唇。

    “怎么, 你还不肯说吗?”

    法涅斯深吸了一口气:“……南汀, 我要向你道歉。”

    南汀微微眯起眼睛, 透过镜面警觉地盯着身后的男人:“你做了什么对不起我的事情?”

    法涅斯将她抱得更紧:“我没有喜欢上别人,甚至没有多看这世界上的任何生物一眼。”

    南汀:“……所以呢?”

    “所以在听完我的话之后,你可不可以不要丢下我?”法涅斯的声音很轻。

    南汀歪头想了想:“……如果不是什么原则上的问题,我不会的。”

    “我、我知道你不喜欢被强迫,不喜欢被囚禁……”法涅斯的声音难得有些颤抖,他将前额抵在她的侧脸上,浓密的长睫几乎要触碰到她的脸颊。

    “难道结婚之后,你打算对我这么做?”南汀略感荒谬,“就算你不这么做,我也不会离开你。那这样又有什么意义呢?”

    “我不会再对你这样了……”法涅斯低低地说,将她抱得更紧,“对不起,南汀……对不起。”

    南汀碧绿的瞳孔疑惑地颤动了一下:“我怎么听不懂你的话。”

    “在另一个时间线里,我对你做了这样的事。”法涅斯具体描述了一下。

    南汀越听越奇怪,只觉得他说的仿佛都是那本小说上的内容。

    在原剧情中,黑暗神其实是个人气很高的反派男二,因为光明神太狗了,相比之下居然显得黑暗神还不错。除了最开始为了给光明阵营找事,将光明圣女掳走囚禁在深渊之外,其它方面都挑不出错处,对万物多疯狂对她就有多温柔,因而很多人都在磕黑暗神和光明圣女的CP。

    “如果你说的是真的,那么我其实也是小说中的角色,而不是……”南汀微微怔住,“穿越过来的炮灰女配。”

    “……这不重要。”法涅斯握紧了南汀的手,轻柔吻过她的眼角,“在我的世界里,你永远是女主角。”

    如此烂俗的话语放在现在这个语境里,居然令南汀有些触动。她轻柔地在神明怀里转过身,用柔软白皙的手臂勾住了他的脖颈,衣袖上的蕾丝花边随着她的动作如流水一般柔顺滑落。

    “我其实并不在意那些事情。现在的你尊重我,欣赏我,也许还爱…我,对我来说就已经足够了。我还能管得到没有发生的事情么?而且,那本小说还烂尾了呢,说不定那个时间线根本就不存在,只是你的一场梦。”

    “不是也许。”法涅斯温柔而强硬地截断了银发少女的话,“你可以怀疑任何事,但我决不允许你怀疑我对你的爱。”

    “好好好,不怀疑。”南汀含笑哄劝着,“那现在你解开心结了么?”

    法涅斯的瞳孔微微扩大:“我……心结?”

    南汀认真地点了点头:“你根本不会爱别人,更不会爱自己。”

    “……你不是别人。”法涅斯闷闷地反驳着,用薄唇徒劳地在南汀的耳尖留下玫瑰色的印痕。

    南汀觉得有点痒:“哎,你别这样啊……不然我都忘记打算说什么了。”

    法涅斯乖乖地住嘴,转而凝视着她的侧脸。他神情认真,眼眸在窗外薄暮的渲染下,犹如宁静优雅的鸽血红宝石。

    “我能感受到你对我爱意的真实。”沉默片刻,南汀将指尖抚上了男人肌肉线条流畅优美的胸膛,“这颗心跳动着,一如我。”

    “但你不会表达,也不敢正视。”南汀直视着法涅斯的眼睛,忽然勾起了唇角,“你是不是只会那种偏激和疯狂的爱啊?我承认那很迷人,但我只是个普通人。”

    “如果这给你带来困扰……”法涅斯捧起了南汀的手,按在自己的胸口,声线很低,红眸偏执似血,“我可以压抑,让你察觉不到……我可以将我的心脏挖出来埋到你看不到的地方。”

    南汀轻笑着摇了摇头:“不,我很喜欢。但我希望你也能试着爱自己,试着接纳这个世界。如果这对你来说很难,就先从爱我开始吧——毕竟,我也是这个世界的一部分。”

    法涅斯眸中燃烧的情绪忽然安静下来。他的瞳孔无焦距般地微微扩大:“你……”

    “现在你的身上,不再只有毁灭、死亡、痛苦与混乱的神职,”南汀抬起手轻抚着神明的脸颊,仿佛信徒在抚摸着神像,“你还是人们的光明和希望。”

    神像跌下神坛,坍塌破碎。

    法涅斯闭上了眼睛,颤抖着将南汀拥入怀中。

    许久,他低低地开口:“我讨厌光明。”

    “如果你讨厌的话,那就还给梅尔维尔好了。”南汀无所谓地说道。

    “还给祂,让祂有力量来抢夺你么。”法涅斯立即摇了摇头,“我可不是什么大方的神明。不过,现在我有了别的主意。”

    “——我想把光明神格给你,准确地来说,它本来就是你应得的。”法涅斯扳正银发少女的脸颊,让她直视着他的眼眸,“而我将拜倒在你的面前,成为你唯一的、虔诚的信徒。”

    南汀的心脏轻跳了一下。

    “不……”她轻声说,“我不想要光明神格。”

    空气静默了一瞬。

    她踮起脚,捧起了他的脸颊:

    “我想要什么你应该可以猜出来吧?”

    法涅斯轻轻地歪了下头,红眸无辜而迷茫。

    南汀轻咬了一下唇瓣,踮起脚附在法涅斯的耳边。

    “我希望你今晚……”她碧眸微弯,一字一句地开口,“别让我失望。”

    法涅斯的眼尾已然尽是红晕,红眸缱绻似水,回避着她的视线。

    “你怎么还害羞了?”南汀轻轻捏了一下法涅斯的脸颊。

    他凝视了她一会儿,看到她心底有些发毛,正想悻悻地收回手。就在这时,他将她打横抱起。

    长长的鱼尾裙拖在地上,一路上越拖越长,最后彻底坠在了地上。

    ——“我想现在就让你满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