玫瑰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败给温柔 > 正文 71、71、平行世界(1)
    71、平行世界(1)

    柯佳云的婚礼上,贺延霄喝了不少酒。

    凭着贺家在榕城的地位参加这场婚礼,一时间竟分不清自己的目的,是因为柯家,还是因为执念。

    当年因意外车祸双腿受伤,躺在医院休养,等到彻底恢复已经是几个月以后。

    出院之后,他对司婳绝口不提,哪怕身边有人无意说起那个名字,他也能面不改色,告诫自己要忘得一干二净。

    他开始用工作麻痹自己,中途接触过不少合适的女人,心却如止水,无人能掀起涟漪。有时候会突然间在某个频道看到司婳的相关信息,出席了什么慈善活动,离开天娱创立属于自己的服装品牌等……

    那个一直都很努力上进的女孩成长为成熟聪慧的知性女人,破茧的蝴蝶美丽又惊艳。

    只可惜,永远都不会再属于他。

    “呲——”

    一道紧急刹车,靠在后排冥想的贺延霄猛地睁开眼。

    “贺总,不好意思前面有个人横穿马路。”司机解释紧急停车的原因,贺延霄抬眸看向窗外,一秒、两秒、三秒钟后突然反应过来。

    外面天亮了?

    贺延霄抬手揉按额头,余光瞥见衣袖,发现这跟他参加婚礼时穿的西服完全不同。

    周围的环境、手机上显示的时间,以及驾驶座上的司机,一切一切都向他印证着一个不可思议的事实——

    他,回到了十几年前。

    *

    榕西大学

    “学姐,我已经到你宿舍楼下了。”穿着一袭水绿色长裙的年轻女孩站在宿舍楼前的楼梯边打电话,一只手压着斜挎包。

    她束着乌黑长发,露出光洁饱满的额头,容貌妍丽的女孩画着一对远山黛眉,精致的五官随便勾勒两笔都是锦上添花,绝对的美人胚子。

    “哎,我马上下来。”

    收到学姐的回复,司婳放下手机,站在原地等待。低头盯着脚上的白色高跟鞋,司婳翘了翘脚尖。

    进入大学后的日子跟她想象中不太一样,且她需要赚钱,无法像其他人一样享受大学时光。原本去面试家教,对方见她是个年轻小女孩不断压价,只能作罢。

    最近她一直在找合适的兼职,熟悉门路的学姐介绍她去当礼仪小姐,只需要一天,工资日结300块,够她一周的饭钱。

    没过一会儿,打扮成熟的学姐踩着高跟鞋从宿舍楼出来,热情的挽起她的手,“走吧,可别迟到了。”

    达到地点后,学姐熟练的跟人交涉,拿到两套改良旗袍换上。

    一站就是好几个小时,穿着高跟鞋,腿都开始打颤。

    司婳心想,这份工资可真不好赚。

    好不容易熬到结束,她看到学姐神采奕奕跟那些人周旋,心生佩服。

    司婳一心奔赴更衣室休息,越往里走越觉得不对劲,她下意识回头,发现之前跟她搭讪过的男人跟在身后,顿时心生警惕。

    来不及换下这身旗袍,司婳寻到机会匆忙转向另一条道,那那人紧跟不舍,司婳心都提在嗓子眼,仓惶之间脚下速度逐渐加快。

    “砰——”

    不知撞到什么,等她眨眼时,发现自己已经落入一个温暖的怀抱。

    一阵馨香袭来,贺延霄伸手搂住怀中的女孩,欣喜若狂。

    她真的……出现了。

    经过反复确认,贺延霄终于相信自己回到十几年前,他强迫自己消化这玄而又玄的事情,整理时间线,跟上一世一样出现在这里,上演一出英雄救美的戏码。

    贺延霄一通电话打过去,保安立即出现带走那个心怀不轨的男人。

    解决掉麻烦,贺延霄迫不及待即打量身前的女孩。

    清纯、稚嫩,还是那个在感情方面犹如白纸的司婳。

    撞进他怀里,都会脸红。

    “先生,谢谢你。”麻烦被解决,司婳从惊吓中回过神,连忙向眼前的陌生男士道歉。

    对方直勾勾的盯着她,司婳察觉到目光,下意识抬眸,撞进那双深邃的视线,不由得想起敢刚才闯入怀中的画面,脸颊微烫。

    贺延霄眉心一挑,将她的小表情尽收眼底,故作淡然模样,“举手之劳,不过这里鱼龙混杂,还是小心为妙。”

    “我知道了,谢谢提醒。”她点着头,一举一动乖得不行。

    无论是劳累程度还是风险,司婳都确定自己不适合这份工作,好在只是一天临时工,以后她不会再来。

    不过一会儿,学姐打电话过来询问她的下落,司婳回复正在去更衣室的途中,放下手机跟帮助自己的陌生先生道别。

    按捺住想将她紧紧拥入怀中的欲.望,贺延霄颔首,目送那道身影远离视线。

    当他看见司婳走远后往这边回了次头,贺延霄备受鼓舞。

    第一次见面,他并不急索要司婳名字和联系方式,太过激进司婳恐怕会把他当做刚才那种心怀不轨之徒。

    再则,他重回一世,拥有无数先机。

    这辈子,他绝对不会等到五年后把自己喜欢的女孩拱手相让。

    -

    晚上,司婳回到宿舍,撑着疲惫的身子打水洗脸洗澡,做完这一切才爬上床,再也不想动。

    柯佳云拉开床帘探出脑袋,“我想点奶茶,你们有没有一起的?”

    室友回道:“这个点喝奶茶,怕长胖啊。”

    “长胖就长胖,先过过嘴瘾。”柯佳云的身材是通过锻炼保持的,经常嘴馋,“喝了悔一天,不喝悔三年。”

    “噗呲。”大家被逗笑,其中一名室友举手,“我要一杯芋圆。”

    另一个也跟着出声,“我要白桃乌龙。”

    其他室友附和,唯独司婳没有发出声音,柯佳云点选饮品准备下单,想起她们寝室还有位特别“贫苦”的室友,从来不买零食不乱花钱。

    “婳婳,你想喝什么?我请你喝。”柯佳云豪气大方。

    “不用啦谢谢,我晚上喝奶茶睡不着。”这句是实话,而非为省钱。

    “那给你选杯果汁吧?果汁没事,还解渴。”怕她拒绝,柯佳云一口气下单。

    柯佳云是她们班上出名的白富美,有钱大方,不过同宿舍的几个女孩都不是爱贪小便宜的人,买了什么东西都会主动转账。

    司婳也是如此,但她转过去,柯佳云直接转过来,“今晚请你们喝,姐妹们给点面子。”

    来到新的城市,司婳无比庆幸遇到好室友,还有隔壁宿舍的贺云汐。

    贺

    71、平行世界(1)

    云汐是她报名那天遇见的第一个同班同学,两人因此结缘,贺云汐平时不住校,但她们玩得挺好。

    这不,刚才贺云汐还在问她白天兼职怎么样?

    司婳如实回答,隐去陌生男人那段,只说这份兼职比较辛苦。

    她坐在床头,脑海中隐约浮现出那对深邃的眼眸。

    当时心里不平静,竟连好心人名字都忘记询问,恐怕以后也很难再见。

    没过多久,外卖送进学校,室友跑腿拿上楼分给大家,司婳抱着果汁慢慢喝着,一边在网上寻找新的兼职。

    -

    白天在学校按时上课,等到周五,司婳已经开始准备明天去另一家面试的资料,坐在前排的贺云汐忽然转过来,“婳婳,今天我哥刚好要来学校,说请我吃饭,你跟我一起去吧。”

    “啊?你哥哥请你吃饭,我去干嘛。”

    “我跟我哥说,你是我最好的朋友,他也很想见见你。”贺云汐拱着手,期望她答应。

    “不了不了,这多不好意思。”司婳连连摇头,想想都尴尬。

    “婳婳,你就跟我一起去嘛,你可是我最好的朋友。”

    贺云汐极力相邀,磨了许久,司婳实在没法拒绝好友的要求,答应一同前往。

    去之前,司婳怎么也没想到,贺云汐的哥哥竟然就是那天帮助她的男人。

    她跟随贺云汐走进餐厅,看见站立窗边的男人缓缓回头,司婳诧异又惊喜。

    那人显然也认出她,“是你啊。”

    贺延霄对着司婳说出这么一句话,贺云汐随即问道:“哥,你认识她?”

    “有过一面之缘。”贺延霄不着痕迹打量着如今的司婳,眼神意味深长。

    司婳颔首笑道:“你好,我是云汐的朋友,司婳。”

    两人交换姓名,也提到第一次偶遇的事,贺云汐听后连声打趣,“原来你俩早就见过,太有缘了吧!”

    贺云汐笑着跟哥哥交换了一记眼神。

    今天带司婳过来并非偶然,而是因为她哥哥前两天亲自找过他,说自己遇到一个与众不同的女生,发现是她的同班同学。

    一问名字,正巧就是她的好友司婳。

    贺延霄表露兴趣,贺云汐也很愿意帮哥哥跟朋友撮合,于是出现今天这一幕。

    优先点餐权交由两个女生,司婳不好意思让人破费,只跟着看,但都是贺云汐勾选的菜品。随后菜单落在贺延霄手中,勾选之后直接交给服务生。

    贺延霄主动提起她们专业学习相关话题,贺云汐不理会,三人的聚餐仿佛变成她跟贺延霄二人的交谈。

    菜品陆续上桌,司婳意外发现其中大半都是自己爱吃的食物……

    刚才她亲眼见过贺云汐勾选,并不包含这些,唯一的解释就是,之后拿到菜单的贺延霄。

    他们在食物方面的喜好竟如此相似?

    不由得增添一抹好感。

    吃完饭后,贺延霄执意送她俩回学校,原本牵连着他们关系的贺云汐故意走到旁边,反倒把司婳挤进中间,一边是朋友,另一边……是朋友的哥哥。

    长这么大,司婳还没像这样跟不熟悉的异性挨得这么“散步”同行,感觉校园中来往的人纷纷向这边投来视线。

    实在受不住,司婳找借口跟贺云汐换位,匆匆回到宿舍楼。

    那天之后,她在学校遇见贺延霄的机会陆续增多,身旁有贺云汐有意无意的语言撮合,她渐渐明白什么。

    听说贺延霄已经接管公司,那样一个大忙人时常往学校跑,次次都能见着面,其中缘由不言而喻。

    但怎么说呢……

    对于那种太过明显的靠近,反倒冲散她心底最初的悸动,或许是她太敏感,向来对那种目的性太强的人避而远之。

    贺延霄单独给她发来短信,询问贺云汐的消息。

    早前交换过联系方式,一直安静躺在列表,谁也没理由主动,偶尔几句平淡的文字,字字句句礼貌,延伸不出其他话题。

    这次贺延霄来找她,说是贺云汐电话联系不上,让她帮忙看看。

    受人之托,司婳跑去隔壁寝室,只见贺云汐戴着耳机面对电脑打游戏,没注意到盖在被子里静音的手机。

    “云汐,你哥哥找你。”

    贺云汐取下耳机问她什么事,司婳顺手把手机递过去,兄妹俩不知说了什么,贺云汐从床边的柜子里拎出口袋,“婳婳,我这边游戏开局走不开,能不能麻烦你把这个东西带给我哥,拜托拜托了。”

    虽然平时不怎么玩游戏,但她了解某些游戏机制,中途暂停影响全队。两人交好,不过是下楼送个东西,司婳爽快答应。

    司婳拎着口袋下楼,贺延霄早已在外等候,从她手中接过袋子,自然而然的发出邀请,“这个时间点,一起吃个午饭?”

    今天上午只有一二节课,下午满课,所以空出的三四节课就待在宿舍,这会儿差不多就到饭点。

    “不用啦,只是送个东西。”

    她微笑着拒绝,没等贺延霄开口,花坛里突然蹿出一只野猫,司婳反射性跳开脚步,身旁的男人已经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挡在她面前。

    司婳圆睁着眼,显然被吓到。

    刚才那只猫差点就直接冲过来,对过敏人士来说十分凶险。

    幸亏有贺延霄护在身前,三两下赶走野猫,司婳抚平心口掀起的惊慌,重重呼出口气,“谢谢啊,贺延霄。”

    起初称他一声“贺先生”,几次碰面后被对方要求改为名字。

    其实对方只比她大四岁,只因那身超越同龄人的成熟气质,让人觉得称一句“先生”更合适。

    贺延霄撵走那只猫,回头叮嘱道:“以后见到猫注意点。”

    “嗯?”

    这她当然知道,不过贺延霄为什么会这么说?

    “不是对猫过敏吗?”贺延霄反问。

    “你,你怎么知道?”突然被人戳破小秘密,司婳差点结巴。

    似看透她眼中疑惑,贺延霄故作熟稔与她解释,“云汐说过。”

    “这样啊。”她跟贺云汐几乎每天见面,一时间也想不起自己有没有告诉贺云汐对猫过敏的事,许是无意间提到过。

    司婳不禁暗暗打量起身侧的男人,几次相处下来,发现贺延霄内心细腻程度跟冷漠的外表形成鲜明对比。

    仅仅因为贺云汐说过,他就把这件事牢牢记在心里?刚才那般迅速的反应和关切的语气让她平静的心湖掀起一阵风浪

    71、平行世界(1)

    。

    那天她答应跟贺延霄出去吃了一顿饭。

    除了上课,课余时间司婳反复专研自己的设计稿,周末全部都在兼职,其实没多少时间跟朋友出去游玩。

    直到贺云汐提起去景区观赏“十月樱”,司婳有些心动。

    十月八重樱,一年开两度,非常珍贵且唯美,她把自己闷在学校和工作中这么久,偶尔也想出去透透气。

    当贺云汐再次问起,她很快应下。

    晚上听柯佳云在宿舍提起周末逛街,喊到司婳。

    她想起柯佳云多次邀请,之前因为周末兼职挤不出时间而拒绝,心里不好意思,干脆交代赏樱计划,“植物园的樱花开了,我看网上发出来的视频都很好看,你们要不要一起去?”

    司婳把十月樱的照片分享在室友群,柯佳云很快嗷嗷叫起来,“去去去,逛什么街啊,赏花去!我找找我的自拍杆。”

    柯佳云的重点不在赏花,她大概是看上樱花做背影,想给自己整一组自拍照。

    这是司婳来到大学第一次跟朋友们出游,她十分期待,等到当天才知,贺延霄也在。

    两个人……理应分坐两辆车,贺云汐拉着司婳不松手,自主安排司婳跟他们兄妹俩一起,另外三个室友同坐一辆。

    也正好,贺延霄跟柯佳云都雇有专车司机。

    贺延霄本想借此机会跟司婳在轻松浪漫的环境下相处拉近关系,如果顺利,他或许会找准时机向司婳表白。

    结果,贺家车刚停下,柯家的车子紧跟其后,柯佳云从车上下来,招呼司婳过去,“婳婳,我们刚才在路上搜了一下,停车场外面有家店可以租自行车,要不要骑自行车?”

    三个女生坐在同一辆车上已经想好游玩计划,当柯佳云提出来,司婳理所当然应和,“好呀。”

    这对贺延霄来说有些艰难。

    这具身体年轻,他的心里却住着三十几岁的灵魂。

    现在让他骑着自行车跟在一群小女生身后,总感觉很奇怪。

    他已经学会善用对司婳的了解去接近她,看着司婳一点一点接受他的靠近,但有些事,骨子里做不来。

    柯佳云的提议不小心打破贺延霄精心布置的浪漫计划,他单独走到司婳面前,“我知道有个不错的地方,那边不方便骑车去,不如你跟我同路,让她们先骑车兜一圈风。”

    “啊……这……”

    平时在宿舍,室友都念着她、帮着她,特别是柯佳云,哪怕知道她大概率不能参加聚会,依然会寻问她的意见。好不容易集体出来活动,她哪好意思拒绝柯佳云的盛情相邀。

    至于贺延霄单独对她发出邀请,司婳也猜到几分意图。

    不是她自恋,贺延霄的行为和贺云汐经常在她耳畔念叨那些话,都让她无比确定——贺延霄想追她。

    在经过一次一次细节累积后,她发现贺延霄其实很符合自己心目中的男友人选,也不是那么排斥。

    但这会儿,柯佳云就站在前方热情冲她招手,司婳陷入两难。

    贺延霄默默地盯着她,在等她选择。

    司婳抿唇,试探性提议,“要不然,我们先跟佳云她们骑自行车逛一圈,再去你说的那个地方?”

    贺延霄眼里闪过一抹暗光,没让情绪外露,“你跟她们去,回来给我打电话。”

    言下之意,他是不打算骑着自行车跟在一群女生屁股后面追的。

    柯佳云已经租好单车,把一辆白色自行车推到司婳手边,“婳婳,你骑这个怎么样?”

    “都可以呀。”她性格随和,很好说话。

    双手扶着自行车,司婳不禁扭头看了眼站在门口的男人,略有歉意,但她最终还是在柯佳云的指挥中,扶着车子跟上姐妹们的大部队。

    见状,一心撮合的贺云汐无奈摇头叹气。

    前段时间她哥突然间变得成熟稳重,她盲猜是季樱的离开让哥哥受到刺激,总的来说是件好事,只是曾经那个意气风发的哥哥消失不见,生生跟她们划开一层代沟。

    哥哥不愿骑车,婳婳又想骑车,谁也不将就谁,这就没办法了。

    -

    宽敞平坦的道路上,几个女生乘骑单车,因为不便并排通行,到后来就变成你追我赶的比赛。

    柯佳云在最前面,不知说到什么突然跟贺云汐比拼起来,两人牟足劲往前冲,另外两名室友卖力追上。

    司婳跟了一段路,车速缓缓减下来。用力太久会很累,她宁可走慢些,享受秋日暖阳,和风拂面。

    道路两侧是成片的树木,地面繁花盛开。每个季节都拥有独特的美丽,并非万物复苏的春季才会看见花团锦簇争艳。

    距离樱花林还有一段路,前面遥遥传来一道呼喊声,司婳让她们先行。这就一条路,且有手机随时联系,不会走丢,只是快慢问题。

    部分赏完景的路人跟她们反向相行,司婳隐约听见有人说樱花林就在前方百米,很是好看。

    歇了口气,她加速蹬快车轮,她骑着单车路过,粉色花影在眼前闪现。

    司婳手按刹车单脚落地,一阵凉风迎面吹来。白云浮动,澄蓝天空,少女迎风侧首闯入镜头,墨发飘扬,千万瓣樱花漫天飞舞为她作衬。

    “咔嚓——”

    樱花树下取景的男人按下快门,画面定格。

    无暇的脸颊贴上一瓣樱花,光影卓绝,风声渐落,少女抬手捻起唇边淡红花瓣,眉眼温润的男人缓缓放下相机,两道视线不经意间在空中交汇。

    一瞥惊鸿。

    作者有话要说:贺狗:我看过剧本,这次稳了!

    言先生:嗯?那我来了。

    感谢在2021-04-0623:57:44~2021-04-0803:18:38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冰風、木月、专业无cp食用者、微风轻飏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亦京100瓶;4630712197瓶;4654720192瓶;晶晶、白芷50瓶;木月、早川樱奈子20瓶;翊15瓶;15021280、gjlilu、嫣然10瓶;周生辰在逃夫人8瓶;十一enmm、清啊6瓶;东方5瓶;今天还是不想讲话3瓶;星空坠入深海2瓶;周知、临川、平凡的幸福、长智齿的ani-、小精灵在线追书、小睫毛、一缕迟到的阳光、昭兮、树叶、joanna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