玫瑰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惠妈决定掀开棺材板 > 正文 70、第70章 七十只甚尔喵
    第70章 七十只甚尔喵

    前任十二鬼月, 上弦三猗窝座的叛变来的让人有些猝不及防。

    不仅仅是毫无防备的鬼舞辻无惨,就连之前有了些许准备的黑死牟都没能想到对方真的突破了极限,捏碎了鬼王施加给他的枷锁。

    看着面前发色一点点蜕变染成了墨色、刺青消散, 展露出人类气息的狛治,被打倒在地的鬼舞辻无惨自心底真切的有了些许的惧意。

    身为鬼王,鬼舞辻无惨却没有足以承担得起这个称号的气量。

    他本身反而更像是一个突然拥有了强大力量,倚靠暴力恐惧和鬼血去奴役旁人, 仍然保有着人类丑陋一面的非人类。

    所以, 当鬼舞辻无惨看到超出自己掌控的存在又多了一个时,他第一反应就是向黑死牟下令。

    “杀了他!”

    想要将超出掌控的存在抹杀, 想要除掉任何让自己不安的因素,鬼舞辻无惨在此刻甚至是将盟友交代吩咐的另外一件事情给抛到了脑后。

    鬼舞辻无惨这个不靠谱的命令下达, 黑死牟也没有多说什么,打工仔自觉地直接提着自己的改良版日轮刀冲着狛治冲了过去。

    见此,原本还做旁观状的炼狱杏寿郎、不死川实弥、富冈义勇和时透无一郎也不再袖手旁观。

    “噌——”

    日轮刀纷纷出鞘, 带起轻微的刀刃振鸣声。

    明亮的火焰、泛着淡淡青色的风、澄澈的蓝色水龙与如梦似幻的霞雾在这片天地之中扩散, 最终与月色剑气碰撞撕咬在一起。

    与此同时的另一边, 强硬挣脱开了鬼王束缚的狛治也付出了不轻的代价。

    骨骼几乎全部扭曲错位, 看不到的内脏也都在传递着疼痛的信号。狛治半跪在地上,额头冷汗大颗大颗的砸落在了地上,但是却依然咬紧了牙关没有吭一声。

    强撑着半站直了身子,狛治甚至是错以为他听见了他自己体内骨骼与细小血管破碎时发出的声响。

    “咳咳……”

    粗鲁的将唇角溢出的血液擦去, 狛治抬头看向一旁的伏黑千鹤, 直截了当的道:“这里不安全, 你还是赶快离开吧。”

    作为曾经鬼舞辻无惨手底下颇受信任的鬼, 狛治在作为猗窝座时自然知晓不少的消息。甚至就连鬼舞辻无惨同其他几方势力联合制定计划的时候, 狛治都在场。

    看着面前深陷旋涡的当事人, 狛治抿了抿唇,视线落在了一旁死死搂着她的伏黑甚尔身上,最终说道:“你逃不掉,最好的办法就是尽量的呆在那些人的身边。”

    “是吗?”

    对于狛治的提议,伏黑千鹤伸出手指勾了勾脸颊旁散落的发丝,抬眸看着他,低声道:“你是想说时间溯行军会将我逼得无路可走吗?”

    “不不不……”

    伏黑千鹤点了点自己的下巴,沉吟片刻后改了说辞。

    “准确来说,是咒灵、食人鬼与时间溯行军三方的共同目标都是我。”

    看到面前人脸上露出来惊讶的神色,伏黑千鹤知道自己说对了。

    早在很久之前,伏黑千鹤就一直在思考一个问题。

    当初为什么是真人、童磨找她的麻烦?直到后来她在横滨察觉到了时间溯行军导致的时空坍塌,看到了特级咒灵真人。

    这三方不知不觉的勾搭在了一起,这个结论很容易就能得出。

    时间溯行军对于她的忌惮和仇恨有多深刻,伏黑千鹤心里面都很清楚。那么身为盟友的另外两方帮忙除掉她也在情理之中。

    但是在横滨发生的一件事又改变了伏黑千鹤这个想法。

    明显加入了时间溯行军一方,她死而复生的挚友给她的那一刀很不对劲。

    脱离了危险,待在病床上修养的伏黑千鹤在脑海之中不断的重复着横滨之旅的所有事情,不断的推测各种可能,然后在一点点的细节之中找到有用的信息。

    情感上拒绝相信自己的挚友真的站在了对立面,伏黑千鹤在最初确实漏掉了伏黑美明子的不对劲。但是很快,伏黑千鹤就冷静了下来——摒弃掉个人的所有情感,以近乎机械一样的状态去复盘场景。

    然后,伏黑千鹤发现了不少有用的信息。

    伏黑美明子精准的找到她的位置,并且在登场时展现出来的悠闲姿态,很明显她一直在观察她。最起码在进入横滨之后伏黑美明子就在看着她。

    这样一来,对方就没有那个必要在上弦六死亡后才出手。

    白白折损己方战斗力,甚至是连她的死亡也不确认就离开,这一切的行为都太奇怪了。

    如果对方真的是她的挚友,那么就不可能不知道她体质的特殊,也不会那么轻易的离开。

    还有那贯穿胸膛的一刀,在外人

    第70章 七十只甚尔喵

    看来很凶险,但是对伏黑千鹤来说其麻烦程度甚至是还不如灵力的过度消耗。

    比起真的想要杀死她,伏黑千鹤甚至是荒谬的感觉对方似乎是在确认什么事情一样。

    尤其是鬼舞辻无惨在提到任务目标时提及她,更让伏黑千鹤确定了这个推测。

    她的身上有对方想要的东西。

    到这里就够了。

    看着面前脸色苍白濒临极限的男人,伏黑千鹤冲着他微微点头致谢。

    “很感谢你的关心。”

    不管如何,对方肯开口提醒她,那她就有必要道谢。

    “……我并没有说什么。”

    见伏黑千鹤似乎知晓了这些事情,狛治也就没有继续这个话题,换了一件事情说道:“你说的没错,同鬼舞辻无惨联合起来的确实是有那两方。”

    “代表食人鬼的鬼王鬼舞辻无惨,代表咒灵方的漏壶,以及代表时间溯行军的奇怪家伙,他们自称为三巨头。”

    “他们联合起来只是想要做一件事,就是创造一个新世界。”

    这个目标听起来很荒谬,但是不知为何他们却表现得过分自信——仿佛整个世界已经被他们握在了手里,成为了任他们揉捏的玩具。

    “奇怪家伙?”

    在长久的作战之中,由于时间溯行军的狡猾,从未得到、甚至是都不敢确定时间溯行军是否是真的存在幕后boss的伏黑千鹤抓住了这个重点,看着狛治追问道:“你能仔细说说对方的信息吗?”

    听到这个问题,狛治露出了个略有些奇怪的表情。

    “……并不是我不想说,而是我不知道我该怎么说。”

    狛治沉默片刻后,以一种不确定而又迟疑的语气解释道:“因为ta每一次出现展现的都是不同的样貌,有男有女,唯一的共同点就是额头上都会有缝合线一样的伤疤。”

    “而且ta带给我最深刻的印象,是身上的气味。”

    “那是一种浓郁到让我想要呕吐出来、身为鬼时都感觉到强烈的不适应,只想远离的、仿佛什么东西腐烂掉一样散发出来的气味。”

    听完了他的话,伏黑千鹤点了点头,并未继续追问,只是道了声谢。

    “接下来你打算去哪?”

    得到了狛治的些许信息,伏黑甚尔也难得的对别人缓和了脸色,态度甚至是堪称友好,还出声询问了对方接下来打算做什么。

    “虽然你现在摆脱了之前那副鬼样子,似乎还得到了些什么……但是那边那些人可不会放过你。”

    指了指正在同黑死牟对决的鬼杀队成员,伏黑甚尔看着他,说道:“毕竟对于他们来说,不管你现在是人是鬼,你之前做的那些事都会让他们执意要找你,让你为之前的行为付出代价。”

    后期的悔过永远都无法掩盖他曾经的过失。

    “嗯,我知道。”

    淡淡的点了点头,狛治不留痕迹的看了眼自己的肩膀——在之前的某个时刻,虽然只有一瞬间,但是他看到了那抹熟悉的人影。

    熟悉到让他想要落泪的身影。

    “之后的审判也好,想要让我偿命也罢,我都无所谓。”

    “但是这都必须要在我完成一件事情之后才能进行。”

    指尖轻轻的碰触自己的肩膀,狛治不自觉的自唇边泛起不符合他气场的温和的笑:如果死亡能够让我早日与你相见。

    那么,我欣然接受。

    这本就是我所背负的罪孽,我本就是该死之人。

    不如说,能够知道你还在等我,陪在我身边,我心中有了些许卑劣的欣喜。

    注意到了他的动作,伏黑甚尔视线落在他的肩膀上片刻后移开。

    尽管他什么都看不到,但是根据对方的动作还是推断出了一些不可思议的事情,知晓了真相。

    “那么,再见。”

    冲着对方点了点头,知晓他要离开踏上回归的旅途,伏黑甚尔感受了一下身体恢复情况后又拿起了自己的天逆鉾,同对方告别后准备去帮盟友的忙。

    “我……”

    看了眼炼狱杏寿郎等人的战斗情况,伏黑千鹤下意识的也想过去,然后就被伏黑甚尔摁住了肩膀钉在了原地。

    “你就乖乖的呆在这里。”

    低头,伏黑甚尔微微弯下腰,与伏黑千鹤额头相抵,呼吸与张口说话之间让自己的气息包裹住对方。

    “等我回来。”

    手里拿着自己的惯用武器,本该是处于即将战斗状态的伏黑甚尔却罕见的没有任何杀意流露,只是认真而又专注的看着伏黑千鹤。

    作为被对方摁住的当事人,伏黑千鹤其实并没有感觉到伏黑甚尔用了多大的力气。

    对

    第70章 七十只甚尔喵

    方只是轻飘飘的将手指落在了她的肩膀上,但是她却动不了了。

    和他对视,片刻后伏黑千鹤点了点头。

    “好。”

    “不要受伤,我就在这里等你。”

    说罢,伏黑千鹤看着面前露出了满意之色的大猫,忍不住伸出手环住了他的脖子,拨弄了两下大猫的脑袋,然后低声道:“要赢。”

    “嗯。”

    扬眉,伏黑甚尔在短暂的呆滞过后露出了过分自信张扬的笑。

    “这是当然。”

    大猫微微低下了头,然后在伏黑千鹤的唇瓣上轻轻地落下一吻:“只要你说,我就会为你达成任何目的。”

    黑死牟本身很强,在面对炼狱杏寿郎等四人的围攻依然没有落在下风。

    直到伏黑甚尔的加入和另一名场外人员的到来。

    尖锐的不知名的鸣叫声彻天空,放出玉犬搜寻周围友军情报的伏黑惠在得到反馈信息后召出了鵺,直接将盟友带了过来。

    在咒术高专出事后,得了消息的继国缘一和五条悟就直接朝着这里走。更奇妙的是,这两个人刚好在瞬移落地时就遇见了玉犬。

    现在赶到了现场,继国缘一也并没有多说话,只是将自己的日轮刀拔了出来——

    “继国……缘一!”

    就像是看到了什么深恶痛绝的东西一样,黑死牟直接甩开了炼狱杏寿郎,甚至是不顾身后不死川实弥和时透无一郎的攻击,径直朝着继国缘一冲去。

    “好久不见,我的兄长。”

    同黑死牟形成了鲜明对比,继国缘一只是冷淡而又平静的微微颔首,随后毫不犹豫的拔刀砍下——“您已经走上了一条错误的路。”

    两兄弟交锋错身之间,继国缘一看着面前化作了恶鬼的兄长,本该平静冷漠的语调微颤,某种被强行压抑着的悲伤的气息流露了出来。

    “兄长,您不改变成这个模样的。”

    记忆之中自己一直追寻的目标,那抹明亮的光,现在……彻底堕落。

    “闭嘴!”

    完全没有领悟到任何来自于弟弟的关怀,黑死牟反问道:“你是在对我说教吗?”

    月之呼吸带起的玄月剑气激荡开来,横扫周围所有的空间。

    “继国缘一。”

    黑死牟三双眼睛睁大,眼底的疯狂之色清晰可见。

    “我……想让你死!”

    不甘心,嫉妒,憎恶。

    记忆之中那个会跟在他身后仿佛如同影子一样的弟弟成长为了让他望尘莫及的优秀剑士。而他却在对方的光辉下成为了灰尘。

    想要超越他。

    弯月一般的剑气回荡,狰狞的倒刺在日轮刀上蔓延开来。

    想要将继国缘一踩在脚底。

    黑死牟死死盯着继国缘一,然后挥出自己的最强一击——巅峰之上不需要两个人存在。他绝对不允许有人踩在自己的头顶!

    “……”

    看着逼近自己的刀锋,继国缘一看着他,眸中倒映出了对方癫狂的神色。

    “兄长……”

    似乎是悲伤,又像是在哀叹。

    如同太阳一般耀眼的火焰与刀光吞没了一切,连同身后的鬼舞辻无惨一起被光包裹。

    重物跌落在地发出沉闷的声响,有暗色的血液潺潺流出。

    与此同时被抢了猎物的伏黑甚尔只能非常憋屈的将目标换成了一旁的鸣女,迅速地解决了对方后起身,准备回到伏黑千鹤身旁。

    从他的表情来看,伏黑甚尔现在似乎是不爽到了极点。

    “真是可怕的实力。”这真的是普通人能够拥有的力量吗?

    伏黑千鹤收回落在继国缘一身上的视线,刚准备迎接伏黑甚尔,下一刻察觉到了身后传来的细微异响。

    “咔哒——”

    白骨摩擦的声音响起。

    “真是狼狈啊。”

    熟悉的声音熟悉的人影。

    伏黑美明子立于半空中,居高临下的俯瞰着在场的所有人,看向一旁身形狼狈的鬼舞辻无惨时有些嘲讽的笑了笑。

    在她身后,无数的白骨环绕着她,仿佛构成了白骨的王座。

    “熟悉的味道……是你!”

    尚未完全来得及离开的狛治看着她,突然出声道:“时间溯行军的……”

    “嚯,手下也叛变了?”

    扫了眼狛治,伏黑美明子哼笑一声,又讽刺了两句鬼舞辻无惨,随后看向伏黑千鹤,唇边笑意扩大,眼底恶意流露出来。

    “你似乎很震惊?”

    “这没什么……事实就是你所看到的那个样子。”

    “我即为时间溯行军的主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