玫瑰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再见了狗男主,朕要去修仙 > 正文 70、第70章 岐台道院21破阵!
    第70章 岐台道院21破阵!

    防盗比例60%, 请小可爱支持正版哦(?-w-`)

    “师父,弟子下山了。”

    琼光大殿之上端坐的正是赤霄门这一代的宗主掌门人:乾清道人,已然是这个大世界中的顶端人物。

    尽管如此, 他略显老态却并不浑浊的眸子看向自己得意弟子的眼神, 却是复杂而欣慰的。

    从他捡到傅重光的那个雪夜, 他就知道自己给宗门带来了一个绝世天才。

    一个天生就是引气入体的孩子。

    而傅重光也并没有让人失望, 短短几十年, 他的修为便快要追上自己这个修炼了快千年的老东西。

    其天资可谓好的惊人, 仿佛修炼对他来说, 就是呼吸, 是刻在骨子里的东西, 毫无瓶颈可言。

    这怎能不让乾清道人觉得骄傲、觉得欣慰?

    那夜他途径山脉,要不是清晰感觉到一阵呼吸,差点就要错过雪地中那个不哭不啼的孩子。

    他当时就该明白这孩子与众不同, 一如雪夜的冷月,最是无情。

    傅重光没有七情六欲。

    他表面是个剑修,是个对师弟师妹温和亲切的好师兄,可实际上这些都是他装出来的假像。

    他不爱剑, 不修任何道,也没有道。

    非要说出个道来,也只可能是无情道——对任何人或事都没什么渴求。

    其他人只记得傅重光小时候冷清孤僻, 后来转了『性』子,实际上是乾清道人痛心怒斥少年的结果。

    “你小小年纪就如何孤僻,难道是要同天下人不相来往?这些都是你的同门、你的手足,重光啊,你为何就不能学着去亲近接受你的师弟师妹们呢?!”

    看着师父痛心疾首的面孔,傅重光心知乾清道人是为了自己好, 但他的内心却毫无波动。

    从那天起,众人发现傅重光会笑了,且愈来愈温和。

    他就像一块山巅的璞玉,人人爱他温润尊贵,可却不知这些都是他装出来的。

    看着依然带着恭敬得体的笑容的弟子,乾清道人深深叹了口气。

    他已经不知道自己当年心急『逼』迫导致大弟子成了现在这幅样子,究竟是好还是坏。

    但是他有一点很清楚。

    历来在修炼上畅通无阻的大弟子,或许很快就要迎来最大的瓶颈了。

    傅重光已经到达了淬丹期的大圆满,还有一步之遥就能越过瓶颈,也就是:问情。

    修仙之人先要炼体,再要炼心。

    除了坚韧,还有情/欲一关。

    无论是亲友之情,或是爱恋之情,又或是其他种种,终究逃不出七情六欲的范畴。

    但傅重光天生是个无情/人,他感受不到情绪,本身也没有情绪。

    模仿假装的再好,可这终究是假的。

    连情/欲都没有人,如何度过问情期呢?

    乾清道人怎么甘心自己最出『色』的弟子就这么止步不前,但他却毫无办法,只能安慰自己傅重光还年轻,还有上千年的时间去寻找解决办法。

    但他依然忍不住叮嘱道:“此次下山也要万分留意,有没有可以牵动你内心情绪的机缘,不着急回山,说不定就能找到一丝生机……”

    就算是有个恨的、厌恶的人事也是好的,可偏偏傅重光连恨意都没太有。

    有人挑衅,他觉得麻烦便忽视,实在被烦的不行便直接把人挑翻。

    邻近下山时,师门几个相熟的师弟都来相送,叽叽喳喳说笑一团。

    傅重光嘴角噙着温和的笑,内心却如同一潭死水。

    “好家伙,师兄才到大圆满多长时日,就又要突破了!为什么我就比不得师兄一半呢?只要有一半我就满足了!”

    “小师妹还说出关以后要来寻师兄,这下好了,出关了师兄又下山了,这可有的闹腾!”

    “……”

    无论众人说什么,傅重光都听着,时不时接着话应两句。

    身边最小的师弟凑到身前挤眉弄眼地打趣道:“大师兄,这次回山可别再带一个‘救命恩人’回来了。”

    话音一落,一个模糊的面庞顿时浮现在傅重光的脑海中,似远山含黛,分明是陈隐的眉眼。

    那张略显淡漠的冷冽眉眼怎么看都是装模作样饱含心机,不由让他皱了眉头。

    可还没等他仔细去想这股子不耐是从何而来,那张脸已经消失。

    他没放在心上,又同师门兄弟嘱托两句,祭出自己的剑御剑下山去了。

    修仙是他生命中唯一可做的事情。

    师兄弟们往往哀嚎,说他天资高还比常人努力,不给他们活路。

    可只有傅重光自己知道,他其实也很想体验一下师弟们赌钱、看话本、斗蛐蛐……甚至是搅合地里的泥巴、逗弄鸟兽是什么感觉。

    喜欢一个人,热爱一件事,这是他努力去共情却怎么也做不到的事情。

    *

    热闹的外门集市上空,一道骤然划过的银光宛若流星,直直飞出了赤霄门的地界。

    往来的弟子连头都不抬,继续买卖。

    陈隐此时便围着一块破破烂烂的绿头巾,怎么看都不像个正经人。

    大宗之内弟子数不胜数,其中外门弟子就占据八成,且都是散养状态。

    如若不入内门,一辈子都无法引起宗门的注意,也就比浮萍好上一些。

    再加上要寻求自己的机缘,在外身陨的弟子每年也有不少。

    在这样的环境中,难免会有一些来路不正当的法器宝物,在集市中流通卖出。

    此地鱼龙混杂,为了不被仇家盯上,遮住头脸的人并不在少数。

    第70章 岐台道院21破阵!

    陈隐混在一群蒙着黑纱、又或是带着面具的人中并不显得突兀。

    她初来乍到,对整个修仙界都不甚了解,于是一路走来眼观鼻鼻观心,默默地看并将有用的信息暗记在心中。

    通过来往叫卖通贩,她大抵搞清了修士们用来交易的货币是不同于凡间的。

    金银细软对于修士来说都是身外之物,真正用于交易和日常用度的,是一种叫做灵石的。

    大小约有半个指头,圆润晶莹,内里仿佛流动着淡淡的荧光。

    当初傅崇光一心想着还了陈父的人情缘,给陈家父女的都是金『裸』玉石。

    至于一心想来修仙界的陈隐没有灵石该怎么生存下去,他根本就没放在心上。

    『摸』了『摸』荷包里硬鼓鼓的一团,陈隐朝着集市中一栋显眼的建筑走去。

    楼匾上书:千珍坊。

    刚一踏入,便有招待笑眯眯地迎了上来。

    “这位仙子想看些什么?”

    陈隐虽衣着古怪,但单薄的身板挺的笔直,一双眸子瞥人时天然着些上位者的压迫感。

    招待的人心中一凛,不敢怠慢,恭恭敬敬把人引进了门内。

    殊不知无形中装『逼』的陈隐心里暗暗发虚,她兜里可是一个灵石都没有。

    集市势力错综复杂,像千珍坊背后就有外门长老的手笔。

    不是每一个踏入仙门的人都能得道,在外门挣扎了十几年甚至几十年都突破不了引气期的修士大有人在,这些人一辈子无缘内门,只得认命般的把剩下的时日放在凡尘。

    娶个娇/妻,置办产业。

    招待陈隐的就是杂役房调来的人,他看不透陈隐堪堪引气的修为,见她目光淡淡地在各种宝器符箓上一一划过,眼底却没有丝毫波动,心中更加谨慎。

    这定是一个修为颇深的修士!

    可实际上陈隐不是淡定,而是她根本看不懂。

    此处与凡尘多有联系,金银也收。

    她瞧见有卖衣物的地方,先给自己置办了一身便于行动的新行头。

    带上崭新的遮面后,陈隐从荷包里『摸』出一颗金『裸』扔给招待,“我自己转转。”

    除却她买不起的武器丹『药』,千珍坊中还有一些十分便宜、却无人问津的东西。

    掌柜的见陈隐买了一堆没什么用的书,诸如什么《大陆传说》、《珍宝奇物图鉴》、《关于仙人的那些事》等等,还觉得奇怪。

    这些书不知道放了多少年,写的都是些人们从出生就知道的废话。

    偏偏陈隐现在最需要的,就是通过这些书来了解这个世界。

    正当她付了钱、抱着这堆“废书”慢悠悠地准备离开时,门口的争执声引起了她的注意。

    “哪家的孩子跑出来坑蒙拐骗,要不是爷爷我心肠好,早就把你轰出去了!快滚!”

    而背对着她的“小贼”梳着一对圆圆的发髻,个子矮矮,听声音还是个小姑娘。

    “我才没有骗人!我付给你钱了!”

    掌柜的怒极而笑,嚷嚷起来。

    “天底下竟有这般好的事情,买东西不付灵石也没有金子,拽了根没长齐的『毛』告诉我拿来抵债……”

    “这是把老夫当傻子戏耍?”

    叫嚣之间陈隐听懂了事情的缘由。

    这个在千珍坊买东西的小姑娘没有钱,于是扯了一根头发丝郑重的告诉掌柜的,拿它来抵债。

    这样荒唐的话任谁都会觉得这丫头脑瓜不太正常,自然也被掌柜的当成了前来挑事儿的。

    陈隐瞧那小姑娘生的粉雕玉琢,团子一般的小脸很是可爱,偏生倔强地抿着唇涨红了眼和小脸,像是受了天大的委屈。

    再瞧瞧她想买的东西,不过是一个绣着鱼戏莲叶图案的小兜子。

    一个不知道哪里来的小丫头,也闹不起什么大事,来往的修士根本懒得瞧这鸡『毛』蒜皮的事。

    陈隐瞧她可怜,顺手『摸』出了包里的银钱,“我帮她付了。”

    掌柜的收了钱便不再僵持,于是她抬脚走出千珍坊。

    还没走两步,身后那小姑娘竟追了出来。

    “等一下,那个……谢谢你。”

    凑近了瞧,陈隐才看清这姑娘的面孔,粉白的额中缀着一道猩红细长的细瓣,像是柳叶又像是道伤痕。

    个子堪堪到自己的前胸。

    陈隐:“举手之劳。”

    不是她惜字如金,而是她着实不知该说些什么,一高一矮的少女们隔着一层遮面大眼瞪小眼。

    “我今日出门……忘记带灵石了,我真的不是骗子!还有这个,这个真的可以抵的!”

    像是羞愤难耐,小丫头话说的颠三倒四,掌心中只有两根细细的长发,在光下仿佛透着淡淡的金光。

    怕陈隐不相信自己,她有些急迫地将掌心递到了陈隐的面前。

    陈隐掩在遮面的面『色』不变,有些不知如何应对。

    愣了半晌,见这小丫头一幅自己不收就不走了的样子,她抿着唇,小心翼翼地将发丝收入掌中。

    真是荒谬……

    自己有一天竟然也跟着小姑娘犯起了傻。

    “现在我能走了么?”陈隐问道。

    小丫头磕磕巴巴应了一声,侧身让开了路,目光一直追随着远远离去的单薄背影。

    等陈隐走的没了影,她才提着鱼图小篮子愤愤扭头,瞪着千珍坊的招牌,而后朝着门内轻轻吹了口气。

    极细的金丝从门内牵引而出,一直往外最终隐入她的体内。

    她昂了昂下巴,轻哼一声。

    “不识货的东西,看不起

    第70章 岐台道院21破阵!

    我的『毛』,『毛』都不给你留!”

    远处兵器坊之中,有两个青年人将这场荒唐闹剧尽收眼底。

    “那小丫头应该就是今年妖界送来的小怪物吧。”其中一人饶有兴趣。

    另一个颔首默认,哼笑一声:“那女修倒是好运气,半两金子换了一分龙运。”

    *

    这头陈隐回到住处不久,就有前来接应的人把他们重新安顿,下发了外门弟子的服饰以及身份牌。

    自此,陈隐便正式成为了赤霄门的一员。

    忙碌之中她早已将集市上那个奇怪的小骗子抛之脑后。

    等看完了书、将大陆情况了解的七七八八后,她迎来了踏入外门后正式的课程。

    换下衣物准备套上外门服饰时,两片浅金『色』的薄片从她的兜里掉出。

    陈隐拾起来打量,是两片仿若烁金的指甲大小的扇片。

    “这…好像是鱼鳞?”

    她并未多想,随手塞进了新袍子的兜里。

    结界百里之后,便是危险重重的内围山。

    之所以说这是宗门中少有的危险之地,一是因为山脉中栖息着无数凶狠嗜血的灵兽,二是因为此处是人烟稀少的不法之地。

    寂静崎岖的山道之中,轰然升起的炽热浪『潮』顿时从林荫中掀起,而热浪的中心骤然跃起一名身着月白道袍的年轻女子。

    灵气无比娴熟地流至双/腿,瞬间爆发的力量让陈隐的脚尖堪堪点地,一个使劲便如飞燕一般跳到了一旁的树枝之上。

    几乎在身形隐入树梢的一瞬间,她便静默屏息。

    此时距离刚刚进入外门已经过了四个多月,而逐渐适应了修仙界的陈隐也有了许多变化。

    几乎是在她离地的一瞬间,一团人头大小的白丝便飞『射』在她刚刚落地的地方。

    丝线上包裹着晶莹的粘『液』,落在土地上的瞬间,松软的泥土发出“嗤嗤”的声响,伴随着阵阵白烟和腐蚀的臭味,地面被灼烧出一个大洞。

    可想而知如果刚刚这些粘『液』溅到了陈隐的身上,会给她带来多么严重的伤势。

    她心中暗叹自己今日运气不好,一双眼眸却透过树荫的间隙一瞬不瞬地盯着前方的密林。

    片刻之后,一只庞然大物从密林中显出了身形。

    先是几条『毛』如钢针的坚硬腿节,向前一扫,无数叶子便被腐蚀地蜷缩落下,林中一片腐灼的臭气。

    紧接着,一对巴掌大的虫眼慢吞吞地扫视着寂静的林荫。

    这是一只即将步入一级中期的灵兽:腐蛛。

    这种腐蛛身形巨大,因此行动不算敏捷,但其特有的追踪的天赋已经追了陈隐数千米。

    这几个月陈隐除了修习滚火拳,便是尝试突破引气三段,但次次失败。

    而就在一个月之前,余关山也顺利突破引气二段,那家伙不知为何从踏入外门之后便一直隐隐的追着自己。

    倒不是说余关山对她有意,而是陈隐能明显地感觉出来余关山把她当成了对手。

    全书中仅次于男主的绝世天才余关山,如今把自己当成了修行路上的第一关。

    陈隐心知,自己又何尝不是把余关山当成了磨剑石。

    如果超过了自己,那对于余关山来说,只是擦亮了修行路上的剑刃。

    但自己势必会产生郁结,影响道心。

    反之亦然,如果余关山无法超过自己,那么他也将因此产生修行上的心结。

    如果是刚刚入门时的陈隐恐怕会摇头说何必如此,但是经历了近乎半年的锤炼,此时的她更多的是对余关山的认同和惺惺相惜。

    同时燃起了好胜心。

    她知道余关山天赋惊人,哪怕上有傅崇光,依然会在不久的将来会惊艳宗门。

    被这样的天才当成对手既让她觉得矜傲,又让她警惕。

    迟迟无法踏入引气三段已经让她有些心焦。

    于是这两个月她都在不悬山的外围小心行走,寻找合适的一级初期灵兽反复磨合滚火拳,到现在这门武技已经运用到小乘境界了。

    可谁知道今日她照常在外围山寻找练手的灵兽,竟然会在外围碰到一只即将进阶的腐蛛。

    这种灵兽有追踪天赋,又极其嗜血,陈隐并没有万全的把握能杀死它。

    可是一直躲避也不是办法,她能感到自己正在朝着不悬山外围的结界靠近。

    一旦出了赤霄门的宗门结界,就太危险了。

    陈隐本是屏息躲避,可就在那一人高的黑『色』巨蛛就要经过她藏身的树时,她双眸猛然瞪大,双臂撑着脚下的枝干纵身一蹬,身子被灵气包裹飞快地往远处躲避。

    与此同时,本来慢吞吞移动的腐蛛忽然发狂,锋利的蛛腿轰然割断了陈隐藏身的杉木。

    断裂的树干狠狠地砸在林间,陈隐携卷着扬起地尘土落地,借着冲劲翻身稳住身子。

    身后就是结界,身前是虎视眈眈的腐蛛。

    这一路上自己灵气亏损已经所剩无几,她顺手『摸』出两枚下品灵石补充起来,同时开始思考对策。

    腐蛛也并不轻松,身上被她的滚火拳烧出几个窟窿。

    但它本身就是腐蚀系的灵兽,对火属『性』的武技有天然的削弱作用,所以滚火拳并不能让腐蛛致命。

    眼瞧着那巨大的可怖腐蛛正“嘶嘶”尖锐叫着,八条腿速度飞快地朝自己奔来,陈隐心念一动。

    一把短短的匕首顿时从腰间出鞘,被她紧攥在手心。

    幽深识海之中,一道浅金『色』的剑影静静地悬浮。

    这是当时吞噬王映月本命灵剑后,得到的一丝属于王映月的剑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