玫瑰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穿成首辅的早逝童养媳 > 正文 195、番外3
    草长莺飞, 日子如白驹过隙,一晃儿就过。

    金陵一行,按照原定计划, 至多一年便会返程。只是计划赶不上变化?, 苏毓要建学院, 改政令, 治理番地?,等等诸多事?宜。光是建成金陵第一所正规女子学院便已然耗费了半年的功夫。这一系列的事?情忙起来, 她都有两年没有回京。

    但是,任何事?都不是一蹴而就的。这些事?情当真要排上日程,没个三五年是不可能见成效。

    何况金陵虽民风开放, 但自?古以来男尊女卑。苏毓一介女流,哪怕是个王爷,想做这些事?也不意味着一帆风顺。一些固有的潜在规则,并不会那么容易就能随着政策变化?改变。

    不得不说?, 天高皇帝远并非一句空话。正是因为金陵离京城离得远, 这一带经营数十年的官员们胆子十足不小。面上敬着苏毓,背地?里?各种使?绊子阻挠。苏毓在金陵两年的功夫,光是收拾这些尸位素餐的官员就耗费了许多心血。每日里?忙得脚不点地?,连孩子想见她都难。

    所以当徐宴出现在淳王府的花园之时, 苏毓看着这熟悉的背影, 好半天回不过神?来。

    是日,一年暖春, 阳光正好。

    憋了两个冬日的火气没消的首辅大人, 是的,首辅。就在年前。病情越发严重,已经起不来身的武德帝力排众议, 将?徐宴这个女婿一举拔成了大历史上最年轻的首辅。

    年轻二十五,力压四位天命之年的大臣,稳坐辅政大臣的首位。好在他虽年轻,但手腕见识能力都不容小觑。朝堂之事?,比起瞻前顾后?的老?大臣们,他虽然激进,却更有效率和成果。上位以来,励精图治,改革创新?。倒是做了不少人人称道的实事?。

    也不晓得这位志在社稷的大忙人,是怎么从繁重的政务中拨冗,抽出将?近两个月赶来金陵的。

    “是不是下官不来寻殿下,殿下就忘了家门往哪儿走?”

    徐宴一身碧青的长袍,似乎从还?在读书时他便偏爱青袍。如今多少年过去,身上的威势一日重过一日,只有这一点是从未变过。清隽俊逸的面容越发的出众,背着手立在庭中。活脱脱一幅

    <h1 id="chaptername" class="chaptername">195、番外3                    (1/2)

    </h1>山河为骨,秋水为神?的美男子,赏心悦目。当然,他此时凝视苏毓的神?情却不算好。

    苏毓眨了眨眼睛,“确实是不记得。”

    “不仅不记得几门朝哪儿开,本?殿如今连家中那黄脸公都忘了。正所谓,旧的不去新?的不来。不闻旧人哭那闻新?人笑。眼前的这位美人儿便颇合本?王的眼缘。”她背着手踱了两步,绕到了徐宴的跟前,蹙着眉头上下打量了他:“不知眼前这位美人儿,是从哪里?来?”

    徐宴被她噎得一哽,瞪着眼睛看她,“怎么?殿下难道还?想摘了下官这朵野花不成?”

    苏毓耸肩:“如果你同意,本?王乐意之至。”

    徐宴被她气笑了:“那下官若不愿呢?”

    苏毓眉头一挑:“本?王就巧取豪夺?”

    “巧取豪夺?”徐宴不禁冷笑,斜着眼瞥她,“殿下预备怎么个巧取豪夺法儿?”

    他这么一问?,苏毓还?当真思索起来。

    “打断腿,锁起来,绑屋里?。”

    徐宴看她这德行,这两年憋得火气噌地?一下就冒上来。首辅大人并非冲动之人,幼年时便是一幅喜怒不形于色的模样。步入官场以后?,更是泰山崩于前而色不变。硬生生被她给气着了。当下也不顾□□,弯腰一个打横将?人抱起来,大步流星地?就往后?院去。

    也不晓得从来没来过的人是怎么认得路的,他抱着人便直奔卧房:“今日下官便以身饲虎,全了殿下这贪花好色之心。”

    说?着,将?人抱进屋便丢上了榻。

    门一关,天黑了也没有开过。

    作者有话要说:完结啦!!撒花!!下本不出意外的话,应该开《成魔》。当然小天使们有感兴趣的,可以收藏一下现言的预收啊,那是个短片治愈文,最多不超过二十万字《手递给我》,爱你们!!

    <h1 id="chaptername" class="chaptername">195、番外3                    (2/2)

    </h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