玫瑰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穿成虐文女主我氪金成神 > 正文 第21 9章 万年星光
    第两百一十九章

    漆黑的夜, 皎洁的月如银盘,高悬于空。

    深幽而寂静的密林内。

    林毓秀目光惊讶的看着前方紫衣俊美的姬晏,很是意外他会出现在这里,她语气带着几分不确定的叫了声, “师兄?”

    站在前方出现在她面前的姬晏, 俊美冷冽的宛若是玉雕出来的脸庞,神色沉着而冷静, “嗯。”

    “还真是你啊!”林毓秀颇为意外的感慨了句。

    对于林毓秀而言, 上次和姬晏见面已经是很久很久以前的事情, 在她的身上时间是混乱的。

    “师妹。”姬晏对着林毓秀说道,“此非叙旧之地,你随我来。”

    “好。”林毓秀答应道, 走上前几步, 来到姬晏身旁, 跟着他走了。

    二人并肩离去。

    一时间沉默。

    谁也没有说话,林毓秀是不知道该怎么说,有太多的话想问, 却又不知从何问起。姬晏如此平静的态度, 亦让她有几分不知所措。相比上次她再度回到此世界,姬晏的激动,此次他的冷静显得格外的诡异。

    林毓秀无法判断这种诡异, 是好还是坏。

    许久之后。

    她才率先打破了沉默,“师兄怎么会在这里?”

    “该不会是特意在这等我吧?”林毓秀想要活跃气氛故意说道。

    哪想到,“嗯。”姬晏承认了,依旧是那副冷静的语气,脸上表情也没有丝毫变化。

    林毓秀:……

    居然!

    她看着身旁神色始终是平静的无动于衷的姬晏,一边在心里吐槽姬晏终于还是变成了一个面瘫了吗, 一边好奇问道,“师兄如何知道我会在这里出现?”

    姬晏这才看着她,眼底带着深沉暗涌的她看不懂的情绪,声音沉静说道:“这里是虞州,是距离幽冥最近之地,传说中虞州与幽冥接壤。你当初被拉入黄泉大门,误入幽冥。”

    “若是回来,只会从虞州返回。”姬晏顿了顿,“我一直在此等你。”

    姬晏不是没尝试过前往幽冥,只是幽冥之境并非是活人能抵达之处,姬晏用尽了办法也未能前往幽冥,便只能在此,传说中的日落之地虞州,一边等待着一边寻找着前往幽冥的可能性。

    而就在一刻钟前,他夜观星象,见星象有异,心有所动,顺着星象所指的方向而来,见到了从幽冥归来的林毓秀。

    林毓秀听后,脸上表情一时怔然。

    虽然姬晏说的简单,轻描淡写,但是林毓秀却从中听出了许多沉重的情绪。她看着姬晏那张愈加成熟俊美,也愈加冷冽漠然的脸庞,轻声的问了句,“我离开多久了?”

    一阵长久的沉默。

    许久之后,她才听见他声音低低,仿佛随时要消逝在这凄冷的夜风中,“……十年。”

    林毓秀听见他一声喟叹,声音里带着她所无法理解的沉重而浓烈的情愫,“师妹,距你离开已有十年。”

    一时间,林毓秀无言。

    离开的人,和被留下的人,到底哪个才更痛苦呢?

    在这一刻,漆黑深幽的密林里,头顶的明月皎洁而凄凉,林毓秀脑海里不由浮现这个念头。

    她张了张口想要说些什么,却最终什么也没说。

    该说什么呢?

    对不起吗?

    但,总觉得说出这句话,是一种侮辱和轻践。

    林毓秀无法对姬晏说出这三个字,哪怕她心里感到十分的抱歉和愧疚。

    就这样两人沉默无言着,踏着明亮皎洁的月光铺就的道路,一路前行着。

    ——

    出了密林之后。

    “夜深了,今夜暂且就在此地落脚吧。”姬晏对着身旁林毓秀说道,“明日再另作打算。”

    “嗯。”林毓秀没有反驳,反正见到了姬晏,其他事情便也不急在一时了。

    “师妹随我来。”姬晏带着林毓秀继续朝前走,他显然对此地十分熟稔,林毓秀并未疑他,乖乖跟着他走了。

    一刻钟后。

    “到了。”姬晏停在了一间两层木屋前,转头对身旁了林毓秀说道,“这便是我们暂时落脚的地方。”

    林毓秀:……

    她觉得这个们可以去掉,这分明就是姬晏的老巢!

    姬晏居然在此深山中修建了一所木屋!

    当林毓秀看着那独一无二孤零零的立在那里的两层小木屋之后,脸上表情有那么一瞬间的呆滞,“师兄你……”她扭过头看着身旁姬晏,显然姬晏在此是长居状态,否则不会连屋子都有了。

    “你多久没回去宗门了。”林毓秀一脸复杂的表情问道。

    姬晏顿了下,然后移开目光,避开了她的视线。

    林毓秀:……

    居然还学会逃避了!

    行吧,看着姬晏这幅表情就是不想回答她的问题,且林毓秀也不需要他回答,从他的表现里,林毓秀差不多已经知道了答案。作为一个善解人意的好师妹,林毓秀决定不为难他,给他留点面子。

    重点是,今夜的确不是一个适合谈心的好时间。

    不管是林毓秀,还是姬晏,他们二人的情绪皆十分不平静,都需要时间去平复心情和冷静下来。

    虽然这一路上姬晏表现的很冷静,很沉着,但是林毓秀发现了他的身体始终是紧绷的,那是刻意伪装出来的冷静和平淡。就像是隐藏在冰山下的火山,外表看着不显,内力却是剧烈的翻涌着岩浆和火焰。

    至于林毓秀,也好不到哪里去。

    她的从容与淡定,亦都是强迫自己伪装出来的。

    林毓秀想起她离开前,让石心交给姬晏的那封信,想起她在信中所写,心里便是一片的冷凝,仿佛沉入了海底,冰凉的海水瞬间灌入了身体里,寒意与窒息同时逼迫着她。

    早知道,当初就不要留下那封信了。

    林毓秀不可避免的在心中如此想到,那个时候,她以为她可能回不来了,所以才会留下那封信给姬晏,在信中她坦白了一切,她自万年后而来,将自己的老底全都掀了。

    那是因为她以为她回不来了啊!

    林毓秀在心下呐喊道,所以为了不让姬晏难过愧疚自责,她才会将一切道出,让他心安。

    ——我来自万年后的未来,所以此时的我必不会死,我活在万年后,不必担心。

    这是林毓秀那封信所想要说的。

    然而,她回来了。

    这就尴尬了。

    十年后,消失了十年的林毓秀自幽冥归来,不得不替自己收拾她自曝马甲的后果和烂摊子。

    林毓秀:该怎么和师兄解释呢?

    这个问题林毓秀想了足足一路,然后她发现,她需要解释的人或许并不是一个,想想天问宗里还有一大群人等着她,师尊,惊寒师伯,文瑛师伯,掌门,启明师兄……

    林毓秀瞬间便浑身一个激灵,开始有些慌了。

    “怎么了?”姬晏察觉到她神色有异,看向她问道。

    “没什么!”林毓秀否认道,她看着面前姬晏,在坦白和逃避中纠结许久,最终语气犹豫道:“天色这么晚了,要不,我们休息吧?”

    姬晏目光定定的看着她半响,然后“嗯”了声。

    他没有多问,只是说道:“师妹睡二楼吧。”

    林毓秀:……

    他这么干脆,反而让她有些不甘心了!

    林毓秀头一次发现她是如此的反复无常,犹豫不定优柔寡断之人,她既想逃避,又希望姬晏能够直白的质问她将她逃避的后路斩断,他若是质问她,那她便可顺水推舟的将一切道出。

    脑子里生出这样的念头,林毓秀不由地在心里唾弃起自己,你还真是够自私和软弱的!

    “那,晚安。”

    她一面唾弃自己,一面逃避说道。

    逃避一时爽,一直逃避一时爽。

    最终,林毓秀可谓是落荒而逃,她像是逃一样的上了二楼。

    在她转身之际,她没有看见,姬晏始终站在她身后,注视着她离开的身影,直到她上了二楼进了房间,姬晏依旧站在那里没动。

    他就这样在楼下站了一宿。

    一动不动,宛若是没有生命的雕塑,目光始终注视着二楼的那间屋子。

    而二楼房间内。

    林毓秀亦在床榻上辗转反侧,睁着眼睛望着床顶一宿。

    这一夜,久别重逢的两人,谁也未能休憩,皆怀揣着各自复杂思绪度过了这漫长的一夜。

    ——

    该来的迟早会来。

    天亮了。

    屋外明亮的太阳光线,透过窗户照射进了房间内,林毓秀躺在床榻上目光怔怔的望着照射进屋内的明亮光线,灰尘在阳光下无所遁形,就像此刻她的内心,始终弥漫着一股厚重的阴霾。

    许久之后。

    林毓秀才慢吞吞的从床榻上爬了起来,她伸手抹了把脸,一鼓作气,决定去面对一切。

    不管怎么样,这件事情总要解决的。

    逃避不是办法!

    林毓秀鼓起勇气准备去将问题解决,好好地和姬晏谈一谈,不管是杀还是埋,她都认了!

    这般想着,感觉并不是那么害怕呢!

    ——才怪。

    勇气仅仅只持续到林毓秀打开房门为止,一旦出了那个房门,林毓秀就感觉她又怂了,她下楼梯时候的腿都是有些软的,想起姬晏那张平静冷冽的脸庞,林毓秀就感觉……更怂了。

    从前的她,万万没想到,她竟然还会有如此一天。

    从楼梯下来之后,林毓秀并未见到姬晏,这让她紧张忐忑不安的情绪缓解了很多。

    想了想,她在屋子前的圆桌坐下,准备思考一下等会怎么和姬晏开口,怎么样才能让他不那么生气。

    就在她坐在圆桌前沉思着的时候,她忽然闻到一股香气,是食物的香气。林毓秀抬起头看去,姬晏端着食盘走了过来,“师妹。”姬晏将食盘放在了桌子上,“早膳。”

    他言简意赅说道。

    林毓秀表情复杂的看着食盘上精致可口热腾腾的早膳,表情微妙的看着他,“师兄,你做的的?”

    这不是废话吗?这儿除了姬晏,还有第三个大活人吗?

    “嗯。”姬晏应了声道。

    林毓秀的心情更微妙了,从前姬晏会做饭吗?

    这一刻,她发现,她其实不太记得从前的姬晏了,毕竟……时间过去的太久了。

    对于林毓秀而言,那已是一段漫长的时光之前。

    人类太过复杂,多变。

    想要完全的记得一个人,记住他的每一点每一滴,很难。

    很多事情,总会在记忆里逐渐的褪色。

    林毓秀发现,其实她已经不是很记得从前的姬晏了,但是有一点无需置疑,那就是面前这个人不会伤害她,她信任他。

    “师兄。”她对着面前的姬晏,微笑的说道:“你可还记得从前我的样子?”

    姬晏抬起眼眸,他漆黑深邃却一如从前明亮清澈的眼眸里倒映出她的模样,“嗯。”他微抿唇,对着她神色认真又温柔的说道,“师妹一直在我心里。”

    “可是,我发现,我已经有些记不清师兄从前的模样了呢!”林毓秀看着他,说道:“就譬如,师兄你以前会做饭吗?”

    “不会。”姬晏毫不犹豫答道,他看着面前林毓秀,神色认真说道:“不记得也没关系,过去的事情并不重要,从今往后,我会让你记得。”

    “师妹只要记住现在就好。”

    姬晏看着她,“比起过去与将来,当下更为重要。”

    人类是善变的,在不同的阶段,遭遇不同的人和事,会变成不同的模样。所以人类的记忆,总是无法记住一个人的所有。在人类的记忆里,唯有永恒闪亮不变的事物,才是会被永久的铭记着。

    譬如神殿里永远高高在上的神灵,寺庙里永远慈悲的佛陀,地狱里的恶鬼……

    善变的人类,显然不属于其中。

    林毓秀看着面前神色认真的望着她的姬晏,在他那双执着的眼眸里,她看见了某种闪亮的存在,闪闪发亮的,永恒不变的,至少这一刻,是如此的。

    在善变的人类身上,出现的永恒不变的事物。

    “嗯。”林毓秀对着姬晏微笑,“好,我相信师兄。”

    她选择了去相信。

    至少这一刻,她是如此相信他。

    林毓秀和姬晏一起闲适的用完了这顿早膳,晒着暖洋洋的的太阳,享受完了一顿美味早膳,她的声音带着几分舒适的懒散,说道:“师兄,我留下的信,你看了吗?”

    “嗯。”姬晏一边煮着茶,一边应声道。

    林毓秀抬眸看着他,“你有什么想说的吗?”

    姬晏将一杯茶送到她面前,抬起了漆黑冷清的眸子注视着她,对着她声音沉稳冷清,“师妹不必担心,我会想办法的。”

    林毓秀没有说话,只是看着他。

    “不管你来自哪里。”姬晏看着她,声音缓而有力道,“无论是过去还是未来,我都会找到你。”

    “与你重逢,相见,相守。”

    这是姬晏在看到林毓秀留下的信之后,唯一的想法。

    你我之间隔着的不是万水千山,而是万年的时光。

    万年后的星光穿越了漫长的时空,如流星般划过此世星空,坠落于在我心上。

    如同,奇迹般。

    “我想要抓住流星。”

    创造另一个奇迹。 . :,.